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第一声加油

    “第四擂台,第九场比赛,‘419号’胡正,二十岁,业余六品,‘656号’楼成,十八岁,无品阶。”

    对阵表的内容映入了楼成的瞳孔,他略显欣喜地拿出手机,飞快按动,给严喆珂发了条消息:“比昨天运气好,是个业余六品的武者。”

    严喆珂一直在等待着抽签结果,当即发了个叉腰大笑的得意表情:“看吧,今天有我的人品加持,就是不一样!”

    “那是,昨天你赶飞机,光靠我自己的人品,完全不够看啊!”楼成顺着话语就赞美了一句。

    我所有的人品都攒在了金丹奇遇和追求你之上!

    第二轮的比赛依旧众多,足有两百多场,每个擂台上午至少得有十场战斗,看起来比昨天减少了足足一半,但考虑到众多的“爱好者”已被淘汰,今天比赛里水平接近者较多,单场花费的时间也就相应增加,两者抵消,一天的赛程还是显得有点紧张。

    而在大部分弱者已被淘汰的第二轮抽中一位业余六品的对手,足以说明人品和运气了。

    “嘿嘿。”严喆珂回了一个笑容,尽显心中的高兴。

    她迅速又发了第二条消息:“快去要这位武者的资料,不能像你昨天的对手那样轻视。”

    “是,严教练吩咐得是!”楼成发了个改装版的滑稽表情,逗趣着女孩。

    严喆珂回了个一本正经的卖萌表情:“知道就好,等下本教练帮你分析对手的情况!”

    说笑聊天之中,楼成排到了服务台前,等待了几分钟,索取到了对手的资料。

    “胡正,男,二十岁,高中肄业,炎陵人,健身房教练,武馆陪练,业余六品……”第九场比赛的时间还早,楼成找了个角落座位,手指飞快按动,将胡正的详细资料发给了严喆珂,“……身高一米七五,体重一百三十四斤,第一轮淘汰赛战胜业余八品的吉小星……”

    严喆珂发了个风中屹立的表情:“资料竟然还会更新,有第一轮淘汰赛的结果,你没法利用对手的轻视和大意了……”

    楼成能看到胡正第一场赢下业余八品的吉小星,胡正自然也可以看到他第一场淘汰了白猿武馆的大师兄刘应龙,业余四品的高手,对方只会谨慎戒备,如临大敌,不会有丝毫的轻视与大意!

    “算了,哪有一直利用对方轻视和大意的好事,业余六品,正好是我比较有信心的范围,堂堂正正打一场也有不小胜算。”楼成坦然回复。

    “嗯嗯,这才是武者的精神。”严喆珂发了个摸摸头的表情,“这种做武馆陪练和健身房教练的业余武者有些共同点,重视肌肉力量,打法比较杂,能适应各种对手,但也相对没有自身的擅长……等等,我再搜索一下……”

    哈哈!楼成被严喆珂的卖萌给逗笑了,用一本正经的表情回答:“严教练真是专业!”

    边看比赛边聊天,时间过得飞快,眼见大部分擂台的比赛都进入了第六场,楼成发了条消息道:“第六场比赛了,又有点紧张了。”

    “适度紧张是好事。”严喆珂宽慰了一句,“那你去准备吧,别聊天了,静心凝神,调整状态,思考打法。”

    “好的。”楼成回复道。

    他正要退出QQ,节省用电,严喆珂忽然又发了条消息:

    “橙子,等等,再送你一句话。”

    这条消息之后跟随着一条语音。

    楼成好奇点开,耳畔顿时响起了严喆珂柔细清澈的声音:

    “楼成!楼成!楼成加油!”

    嗡的一声,巨大的喜悦击中了楼成,他只觉心底像是有烟花在炸开,眼前一片灿烂。

    人生最初的擂台,这是第一声呐喊!

    喜悦满怀,楼成激动莫名地回了一句:

    “我会好好加油的!”

    严喆珂没再多说,只回了个握拳鼓劲的表情。

    角落里,楼成重重挥舞了下拳头,像是赢下了所有的擂台赛,他郑重将这条语音收藏了下来,在耳边反复地倾听。

    心里澎湃着如潮勇气,他退出QQ,离开席位,充满着力量走向第四擂台。

    …………

    “第四擂台……”皮夹克大叔拿着对阵表和感兴趣的十几份选手资料,寻到了第四擂台的附近。

    他找了一个最适合观看的座位,等待着战胜刘应龙的那位黑马学生出场。

    与他隔了五六排的席位处,白猿武馆馆主于海潮静静端坐,目光流连于不同比赛的大屏幕上。

    于海潮的身边,刘应龙等已经被淘汰的弟子分坐左右,都没说话,一片沉默。

    秦志林因为今天的比赛在下午,也跟了过来,想见识一下击伤并淘汰了大师兄的那位松大学生。

    这种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安静里,刘应龙忽然抬起右手,开口说道:

    “他来了!”

    顺着他的手指望去,秦志林看到了一位身穿藏青色武道服的青年,十八九岁的样子,个头中等,留着短寸,长相寻常,但给人一种温润沉静的感觉,略有几分学生气。

    “入静大成,心宁神定,躁气尽退。”熟悉的沉哑声音传入了秦志林耳朵,他下意识望了过去,发现说话的是一直沉默的师父于海潮,职业五品的高手,曾经打过第二层阶的比赛,在年迈后婉拒了警察部门的邀请,到炎陵市开设了白猿武馆。

    入静大成?秦志林听到了自己和大师兄他们的吸气声。

    哪怕丹气境的强者,也不敢说自身入静大成!

    于海潮站了起来,双手垂到了膝盖处,感叹道:“要不是曾经见过好些入静大成的武者,为师也不敢做此判断,当然,有的人天赋如此,不必强求,你们的体格不也有异于常人的地方?”

    “这位小兄弟有入静天赋且已大成,日后‘丹气境’希望不小啊。”

    入静大成不等于绝对的实力,只是意味着日后提升到丹气境会少诸多困难。

    刘应龙再次看向了楼成,发现自己依旧没摸到这位对手的底,每一次的遇见似乎都能带给自己惊讶,给予超过想象的震动。

    “他现在有几品的水准了?”秦志林下意识问道。

    于海潮摇了摇头:

    “这哪能直接看得出来?等比赛开始再说吧。”

    白猿武馆众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

    楼成只觉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精神异常的亢奋,等看完了第四擂台第六和第七场比赛才稍微平复了一点。

    第八场比赛时,他收敛心神,集中思绪,考虑起对手的问题。

    “看到我淘汰刘应龙后,胡正肯定会从这场战斗反推我的状况,刘应龙是炎陵市有名的通臂拳武者,步法灵活,以矫捷见长,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会得出我克制灵活或游斗打法的结论……”

    “胡正只要不是扮猪吃老虎的家伙,不是一两年没参加业余定品赛的那种,以他的品阶,面对战胜了刘应龙的我,肯定以谨慎稳重为先,不敢使用灵活或游斗的打法,免得正中我的下怀……诶,是不是能利用这点?”

    楼成脑海内念头一个个闪过,演绎着各种应对,最终,画面定格在了昨天叶悠婷对关衍的那场比赛。

    “胡正一开始肯定以防御招架为先……嗯,可以尝试一下……看能不能不计后续的爆发,直接以力量将他压垮!”

    根据昨天的对照,自己单纯的力量也是强过胡正的,除非他扮猪吃老虎,而他扮猪吃老虎的话,自己也没什么赢得希望了,先打得爽快再说!

    有了决断,楼成心情放松下来,看起了比赛。

    十分钟之后,第八场比赛结束,裁判喘了口气,调息了几下,宣布第九场开始。

    楼成VS胡正!

    交了随身物品和保暖外套,验了比赛号牌,楼成走入了擂台圈子,只见对面颇为壮实的胡正一身类空手道的服装。

    看台之上,皮夹克大叔坐直了身体,凝望着楼成,喃喃自语道:

    “还真是一个学生啊,不知道能打败刘应龙的他有多厉害,擅长什么……”

    于海潮、刘应龙、秦志林等白猿武馆之人亦将目光从其他擂台收回,完全灌注在了楼成这场。

    对此,楼成隐有察觉,但比赛时有观众注视太正常不过,没必要大惊小怪,他甚至为此更加振奋。

    这场比赛有观众了!

    胡正看着对面残留了几分学生气的楼成,心情颇为沉重,拿到对手资料后,他就知道将遭遇一位可怕的敌人。

    白猿武馆在炎陵市名声响亮,胡正早就听说过刘应龙这个人,知道他的通臂拳相当厉害,非自己能够匹敌,而眼前的对手是能淘汰刘应龙的强人!

    呼,他吐了口气,行了礼,已然有了决定:

    得反通臂拳的特点才有少许获胜的希望!

    楼成还了礼,没有说话,入静守一,缓慢调整着各处肌肉,将全身力量一点点压缩。

    要学叶悠婷那样于一击之间爆发出恐怖怪力,就得预先准备,弓弦拉到最紧,箭矢才能射得更远,弹簧伸长到极点,回收时方有呼啸之威,力量压缩到当前的极限,最后的爆发才会“天崩地裂”!

    他于脑海内观想出了一副巍峨雪山的画面,白雪纷飞,不断层压,累积着居高临下的恐怖。

    “暴雪二十四击”第三组,“大雪崩”!

    这时,裁判举起了右手,猛地按下:

    “第九场比赛,开始!”

    刹那之间,楼成观想的雪山轰隆震颤,蓄积的力量即将爆发,他只觉自己似乎高大了几分,面对相仿身高的胡正,竟有一种俯视之感,在雪山峰顶俯视下方行人之感!

    轰隆!

    他观想的画面里,雷声轰鸣,一道闪电劈下,正中峰顶,激起燎原之势,积累的白雪轰然坍塌,呼啸而落,化成了滚滚洪流!

    这是天地间最恐怖的暴雪!

    热流自尾椎升起,肌肉压缩的力量陡然爆发,楼成几步跨出,抬起了右手,以万钧积雪轰然垮落之势握拳打向了胡正,身体都仿佛有所膨胀。

    抬起双臂准备防御的胡正目光凝固了,有种楼成变做了巨人变做了巍峨高峰的错觉!

    观众席位上,刘应龙霍地站了起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