第三十六章 一个一个累积的观众

    披深色羽绒服的小胡子和玩手机的少女惶恐跟在刘应龙背后,时不时回头看向第七擂台处,但来来往往的选手和观众已是将他们的视线完全阻挡。

    刘应龙沉默着前行,不发一言,让师弟和师妹备感压抑。

    走了一阵,玩手机的少女终于忍不住了,怯生生开口:“大师兄,我们现在去哪里?”

    刘应龙停住脚步,顿了几秒,声音沉哑道:

    “急救室。”

    小胡子和少女愕然对视一眼,面面相觑,大师兄不仅输给了那没品阶的大学生,而且还受了伤?

    三人再次沉默,穿过人群,走向急救室。

    ——武道比赛受伤之事太过寻常,残疾和身亡都偶有出现,故而每逢正式比赛,主办方都会与医院合作,在场馆内合适地方设立急救室,做第一时间的处理。

    …………

    楼成笑容满面,激动踱步,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他已是取回手机,正登陆QQ,准备第一时间和严喆珂分享自己胜利的喜悦。

    “哈哈哈,第一场正式比赛赢了!赢了赢了赢了!”他双手快速按动,发了个“得意笑”的表情。

    当然,严喆珂还在天上,要十一点多才能落地,没法立即看到,做出回复,而这还没考虑延误晚点。

    发出这条消息后,楼成心情平复了一点,想了想,没将这件事情告诉蔡宗明,等事情尘埃落定再说吧,鬼知道自己能走到哪一步,要是明天第二轮就被淘汰了,不是要白白忍受小明同学的嘲笑吗?

    打开网页,进入论坛,他又翻了翻“擂台之路”和“一拳无敌”的直播帖子,想知道他们比赛的结果怎么样了,但发现这两位的比赛都在下午,如今正在比赛场里游荡,随缘观看不同擂台赛的比试。

    “可惜,我这场比赛没人关注,没多少观众见证我的胜利……”楼成略感遗憾,收起手机,往中央擂台走去,打算多看比赛多积累见识。

    中央擂台安排的都是相对更受关注的比赛,但受关注不意味着有职业九品的武者出场,因为若他们的对手较弱,几下就结束了战斗,观赏性会差很多,所以,中央擂台的比赛遵循着一个原则——比较势均力敌。

    当然,那种名声在外的武者不在此例,不少观众前来就是为了看他们的比赛,自然也会安排在中央擂台。

    楼成来到中央擂台时,这里刚结束了一场比赛,部分不爱大屏幕喜欢近距离欣赏的观众正在激烈讨论。

    “白猿武馆真强啊,难怪最近两年在市里名声越来越响,都传到其他市了。”一位满脸青春痘的少年对同伴感慨道。

    他的同伴矮胖敦实,频频点头:“是啊,业余五品对业余六品,明明只高过一品,却胜得这么轻松,三两下就解决了战斗!”

    “哈哈,他像猴子一样蹿来蹿去,几下就把对手给搞晕了,跟不上他的节奏了,对了,他叫什么来着?”旁边一位穿黑色皮夹克的大叔插嘴道。

    “好像叫秦志林,白猿武馆弟子里比较厉害的一个。”满是青春痘的少年似乎是炎陵本地人,对白猿武馆颇为了解。

    “白猿武馆弟子里最厉害的是哪个?我去找他比赛看看。”夹克大叔兴致勃勃。

    青春痘少年想了想道:“是他们的大师兄,好像叫,叫刘应龙,刘备的刘,应该的应,龙王的龙。”

    夹克大叔记下了这个名字,打算去服务台查一下刘应龙的比赛在哪个擂台哪一场。

    目送他离开后,两位少年几乎同时开口:

    “咱们就报白猿武馆吧!”

    听着他们的议论,楼成一点自得悄然升起,嘿嘿,你们口中很厉害的白猿武馆弟子输给我了,输给我了!

    不过按照他们的说法,白猿武馆的通臂拳似乎很厉害,不能把刘应龙当成普通的业余四品看待,他可能有着业余三品的战力了。

    当然,品阶差个一两品不是天渊之别,三四品甚至也算不得绝望,武道比赛一看本身水准,二看当时状态,三看各人心志,四看打法相克与否,五看彼此的了解,不是单纯的品阶能够规定死的,否则大家不用比赛,亮一亮品阶,只要不一样,就能分出胜负了。

    “这么算的话,我有大概几品的实力了?”楼成边看中央擂台的比赛,边饶有兴致地估算着,“我的力量只比刘应龙略差,灵活和敏捷差距很大,但身体协调能力、短暂爆发能力、持续爆发的耐力,我都胜过他很多,专注程度,感官敏锐程度,这些暂时无法比较……打法不差,实战经验较弱……算下来,算下来,我有大概业余三四品的实力了?”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有了对比,有了实战,楼成直观地感受到了自身的水准,

    这才三个多月的时间,不知不觉里,自己就有李懋师兄的水平了?有业余三四品的实力了?

    呃,不能盲目骄傲,得多打几场,这样才能确定,才能有底!

    …………

    白猿武馆弟子秦志林因为在中央擂台上大展身手,受到了瞩目和欢呼,正志得意满,兴奋难言。

    他与附近擂台结束了比赛的几位同门会合,往着约定的地点走去。

    “快点,大师兄肯定等得不耐烦了!”秦志林笑眯眯说道,自己取胜的速度应该和大师兄差不多,只是场次相对靠后。

    另外一位白猿武馆的弟子附和笑道:“大师兄的对手那么弱,比赛又开始得那么早,不能怪我们迟到啊。”

    他也获得了胜利。

    几位弟子说说笑笑,簇拥着秦志林来到了约定的看台,只见刘应龙已是坐在那里等待,披羽绒服的小胡子和玩手机的少女陪伴于侧。

    “我就说吧,大师兄一定等很久了。”秦志林话音刚落,忽然看到刘应龙的右肩鼓鼓囊囊,不知道塞了什么。

    “大师兄,你怎么了?”他脱口而出。

    另外几位弟子也察觉到气氛的古怪,向来活跃的小胡子竟然没招呼没说话!

    刘应龙平淡道了一句,沉默许久后的开口:“比赛时受了伤。”

    “不会吧?那小子能让大师兄你受伤?他,他不是没品阶吗?”秦志林说话有些结巴了,在白猿武馆的弟子里,他最服气大师兄刘应龙,没有武道底子,短短两年却赶超了所有同辈,拿到了业余四品,用师父的话说就是,刘应龙形神皆备,是练通背拳的奇才。

    这样的大师兄哪会轻易受伤?

    另外一位弟子关切道:“大师兄你肩膀受伤,后面的比赛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放弃。”一位女弟子反驳道。

    她话音刚落,发觉小胡子和玩手机的少女奇怪沉默。

    “没有之后的比赛了,我已经输了。”刘应龙沙哑着声音道。

    输了?大师兄输了?所有弟子面面相觑,难以置信。

    “大师兄,那个楼,楼什么的家伙,难道真是大派嫡传,没参加业余定品赛而已?你感觉他有多少品的水准?”秦志林迅速恢复,连续发问。

    刘应龙想了想道:“身体浑然似一,协调如意……他距离这个描述就算不近,也不远了。”

    身体浑然似一,协调如意?这,这不是丹气境的描述吗?

    几位弟子目现惊愕,无法成言。

    短暂的沉默后,刘应龙缓缓起身:

    “回武馆再说吧。”

    …………

    穿皮夹克的大叔排了几分钟后,微笑对服务台姑娘道:

    “能帮我查一下比赛场次吗,白猿武馆刘应龙那场。”

    他懒得去翻密密麻麻的对阵表,而且要是比赛已经结束了呢?

    服务台姑娘带着职业笑容道:“好的,您稍等,白猿武馆的刘应龙是吧……嗯,他的比赛已经结束了,他输了。”

    “输了?嘿,有意思,他输给哪位选手了?”皮夹克大叔的兴趣反倒愈发浓厚。

    从秦志林可以推断刘应龙的实力,他竟然输掉了?

    “一位叫做楼成的选手,他,他,他没有品阶。”服务台姑娘突地结巴了。

    皮夹克大叔先是一惊,旋即释然:“是哪个大门派的弟子吧……”

    “就是,就是,一普普通通大学生。”服务台姑娘愈发诧异。

    “什么?”皮夹克大叔倒吸了口凉气,慌忙道,“你把他的详细资料给我,我明天看看去!”

    …………

    回到武馆后,刘应龙向馆主兼师父于海潮汇报了比赛的事情,末了道:“师父,能看出那楼成的底子吗?是哪家哪派的?”

    于海潮也是手臂奇长,头发略有霜白,沉吟道:“协调身体,拉回重心,这是‘丹气境’的基本能力,在‘炼体境’也不乏桩功锤炼,委实太多,没法分辨,而他后面打伤你那一击,根据小栋的描述,有点像‘冰部’的暴雪二十四击,也有点像‘雷部’电火桩的爆发,难以肯定。”

    “师父,要不您打个电话,探探底子?”刘应龙再次请求道。

    “何必这么麻烦?谁没输过比赛,武圣输过,龙王也输过!”于海潮摇了摇头。

    刘应龙继续恳求道:“师父,我不是想报复,只是不想输得不明不白。”

    于海潮想了想,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虽然他在炎陵市开办白猿武馆才两年,但武者间的人脉关系让他有足够能力调查一些事情。

    ——武者放弃与科技对抗后,迅速融入了现代社会,他们是人,不是野兽,和科技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也能掌握科技,也能使用热兵器,很快就占据了诸多资源。

    当前社会,由于武道开始普及,很多罪犯实力不弱,对火力不强的警察优势明显,警察部不得不吸纳爱好权力或者从职业圈子退出的武者,以此对抗,维持住了社会的和谐安定,到了最近几年,警察部门基本是武者的自留地了,不如此不足以对抗那些身手强横且怀有火器的犯罪者,而在军队里,特种兵也全部由武者组成,只是高科技高威力的部队还在提防着门派弟子,更多扶持新晋势力。

    有了这种人脉关系,于海潮迅速就得到了答案,转头看向刘应龙:

    “与你看到的资料一样,没有其他信息。”

    刘应龙皱了皱眉:“这不正常啊。”

    “是啊,不正常。”于海潮叹了口气,“可那又能怎样?难道让师父我明天亲自去看他的比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