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初生牛犊不怕虎

    施老头与林缺对视了几秒钟,忽地笑道:

    “好!不怕就好!初生牛犊就不该怕虎!”

    说完,他看向楼成,难得地握了握拳头道:

    “你第二个上,林缺是锤,打开局面,你是凿子,紧随其后,铜墙铁壁也得给我凿出个口子!”

    楼成年轻气盛,被说得热血沸腾,毫不犹豫道:

    “好!”

    施老头满意颔首,鼓了鼓掌道:“只要能凿开口子,挫掉他们的锐气,压制他们的呐喊,我就当咱们今天赢了,等到以后,再来堂堂正正打穿这里!”

    “孙剑,你可得认真准备,今天肯定有上场机会,好好表现。”

    “是,教练!”孙剑有点紧张又有点激动。

    在这样的氛围下登场,真是让人又害怕又兴奋。

    鼓舞完士气,布置好出场顺序,施老头看了一眼表:“还有十分钟,别急着出去,在更衣室里做个热身,拉拉筋骨,熟悉熟悉感觉,至于打法,上午训练的时候已经讲过了,老头子我就不啰嗦重复了。”

    楼成摆开架子,缓慢伸展拳脚,将自身状态一点一滴地推高,修炼“雷音震禅”一个多星期了,他逐渐摸到了点门槛,要想打出“震荡之劲”,击中对手时,劲力得有个“爆”的过程,就像炸弹轰中敌人后的爆开,从而制造出冲击,以点带面,产生震荡。

    要想完成这一点,劲力预先就得有个“收”和“压”,而且还要维持到击中敌人才宣泄,不能作为出拳的爆发和推动,这对身体的掌控,对细节处肌肉和皮膜的把握,都是一大考验。

    而与严喆珂的那次训练,让他对怎么“收”和怎么掌控有了些许体悟,亟待将两者融会贯通。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衣袖扯动,气流缓淌,心境澄清,楼成收回双臂,重新站好,吐出了一口浊气。

    他刚完成收式,就听见施老头咳嗽两声道:

    “好了,准备出去吧。”

    其他人赶紧结束,跟在施老头背后,走出了更衣室,踏入了“龙潭虎穴”。

    一看见他们,外面上万观众齐齐发出鼓噪,声音震耳欲聋,让人心浮气短。

    “滚回去!”

    “爬回去!”

    面对这夹杂着各种脏话的呐喊,施老头神情自在,悠闲迈步,啧啧对楼成等人道:“听见没有?能打得他们安静一阵,就算你们今天没白来!”

    说也奇怪,如此巨大的噪音之中,他的低低笑声依旧清晰传入了每位选拔赛成员的耳朵。

    被这种满不在乎的轻松感染,楼成暗自握了握拳,对等下比赛的期待压过了畏惧。

    他伸出左手,握住了严喆珂的右掌,以自己的平静从容安抚着女孩不自觉加快的心跳。

    严喆珂先是一怔,接着扭头看了他一眼,眸光含笑,梨涡隐现,然后扬着头,像是骄傲的公主,与他手牵着手迈步往前。

    众人刚来到客队席位处,负责将名单交给比赛监督的黎小文早已等待,她连珠炮般道:“邱阳没上,顶替他的是业余一品的谭明,魏胜天亲自当先锋,董易排第二。”

    略显凌乱的话语让楼成等人皆是一怔,齐齐望向了林缺。

    还真是狭路相逢啊!

    林缺侧头看向了擂台,将披在武道服外的衣物缓缓扯下。

    裁判瞄了眼电子钟,鼓起丹田之劲,以压过满场呐喊的声音道:

    “松城赛区选拔赛第二轮,无惧战队对阵松城大学武道社。”

    “第一场,魏胜天对林缺!”

    他话音刚落,看台之上就爆发出了比刚才强烈几倍的呼喊:

    “益陌!”

    短暂的停顿后,他们再次吼道:

    “魏无敌!”

    益陌魏无敌!

    林缺依旧面无表情,将脱下的外套仍在座位处,迎着灌满武道场馆的呐喊,一步一步走到了擂台旁边,沿着石阶,登上了擂台。

    在全场欢呼之下,魏胜天也从座位站起,仿佛半截铁塔,几个大步便抵达了擂台。

    等到双方站好,裁判默数了时间道:

    “三分钟对话开始。”

    周围一阵阵谩骂随之响起,问候着林缺的祖宗十八代和女性亲属,听得严喆珂俏脸涨红,气得呼吸都不均匀了。

    楼成握着她的柔荑,感受着她因情绪激烈带来的身体变化,轻轻摇了摇她的手道:

    “不要气,就当是一群疯狗在叫。”

    他何尝不恨得牙痒痒,暗自下了决心,一定要打得全场安静,哪怕只有几十秒!

    严喆珂抿嘴点头:“我知道他们是要扰乱我表哥的心境,擂台比赛嘛,无所不用其极,但,但还是好气啊!我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么骂过!”

    说着说着,她嘟了下嘴巴。

    “我争取完成小目标!”楼成认真说的。

    “啊?”严喆珂当即拨浪鼓般摇头,“我不气了!”

    “你要保持心境,不能被影响了,知道吗?”

    “知道了,严教练!”楼成低笑道。

    严喆珂噗嗤一声,与他相视一笑,遗忘了背景噪声。

    而经此一事,她也忘记了刚开始的紧张和畏惧。

    …………

    擂台之上,魏胜天看着对面正调整身体状态的林缺,微微一笑道:

    “气血旺盛到极点,距离丹境只有一步了,可惜啊,终究还是有一步。”

    “我知道你们的想法是抢下一两局胜利,体体面面离开益陌,但我不会让你们如意的,由我亲自来打消你们的妄想!”

    说话的同时,他摇头晃脑,既像是在舒展筋骨,又仿佛在展现蔑视。

    林缺静静听着,忽地开口:

    “你说得越多越表现出你内心的害怕。”

    “我害怕?我堂堂丹境会害怕你个职业九品的家伙?你告诉我凭什么?凭什么?”魏胜天好笑又好气,嗤之以鼻说道。

    然而,他对面的林缺再无回应,像是一尊石头雕成的佛陀,无论怎么刺激,都没有一点情绪的波动。

    嘲讽了两分钟后,魏胜天忽地住口,因为他发现自己有点心浮气躁了。

    对方明明只说了一句话,竟然就让自己心浮气躁了!

    他对人心的把握很厉害嘛……

    收敛心境,调整呼吸,魏胜天重新恢复着状态,就在这时,裁判举起右手,高声喊道:

    “开始!”

    魏胜天眼中精光一闪,腰背如弓,猛地一弹,整个人肌肉膨胀,仿佛高大了几分,蹬蹬瞪射向了林缺,右手抬起,握成拳头,像是拿着一柄巨锤,即将狠狠挥下,挡者披靡!

    面对巨灵神像般冲来的魏胜天,林缺没有硬挡,忽地退后。

    正常而言,一般武者不会这样闪避,因为既看不见后面的道路,又难以保持重心,等于将自身处在了相当不利的位置,但林缺却像一只灵巧的山羊,步法轻快,节奏有序,身体保持得稳稳当当。

    更为重要的是,他的“退”是为了“进”!

    连退三步,逼得魏胜天连赶三步,气势由盛转衰时,林缺陡然顿住,仿佛一枚钉子狠狠钉在了原地,脚下发力,腰背扭动,右手一个开山炮拳轰然打出。

    魏胜天自忖实力,摆出巨锤之势的右拳依旧狠狠砸落。

    开山之捶!

    砰!

    两者刚有碰撞,林缺脊椎突地蠕动,像是蛟龙翻身,右臂如同弹簧,顺势回收,借来了磅礴大力,而杠杆一头按下,另外一头必然翘起,他太阳穴鼓胀,腰背拧动,左手成拳,快如流星般打了出去。

    来不及闪避,魏胜天沉下肩膀,左臂一横,拦向了这一拳。

    砰!魏胜天如被炸弹轰到,只觉身体每一处关节每一寸皮肤每一块肌肉都处在了震荡之中,竟短暂无法发力。

    阴阳转,流星劲!

    林缺怕自身的力量不足以震荡魏胜天,还刻意冒险以“阴阳转”借来了对方部分力量!

    魏胜天看过林缺之前的比赛视频,但由于上次是秒杀业余一品,委实看不出什么东西,一时竟着了道。

    眼见他出现僵直,林缺得势不饶人,大腿绷紧,啪地抽出了右腿,抽向了魏胜天两腿之间。

    看到这一幕,满场的谩骂更加激烈。

    危急关头,魏胜天身体忽地一缩,精神、气血、气势和力量都仿佛凝成了一体,抱成了一枚大丹,圆润无暇,止住了震荡。

    刹那之后,他的力量爆发,由体内一点轰然喷薄,带动右腿,啪地踢了出去,拦向了林缺的鞭腿。

    砰!两腿相撞,林缺当即感受到了一股磅礴伟力,再也维持不住重心,顺着力量就往侧后方跌跌撞撞。

    而如斯爆发之下,魏胜天竟然没有踩破地面,崩开武道鞋,足见他对身体的掌控到了一个恐怖的境地。

    一招得手,他毫不留情,脚下一踩,猛地蹿了出去,眨眼间就赶到了林缺面前,肌肉鼓起,将整个身体当做了巨锤,要给对手凶猛一撞。

    贴身之捶!

    林缺刚稳住重心,就面对了这样一击,当真岌岌可危,似乎避无可避,看得严喆珂忍不住抓紧了楼成的手掌,屏住了呼吸。

    就在这时,林缺脑海内瞬间观想出了一道流星划破天际,撞中地面,身体肌肉随之绷紧,劲力在体内炸开,横向推动着他移了两步,让魏胜天撞了个空,只能炸响气流。

    “流星劲”不仅仅能用在攻击之上!

    险之又险闪开魏胜天的贴身捶后,林缺也不转身,双脚一抵,右臂绷直,往侧方就是一抽,打向了魏胜天的后脑勺。

    啪!

    这样刚猛的单鞭之下,别说明石劲,真正的石头都会被抽得碎裂!

    观众们不知不觉握紧了拳头。(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