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提前更新求推荐票)

    潘成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挺直了腰背,死死盯着擂台,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目光超越以往的专注。

    楼成似乎大概可能也许比自己预料得要厉害很多……

    从小武圣擂台赛结束到现在,有二十多天了,以对方四个月到准职业九品的恐怖进度,确实有“足够”的时间再做突破!

    自己能用三个月从业余一品提升至职业九品,这样的天才为什么不可以在一个月内完成更多的事情?

    而且他似乎还经历了不少,有了生死相搏的经验,气势之上丝毫不逊色于靠这方面吃饭的自己师兄弟。

    此时此刻的楼成,力量和速度上的短板依旧存在,但与职业九品间的差距已极大缩短,加上他对身体的掌控,对发力技巧的领悟,一拳一脚间调动力量的比例与制造爆发的程度更高,足以填平那不算大的壕沟。

    也就是说,除开身体素质还差了半筹,楼成从哪方面看都达到了职业九品的标准,而在协调、听劲、入静等领域还超越了这个层次,综合下来,虽然不能说他职业九品之间无敌,但和任何一位职业九品的高手都能拉开架势打一打了。

    这还是排除了他目前似乎不够强的火焰异能的情况下!

    不知不觉间,潘成云将楼成视作了比自己还天才的少年武者,而且认为理所当然,态度从最开始的轻视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反而有点重视过头了。

    “他还没品阶,很可能参加四月底的职业九品定品赛,到时候,如果报名人数少,只有一两个名额,那还真是狭路相逢……”潘成云再是冷静,也一阵牙疼。

    他目前正式认定的品阶只有业余一品,同样得参加四月底的职业定品赛。

    严喆珂看见楼成鞋面崩开,底部四裂,身形却屹立擂台,仿佛不可战胜,一时又好笑又心疼,又觉得那道身影似乎能挡住所有的风雨,承受一切的责任。

    “我还没送过他礼物呢……”她忽地冒出了这个想法,一阵羞涩一阵甜蜜。

    擂台之上,武道鞋终于报废的楼成只觉双臂酸痛难忍,像是经受了千百次的打击,如果蒋国生之前打出杀招“星火爆”时,自己没有顺势后跃,藉此化劲,不提会不会被打散架子,当场输掉,两条胳膊和两只手都可能没法再支撑了,接下来的碰撞里,不是骨裂,就是骨折!

    光讲纯实力,自己真没办法打赢蒋国生。

    但比赛战斗里,纯实力只是影响结果的主要方面,并非全部因素!

    当此局面,楼成没有多想,只知道自己不能等,不能缓,双手酸痛真要恢复,对方也肯定再次爆发来袭了,这个时候,狭路相逢勇者胜!

    他强提一口气,没做调整,以生死相搏的惨烈感,往前一跨,脚下用劲,大腿绷紧,啪地将拖在后面的右脚抽了出来,直愣愣抽向蒋国生两腿之间。

    施老头本来正坐得没个样子,看见这一幕后,略微调整了姿势,低笑一声道:

    “还算敏锐……”

    红罗武馆的王辉则皱起了眉头,喃喃自语道:

    “如果是方同……”

    蒋国生正在缓气,酝酿第四重爆发,却看见楼成跨步抽腿,不退反进,不缓反急,呈现出一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气势,心中顿时一慌,将刚积蓄起来的力量导向了右腿,让它猛地绷直,像是挥舞出去的软鞭,呼啸着迎向了楼成。

    砰!两只没有了鞋的腿碰撞于半空又各自收回,楼成脚尖快速一点,腰背弹动,当即移开了位置,闪到了蒋国生身侧,沉腰坐胯,右手抬起,一记凶猛的劈拳下打,直往对手太阳穴而去。

    自家师父讲要硬碰硬打乱对方的爆发节奏,不是必须正面傻愣抗衡,而是得发挥自身特点,调动对方,逼得他以不适合的姿势,在不正确的位置,和自己硬碰硬!

    因为还没缓过来的关系,自己调动力量不足,只能攻击要害了。

    招招抢,招招险!

    “有点悟性嘛……”施老头满意颔首。

    蒋国生沉了口气,肩膀一挺,左臂架起,恰到好处在脑袋旁边挡住了这一拳,两者刚有接触,他身体肌肉忽地膨胀,以腰背为抽,以左臂为引,发了一股凶猛的甩劲,让楼成只觉被人狠狠推了一下,失去了重心,即将往侧方跌跌撞撞。

    “侵略如火”第五重爆发!

    丢掉重心的刹那,楼成清楚地知道自身即使很快恢复了步法,迎接自己的也将是蒋国生呼啸而来的第六重爆发,战斗的节奏从此落入他手,再无任何获胜可能。

    危急关头,电光石火之间,他在跌撞离开的同时,架在对手太阳穴旁的右手快速打了个响指。

    啪!

    一股火苗冒出,灼到了蒋国生几缕头发。

    咚咚咚,楼成连退三步,快速调整着身体,恢复了重心,而蒋国生只觉脑袋一阵灼痛,生怕头发被点燃,烧及头部,忙回手拍了一下,没第一时间追赶。

    见此情状,楼成心中一动,再提了一口气,刚稳住身形的他当即疯狂前扑,迎着刚追来的蒋国生而去,瞬息间便拉近了两者的距离,右脚往前一踩,肩膀一震,一个炮拳直捣对手小腹。

    蒋国生没料到对方如此悍勇,第六重爆发不得不提前打出,两手快速下探,仿佛鱼鹰的降落,准确按住了楼成的炮拳。

    红罗武馆的馆主王辉见状,忍不住叹了口气,原以为自家弟子随着年龄增长,变得持重,是一件好事,有希望冲击丹境了,但如今看来,有利也有弊啊,不将他逼到绝境,他都不敢冒险,不会拼命了。

    刚才的两三次机会,换做方同,哪会缓气?哪会去管头发有没有被点燃?

    创造出机会,就要不顾自身地抓住,这才是侵略如火的真谛!

    蒋国生与楼成相比,不仅差在没有生死相搏的体验,这一方面有丰富的擂台战经历可以弥补,还在于他不复年轻时的血气之勇了,本来而言,没血气之勇有没血气之勇的套路和优点,但红罗武馆的打法叫做“侵略如火”,两者之间的矛盾就是他最大的问题!

    今时今日,就要看他的实力能不能填平这个问题了!

    砰!楼成的炮拳刚被蒋国生按住,右臂一抖,手腕弹动,就从他双手之间滑出,画了个小弧线,抓向了敌人的手腕。

    大小缠手!

    蒋国生也不是吃素的,凝聚力量,反掌就是一拍,如打蚊蝇。

    而这个时候,连续强行提气的楼成终于到了一定极限,肺中的浊气亟待吐出。

    右手巧妙闪开拍打,浊气将吐未吐之际,他脑海忽地闪过灵光,想到了以前看过的一场直播,关键时刻,龙王在身体被制,即将遭遇投摔时,面对面的情况下,口中突地喷火,烧了敌人满脸,化险为夷,反败为胜。

    灵光化作想法,楼成借助金丹,瞬间感应了身体内部,略微做了调整,接着,嘴巴张开,配合脑海内的狂风暴雪之势,吐气开声:

    “哈!”

    一股浊气化箭,直打蒋国生面门,虽然没有真正的伤害性,但却吹得他眼睛一酸,吓得连忙闭上。

    就是现在!

    抓住机会,楼成终于拿出了蒋国生的左腕,如提乌蛇,猛地一甩,发了巧劲。

    啪啪啪!蒋国生本能用劲抵抗,但已有几处关节被抖开,肌肉也受到了分筋错骨般的伤害,左臂算是短暂废了!

    “啊!”他发出了一声怒吼,被逼到绝境的情况下,终于不管不顾,身体似有膨胀,顺势往左一侧,沉肩撞向了楼成。

    “侵略如火”第七重!

    然而,楼成已进入了最擅长的领域,听劲感应,身体一矮一背一扯,顺着蒋国生前撞之势,以左臂为支点,直接将他投摔了出去,让他从自己头顶飞过,飞出了擂台。

    裁判略感惊讶,但还是抬起手,宣布了结果:

    “第二场,楼成胜!”

    “侵略如火”还有两重爆发没用,可蒋国生却已输掉了比赛。

    咚!看着平时代师授徒的蒋师兄摔在面前,挣扎着站起,红罗武馆的弟子和学员们一阵悲哀一阵凄凉,无人说话。

    楼成这算是以一己之力把武馆给挑了?

    松大武道社这边亦是没有声音,还没能消化这个意料之外的惊喜,明明看起来蒋国生要厉害不少,场面也占据了上风,怎么最后却输给了楼成,而且还输得比方同惨烈,左臂的伤势没有一定时间的疗养甚至恢复不了!

    严喆珂粉唇微张,旋即重新合拢,露出俏皮又温柔的酒窝,一如之前小武圣擂台赛时面对消息的变化。

    潘成云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愤怒和战意,猛地起身,便要走向擂台。

    这个时候,欣喜自得的楼成甩了甩手臂,揉了揉拳头,觉得骨头还有点疼痛,再打下去的话,恐怕会有不小可能受伤,而对方只是一个业余一品,自身出尽了风头的情况下,也得留点残羹剩饭给大舅哥不是?

    因此,在潘成云前来的同时,他赤着双脚,潇洒地转身离开了擂台,看都没看对方一眼。

    “走了……”潘成云呆在了半路。

    这就走了?

    我不是业余一品,我是职业九品!

    PS:应大家要求,提前更新,求推荐票~另外,我威信号wuzei1985上有深夜报社的内容,欢迎来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