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狠而不莽(第二更求月票)

    “益陌!”

    “魏无敌!”

    对唱般的呼喊此起彼伏,在封闭的场馆里掀起了恐怖的风暴,它们与回声不断叠加,震动了楼成的耳膜,化作了实质,成为了魏胜天气势的一部分,让他看起来真的不可战胜!

    面对这故意的示威与挑衅,要说楼成没有心境上的变化,那肯定是在骗人,年未满二十,血气正盛,经历过的大场面也算不上多,生死相搏的体验更是只有一次,与施老头这种看惯了风风雨雨的长者没法比,做不到那样心如止水,见怪不怪。

    他有些颤栗,有些紧张,又有些莫名的愤怒,种种情绪交杂,与刚才波及了严喆珂的谩骂混为一体,发酵成浓浓的战意。

    吸了口气,他抱元守一,观想出凝水成冰的画面,以冷静从容的心态统领着其他,将气势一步步推高,等登上擂台,已是把回荡场馆的山呼海啸自动过滤,在魏胜天的压迫下不显丝毫弱势。

    …………

    松城大学,七栋二单元三零二寝室内,蔡宗明将笔记本电脑摆在茶几上,召集了赵强、秦默等人,围坐在客厅内,通过网络,观看着益陌电视台的直播。

    目睹楼成挺拔如松,不卑不亢的身影后,他忍不住喟叹了一声:

    “怎么感觉橙子比我更有魅力了……”

    赵强等人没回答他略显自恋的感慨,紧张地盯着屏幕,即使隔着上百公里,隔着网络信号和无线电波,他们也能真切感受到现场氛围的疯狂和八品丹境的可怕,下意识便为楼成揪起了一颗心。

    不要受伤……

    不要输得太难看……

    …………

    直播间内,作为专业解说,贺小伟抓住短暂的空隙,语速飞快地进行着最后介绍:

    “赛前我们已经说过了,松大武道社的楼成选手练武时间较短,身体素质还有缺陷,靠着发力技巧、重心如汞和入静听劲等方面的优势,才将整体实力拉到了真正的职业九品水准,简单来说就是,一招鲜吃遍天。”

    “现在,面对真正的丹境高手,他的发力技巧,他的重心如汞,都比不上对方,所有的优势都将被抵消,所有的弱点都会暴露无遗,所以,哪怕魏胜天之前的那场消耗较大,哪怕他还残留着最后激烈碰撞的影响,打楼成还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我就不信他还能在阴沟里翻了船?你们告诉我怎么翻!”

    “好了,废话不说,第二局即将开始,我们拭目以待!”

    …………

    为了不给魏胜天足够的恢复时间,不浪费林缺拼着受伤创造出来的机会,楼成前往擂台的速度可不慢,几个大步后,已与对手隔着裁判遥遥相望了。

    没有啰嗦,没有等待,没有停顿,裁判举起右手,直接挥下:

    “开始!”

    魏胜天当然不会和楼成打持久战,等待对方登场的过程里便在调整,忍着五脏六腑和骨骼肌肉残留的难受,脊椎化作弓弦,一拉紧跟一弹,脚下随之发劲,踩碎了两块青砖,将自身当做利箭,射了出去。

    他速度之快超出了楼成预计,只觉眨眼间就被对手欺到了身前,根本来不及调整重心闪避。

    只有亲自遭遇,才能真正体会到丹境的恐怖!

    这不是光看战斗视频和别人比赛能够准确把握的,楼成现在便狠狠吃了个亏。

    刚一靠近,魏胜天双手握拳,右臂肩膀和手肘半收,短距离就是一个下捶。

    这与他刚才表现的捶法截然不同,如果说之前是持着长柄巨锤战斗,那现在就是手握双锤,学着李元霸,一锤跟一锤,不讲距离,不讲招式,只求猛与快,披风急打,正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

    巨灵捶法,双乱捶!

    楼成保持住冷静,短促吸了口气,脑海内闪电劈下,击中枯木,带来了“火焰”的燎原,热流从尾椎而落,涌入了双腿。

    他左脚一个内顶,拧腰摆拳,啪地一记开山炮轰出。

    砰!“锤”与“炮”撞,一股磅礴大力袭来,让楼成难以再稳住身形。

    双方的力量有着明显差距!

    魏胜天确实是经历了一场激战,残留着影响,但楼成也是仓促应对,只来得及用电火桩!

    还好楼成早有准备,刚刚接触,右脚便往后做了一个撤步,顺势卸掉了部分力量,并将残余导入脚底,啪地踩裂了一块青砖,让重心稳在了后面。

    这是太极化力的一招,应用颇为广泛,楼成最早模仿自叶悠婷,刚才又在观摩林缺连消带打时有所体悟,此时用出,总算挡下了这一捶。

    但魏胜天的双乱捶哪会如此简单,右锤刚止,左锤便起,眼看着就要一阵连环乱捶,直接打垮对手。

    面对于此,楼成似乎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借右脚所踩地面的反弹之力往后跃开,就像刚才的林缺一样,背身巧退,重摆架子,但此战非彼战,状况有所不同,双方之间的距离被拉得很近了,都能让魏胜天用短捶急打的招式猛攻了,自身往后跃开的话,速度未必赶得上他左锤下击的势头,有一定可能被擦着打中,相当冒险。

    而第二个选择是再次招架,再做撤步,保持现在的局势,等待魏胜天势尽,但楼成自忖与对方有力量上的差距,卸力化力又不如林缺那样细腻,一味防御,未必能撑到敌人缓气的时候。

    这当真左也危险,右也危险,与高手相斗,一旦落到下风,再想摆脱,真是异常困难!

    楼成心静如凝水,就像在面对一场生死相搏,当魏胜天的左锤即将打落时,他忽地动了,借了右脚卸力反弹之势,腰背一挺,身体往左一侧,没有后跃,反倒往前,沉下肩膀,狠狠撞向了魏胜天的胸膛!

    不闪不架,只求一下!

    他脑海内雪山崩塌,身体与“白流”融合,滚滚向着魏胜天撞去,并且因为身体的前扑和往自家左边也就是对手右边的侧开,险险避过了狠狠砸落的左拳之捶,只得劲风刮面,一阵生痛。

    而双方的距离足够近,楼成刚一起势,便即将撞中魏胜天的胸口!

    在充满危险的劣势局面里,他竟然凭借无畏的勇气、生死相搏的惨烈和冷静准确的判断,迎难而上,抓住了唯一一个反败为胜的机会!

    因着借了魏胜天捶打之力,他这一撞威猛而狂暴,似乎连真正的石头都能撞碎。

    兔起鹘落间的胜负逆转让满场的观众都未能及时反应过来,还在惯性地高声助威,怒吼喝骂。

    当此危急关头,魏胜天不惊不慌,猛地坐胯,双锤乱打的凶暴气势和力量忽地往体内某一点缩回,其势之猛之急,似乎将他的精神、意志和血流等都同样拉向了那一点,整个身体陡然失去了活人的感觉。

    楼成刚一撞中,就像撞到了幻影,有种软绵无处着力的空荡荡感觉。

    刹那之后,魏胜天体内那一点爆开,力量、气势和精神等瞬间喷薄,鼓胀了他的肌肉,撑起了他的筋膜,将带着些许青黑色的皮肤化作了坚硬的石头。

    砰!被最初“空荡”化去了部分力量的楼成没能撞裂青石,仅仅让魏胜天的上半身晃动了一下。

    他的躯干快速回荡,双手环抱而出,要将楼成勒在自己怀里。

    巨熊之抱!

    这样一抱一挤,普通人肯定骨头齐折,直接被勒死,就算武者,也难以生受!

    可就在这时,楼成却像早有预料,借了撞击的反弹,往后电射而出,这竟然不比前行狠扑慢,让他不仅险险避开了这一抱,而且拉开了与魏胜天的距离,灵巧的几步之后,重新摆好了架子。

    他刚才的求险前进,侧身猛撞,都是为了现在的退!

    与之前林缺的“以退求进”刚好相反。

    楼成清楚明白地知道,丹境高手不是几下就能打垮的,必须摒除躁动,不一味求毕其功于一役!

    魏胜天吸了口气,大步往前,再次进攻,心里对楼成的评价又调高了几分。

    只会狠只懂狠的对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仅狠,还一点也不莽撞的那种!

    松城大学武道社的席位处,严喆珂早就抿紧了嘴唇,为刚才几息间的变化紧张和担忧。

    她没想到楼成一开始就落入了如此被动的局面,也没想到他竟不退反进,以攻对攻,手心都为此捏了把汗出来了。

    等到楼成借撞击之势反弹后跃,拉开距离,恢复了均势,她才长长松了口气,为男友短短时间内展现出来的判断、勇气、坚决和清醒璀璨了眸光。

    施老头静静看着,忽地啧了一声:“可以嘛……”

    林缺经过短暂的治疗已恢复了行动之力,但脸白如纸,左臂无力下垂着。

    他的目光一直盯着场上,没有移开片刻,右拳不自觉握紧。

    …………

    直播间内,贺小伟有些后怕地讲完这段,松了口气笑道:

    “松大的楼成选手很鲁莽啊,要不是他运气好,魏胜天现在已经结束战斗了,嘿,那种距离下,就算裁判厉害,也未必救得了他,少不了断几根骨头。”

    “不过他运气是真的好,鲁莽的进攻竟然换来了机会,可惜,实力才是最终决定的因素。”

    “他这样都没能赢,可以想象,怎么都赢不了了!”

    “你们告诉我怎么赢?”

    …………

    在所有观众刚从一惊一乍中恢复时,魏胜天再次拉近了与楼成的距离,右臂展开,如抡巨锤,狠狠砸向了对手摆好的架子!(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