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除旧迎新

    回到客厅,坐在沙发另外一头,楼成边听着大人聊天,边拿出手机,给严喆珂发了消息:

    “礼物送出去了,我爸我妈都很喜欢,夸样式挑得很好!”

    严喆珂牙齿闪光地得意道:“也不看是谁的眼光!”

    “那是,比我的审美不知高到哪里去了!”楼成赞美了一句,“以后还要请严教练多多指导!”

    严喆珂“震惊失色”道:“除了武道,你还想学别的啊?”

    “是啊,你可是我的人生导师!”楼成“窃笑”道。

    顺便就帮我解决单身问题了呗!

    严喆珂发了个摸着下巴沉思的表情:“哪有这么随随便便就做你人生导师的?怎么也得通过九九八十一难的考验啊!”

    “考验什么?我做好准备了!”楼成用捶胸吼叫的表情道。

    严喆珂“眼珠子转了转”:“……还没想好,以后再说。”

    “那好吧,刚才我爸我妈拿到礼物的时候,一边说哎呀钱留着自己花嘛,一边紧紧地抓着衣服,生怕被我给抢回去一样。”楼成发散着话题。

    严喆珂捂嘴笑道:“大人们好像都这样,嘴上说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嘛。”

    两人漫无边际的闲扯之中,楼成边支着半个耳朵听爷爷老爸他们在聊什么,边在Q上给蔡宗明、赵强、蒋飞等同学朋友发了拜年消息,顺手也刷了龙虎俱乐部论坛。

    论坛一片喜气洋洋,到处是友好论坛过来拜年的帖子,楼成一眼晃过这些,找了“卖呀卖馄饨”这小姑娘的灌水帖回了一句。

    没多久,“卖呀卖馄饨”就@了他:“小老虎,最近怎么很少看见你冒泡啊?难道放假更忙了?”

    “是忙啊,忙着坚持锻炼,忙着走亲戚,忙着见高中同学,不过平时也有刷论坛,只是潜水不说话而已。”楼成回了一句。

    由于初中学习氛围很差,他与那帮同学没什么共同语言,早就不联系了,残存的几个基本是汪旭这种幼儿园一直到初中的发小。

    “卖呀卖馄饨”用“滑稽”道:“今天冒泡是来给大家拜年的吗?”

    “是啊!春节快乐!”楼成顺势回答道。

    “卖呀卖馄饨”竖了根大大的手指摇了摇:“没诚意!快,加这个群,发红包抢红包去!”

    看到这个群号,楼成复制了一遍,切换到QQ,选择了搜索,发现名称是“龙虎俱乐部论坛灌水群”。

    用“薛定谔的虎”这个昵称回答了验证问题,楼成很快便被加入,里面只有三十来号人,大部分都是比较熟悉的,比如版主骑猪大侠,卖呀卖馄饨,天空之上,水管工吃蘑菇,浅海蓝,幻梵,盖世龙王,一贯纯爱俊冈本,一拳无敌和擂台之路等,但没有世间草木皆美,心直口快,不做流氓这些。

    终于混入了版主的小团体吗?楼成低笑一声,发了个二十块二十个的红包。

    一阵哄抢,眨眼之间,红包就被领完了,“骑猪大侠”道:“欢迎小老虎,最近武道锤炼得怎么样了?”

    “不错啊,都快有职业级了!”楼成故意用叉腰大笑的表情道。

    “擂台之路”笑道:“你得解释一下这个‘快’字的具体含义?以宇宙尺度而言,三年五载都快得不可思议。”

    其他人相继插科打诨,气氛相当活络,就在这时,“幻梵”小姑娘发了个红包,十块钱二十个。

    楼成抢红包经验不足,又在和严喆珂聊天,刚看到就已经错过,只好端详了一下“幻梵”的头像,她用的应该是本人照片,两边头发绑成辫子,垂在身前,眉清目秀,相当可爱,满脸的稚气。

    还真是初一的小孩子啊……楼成暗自低语道,他之前在论坛就听人提及幻梵刚小学毕业,孩子气重,从她的发言表现来看,似乎也能证实这一点,但终究没有亲眼看见照片来的笃定。

    “领了我红包的,快去帮我顶这个帖子!”“幻梵”用挥舞鞭子的表情道,后面跟了帖子的链接。

    虽然没抢到红包,但楼成一时好奇,也点了进去,只见标题是:

    “楼成论坛前来拜年,欢迎大家回访,多踩一踩,增加点人气~~”

    楼成论坛……这是什么鬼?楼成嘴巴半张,标准的目瞪狗呆。

    竟然还有楼成论坛这种东西?

    他愣了片刻,慌忙点了帖子里的链接。

    新的论坛网页打开,入目便是他自己那张屹立擂台的照片!

    我擦,还真是我的论坛……什么时候建的?楼成又惊讶又有点突如其来的兴奋和喜悦,目光下移,看向了论坛的介绍文字:

    “这是松城大学武道社楼成的私人论坛,这里记录着他的一点一滴,欢迎加入我们,一起守护他成长。”

    守护……楼成心中自语,看向了版主位置,见是一个叫做“长夜将至”的ID,而副版主则挂上了“幻梵”的名字。

    她还真的将我当新偶像啊?一时之间,楼成有些得意,有些沾沾自喜,随手一划,点开了置顶帖——“关于楼成”

    这个帖子的主楼,“长夜将至”写道:

    “楼成是松城大学的学生,武道社的成员,参加过第一届凤凰杯小武圣擂台赛,以没品阶武者的身份拿到了第八名的好成绩,击败过两位职业九品的强者,以下是他比赛的视频、照片和相关消息的链接。”

    “他是一个笑起来傻乎乎的男孩,我感觉他应该是个很温暖的人,肯定也很体贴,但当他站到擂台之上,就充满了自信,疯狂而凶猛,帅气极了。”

    “我是他的第二个粉丝,我希望能记录他成长的点点滴滴。”

    第二楼是“幻梵”的回复:“在我心目中,楼成原本是个特别神秘的高手,直到我看见他这个视频,但这不妨碍我喜欢他,平时傻乎乎的男孩,一旦登上擂台,就能绽放出耀眼的光彩,打败一位位强敌,不是更加神秘,更加充满魅力吗?”

    “我是他的第一个粉丝,我希望能陪伴他成长。”

    看着看着,楼成的表情越来越柔和,笑容越来越明显,嘴上却道:“这黑历史传播得也是够快……”

    退出置顶帖,他看见了“小武圣擂台赛”的视频楼,照片楼,相关消息楼,分门别类,整理得异常清晰,比自己的保存还要完整。

    而这几个帖子之外,有“骑猪大侠”的回访贴,有“长夜将至”的疑惑帖,说最近后台记录的访问人数变多不少,怎么关注的还是只有她们两个,“幻梵”则猜测是她到处打小广告的结果。

    同时,也有“长夜将至”的满地打滚帖,说再没有楼成的新消息看,她就要死了!

    翻到最后,是两个版主当初为了争第一个粉丝名头的版聊帖子,楼成一个个看了下去,嘴角越勾越明显,用某本小说里的话来描述就是,心里暖暖的,满满的,胀胀的。

    他原本想点一个关注,但考虑了一下后,决定还是默默潜水旁观比较好,不要打扰到两个小家伙的自言自语,只是在“骑猪大侠”的回访贴里发了一个跟帖。

    退出论坛,来到群里,他@了“幻梵”:“去回访过了,感觉你们那个版主年纪很小的样子啊,和你差不多?”

    “幻梵”用十倍大滑稽道:“谢谢小老虎!小长夜啊,我感觉她没我大,应该还是小学生,我可是她的爹呢!”

    小学生……楼成嘴角抽了抽,难道自己有吸引萝莉的潜质?一个正版主一个副版主,就没个满十四岁的!

    …………

    温暖的房间内,闫小玲刷着论坛,忽然打了个喷嚏,好笑自语道:

    “谁在说我?”

    她很快收回心神,考虑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嗯,志愿决定了,今年考松城大学艺术学院!

    …………

    快到吃饭的时候,楼成的姑父马国勤总算带着小儿子马家乐回来了。

    “姑父,去哪了?这么久?”楼成笑眯眯问了一句。

    马国勤装作生气的样子道:“这小鬼太调皮,买了手炮马上就要放,我只好陪着。”

    他曾经是楼成爸爸楼志胜的同事,在货车车队当司机,企业破产后,也算有魄力,拉了几个工友帮人跑长途货运,很累但也赚了一些,最近几年网约车兴起后,干脆退出,拿积蓄买了辆车,同时也兼职做私单。

    说起来,楼成一家大部分都是那个破产企业出来的,这也是当时的年代特色,好在破产之时,楼成爷爷和奶奶已经退休,转拿养老金,才没受太大影响,有段时间,楼成家里特别困难,他三天两头就跑爷爷这里打牙祭,二叔楼志强倒也没有尖酸刻薄,对小孩还算可以。

    饭桌之上,已经摆脱了过去窘境的一家人都不见了眉眼间的忧色,谈笑风生,热闹温馨,就连刚关闭了餐馆的楼元伟也放下了心事,妙语如珠,毕竟没欠钱不是?好歹有工作不是?

    楼成爷爷和奶奶看到这一幕,各自抹了抹眼睛,分外感怀。

    老两口也是很有趣的,楼成小时候知道的是奶奶脾气很爆,特别不好,家里的事情由爷爷做主,而最近几年,爷爷的脾气是越来越怪,奶奶倒是和蔼了许多,可家里的事情却由奶奶做主了。

    一家人吃饭聊天,团坐陪老人看晚会,到了十点的时候,楼成家三口起身离开,原本打算电话叫车的,但姑父马国勤特意送了一趟,免了他们不少麻烦。

    楼成先是坐在沙发上,继续陪老爸老妈聊天看电视,等到十一点四十多分,周围出现零星炮竹声的时候,他起身踏入阳台,调出手机通讯录,给严喆珂拨打了过去。

    之所以提前那么多,是以防变数,万一严喆珂零点左右有别的电话呢?

    “喂,橙子?”严喆珂熟悉的柔细清澈声音传来。

    楼成故意兴奋道:“给你说个事,我刚才给施教练打电话拜年,他提出了下学期的实战锤炼计划。”

    “实战锤炼?”严喆珂顿时变得兴致勃勃。

    楼成嘿嘿笑道:“他说我有准职业级的水准了,加上你表哥,还有你们的成长,可以组个队伍参加年后的选拔赛了!”

    “选拔赛!”严喆珂的声音略微变高,透出明显的兴奋与激动,“竟然可以参加选拔赛!”

    “是啊,我当时也那个,那就一个心潮澎湃啊。”楼成发自内心地说道。

    这时,严喆珂的声音忽然低了几分:“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参加诶,我现在的水准不知道够不够替补……”

    “你入静有小成,本身又有底子,加上家传的功夫,我觉得年后你有个业余三品不成问题的,可以做替补了。”楼成赶紧宽慰了两句。

    “嗯,我要更加努力,大年初一就早起锤炼,开个好头!”严喆珂“恨恨”道,让楼成似乎都能想象到她握拳嘟嘴的样子,忍不住莞尔一笑。

    “对了,你表哥现在到什么水准了?”他岔开话题道,为了拖延时间,等待零点!

    严喆珂果然被转移了注意,沉吟了下道:“他练得很疯,外公说他的气血已经到这个境界的顶峰了,接下来便是收敛的阶段,以求浑然如一,这个过程,快则几个月,慢的话可能三五年。”

    她没提不成功的可能,对林缺很有信心。

    楼成顺着展开了话题,不知不觉,时间飞逝,周围忽然爆发砰砰砰的炮竹声,连成一片,沸反盈天,再也听不到其他,而手机里传来的也是同样的声音。

    十二点了,除夕过去,初一来临!

    过了好几分钟,炮竹声弱了下来,楼成欣喜于通话没有中断,听见了手机对面细细的呼吸声,想来严喆珂也能听到自己的。

    呼吸可闻之中,他心情沉淀,安宁喜乐,背靠墙壁,抿了抿嘴,低声微笑道:

    “春节快乐。”

    对面回了一声轻笑,也是低低道:“春节快乐。”

    温馨滋长,喜悦回荡,楼成看着外面灿烂的烟花,又低声补了一句:

    “新的一年快乐。”

    严喆珂隐含笑意回道:“你新的一年也要快乐。”

    声音不大,却仿佛挠在楼成心中。

    两人没有说多余的话语,静静听着彼此的呼吸,听着除旧迎新的炮竹声。

    又是一岁至!

    过了会,严喆珂才开口道:“你明天还要锤炼吗?”

    “肯定啊,不生大病,不出意外,必须坚持,新的一年要有更好的开始,何况你也要早起锤炼,不能输给榜样啊。”楼成笑眯眯回答道。

    突然,严喆珂“恶狠狠”道:“那你还不去睡觉!五点半就得起床的人,这都几点了!”

    被这么一骂,楼成不仅不生气,反而哈哈笑道:“这不是等着给你说春节快乐吗?”

    “嗯,我也得去睡了,早起早起!”严喆珂碎碎念之后,声音上扬道,“橙子晚安~”

    “严教练也晚安,做个好梦。”楼成嘴角勾着,等严喆珂先挂电话。

    回到客厅,他喜悦起伏,看到老爸老妈,脱口而出:

    “爸,妈,春节快乐!”

    我是真的很快乐!

    PS:好像上三江推了,不知道现在三江还有没有三江票这种东西,如果有的话,求一张~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