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秘密”到底(第一更求月票)

    红罗武馆馆主王辉看了看手按左臂满脸沮丧回来的蒋国生,又看了看擂台之上呆若木雕的潘成云,忽地长长叹了口气。

    输了也好,就当给他们一个挫折,免得总在松城武馆圈子这一亩三分田里折腾,变得自以为是。

    至于挽回形象,打响名气,不还有六场比赛吗?

    而且也不是输一场就肯定无法出线的。

    等下请相熟的记者来拍个照,发篇文章,重点在于双方踩出脚印和裂痕的青石地面,以此呈现红罗武馆也是有真本事的。

    …………

    松城电视台,专业解说方觉晓和职业七品的嘉宾甘乐面面相觑,没想到这场比赛结束得如此之快。

    还好,类似的状况在低层次职业赛里也不是没出过,电视台都会要求看中的几场比赛错开少许时间,以做备播。

    导播传来指示,方觉晓恢复了正常,对着摄像机,微微笑道:

    “第三场比赛结束得真够快啊,我原本以为楼成胜方同那场就很快了,没想到这场还能更快,但职业九品打业余一品,出现秒杀似乎蛮正常的,不需要太惊讶,也没什么好回放的,我们等下将画面切到现场,将有本台记者做赛后采访。”

    “今天,我们见识了一位天才武者的亮相,认识了这位叫做楼成的同学,半年时间,从毫无基础到战胜职业九品,而且打法强硬,疯狂凶猛,让人能直观感受到武者的那种阳刚、勇气和自信。”

    “再给他半年,一年的时间,我简直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丹气境似乎也不是不可能,也许在不用太久的将来,我们会真正地铭记住这位少年的名字。”

    “老实说,我很同情蒋国生,在我们松城武道圈子里,他也算有些名气,实力也得到了公认,只差一步就能圆润如一,晋升丹境,但现实就是这样残酷,年迈的终将为年轻的让路,这在武道江湖里尤为明显,不入丹境,年过三十,真的是拳怕少壮了,哎,这话说得我这种中年男人一阵唏嘘,充满危机感啊。”

    “十九岁的楼成,十九岁的林缺,同样天才的武者,松城大学武道社即将在选拔赛里掀起一股青春的风暴,虽然他们还只有炼体境,但明年这个时候,后年这个时候,事情就真的不一样了,我在想啊,要不是松大武道社不对外招收学员,恐怕明天就有一堆人过去交钱,当然,愿意加入武道社的同学肯定也会变多。”

    “唠叨了这么多话,总结一下吧,让我们期待松城大学武道社的下一场比赛,嗯,他们将前往益陌,对阵‘无惧战队’,这是当地几位武者自发组织的队伍,也是小组出线的热门,他们的主将是职业八品的魏胜天,丹气境!”

    “好了,我们转入下一场比赛,并等待松大武道社和红罗武馆的赛后采访。”

    …………

    闫小玲看着还在变多的粉丝数,掐了掐自己的脸庞,总算确认自己没在做梦。

    一场武道比赛有电视台和网络直播,与没有这个,观众人数上真是天差地别,尤其在网上看比赛的,总有些人会顺手搜一搜,即使只有十分之一几十分之一会因为各种缘由加个关注,也是相当恐怖的。

    这还是没上星且非省级的电视台与不算前三的视频网站!

    人一多起来,自然就有不同的声音,闫小玲很快就看见了一张帖子,题目是:

    “楼成太没风度了吧?打架就跟街头混混一样,又狠毒又难看又恶心!”

    哼!闫小玲顿时感觉自己的肺要气炸了,点开帖子打算骂人,不,好好讲道理,我可是文明温柔礼貌可爱的楼成粉丝!

    发帖者叫做“就是看不惯”,他洋洋洒洒写道:

    “没事就往人家两腿之间招呼,楼成真是心理阴暗啊,就没点高手的风度吗?还往人家脸上吐气,不嫌自己嘴巴臭吗?”

    闫小玲往下一拉,打算回复,却看见二楼“盖世龙王”发了张图——龙王对着敌人脸部喷火的图。

    “龙王羞愧路过。”他如此回复道。

    一位叫做聂柒柒的新关注者紧跟着也贴了张图片——武圣钱东楼抽对手裆部的图片,并配以文字:“武圣默默点了个赞。”

    “吸血怪猫”紧随其后:“董霸先害怕地骂了声蠢货。”

    这句话后面是燕赵堂主将董霸先年轻时“猴子偷桃”的图片。

    ……

    一个个回帖看下去,闫小玲逐渐褪去了愤怒,不断被逗笑,感觉自家论坛的网友都好有才啊。

    她忽然觉得一本正经去讲道理很傻很呆萌,于是退出这里,将粉丝报到的那张帖子顶了上来,又做了回复:

    “大家快来签到!”

    此时此刻,她充满了成就感与幸福感,因为看到论坛在自己和幻梵的呵护下终于有了第一次的提升,就像自己两人陪着楼成一点一滴地成长。

    看一眼增长的粉丝数,她就傻笑一声,看一眼傻笑一声,看一眼傻笑一声。

    …………

    舒蕤看着林缺秒杀潘成云,突地感到了牙疼。

    今天的比赛精彩是精彩,但也太短了吧!

    正常而言,一场三人制选拔赛前前后后半个小时是有的,稍微打长一点,焦灼一点,双方实力差不多一点,比赛的局数多一点,轻轻松松就能完成这个目标,可现在……她看了看腕上手表,发现长短针定格在三点十一分。

    而这场比赛是三点整开始的!

    再扣掉三分钟对话时间,清理擂台的时间,中间刻意被延长的时间,真正战斗的时间能有几分钟?

    并且这还主要集中在第二场,楼成对蒋国生。

    “广告部那些家伙会画圈圈诅咒我吧……”舒蕤收敛心情,自嘲一笑,拿着话筒,迎向了离开擂台的林缺,心里飞快做着采访的腹案。

    对林缺来说,打败业余一品的武者没什么好说的,也没有新闻价值,得换个角度……

    拦住林缺,舒蕤递过话筒,露出八颗白牙的职业微笑:“林缺你好,我是松城电视台的记者,有几个问题想采访你,你刚才的打法与以前似乎有点不同啊?”

    作为主跟武道的记者,她这点眼光还是有的。

    林缺冷淡道:

    “难道不该一开始就全力以赴?”

    “呃,确实,只是你以前不这样啊,而且对方才业余一品。”舒蕤差点被咽得说不出话来。

    擂台之上的潘成云望着这边,听到了采访的对话,心里一阵悲哀,我有职业九品水准的!

    对于这个问题,林缺理所当然地回答:

    “人会变的。”

    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舒蕤僵硬地笑了一声,转移了话题,“你对队友楼成今天的表现有什么看法?他连对方主将都打败了,是不是很出乎你的预料?”

    林缺想了想道:

    “我确实有一些看法,但我不打算告诉别人。”

    “……”舒蕤目瞪口呆,愣愣看着林缺点了点头,与自己擦身而过,往松大武道社所在的榻榻米走去。

    她采访过不少松城武者,里面多有性格古怪的家伙,但从没见过林缺这样的!

    他是性格真有缺陷,还是擅长讲冷笑话?

    有对比才有感触,此时此刻,舒蕤前所未有地觉得楼成真是一个好采访对象,比林缺好一百倍!

    她将目光投向了松城武道社那边,打算采访楼成,安慰安慰自己的小心灵。

    咦?楼成呢?

    这个时候不和大家一起庆祝,他跑哪里去了?

    舒蕤呆愣了片刻,“呵”“呵”了两声,突然感觉松大武道社这帮人太任性了!

    就不能好好接受个采访吗?

    哼,要不是这场比赛是我提议的,看我怎么黑你们!

    一时找不到楼成,她只好回过身,往红罗武馆那边走去,依次采访了王辉,蒋国生和方同。

    王辉叹息道:“他们确实很强,但我们也不是没有机会,如果早知道楼成有火焰异能,今天的结果或许就不一样了,但不管如何,还是要恭喜他们,他们做得更好。”

    蒋国生苦笑道:“是我自己的问题,楼成表现得更勇敢更坚决,也更配得上胜利,我啊?心里肯定很不甘很憋屈,但失败就是失败,没有借口,只能找到问题,努力改变!我关节接好了,伤势大概要两周左右才能恢复,希望成云和方同能挑起担子。”

    “没什么好说的,只想有机会和他们再战一场,我不会再像今天这样大意了。”方同恢复了精神,“当然,通过今天的比赛,我也找到了自己的问题,好的对手是面好的镜子。”

    一遍问完,舒蕤去随机采访观众了。

    潘成云看着她的背影,表情透出几分欲哭无泪。

    我呢?就不采访我吗?

    我不是业余一品,我是职业九品!

    王辉看了关门弟子一眼,忽地感觉想笑,秘密武器真的秘密到底了……

    …………

    松大武道社一行进入了更衣室,打断了楼成的享受,严喆珂放下药膏,刷得站起,脸颊泛红,故作镇定地问道:“赢了?这么快?”

    “当然,对方一个业余一品的家伙,林缺能花多少时间?”李懋笑眯眯回答道,然后望向楼成,开始起哄,“你这小子把咱们武道社镇社之宝给拐走了,不表示一下?不请大家搓一顿?”

    楼成正失落于没有女孩纤手的按摩,闻言有些羞涩又有些幸福地回答:“那就今晚吧?正好庆祝胜利!”

    对于林缺的敌人,他没什么想问,业余一品而已,叫潘,潘什么来着?

    说话的时候,他看向了严喆珂,只见女孩又羞又气,一双眼眸明亮有神,哼了一声,扭头看向了旁边,没反对自己的提议。

    这种事情得女朋友批准才行!

    “大家周末还有活动,现在时间也还早,晚上再召集比较麻烦,要不明天中午吧?特训完一起去食堂,我们也不吃什么好的,单锅小炒就行了,嘿嘿,记住啊,你钱的用途不在这里!”孙剑调侃了一句,转眼就被女朋友林桦掐了一下。

    食堂单锅小炒比外面小店同样分量的至少便宜小半,相当省钱。

    见李懋等人纷纷赞同,严喆珂也没不高兴的表示,楼成当即道:“那行,明天中午!”

    之后,他们各自换衣冲洗,各自收拾东西,楼成从洗浴间出来时,看见严喆珂正站在林缺面前,双手合十,摆出卖萌的请求姿态,而林缺沉默一阵,微微点头。

    找了个机会,他靠近严喆珂,小声问道:“你刚才求你表哥什么事啊?”

    严喆珂带着几分羞涩地笑道:“让他不要八卦,不要把我们的事情告诉家里人。”

    “你家反对你大学谈恋爱?”楼成敏锐问道。

    严喆珂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嗯,我爸我妈他们都希望我大学专注读书,毕业后再考虑谈朋友的事情,不过,我妈当初不也没听我外公和姥姥的,死硬着嫁给了我爸?”

    “所以?”楼成脱口问道。

    严喆珂下巴微抬,螓首扭向旁边,哼了一声:“有其母必有其女!”

    看着她有些小得意小傲娇小羞涩的神情,楼成又是感动又是温暖,只想把女孩拥入怀里,轻轻吻她一下,将所有的感情尽付其中。

    考虑到周围的众目睽睽而女孩还未彻底适应,他只是伸出手,悄悄抓住了严喆珂的纤掌,四目相对,千言万语。

    过了几分钟,严喆珂见大家收拾完毕,忙缩回手掌,眼睛往上看了看道:“我等下要和阿青去逛街,买点东西,晚上请你吃食堂,给你摆庆功宴!”

    “好的。”楼成本来想说自己陪着的,但考虑到中间会夹个大嘴巴直性子的郭青,也就作罢了。

    自己的武道鞋还有两双,暂时够用,没必要急着买,有时间再以这个为借口,找严喆珂出去约会!(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