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生意

    听着潘成云说完,王辉微微点头,不置可否道:

    “有信心是好事。”

    他边说边转头看向方同:“但太有信心也不好,你明天的比赛一定要戒骄戒躁。”

    方同的寸发根根竖起,肆意而张扬,脸庞棱角分明,气势极盛,属于熊孩子看到都不敢再吵闹的那种类型,他面无表情答应道:

    “是,师祖。”

    看见他的态度,王辉悄然叹了口气,这个徒孙什么都好,就是太躁太急,傲气凛人,否则何至于始终无法浑然如一,能放不能收,距离丹境明明只有一步,却足足三年多未见寸进,从松城小有名气的天才武者成为了别家武馆茶余饭后的笑料。

    只希望成云的飞速提升能给他造成压力,挫掉他的傲气与急躁……

    环视一圈,王辉又对潘成云叮嘱道:

    “你有三个多月没参加过正式比赛了,而这三个月又是你提升最迅猛的阶段,对方肯定摸不清你的底细,依旧会将你视作业余一品的武者,但你也不能因此而大意,平时和国生方同的练习终究有别于擂台战斗,你还得好好适应和掌握一下提升的实力,免得手脚生疏。”

    说完,不等潘成云回答,他感慨道:

    “这一次是咱们武馆很好的机会,你们要全力以赴,争取将名气打出去。”

    而名气就等于金钱!

    武馆通过与黑道千丝万缕的联系攫取好处的事情,在越大的城市越是隐蔽,也越加艰难。

    因着舆论的关注,目光的聚焦,政府的紧盯,松城各方面都比小城市要规范得多,法治得多,诸多武馆不敢偏废了自身主营,靠对外围学员和财大气粗富家弟子收取不菲费用来保持盈利,发家致富。

    名气不够响的话,招人就很困难,日子一长,关门大吉或者铤而走险都是可以预见的事情了。

    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有天赋的优质弟子总是抢手,没点名气,谁会选择你们武馆拜师学艺?

    当今社会,武者的来源其实是经历过两次大筛选的,第一次是小学毕业,开始发育,能够练武的时候,通过统一测试,让更适合练武的部分升入专门的武道学校,剩余正常求学,毕竟一个合理的,能运转良好的社会,毫无疑问需要各方面的人才,不仅仅是武者,甚至有的职业比武者更加重要,比如科学家等。

    经过这一次的筛选,除非家里有钱,愿意付出练武的昂贵花费,大部分人也就绝了武道的心思,将它作为业余喜好,精力转向其他方面,正因为如此,一路沿着这条正常途径求学的楼成,身边练武之人才会寥寥无几,更多是爱好者。

    而专门的武道学校大部分是国家建立,靠着胜过所有门派武会的资源和组织能力,以这种方式不断造就至少不倾向于任何势力的大批量、流水线武者,充实军队和警察等暴力部门,有鉴于此,上清宗、龙虎俱乐部等势力也纷纷开办了属于自身的武道学校,以此大量培养后备弟子,“一拳无敌”金涛就是海渊武道学院旧曲分校的学生。

    不过,即使武道学校众多,与适合练武者的数量相比,还是杯水车薪,只能择优录取,也就肯定会出现人才遗落的事情,而且有的人更是属于“慢热”,可能得十四五岁,十七八岁,才会慢慢展露天赋,这便让武馆有了机会,进行第二次的筛选。

    武馆这种形式在大量培养武者上是落后的,但如果只有几名十几名弟子的精英教育,它又和门派师徒传承一样,是胜过武道学校的,因此也出了不少赫赫有名的高手,让诸多怀揣着梦想的年轻人,在无法进入门派武会等大势力后,义无反顾地抛弃武道学校,投向武馆的怀抱。

    于是,武馆以有天赋的弟子为核心,甚至在他们拿到业余一品后便开始支付一定薪水,以保持本身的实力,然后通过广告宣传,选拔赛,本地擂台赛等方式打出名气,招揽外围爱好者和富家弟子,这既能得到金钱方面的收获,又有可能淘出被各种原因埋没的人才,还可以增广人脉,开拓关系,得到别的赚钱机会。

    嘴上说的是武道,骨子里却是一门生意。

    而作为生意,对本地和周边电视台有转播的选拔赛不热衷才奇怪了!

    不付钱的“广告”谁不喜欢?

    …………

    哼着流行歌曲,楼成回到了宿舍,有种酒意微醺之感,只觉什么都很美好,恨不得让大家都和自己一样的幸福。

    他敲开了隔壁小寝室的门,毫不意外看见富二代秦默和自带女友的牟元星都不在,只有游戏沉迷的汤文在勤勤恳恳,他上学期考试的时候差点因此忘记了日期,要不是周围的人都在同一场,提醒了他一句,绝对会以这种可笑的理由挂科,当然,毫无疑问,他依然挂了三科,正在准备开学补考,免得重修,一时半会儿摆脱了游戏。

    “嘴王呢?”楼成问了一句。

    沉迷学习的汤文愣了愣,仔细回想了一下才道:“好像去阳台和女朋友打电话了。”

    “哦。”楼成这才静下心来,隐约听见阳台有说话声。

    他谢了一句,将宿舍门关上,不打扰汤文的用功,正要回自家小寝室,却看见阳台玻璃门拉开,蔡宗明笑容满面走了进来。

    “这鬼天气,打个电话冷死人!”小明同学关门的时候往外呼了口白气。

    楼成笑道:“你不会在寝室里视频聊天啊?”

    “寝室有人啊,某些私密的话不方便说,你懂得。”蔡宗明故意挑了下眉头。

    “污!”楼成笑骂了一句。

    “呸!你才污!我是说肉麻的情话,你丫想到哪里去了?最近谈恋爱,血气下冲了?”蔡宗明火力全开地损着楼成。

    楼成啧啧道:“难道你的情话不污?老司机!”

    说完,他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道:“情圣,你说说我这样做有没有问题……”

    他将严喆珂还没做好准备,犹豫过后才接受表白,需要一点时间适应,以及自己今天尝试牵手成功两件事情简单说了一遍,末了道:“这会不会显得不尊重她的想法,太鲁莽太急切?”

    蔡宗明嘿了一声:“叫你乱表白!按我说的步骤来,哪有这些问题?不过嘛,今天做得不错,这种事情绝对不能跟着女孩子的步调走,一定得趁热打铁!”

    “是吗?”楼成摆出了认真学生的姿态。

    蔡宗明插兜笑道:“你家女神现在的状态,就像站在沼泽上面,对下方满是诱惑的爱情世界难以抗拒,已经认命,放弃了抵抗,正慢慢下沉,但又还没调整好心态,想着放慢这个速度,逐渐适应,你要是拉得太急,让她沉得太快,出于恐惧,出于害怕,出于不确定,出于喜欢不够,确实会造成逆反心态,很可能让她开始厌恶你。”

    “但你也不能什么也不做,就任由她自己调整心态,一是鬼知道她调整后会有什么想法,或许好或许不好,二是时间拖得久了,感情冲脑的效果就弱了,不小可能冷静下来,重新开始审视,到时候再想加好感,事倍功半了,指不定就被说‘我觉得我们不合适,还是分开吧’。”

    “所以,你得抓住现在热乎的状态,以不超过限度的亲近拉拢距离,提升好感,这就是趁热打铁的意思,不能人家女孩子说不要,你就真不靠近,有的时候,她们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是要还是不要。”

    楼成又有了胜读十年书的感觉,真心诚意点头:“不愧是情圣……”

    蔡宗明呵呵笑道:“答应了告白,就是确定了关系,确定了关系就等于牵手,对于这个,她不会太抗拒,有心理准备的,但更进一步的亲近暂时不要做,免得给她压力,造成逆反,保持现在的靠近趋势,一步一步地加着亲热,慢慢地慢慢地把她拉过来,哎,说得我这异地狗都嫉妒了!”

    “可惜啊,你这学期没时间去帝都。”楼成同情地看了小明同学一眼。

    蔡宗明啧啧道:“我不去,她可以来啊!我已经蛊惑成功了,这次不用攒钱,压岁钱大大的有!”

    “厉害!”楼成竖了竖拇指。

    “对了,你准备好明天的比赛没?”作为特训成员,蔡宗明关心了一句。

    楼成点头微笑:“差不多,等下再推敲一遍就好了。”

    “那我帮你找点观众。”蔡宗明贱笑道,猛地撺到了楼成他们寝室外面,拧开了房门,对周末在家放松的赵强、邱志高和张敬业道,“好消息!好消息!橙子明天要代表咱们松大参加比赛了,一起去加个油呗。”

    “代表松大?橙子?”赵强愕然回首,推了推黑框眼镜。

    “武道比赛?”邱志高惊讶侧头。

    只有张敬业一脸懵逼,似乎没听懂。

    蔡宗明笑道:“对啊,武道比赛,施教练不是组织了队伍参加选拔赛吗?橙子是主力,明天打松城的红罗武馆。”

    邱志高因为自身的安排,没参加前三次的武道课,对此毫无所知,猛地站了起来,又惊又愕地看向蔡宗明背后的楼成:“你做主力了?”

    这是不是有点不科学?不,不是有点,是太不科学!

    不用楼成解释,蔡宗明就呵呵笑道:“人家橙子被确认为练武奇才,现在都有职业九品的实力了,那天和林缺打得难分难舍,只是一招之差才失败。”

    “职业九品……”邱志高倒吸了口凉气。

    对于品阶提升的艰难,业余水准的他有着深刻体会。

    之前没品阶的新人到职业九品竟然只花了半年时光!

    “练武奇才?”赵强上下打量着楼成,似乎想看出花来,“你以前不知道自己是?”

    “嗯,以前没怎么接触武道,而施教练又是肚里有货的人。”楼成随口说了一句。

    赵强感慨道:“人呐,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也得考虑历史的进程……”

    “明天下午三点比赛,去加油吗?”蔡宗明又问了一遍。

    “去!怎么不去?咱们寝室的高手,说出去多威风啊!”邱志高缓了过来,似激动似起哄道。

    张敬业犹豫了一下,期期艾艾道:“可以带别人吗?”

    “谁?”赵强茫然问道。

    蔡宗明则呵呵一笑:“劳模,看不出来啊,你丫默默无闻就有女朋友了?”

    “嘿嘿,还差一点。”张敬业憨厚笑道。

    “我擦……”赵强脱口而出,指着张敬业道,“我算明白了,不会叫的狗才咬人,你什么时候找到女朋友的?”

    楼成也是一阵佩服,自己花了这么多精力这么多心血,才追到严喆珂,张敬业怎么突然就有个女朋友了?

    “呵呵,上学期有天,我自习完回来,遇到艺术学院一帮同学在拍微视频,好奇看了一阵,被他们邀请做群众演员,认识了其中一位女生,然后,然后就熟了……”张敬业简单描述道。

    众人一阵唏嘘后,赵强一脸认真道:“劳模啊,有了女朋友也要好好学习,不能沉迷美色,对了,她们什么时候拍下个微视频?”

    噗!大家齐齐哄笑,气氛相当热烈。

    …………

    严喆珂洗漱完毕,爬上自己的小床,靠在小黄人身上,盖住被子,解锁了手机。

    她笑容不自觉浮现,正待用QQ回楼成消息,忽地想起一事,打开了浏览器,进入了搜索页面。

    “美美面包……”她输入了那家蛋糕店的名字,想看一看鲜奶蛋糕的评价是不是像楼成说得一样好。

    眨眼之间,搜索结果出来了,严喆珂却轻轻咦了一声。

    因为没有美美面包店的搜索结果,只有相关的形容词。

    网上查的……严喆珂念头一转,似乎明白了什么,掀起被子,又爬了下来,将放在书桌上的鲜奶蛋糕拆开,尝了一口。

    不太甜,刚刚好……严喆珂呆坐那里,左手轻轻绕着垂下的发丝,右手拿着勺子,无意识晃动,嘴边梨涡隐现,目光注视着蛋糕,说不尽的温柔。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