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心境的变化

    确定了去邢局长家拜年的时间,楼成赶紧在Q上给严喆珂发了条消息,因为情绪并未彻底平复,没有用嬉皮笑脸的表情:“严教练,刚才邢局长给我打电话说了汪旭得判刑的事,我趁机提了想上门拜年,他也答应了,定在初七,你说提点什么小礼物比较好?”

    严家既然和邢局长交好,肯定知道他的喜好。

    “算你问对人了!”严喆珂“奸笑”道,“邢叔叔是宁水人,生平最爱两样东西,一是宁水酒厂的原度酒,二是宁水绿芽茶,尤其是毛尖绿芽,你先试试能不能买到,不能的话,最高档的宁水大曲和绿芽茶各来一份也行,反正他也不会太在意你这晚辈送什么,主要是心意嘛。”

    “最高档的宁水大曲也就几十块钱,不是毛尖的特级绿芽茶估计也差不多,算下来,一百来块钱就能解决,我总觉得有些忐忑啊。”楼成“抹了把汗”道。

    自家老妈就是秀山市宁水县人,老爸、爷爷和外公都爱喝宁水大曲和绿芽茶,因此大概清楚价位。

    严喆珂“捂嘴”笑道:“所以叫小礼物啊,听我的,准没错~”

    “好,严教练让我往东我就往东!”楼成表了忠心,打算先试试买不买得到原度酒和毛尖绿芽,“呃,邢局长主管武者事务,本身应该也是高手吧?看样子练的也不是醉拳,喝酒不怕影响反应吗?”

    严喆珂缓了会才回答:“呼,表姐家的菜越做越烂了,差评!邢叔叔啊,他每天也就晚饭喝个两钱,纯当消遣,本身也是六品的丹境高手,对身体的掌握很强,不怕影响什么。”

    楼成正待请教邢局长拿手的武功,到时候能就此聊上两句,免得因为不熟悉而无话可说,尴尬了气氛,严喆珂却补了一句:“你去拜年的时候,邢叔叔他闺女晶晶姐应该也在,你要注意说话,千万别提流氓,混混,色狼之类的词语。”

    “为什么啊?”楼成茫然以对,这种需要特别强调吗?

    严喆珂“翻了白眼”道“这是秘密,别问!”

    楼成挠了挠头,只好忍下好奇,先问清楚了邢局长拿手的武功是“金玉体”和现代流派的形意,接着站在严喆珂的立场,批判了一番她表姐的菜。

    说着说着,他忽然泛起了一点疑惑,与自己交流最多的严喆珂都对自身能打赢那危险的职业九品感到惊讶,师父为什么一副视若寻常的样子,根本没有一点情绪的波动?

    就算他知道自己觉醒了异能,也该给点反应啊?

    小武圣擂台赛的时候,他可不是这样的!

    他就这么相信我的实力?

    …………

    一座装修偏地中海风格的房子内,施老头按着胸口,走到酒柜边,打开门,拿出了一瓶没有标签的酒,给自己倒了一杯。

    “爸,你怎么又喝酒了?”一道声音远远传来,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似乎隔得老远也能掌握这里的动向。

    施老头嘴角抽动了一下:“压个惊,压个惊。”

    “你有什么好惊的?”声音如同冰珠敲动玉盘,但又透着几分岁月雕琢的成熟。

    “我那个笨蛋徒弟不自量力抗上了一个暗部的九品,真像我年轻时候一样的冲动啊。”施老头眯着眼睛闻了口酒香,满脸的陶醉。

    那道声音疑惑道:“你不是说小师弟只有强业余一品的战力吗?暗部的九品又不是那种没传承的,精神气势秘法在这个阶段很有奇效,难道是他有了危险,所以你才惊吓到了?”

    “幼稚!天真!我会为这个惊吓?”施老头撇了撇嘴,“他出手阻止对方杀人,在生死相搏中把对方打死了……”

    “他打死了对方?他的火焰异能没到这个地步吧?”那道声音颇为讶异。

    施老头趁机喝下了杯中之酒,吧嗒了下嘴唇道:“看吧,你也惊到了不是?老头子我险些就没能保持住师父的威严和气度,好悬才憋住!”

    “我估计他之前遇到过这个暗部九品,对精神气势秘法有所防备,要不然绝无可能。”那道声音笃定道。

    “我事后也是这么想的。”施老头抹了把白发,“每次都被这傻徒弟弄得一惊一乍的!”

    …………

    秀山风俗,大年初一不能走亲戚,自家在自家过,楼成躺了一阵,便听到老妈喊吃午饭的声音。

    出了门,坐到老爸楼志胜对面,他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见老妈齐芳鬼鬼祟祟,神神秘秘道:“老汪家那小子被抓了,都让小罗收拾衣服之类的东西送到警察局了。”

    小罗是汪旭的妈妈罗爱锦,比齐芳小两岁。

    妈,你不是一直在厨房做菜吗,怎么就知道这个八卦了?楼成像看神人一般看着自家老妈。

    “你打哪来的传言?你今天都没出过门啊。”楼志胜也深感惊讶。

    齐芳白了他一眼:“你不会用手机的啊?当然有人给我打电话来聊这个!”

    楼成大概明白小区内的蜚短流长为什么会传那么快的原因了,又生起一阵后怕,如果自己被羁押了起来,等待查清,肯定也会传的整个小区都知道,那时候老爸和老妈的感受可想而知!

    冲动的时候,多想想家人!

    “老汪家小子真被抓了?”楼志胜关切了一句。

    “真的,据说犯了大案子,有警察亲自上门通知,整不好要判个十几年,这辈子都毁了。”齐芳唏嘘道,转头又瞪了楼成一眼,“看到没有,学武就学武,别争强好胜,别和那帮混社会的接触!”

    “妈,你放心,我会记住这个教训的。”楼成深吸了口气。

    铭刻在心中,牢记着后怕,防止以后再干类似蠢事。

    楼志胜哎了一声:“老汪也是命苦啊,不过他家小子就是个小混混,上面肯定有主谋,未必会判那么重,再表现好点,争取减刑,可能几年就出来了,到时候二十来岁,还是能重新来过的。”

    “你这个书呆子,多接触社区的事情就知道了,有前科的人很受歧视,以后想讨个好点的媳妇估计都难了。”齐芳也跟着叹气,好歹和老汪家认识快二十年了,抬头不见低头见,邻居家的情分不少。

    他们边吃饭边惋惜着汪旭,感叹着汪家,楼成没有插嘴,安静听着,只觉他们每一句话都敲打在了自己心上,让自己充满了负疚和后悔。

    杀人这件事情,因为对方的前科,对方的表现,以及当时的场景,自己并没有什么自责,一条的生命逝去虽然给予了自己震撼,但不是认识的人,终究没那么强烈,因此表现得还算镇定,不至于有太明显的创伤后遗症,不过,整件事情可能带来的后果在不断地敲打着自身,连续不断地敲打着,让自己彻底反省,逐渐失去那种鲁莽的冲动。

    这或许便是这件事情让自己发生的心境变化吧,算是有了严喆珂外公说的武道之上的必经磨砺。

    以后做事谋定而后动,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不为其他,只为那太多的牵绊!

    “明白吗,成子?”齐芳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

    楼成刚有恍惚,在反省自身,没认真听他们聊天,此时一脸懵逼道:“啊?”

    “你想什么去了?”齐芳没好气道,“我说,你学武归学武,可别像电视上说的那样侠以武犯禁啊,我和你爸都四十多了,活了大半辈子了,经不起再有什么折腾了。”

    “嗯。”楼成用力点头。

    …………

    湿漉漉的地面,黑色练功服男子突然化作绿眼巨狼,一口咬住了楼成的喉咙,牙齿深深扎了进去……

    楼成猛地翻身坐起,满头冷汗,大口喘着粗气,还沉浸在噩梦带来的恐惧之中。

    黑暗里,他按动手机,亮起荧光,看了一眼,发现不到四点,距离早起锤炼还有不少时间。

    哎,对还是大一新生的我来说,这是件前所未有的坏事,即使阴霾尽散,精神创伤不重,也非两三天能够彻底平复的。

    残余的情绪得靠时间来消弭了。

    快速入静,小憩了一会,楼成准时起床锻炼,挥洒着汗水,撕裂着气流,鼓荡着全身,抖擞着精神,以旺盛的气血蚕食着心里的阴影。

    回到家,他洗过澡,收拾了一下,就和老爸老妈出门了,去宁水县城的小姨齐燕家,和外公他们团年。

    他外公就两个女儿,小女儿齐燕算是招的上门女婿,约定好孩子跟母姓,有第二个的话才跟父姓,目前也是两个女儿。

    “正好要买宁水酒厂的原度酒和毛尖绿芽……”楼成看着车窗外面的风景,思绪飘飞地想着。

    可是,这两种东西都比较难买,到时候先问下小姨和小姨夫,看开小超市的他们有没有什么门路……

    从秀山到宁水,距离并不远,自身有车的话,从楼成家所在的小区出发,四十分钟就能抵达他小姨楼下,但如果没车,就先得坐公交去客运汽车站买票,到了宁水车站,还得再转一路,前前后后,没有一个半小时绝对不够。

    风景飞逝,专注聊天的楼成很快便看到了宁水县城的街道。

    PS:我觉得吧,一个半大小子突然有了奇遇,武功提升很快,师父都预料不到,没及时给予对应的教诲,在日常心态上,肯定会出现问题,必然会有些不好的经历,所以对楼成的这段心境变化,我写得很细,到这章总算勾勒完最后一笔,希望大家能感受得到。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