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弱化版的楼成

    楼成现在的心情颇为复杂,既泛起了能与往日目标林缺打成这样的欣喜,以及棋逢对手,酣畅淋漓的满足,又有某种叫做日了狗的情绪,自己刚才还希望着掌握“雷音震禅”后,以此挑战林缺,结果转头就被对方用类似的武功或劲力给打败了,浑身被震荡的感觉确实难受。

    真不能小窥了一位资质极好又家传渊源的少年强者!

    至于失败的懊恼和痛苦,这一次自己并不强烈,输给大舅哥能算失败?这是战略性的胜利!

    没看大舅哥都说“不错”了吗?等将来上门,肯定会多一张“赞成票”!

    “刚才有那么一秒钟,我以为自己能够击败你。”他厚着脸皮,委婉地恭维了一句。

    林缺微不可及地又点了点头,转身走向了石阶,楼成则本能往台下望去,望向了严喆珂,只见女孩粉唇轻抿,眸光璀璨,嘴角微勾,与自己的视线刚一接触,便霍地扭头看向了旁边,脸颊略有泛红。

    这是对我的表现很满意?楼成看得目不转睛,只觉自己的眼眸仿佛化作了摄像机,将严喆珂的美态一帧一帧地记忆于了心中。

    似乎感受到了他目光的专注,严喆珂皱了皱挺俏的鼻子,回过头,握着右拳,做了一个冲天炮的姿势,摆出“恶狠狠”的表情。

    哼!

    楼成脑海内似乎幻想出了一声娇哼,仿佛听见女孩在说,竟然敢对我哥用这招!

    这……楼成一阵汗颜,干笑浮面,双手合十,以求原谅。

    “你傻愣愣站台上做什么?打完就下去啊!”这个时候,他耳畔传来了施老头没好气的声音。

    噗!严喆珂忍俊不住,当即失笑,脸上“恶狠狠”的表情也摆不下去了,眉眼舒展,梨涡浅浅,倩兮盼兮,百花齐放。

    楼成看得一怔,旋即清醒,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连忙往前,慌不择路,直接就跳下了擂台。

    不明所以的李懋、陈长华等人感应气氛,一阵哄笑,观察细致且知道原委的蔡宗明差点笑得直不起腰。

    经过这一个插曲,大家心里的震惊缓和了不少,也大概接受了楼成以超越奇迹般的姿态突飞猛进的现实,不管他武道实力如何,还是青涩残留的大一学生啊,还是以往的那个楼成啊!

    看着楼成回到队伍,李懋苦笑一声,抒发着内心的惊讶道:“和你对练的事情好像才过去没多久,你怎么就有职业九品的水准了?坐火箭上升也没这么快啊!”

    楼成听得自得升起,欣喜涌出,谦虚道:“李师兄,开始分区赛后,我们好像就没怎么对练了,差不多有三个月了吧?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何况三个月?”

    “就算三年,我也有点不能接受,你看我多辛苦多努力才从业余三品提升到了业余二品的水准,你这嗖的一下就上去了,还让不让别人活?”李懋半开玩笑半感叹道。

    楼成微笑道:“这大概是因为我有入静天赋,阴阳桩和暴雪二十四击的观想法很快就入了门的关系吧,对身体的掌控变强,锻炼自然就有针对,一片能顶五片用!”

    他以广告词开玩笑的方式大概解释了一句。

    李懋等人并不要求太详细的理由,只需要有这么一个解释,便足以安慰自身,恢复情绪了,他们几人各自唏嘘,对楼成又分别赞了几句,其中陈长华略显失落地道:

    “早知道我就延迟毕业了,有林缺和你做主力,我们小组肯定出现,说不定都能闯进全国赛了……”

    楼成不知该怎么回答,只能颔了颔首作为回应。

    他旁边的蔡宗明则压低声音,讪笑道:“橙子,暑假前一分高下的事情……”

    不等他说完,楼成笑眯眯打断道:“这可是男人的承诺!难道你又想反悔了?”

    “当然不会!”蔡宗明义正辞严,“什么叫‘又’?只不过,我觉得吧,你绑一只手还不够,得把另外一只也绑上!”

    楼成好气又好笑道:“要不要把两条腿也给绑上?”

    蔡宗明嘿嘿一笑:“如果你愿意的话!”

    “滚!”楼成言简意赅做了回应!

    等大家缓了缓,平静了一下,施老头咳嗽几声道:

    “对于林缺和楼成做选拔赛主力,你们没意见了吧?”

    “没有!”声音很响,喊声很齐,但语气里的情绪各有不同,听得楼成一阵酸爽。

    施老头满意点头道:“接下来,继续对战,孙剑,李懋,你们打一场。”

    众人的注意很快回到了擂台,楼成亦饶有兴致地看着李懋李师兄的表现,他与孙剑孙师兄打得很是精彩,拳来腿往,暴雪二十四击对暴雪二十四击,碰撞之声不时响起,场面异常激烈,一时难分胜负。

    “他们静功没有入门,暴雪二十四击只有架子,没有实质啊……”看着看着,楼成忍不住感叹了一句,往常觉得很强的两位师兄,在如今的自己眼里,真是漏洞百出。

    暴雪二十四击的核心在于三门观想法,不能快速入静,也就失去了区别于其他武功的最大不同,而且,这门打法另一个核心是不断借力,以求越打越强,凶猛而疯狂,但没有阴阳桩对身体的掌控与调整,没有凝水桩在接触听劲和快速判断上的作用,也就只能略得其形。

    足足七八分钟后,两人体力都出现了瓶颈,胜负终于分出,李懋以一招之差败给了孙剑,但他的进步也是非常明显,展现出了业余二品的实力。

    接下来,对战一场场进行,林桦对黎小文,吴猛对姜浮生,都是前者获胜。

    “下一场,郭青,严喆珂,你们来。”施老头扫了一眼队伍。

    楼成当即望向了严喆珂,只见她嘴唇猛地抿了起来,似乎有点紧张,然后转过头,看向了自己。

    视线接触,楼成赶紧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嘴巴张合,以口型述说着类似的意思,并且保持着平和从容的微笑,试图以自己的态度感染她,消去她大部分的紧张。

    严喆珂浅浅一笑,温婉而灵秀,闭了闭眼睛,迈开步伐,走向了擂台。

    三分钟的对话时间里,她没有开口,仿佛在调整心情,而郭青与她已是好姐妹关系,自然不会打扰,楼成则略微有些紧张地看着,既怕严喆珂受到什么伤势,又担心她会失败,造成心情的低落。

    不知道她现在的水准到什么程度了……

    随着施老头一声“开始”,严喆珂不守反攻,腰背压得很低,踩着蛇步进击,重心似有晃动。

    郭青脸色微变,似乎没想到严喆珂的蛇步竟一下有了如此造诣,不敢盲目出手,摆好架子,做出防御的姿态。

    严喆珂脚步一迈,“滑”到了郭青的左侧,右手握拳,啪地抽出了一记单鞭,刚猛之势与她纤弱灵秀的身影形成了鲜明对比,给人一种以至柔发至刚的微妙感受。

    郭青双膀粗大,天生力厚,见状并不畏惧,左臂一缩,一记炮拳横冲直闯。

    砰!两者碰撞,严喆珂身体微晃,但诡异地又反荡了回来,左手摆架,风声凌厉地往下一捶。

    “暴雪二十四击的借力技巧……”楼成欣慰地看着。

    严喆珂的静功早已入门,阴阳桩掌握得相当不错,如今终于将它糅合在了暴雪二十四击里。

    借力一成,严喆珂招招进攻,越打越猛,越打越凶,郭青试图以暴雪二十四击来回应,但没入静功夫的她,借力明显不如严喆珂,逐渐落入了被动。

    她家有武馆,资质不错,见状知道不好,猛地吐气开声,强行靠撞,试图以本身的力量天赋中断严喆珂的暴雪二十四击。

    可这个时候,严喆珂背部如有地龙起伏,脊椎一弹,略有些艰难和勉强地拉回了身体,改变了方向,避开了郭青的进攻,再一次施展出暴雪二十四击。

    没能摆脱的郭青只能苦苦支撑,接下来就是历史的自然进程了。

    “严喆珂胜!”随着施老头宣布,楼成抬起了双手,然后看见严喆珂望了过来。

    她粉唇上下开合,轻微喘着粗气,脸颊因为激战而泛着潮红,双眸明亮璀璨得让人不敢直视,生怕一不小心就沉沦了心灵。

    看见严喆珂兴奋喜悦的样子,楼成抬起的双手齐齐竖起了拇指,接着做出五体投地的预备姿势,以示自己的高兴和佩服!

    严喆珂双眼一弯,嘴角翘起,显得又得意又俏皮,与文雅秀气的外表形象相比,又是不同美态。

    目送着她下来,楼成回想了一遍刚才的战斗,发现不知道是不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关系,严喆珂的战斗风格明显模仿着自己。

    而且她擅长的也与自己类似,除了没变态体力,几乎等于一个弱化版的自己,当然,细微处肯定不同,她也还没有用出家传的武功!

    以目前来看,她有稳定的业余四品实力了,算上隐藏的家传绝学,大概在业余三品。

    “最后一场,陈长华,蔡宗明。”施老头宣布道。

    蔡宗明脸色微变,转头望向楼成,脱口而出:

    “我也要打啊?我刚刚才加入的,而且还是和那个变态猩猩……”

    楼成诚恳地看着他,怜悯道:

    “节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