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为了她而更加努力

    这一刻,楼成只觉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同学们是那样的可爱,吵吵嚷嚷的背景声是那样的动听,就连阴冷潮湿的空气都似乎带上了一点甜味,清爽宜人,而不到十五,明月却已皎洁得如此圆满。

    严喆珂很快回复了他颇显肉麻的承诺,“一脸呆萌”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我刚才被盗号了,对,被盗号了!”

    噗……楼成险些笑了出声,脑子里仿佛已勾勒出女孩傲娇害羞的样子,于是“一本正经”回答:“可恶,竟然敢盗我们家严教练的号,我要把她说的话拿小本本记下来,每天回忆一百遍,做最深刻的‘谴责’!”

    不知为什么,表白成功后,他觉得自己面对女孩时少了一分放不开手脚,多了一点打情骂俏般的自在。

    “…………”严喆珂一时似乎无言以对,发了长长的一串省略号,然后才道,“忘记它!删掉它!哼,才表白完就想每天回忆别人啊?”

    “好好好,马上忘记!”回复完,楼成又笑着补了一句,“但我说过的话承诺的事情不会忘记。”

    严喆珂用茫然呆坐的表情道:“……你是不是谈过恋爱啊,怎么好会说话的样子,我有点方……”

    现在的萌妹子都喜欢用方来代替慌啊……楼成念头一闪,赶紧解释道:“没有,我情窦初开就喜欢你了!我不是会说话,只是把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原原本本阐述了出来而已,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没有任何的修饰。”

    “还会用情窦初开了……”严喆珂窃笑道,“可惜,高中的时候怕被围观,都不敢串门,没能见到情窦初开的橙子,那时候肯定比现在更傻乎乎。”

    楼成听得笑容溢出:“确实,那个时候真的更傻,比较没自信,除了学习和玩游戏,其他方面都畏畏缩缩,不够大气,还好你没印象,要不然就留下黑历史了。”

    他坦然描述着过往,以最真实的自己面对严喆珂。

    “我那个时候也一样,比较自卑,觉得别人都好好的,我怎么就先天不足了,喜欢武道又不敢去深入,只能羡慕地看着。”严喆珂没嫌弃楼成高中时的挫样,反倒勾起了自身的共鸣。

    楼成不想严喆珂沉浸在往昔的感伤里,转移了话题,情绪迸发地道:“我刚才真的好高兴,好想喊几声,但怕吓到别人,只好扯着小明同学一路跑回来,以接近冲刺的速度,累得他直喘气,现在还没缓过来,不过,我还是想喊几嗓子,喊‘我好高兴’……”

    “噗,可怜的小明同学。”严喆珂失笑道,“不要刺激别人了,小心没对象的同学扔东西砸你。”

    小明同学才不可怜,以后我要包一个大大的媒人红包给他,传道授业解惑莫过于此……楼成暗笑一声:“老实说,我刚才都想跑到你宿舍门口,哪怕只看你一眼,也是好的,但看到你,呃,盗号发的消息后,觉得这样可能会吓到你,让你比较抗拒,就忍下来了,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慢慢来比较快。”

    发出去这条,他又再次升起自己情话技能被点亮的感觉,这是男人都有的本能,还是自己的天赋?

    严喆珂回了个“脸红微笑”的表情:“这才是好橙子嘛。”

    得到表扬的楼成眉开眼笑,好奇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很早就察觉我喜欢你了?”

    “嗯,有一点感觉吧。”严喆珂“翻白眼看天”道,“我当时就在想,这个同学怎么回事,怎么天天找我聊天,天天找我聊天,虽然挺聊得来的,但要是敢表白敢追我,我就残忍冷酷地拒绝他。”

    “还好我懂得循序渐进。”楼成“抹了把冷汗”道。

    这得感谢小明同学的循循善诱!

    良师益友诚不欺我!

    “是我太笨,被你装无害骗到了,哼!”严喆珂“泪流满面”道。

    要骗你一辈子的……这么肉麻的话,楼成也不好意思说,忽然,他肩膀被拍了一下,看见蔡宗明缓了过来,对自己指了指手机的时间,又撇头看了看宿舍的位置。

    我擦,都十点出头了,美好的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楼成一阵惆怅。

    正常下晚课是九点三十五分,自己又耽搁了不少时间才回来,刚又聊了好久,十点出头其实挺正常的。

    但自己十点半就该睡觉了,真舍不得啊,好气啊!

    他想了想,如实给严喆珂说了自己的心情:“不知不觉十点多了……得睡觉了,明天还要早起锤炼……本来舍不得,想推迟到十二点才睡的,但我想起了之前小明同学说过的一句话:不要因为自己配不上她就不敢追求,要为了她改变自己,提高自己,努力配得上她。”

    “我要做一个配得上你的人,所以不能松懈了锤炼要求。”

    原话不是这样,但意思差不多就行了。

    严喆珂“脸红笑道”:“你不说,我都要催你去睡了,快去洗漱吧,等等来晚安~~”

    “好的!”楼成兴高采烈地回答。

    这时,严喆珂又回复了一条消息:

    “嗯,呃,那个,我喜欢傻乎乎的橙子,也喜欢专注武道认真锤炼的橙子……”

    “啊啊啊,好烦,那个家伙好讨厌,我又被盗号了,不要回复!”

    楼成看得眉眼舒展,心里暖暖的,既高兴得掩饰不住笑意,又觉得这样的严喆珂好可爱,自己好喜欢。

    “嗯,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也没有回复。”他“严肃认真”地发了条消息。

    将手机揣入兜里,抬起脑袋,楼成看见蔡宗明正啧啧摇头,一脸贱笑道:“这小模样啊,总让我想到我小学第一次谈恋爱的时候。”

    “随便你怎么损,我今天心情好,我不计较。”楼成喜气洋洋,尾音上飘。

    蔡宗明呵呵两声:“那我打击你两句吧,感情里啊,先表白的,付出更多的,都会失去主动,拿不到优势地位。”

    楼成疑惑看着他:

    “我为什么要在和她的相处里占据主动,拿到优势地位?我喜欢她更多一点,我宠着她,不就挺好的吗?”

    蔡宗明呆滞以对,嘴角抽搐道:

    “我去吐一会儿,太TM肉麻了!”

    “嘿嘿……”楼成不以为杵,回到寝室,快速洗漱完毕,本来想直接爬上床,连和赵强邱志高他们寒暄几句都省掉的,但念头一转,又打开了笔记本,使用云端同步,将聊天记录传到了电脑版上,导了出去,在不同地方保存了好几份。

    这是可以回味一辈子的美好记忆!

    等到白发苍苍,牙齿松动,和严喆珂依偎着看此时的表白对话,又会是怎样的一种滋味?

    关掉电脑,脱掉衣服,蹭蹭蹭爬上床,他“坏笑”着道:“我躺倒了,要你晚安才睡得着!”

    以后逐步进化成抱一抱,亲一口等内容。

    严喆珂捂嘴笑道:“好好好,晚安晚安,快睡吧,我也要睡了,今天情绪太激烈,一下子就累了。”

    “晚安,梦到我哦~”楼成大着胆子肉麻了一句。

    “呸!我才不要!”严喆珂羞恼回答。

    夜色渐静,楼成带着笑容沉沉睡去,梦里似乎也同样的快乐。

    …………

    翌日凌晨,他准时出现在了湖边,望着弥漫薄雾的昏暗,忽然有些遗憾,根据自己看过的小说,读过的帖子,大学时的交往都有送早餐的美好回忆,可自己要晨起锤炼,竟无法去体会这种滋味,总觉得没能做到更好。

    突然之间,他灵光一闪:

    “也不是没时间,完全可以见缝插针啊!提前二十分钟来锤炼,早二十分钟结束,而锤炼耐力的时候,可以跑得很远嘛,‘顺路’去给严喆珂买份不是食堂出品的早餐,嘿嘿,等我摸清楚她对松城什么早餐有爱,就可以实施了!”

    心情振奋的他,修炼得更加用功和努力,看得施老头一愣一愣,总觉得自家傻徒弟是不是吃了“大力丸”“兴奋剂”之类的东西。

    一拳一脚间,楼成观想着雷云震荡的画面,以此带动喉咙胸腔,扯动五脏六腑,发出近似低沉雷鸣的声音,以配合练法里的“震劲”,一点点震荡骨头髓液,一步步锤炼身体内部正常难以触及的地方。

    不知不觉,晨练时间结束,他匆忙吃过早饭,恨不得飞去武道场馆,因为可以见到严喆珂了!

    刚步入大门,他的目光就仿佛雷达,嗖得一下看了过去,与严喆珂四目交接。

    严喆珂眼神忽地躲闪,眼帘垂下,长长的黑睫毛一抖一抖,脸颊飞起了薄红,但迅速又抬眼瞄了楼成一下,似娇似嗔地将头扭向了旁边,看得楼成不知为什么也红了脸蛋。

    知道女孩子脸皮薄,也还没有完全调整过来,他没鲁莽地过去打招呼,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时不时偷望过去一眼。

    而这往往能捕捉到严喆珂的目光,让他心里满满的都是默契与甜蜜。

    整个上午,两人就这样你看我一眼,我望你一下,时间过得飞快,即将步入最后的对练。

    这时,施老头咳嗽一声道:

    “选拔赛赛程拟定了,松城有二十多只队伍报名,和周边几个城市组成一个赛区,分四个组,每组八到九队,单循环打一轮,以抽签定主客场,战绩最佳的前两名出线,与其他组晋升的队伍进行主客场淘汰赛,争夺两个赛区名额。”

    “我们在第三小组,八个队伍,也就是说,不管能不能出线,都可以打七场比赛,第一个对手在十七号下午,松城本地的红罗武馆,我们客场,我等下将视频资料等发给参加选拔赛的成员,你们这两天好好琢磨一下。”

    楼成听得精神一振,意气风发的他是跃跃欲试。

    红罗武馆的朋友们,请感受一下我的高兴与激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