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毒针劲

    思绪回归,楼成心念急转,对陶晓飞点了点头:

    “好!”

    不管他们因为什么出现于附近,都得叮嘱两句,不要把这件事情传得沸沸扬扬。

    那位职业九品强者明显有着传承,也肯定有着本身的人际网络,说不定就会有人来打探事情详细,多出不少麻烦。

    陶晓飞喜色一闪,慌忙归位,看着楼成拉开副驾驶的门,坦然大方坐了进来。

    轿车发动,往前行驶,里面却无人说话,陷入了诡异的静默,楼成看得出来,后排的秦锐,戴临风,驾驶座的陶晓飞,都颇为拘谨,甚至透出了某种叫做敬畏的感觉,显得相当生疏。

    安静的奔驰之中,陶晓飞忍受不了这种凝固,吞咽了口唾沫,壮着胆子,挤出笑容道:“楼哥,真没想到你,你这么厉害。”

    “我们位置对调的话,我也不会相信,也没法想到。”楼成情绪还未平复,勉强笑着回答了一句,“还是叫我橙子吧,什么哥啊爷的太夸张了。”

    陶晓飞精神一振,笑容自然了不少:“别,我还是叫楼哥吧,否则不自在啊,反正你比我大几个月,对了,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练武的啊?怎么能一下就这么厉害?我的妈呀,当时我都吓傻了!”

    楼成脑海内忽地闪过室长赵强放假聊天时常说的一句话,改了改,苦笑道:“人呐,主要是靠自我的奋斗,但也得考虑命运的安排,我以前没试过练武,压根儿不知道自己有这方面的天赋,还好一时心血来潮进了松大武道社,遇到位好教练,才算没有辜负老天的厚赠。”

    听到这个解释,后排的秦锐和戴临风悄然吐了口气,只觉心中的疑惑得到了不错的解释,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有的人天生聪明,智慧绝顶,二十来岁就能做出影响一个世纪乃至更长时间的成果,有的人天赋异禀,武道实力以超过一般人五倍,十倍乃至几十倍速度的提升,就像大行寺收留的转世活佛世善,二十岁就踏入了外罡境界,真要计较,找谁说理去?

    “橙,橙子,同学聚会的那天,我还以为你在开玩笑的……”秦锐也缓了过来,插嘴道。

    陶晓飞顿时哎呀一声:“楼哥,我得说声对不起,我当时也不是针对你,就是感觉才练武半年的人怎么就好意思以此为借口不喝酒呢?而且还是半途才练,一看就没打算靠它为生啊,好嘛,我看错了,我眼瞎!”

    楼成笑了笑道:“我不是有意隐瞒,这种事情没什么不能对大家说的,你们当做玩笑,不肯相信,我也没办法,总不可能当场挽起袖子,噼里啪啦打一通吧?”

    说话的时候,他动了动右手,忽地感觉手臂还在刺痛,与那位职业九品强者第一次碰撞便着了道的部位!

    悚然一惊,楼成顾不得说下去,解开袖口,向上挽起,只见小臂靠近肘关节的位置冒出了十几二十多个红肿,密密麻麻,连成一片,刺痛隐存。

    “这……那个职业九品打伤的?”陶晓飞瞄了一眼,吓了大跳,差点没把车开沟里去。

    秦锐和戴临风往前探头,仔细一瞧,皆倒吸了口凉气,因为这伤势显得很诡异,让密集物恐惧者浑身发麻。

    楼成认真检查了一番,又用左手触摸了一下,确定只红肿没见血,不像是被针扎过。

    他担心会有什么隐患,顾不得回答陶晓飞的问题,拿出手机,拨打给了自家师父。

    之所以不避着陶晓飞等人,是因为要以外罡强者震住他们,让他们不敢胡言乱语,到处宣扬,而且万一需要赶去医院,说不定还得让陶晓飞送。

    短暂的铃声之后,电话接通,施老头熟悉的沙哑声音传来:“怎么样,事情摆平了吧?”

    “算是摆平了吧……我一个没忍住,动手了……”楼成心虚地回答。

    施老头嘿了一声:“动手了?具体说说。”

    楼成将自己赶去那边的心理挣扎和冲动之下的出手讲了一遍,末了道:“我也知道这样不好,但当时血一下就冲进脑子里了。”

    施老头啧啧两声:“别说了,我没你这种笨蛋徒弟。”

    不等楼成回答,他顿了顿,叹了口气道:“不过嘛,年轻气盛的阶段,谁没个冲动的时候?俗话说的好,年轻时不冲动,是没血性,迈入成熟阶段还冲动,那是没脑子,记住这次教训吧。”

    “是,师父。”楼成转而提及自己的伤势,“对了,我和那人交手的时候,接触的位置好像被几十根针扎入肉里一样,现在密密麻麻都是红肿,这没什么事吧,师父?”

    施老头沉吟了下道:“你详细说一说。”

    等楼成讲完,他笑了一声:“我还以为是什么,原来是黑天无量经‘暗毒神拳’衍化来的毒针劲,如果遇到高手,光是这劲力,你的命已经报销了。”

    “嗯,黑天无量经就是俗称的‘暗部’神功,它在完善成形的年代,吸收了道门‘瘟部绝学’的一定内容,糅合了苗疆的巫蛊本质,一旦大成,举手投足间就能让人生病让人中毒,打着打着因为咳嗽没忍住便惨遭击杀的事情时有发生。”

    原来是“暗部”的九品高手……楼成有所恍然,忧虑道:“师父,那我该怎么急救?”

    “急救你个头啊!才职业九品的毒针劲,你买盒涂毒蚊子咬的药膏,抹上三天,自然就好了。”施老头笑骂道。

    呼,楼成松了口气,一惊一乍之间,初次杀人的心里阴影似乎又消散了许多。

    “师父,您说这种有传承的高手,会不会打了小的来老的,会不会有人来报仇?”楼成说起另一件担忧的事情。

    施老头哼了一声:“也得他们有这个本事!”

    他语气缓下来又道:“这种本身就活在黑暗里,游走于生死边缘的武者,彼此间的关系都比较淡漠,早就做好对方意外身亡的心理准备,如果因为谁谁谁做违法事情时被打死便报复,他们这批人早被铲除干净了,早死得渣都不剩了,真当各大势力是摆设,真当军队警界是摆设?”

    “每个圈子都有每个圈子的生存哲学,不过,也不排除有血亲铤而走险,我会让小邢把这件事情做成警察击毙凶匪,将涉及你的部分都隐瞒下来,对‘见义勇为’的好市民,警界内部有一套可靠保护程序的,相关人等都会叮嘱到,不让走漏消息。”

    楼成这才彻底放下心来,还是师父考虑得周全,他道谢两句,挂掉电话,刚想叮嘱秦锐等人,就听见陶晓飞忙不迭道:“楼哥,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烂在肚子里,绝不会拿出去显摆!”

    秦锐和戴临风对视一眼后道:“橙子,我们这边也没问题,我马上叮嘱其他师兄弟,让他们统一口径,说是一名枪手打死了那位职业九品,本身则同归于尽,就连另外四名枪手,也死的死,重伤的重伤。”

    “多谢你们了。”楼成感激了一句。

    戴临风微笑道:“应该的,你放心,就连我师父,我们也不会说!”

    师父已经老了,但眼前的朋友说不定还能强横十几年二十几年,能结下这个交情,小小瞒一瞒师父算什么?

    接下来,虽然秦锐是说自身叮嘱,但还是得让戴临风出面,其他师兄弟眼中,他可没有什么威信。

    几通电话打完,戴临风正色道:“搞定,没问题了。”

    说到这里,他迟疑了一下,问了出口:“橙子,如果邀请你代表秀山参加选拔赛,你会答应吗?我们可以推举你为主将!”

    无需挣扎,楼成直接摇了摇头:“不会,我们松大武道社接下来的实战锤炼就是组织队伍参加选拔赛。”

    “这样啊……”戴临风低语了一句,说不清楚自己是失望还是欣喜。

    这个时候,陶晓飞的车子已经抵达楼成家附近,他知道楼成住在这片,但具体是哪条路哪条街并不清楚。

    “就在这里下吧,我还得去买点药膏。”楼成没带钱包,但可以手机付款。

    陶晓飞嗯了一声,相当的听话,不见平时的飞扬。

    戴临风则仿佛随口般问道:“橙子,你师父是松大武道社的教练?”

    “是啊,他以前是外罡强者。”楼成故意点了一句。

    刹那之间,戴临风、陶晓飞和秦锐都如同凝固了一样,就差脱口而出难怪难怪。

    “我先走了,回头见。”楼成没有耽搁,推门下车。

    目送他远去之后,陶晓飞吐了口气道:“不得了了,楼哥不得了了。”

    他刚感叹完,又莫名其妙发笑道:“有这么个同学这么个朋友,以后我也能显摆了。”

    秦锐心绪复杂,看了看戴临风:“我们回武馆吗?”

    “回什么武馆,我现在一静下来,脑子里都是之前那血淋淋的画面,都是那个恶鬼一样的家伙,去喝酒吧,醉了也就不怕了。”陶晓飞插嘴提议。

    “有什么好怕的?你想一想你同学是楼成,那恶鬼自己就吓跑了。”秦锐似打趣似叹息道。

    戴临风沉默片刻后道:

    “不去喝酒了,以后都不喝酒了。”

    楼成这种天才都要戒烟戒酒,何况自己?

    …………

    买了药膏,回到家里,楼成装作若无其事,吃过老妈准备的早餐,进入自己的房间,登上了QQ,只见严喆珂已经发了三条消息,隔着不同的时间:

    “我也早起了,把自己从温暖舒服的被窝拔出来了!棒棒哒!”

    “我锤炼好了,你呢?”

    “还在锤炼吗?”

    看着它们,楼成再生后怕,分外后悔之前的冲动,只差一点,自己就永远看不到这些消息了。

    他突地感觉自己该给“严教练”诚恳认个错,虽然也不是太明白为什么要向她认错……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