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女生外向”

    当擂台之上的蔡宗明被陈长华欺近身体时,楼成忍不住捂了下眼睛,似乎已经能够想象得出接下来的场景。

    小明同学确实颇有天赋,但一直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别说之前没参加武道特训,就连每周三次的武道课,往往也只来一两节,这种情况下,即使施老头一视同仁地教导了其他成员暴雪二十四击前面部分,也不过丰富了他的打法,起不到提升的作用,仅能让他保持业余五品的实力稳中略升,一旦遭遇陈长华这种准职业级高手,哪怕嘴炮再强,结果也可想而知。

    果不其然,楼成不忍直视地看见蔡宗明被陈长华压到了地上摩擦,仿佛被壮汉蹂躏的少女,异常的悲惨。

    不能笑,不能笑……楼成不断告诫着自己,摆出“同情”的姿态,迎接着蔡宗明的归来。

    “妈的,像是被人强*奸了一遍。”表情茫然的嘴王依然毫不留情地自黑了一句。

    忍不住了……楼成低声闷笑,顶着“情圣”哀怨的眼神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正经脸”道:“现在明白日复一日锤炼的用处了吧?以你的天份,有一学期的特训,提升到业余三四品是没什么大问题的,觉悟了吗?知道该好好练武了吧?”

    “觉悟了……我TM现在就想退出武道社了!经此一战,我英俊帅气的形象荡然无存!”蔡宗明叹了口气,生无可恋般道,“还好现在是特训,看见的只有你们几个,要不然真是没脸见人了!”

    楼成故作认真回答:“俗话说得好,一传十,十传百,咱们这里可不止十个人……”

    蔡宗明愣了愣道:“你掐死我吧……”

    这个时候,施老头咳嗽了两声道:

    “不错,经过上学期的特训,你们这群小鬼都有明显的进步,有的还提升了好几品,不过也不能得意,在业余品阶,这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

    “好了,我宣布选拔赛的第三位主力,孙剑,你要好好磨砺,争取尽快成为业余一品。”

    “轮换替补有,李懋,林桦,严喆珂和郭青,其他人继续努力。”

    听到这里,楼成又忍不住看向了严喆珂,视线里充满着欣喜,想第一时间恭贺她进入选拔赛队伍。

    严喆珂亦望了过来,她下巴微抬,喜意盈盈,目光交触之间,气氛默契而温馨。

    施老头继续说道:“今天开始,教暴雪二十四击剩下部分,郭青,你的性子不太适合这门打法,为了不浪费你的力量天赋,我重新教你一门以刚劲凶猛见长的拳法,叫做‘搬山拳’,别看暴雪二十四击也是以凶猛著称,但它的功夫在细微之处,在心境和感应之上,再细腻不过,而这些都是你的弱项,我们得藏短而扬长,对吧?”

    “施教练,我听您的!”郭青精神一振回答。

    败给严喆珂让性子爽利的她亦有点郁郁寡欢,毕竟对方的实力在上学期是明显不如她的,可短短几个月后,暴雪二十四击上的造诣却被对方给拉下了,这让她如何开心得起来?

    等到施教练说是不适合的原因,她又重新焕发了笑颜,让严喆珂悄然松了口气。

    暴雪二十四击后面部分的内容,楼成熟的不能再熟,以他登堂入室的水准,都足以教其他人了,不过他还是听得很专注,看得很认真,温故而知新,至于施教练给郭青开的小灶,他也一样在听,多掌握几门武功不是坏事,就算不以此为主,也能丰富自身的打法嘛,真应了景,说不定就能以“搬山拳”克制敌人了。

    静桩练习,练法套路,打法演绎,力量锻炼,步法修行……时间在专注的氛围里飞快流逝,到了最后,依然是套招对练,除开蔡宗明交给陈长华,所有组合未变,只不过楼成与李懋的角色发生了颠倒,出现了互换,改由他来套招,帮助李懋掌握暴雪二十四击后面部分。

    这个过程里,他收获同样不少,换一个角度能看到很多以前忽视的问题,李懋就像一面镜子,将他某些不好的打法习惯一一映照了出来。

    锤炼锤炼,可不仅仅是炼,还有“锤”,通过不断地“捶打”,将杂质一点点逼出,以求完满,这就是其中的一种办法!

    接近中午时分,施老头宣布了今天特训结束,楼成与蔡宗明凑到了一块,颇有些紧张地看着严喆珂的身影。

    “你在紧张个什么鬼?”蔡宗明一脸鄙视。

    楼成吸了口气道:“我要去问她什么时候有空了,问她14号还是16号比较好……14号是情人节啊,会不会太直接了?”

    会不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反应?

    蔡宗明“呵呵”道:“这有什么好紧张的?不过,你保持现在这种略显紧张的状态去问她,效果可能更好。”

    “为什么啊?”楼成茫然不解。

    在这个领域,蔡宗明足以做自己的教授!

    蔡宗明摊手道:“你想一想,一位刚在擂台上叱咤风云,冷静又凶猛的少年强者,因为你而紧张局促,生涩不安,这多有反差萌啊?我敢打赌,大部分女孩子都会喜欢这种!”

    “我擦,你还会用反差萌这个词了……”楼成仔细一想,觉得确实很有道理,但他嘴上可不服输。

    蔡宗明傲然一笑:“我可是纵横网络的老司机!”

    楼成鼓起勇气,快步走向了严喆珂,刚来到女孩的面前,她旁边的郭青就窃笑道:“又来了……你们说话吧,我就不打扰了!”

    刷的一下,楼成感觉自己多半闹了个大红脸,忙本能运转凝水桩,试图压下心中的情绪,但一看见严喆珂也俏脸飞红,衬得皮肤如玉,似乎吹弹可破,他的脑海就嗡隆了一下,刚使用的凝水桩被击得粉碎。

    严喆珂美眸流盼,啐了一口:“别听阿青乱讲……”

    “嗯嗯。”楼成连连点头,忐忑紧张,脱口而出道,“我挑了几家松城的美食,打算今天下午先去踩个点,试吃一下,确定一家,你看你14号还是16号有空?”

    话音刚落,他又想扇自己一个耳光了,情圣不是说这件事情要等严喆珂主动问起,再轻描淡写提一句吗,我怎么就直接说了?

    再好的套路也架不住临场发挥的失常啊!

    “踩点……试吃……”严喆珂低声重复了一遍,梨涡忽然若隐若现,她抿着嘴唇,眸含笑意地扫了期待又紧张的楼成一眼,自言自语般道,“14号,14号……”

    突然之间,她低下了头,避开了楼成的目光,扎着的马尾随之摇晃,脸颊的绯红还未曾褪去。

    看到这一幕,楼成脑海内再次闪过了一句诗词,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和严喆珂相处久了,我的文学素养都好像得到了提升……

    他以自嘲化解忐忑的时候,严喆珂声音柔细地道:“14号恐怕不行,我下午和晚上满满的都是课,还是周六吧,除了武道训练就没什么事了。”

    “好好好!”见严喆珂的态度并未冷淡,楼成喜上眉梢,忙不迭应承了下来。

    说完,他想到之前的事情,又补了一句:“刚才比武的时候,我不是有心的,纯粹是脑子一空,下意识就用出来了。”

    严喆珂抬起头,脸颊潮红渐退,梨涡浅浅道:“本来想再吓一吓你,但还是算了,嗯,我外公说过,上了擂台,就不要考虑留不留手,狠招该不该用的问题,这些都交给裁判和监督来衡量,否则擂台出来的武者根本没法和生死间磨砺过的比。”

    “只要不在对方失去抵抗,或者明显输掉了比赛的时候,依然狠辣攻击,其他都是正常的,必须鼓励的。”

    “谢谢严教练指导!”楼成脱口而出。

    听到这句话,严喆珂抬起右手,捂住嘴巴,轻笑不断,眼睛都仿佛弯了起来,而楼成后知后觉,醒悟过来亦是满怀温馨地笑着。

    严教练,我一个人的严教练……

    这个插曲之后,刚才被郭青闹得有点尴尬的气氛彻底消散一空,楼成随口提及道:“你表哥的武功变化有点大啊,这是你们的家传绝学?”

    严喆珂小鸡啄米般点了下头:“我外公和姥姥都出自蜀山斋,根据斗部绝学和‘两仪磁光剑’自创了几门家传的武功,一门叫做‘阴阳转’,从斗部‘斗转星移’和两仪磁光剑的‘两极紊乱’衍化而来,再糅合了太极的部分内容,算是丹气境和炼体境里相当不错的卸力借力法门,是家传打法的核心,不练成它,其他招式就普普通通了。”

    “我表哥虽然天资出众,但一直卡在这门武功上,等到掌握了暴雪二十四击,触类旁通,才一下顿悟,登堂入室,将家传打法真正掌握。”

    楼成恍然大悟:“难怪你表哥之前一直不用家传绝学,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也不单纯是这个。”严喆珂微微一笑,牙齿洁白整齐,细碎可爱,“他最后打你那一拳,用的是‘流星劲’,来自斗部名副其实的绝学‘火流星’,看似和现代炮拳相仿,但更强调出招的迅猛,不给人躲避的机会,练到一定程度,甚至能通过张合毛孔等办法,抵消出拳的风声,一旦打中,引爆劲力,不仅可以震荡敌人全身,而且在外罡境后,还能直接炸出火焰,翻滚气浪。”

    “不过,‘流星劲’对体质要求很高,我表哥之前也就能打出一下,不到危急关头,还是用暴雪二十四击更好更方便,现在他到了炼体境的顶峰,估计能用三四下了吧。”

    楼成听得津津有味:“原来是这样……”

    不知不觉间,大舅哥的底细,自己就完全了解了……嘿嘿,这算不算女生外向?

    想到这里,他记起一事,开口道:“我之前不是说要做你的陪练吗?要不我明天给施教练说一声,让他给我们换个组?”

    “不要!那多不好意思啊!”严喆珂脱口而出,然后缓和着语气,轻笑道,“如果你真想做我的陪练,那就周六和周日各抽一个小时吧。”

    周六和周日各抽一个小时?每周周末都能和严喆珂私下相处了?楼成听得一阵狂喜,掩饰不住笑意地道:

    “好!绝对没问题!”

    严喆珂扭头看向了旁边,略微低着,浅浅笑道:“好了,我先去洗澡了,你也快去,一身汗味~”

    “嗯嗯。”楼成频频点头,目送严喆珂进入了女更衣室,而快步返回时,他只觉脚掌如同踩在云端,轻飘飘似欲登仙。

    咱老百姓,今儿个真高兴!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