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两门新功夫(四千字大章求推荐票)

    整个上午,楼成在换四件套,洗四件套,和严喆珂有一搭没一搭聊天之中渡过,等到隔壁寝室开门,才蹿了进去,找到睡蔡宗明对床的秦默。

    秦默是本地富二代,但不像陶晓飞那样纨绔,鬼混有节制,脑袋够聪明,带着副金丝边眼镜,个子瘦高,眉眼疏朗,标准的斯文禽兽模板。

    “秦默,向你请教个事。”楼成笑眯眯说道。

    对面和女友聊天的蔡宗明停了下来,回头看着,一脸八卦。

    秦默推了推眼镜,略感讶异道:“什么事啊?”

    “都到松城半年了,我还没出去见识过这里,想着这段时间体验下本地美食,你有什么好介绍?”楼成随口找了个理由,说清楚了要求。

    秦默满脸恍然:“哟,这是在追女孩子的节奏啊?”

    “为什么这么说?”楼成惊讶反问,对面的蔡宗明已是忍俊不住。

    秦默呵呵笑道:“不和女孩子一起去,难道找群大老爷们儿?或者做孤独的美食家?那我为你默哀五分钟。”

    “好了好了,重点重点!”楼成干笑催促。

    秦默沉吟了下道:“别去九熙街,那里以前还好,名气打出去后,差不多就成专门唬弄外地游客的地方了,我想到哪家说哪家啊,你自己甄选下口味,有的东西非本地人真吃不惯……”

    “嗯!”楼成摆出小学生听课的架势,将秦默说的店名地址特色等一一记在了手机备忘录里。

    过了十来分钟,看着密密麻麻的记录,他充满了成就感,叹息道:“我再上网查查评价,确定确定口味,最后圈两三家,这几天去踩个点。”

    “踩点?”秦默有些茫然不解。

    对面的蔡宗明则相当了解楼成,轻笑一声道:“他这是要先去试吃一下,确保他女神满意。”

    楼成有点不好意思地补充道:“我和她是一个地方的,她喜欢的本地特色我也喜欢,从口味上来讲,我们应该是比较接近的,如果我吃过感觉还不错,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而且踩点的意思不仅仅是试吃,还要摸清楚周围的情况,比如有没有蛋糕店,蛋糕店里有没有她喜欢的品种,可以让她第二天当早餐,比如有没有咖啡店等比较清静的地方消磨时间,比如电影院远不远,最近有没有适合女孩子看的上映,总之,把周围摸得比较熟,真要去哪里也不至于带着她走冤枉路。”

    秦默听得一愣一愣:“原来是这个意思啊……橙子,真别说,你这用心让我都不敢提自己追过女孩子!”

    在初高中时期,他追喜欢的姑娘其实还是特别用心的,但也没像楼成这样过。

    当然,这主要在于两人性格与处事态度的不同,非感情的真挚问题。

    对面的小明同学则开了嘲讽,损了一句:

    “他这叫勤能补拙!”

    “能补上就行。”楼成浑不在意,笑嘻嘻道,“你不是常说女孩子在乎的是心意,是态度吗?我这态度够端正了吧?”

    蔡宗明嘿了一声:“是挺端正的,但对方不知道啊,你花了那么多工夫,用了那么多心思,对方不知道顶个屁用啊!”

    “呃,我没想过让她知道,我就想着让她吃得满意,玩得开心,高高兴兴……”楼成愣了愣道。

    “哎,橙子同学,追女孩子这种事情,不能光说不练,但也不能光练不说,你用了这么多心思,肯定得要对方知道,感动感动,才算有价值啊。”旁边的秦默和蔡宗明是一个意见。

    楼成皱了皱眉头道:“可直接给她说这些,我开不了口啊,感觉特肤浅特虚伪。”

    蔡宗明噗嗤一笑:“谁让你直接说了?说的太白太露就失去朦胧的美好了,有种强行让对方感动的意思,会让她压力变大的,嗯,在她问你相关事情的时候,轻描淡写提一句,说为了约会在踩点,就OK了,到此打住,剩下的留给她自己脑补,想象是最美好也最能感动自身的。”

    “我擦,嘴王,你的理论知识真是一套一套啊!”惊叹的不是楼成,是秦默。

    蔡宗明摊了摊手,一脸孤高绝傲:“我不仅有理论知识,还有实践经验!”

    楼成牢牢记住了教诲,打开了手机日历,确定着自己什么时候去踩点,将“约会”安排在哪天。

    一看日历,他忽地愣住了:“周四是情人节啊,我,我不表示点什么吗?”

    不表示好像不太好啊,这是态度问题!

    至于将约会直接定在那天,肯定是不行的,上午锤炼武道,下午和晚上有课,这是自身的时间表,严喆珂应该也是这样。

    自己可以鼓着勇气逃课,女孩属于爱好学习的那种,未必愿意啊!

    即使愿意,TM也出不去啊!

    松大新校区是封闭式管理,正式开学以后,只有周末才准出入,平时坐校车得有教师证或者研究生、博士生和大四生的学生证,上学期前半段,还可以周末多买几张票,囤到平时使用,后来就被每张票都印上日期和仅限当日给击败了。

    其实,以自己的身手,真想出去也不难,找个没人看到的地方翻个栏杆翻个墙就解决了,可第一次约会就带女孩子做这些似乎不太好……

    蔡宗明嘴角抽动了一下:“你想表示啥?好好准备你的约会吧!”

    “真觉得不放心,就挑两三个日期,把情人节放在里面,交给对方来选择,毕竟你也得配合她的时间不是?这样一来,她就明白你想情人节约会的心思了,态度就算到了,选不选择那是她自己的问题,当然,那天得更殷勤一点,暗示也可以更多一点。”

    “明白了!”楼成只觉听情圣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说完,他想起另外一件事情:“嘴王,我给施教练提过了,你想参加特训的话,明天早上八点去武道馆集合就可以了。”

    “行,我要奋发图强!”蔡宗明故意装模作样道。

    …………

    一天的网上查询,品读评论,挑选圈定之后,楼成大概有了两三个目标,打算趁正式开学前的这两天去踩个点。

    清晨,雾色昏暗,他换上白底黑边的松城大学武道服,慢跑来到了日常锤炼的湖边僻静处,看见施老头已经等待于那里。

    “把你的异能用给我看看。”施老头直截了当吩咐道。

    楼成当然不会直接搓手指打火,那样太LOW,他手臂忽地一抖,发了寸劲,啪的一声点燃了一层火焰于拳面。

    “就这点点火?”施老头一脸不屑。

    楼成汗颜道:“是啊,还在适应,还没提高。”

    “你维持一下,看能维持多久。”施老头沉吟道。

    寒风阴冷,火苗摇曳,楼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没让它瞬间熄灭。

    施老头不知什么时候摸出了一根烟,叼在嘴里,凑了过去,点红了端部,深深吸了一口,从鼻中喷出了青雾。

    这一喷,楼成的火焰灭了,灭了……

    “你这也就能点根烟。”施老头嘲笑道,“实战的时候,只有出其不意才能发挥一定效果了,我还打算教你结合异能来模仿外罡招式,现在嘛,呵呵。”

    “结合异能模仿外罡招式?”楼成诧异反问。

    施老头略显不屑道:“不少异能也就是外罡的弱化表现,当然可以用来模仿,所以,很多异能者不用异能的话,也许就业余一品,职业九品的样子,加上异能,却有可能打败七八品的丹境。”

    说话的同时,他忽然往前一步,右手一勾,打出了一团晶莹皓白的劲力,贴着地面游走,所过之处,草木成冰,周围结霜,等到击中了一根树木,顿时为它披上了银装,也消弭了它所有的生机。

    楼成看得莫名惊悚,略显呆滞,不比电视转播的外罡之战,近在咫尺的感受更加真实更让人震撼!

    师父真的是外罡强者!

    “咳咳咳!”施老头剧烈咳嗽了很久,才得意地看了楼成一眼,“我这冰魄劲和冰霜异能是不是很像?”

    “是是是!”楼成下意识点着头。

    施老头平复了下来,暗笑一声,就算你这小子时不时让我一惊一乍,也得被为师的冰魄劲给震住!

    他沉吟道:“你的火焰异能我再观察一段时间,看找什么办法锻炼它,提升它的威能,好了,开始今天的练习吧,今天教你两门新功夫,一门基于你入静大成、感应听劲和凝水桩的能力,叫做‘冰镜’,是冰部‘洞敌冰心’的弱化版,练到极处,身周两米,无需接触,都可以感应到对方大概的肌肉变化。”

    “不过这门功夫非常难练,你争取两三年内初步掌握吧,当然,也不能完全依赖它,还得综合眼睛鼻子耳朵等的反馈,这么多年下来,不少流派都开发出了针对它的招数,有隐蔽混淆或抵消动静的特异。”

    “还有一门是新打法,叫做‘雷音震禅’,是为师结合‘雷部’电劲和‘冰部’冻劲自创的功夫,在炼体境和丹气境,表现为炸和崩,也就是俗称的震劲,一拳打中,力量爆发性炸开,让对手浑身震荡,由外至内,晃动气血,影响五脏六腑,不是单纯招架就能挡住的。”

    “为师外罡前曾经去战乱地区冒过险,与一位强敌生死相搏,连打了他十九记震禅之拳,虽然每一招都被他及时挡住了,但他也被活生生震成了内出血,越打越弱,最终死在了为师手上。”

    楼成听得一阵兴奋:“这么厉害啊?”

    施老头笑了一声:

    “我看了你的比赛视频,不是遇到过一位用现代炮拳的小子吗?他那是功夫没练到家,光有火炮爆发弹射的力量,没有接触时炮弹炸开的那股劲,否则你当场就被震散了架子,没那么容易恢复重心。”

    “可惜,你觉醒的异能不是冰霜,否则可以将‘雷音震禅’的杀招‘当头棒喝’给提前练成了,那样的话,一拳下去,震荡敌人全身,包括脑子,让他就像被冰霜给冻住了思维,出现明显的僵直。”

    我会试着“觉醒”冰霜异能的……楼成默默念叨了一句,说的觉醒异能就像捡大白菜一样。

    接下来的时间,他开始学习对应的练法套路、发力技巧和特殊观想,不知不觉,时间便接近八点,快速吃过早餐,匆匆忙忙赶到了武道馆。

    特训成员以及新加入的蔡宗明已经抵达,楼成目光一扫,便看见了郭青旁边的严喆珂,要想俏,一身孝,白底黑边的松大武道服真是衬得她俏生生水灵灵。

    彼此相视一笑,温馨满溢,楼成脚步轻快来到了蔡宗明和上学期与自己对练的师兄李懋旁边。

    “楼成,精神不错啊。”李懋打了声招呼。

    楼成笑道:“李师兄,你也一样,好像更强了。”

    李懋踌躇满志道:“我放假没有松懈,将教的部分暴雪二十四击掌握了,自觉有业余二品的水准了吧,这学期得多尝试实战,争取克服紧张的毛病。”

    “厉害了!”楼成真心赞美道。

    李懋另外一边的社长陈长华也笑道:“不错,咱们武道社后继有人啊。”

    “陈社长,我还以为你这学期要去实习,不来了的。”经过分区赛的相处,李懋与陈长华没那么多隔阂了。

    陈长华嘿嘿笑道:“我给公司的人事说了,专心准备四月的定品赛,争取一举拿到职业九品,对公司来说,这等于省一份钱啊,老总带上我出差都能少请一个保镖,这就是复合型人才的优势啊!”

    “放心,李懋,我不会抢你们实战机会的,楼成,你也要好好锻炼啊。”

    他对楼成颇有印象,去年忙碌于后勤准备的新生嘛。

    一群人说说笑笑之间,施老头走了进来,环顾一圈,示意大家安静,咳嗽两声道:

    “今年没比赛,我们要自己找实战锤炼的机会,我打算吧,咱们武道社组个队伍,报名参加选拔赛。”

    “选拔赛?”

    嗡的一下,除了早就知道的楼成和严喆珂,其他人都失去了常态,有人惊讶有人震动。

    竟然以职业圈子的入门赛作为锤炼!

    过了一会儿,他们平复下来,皆充满了喜意,等着施老头说后续的话语,满是期待。

    施老头微微笑道:“经过一个寒假,我对你们这群小家伙的实力有些把不准了,等下做个对战,让我摸下底,在此之前,我只宣布选拔赛的两位主力。”

    两位主力?众人看向了林缺和陈长华。

    “第一位,林缺。”施老头的声音大了一点。

    大家波澜不惊,都觉理所当然。

    施老头咳嗽了一声,继续道:

    “第二位,楼成。”

    PS:四千多字,可以当别人公众期两更了,周一求推荐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