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睡”着了

    “董易!董易!董易!”

    呼声整齐,全场回荡,充满悲壮之感,听得董易眼角微湿,他忍着疼痛,举起没受伤的左手挥了挥,转过身,有些落寞地走下了擂台。

    这样的呼喊这样的重视这样的关注是自己渴求了很久的……

    但可悲的是,竟然源自失败,而非胜利。

    好在总算有一定收获,伤到了楼成的右臂,让他接下来的比赛算是废掉了一只手,为赢下最终局打开了大门,没有辜负肩上的重担。

    随着他的挥手退场,“董易董易”的呼唤愈发激烈和响亮了,楼成静静听着,目送对手离开,心里忍不住叹了口气。

    自己虽然不能理解他的想法他的选择,但尊重他刚才表现出来的决绝、坚定和勇气,不是每一位武者都敢这么做的。

    楼成稍微活动了下右臂,检视起自身的伤势,发现应该没有骨裂之类的症状,只是被戳中的位置高高肿起,肌肉筋膜等受到了一定伤害,严重影响到了发力,也就是说,这属于用不了多久就能够痊愈的伤势,但问题在于,这个“用不了多久”至少也是几天,即将开始的比赛里,自己这条胳膊算是废了。

    算了,尽力而为吧,就算让一条胳膊,我也不是业余一品能轻易击败的,怎么着也能极大消耗他,给孙剑制造出拿下整场比赛的契机。

    在业余水准里,一品之间的差距其实并不大!

    这个时候,他疑惑地察觉无惧战队第三位选手竟然没急着赶向擂台,而是停留于了原地,和邱阳在讨论着什么。

    难道自暴自弃了?觉得我体力无极限,也就不在乎给我更多的恢复时间了?

    乐观地腹诽了一句,楼成没浪费这个机会,闭上眼睛,抱元守一,快速入静,让自身处在了一种接近睡眠的状态。

    能恢复一点精神是一点!

    金丹仿佛星云,不断膨胀收缩,缓缓转动,让楼成仿佛看见了自家内部,念头相继沉淀,思绪浮云般飘飞,心中空空荡荡,一片静谧。

    …………

    看见楼成还能活动右臂,严喆珂松了口气,重新坐了回去,嘟着嘴巴埋怨了董易一句:

    “怎么能这样?”

    这又不是太重要的场次,不会特别影响到小组出线的形势,对方怎么就跟疯了一样,付出自身严重骨折的代价就为了伤到橙子一下?

    橙子的伤势看起来顶多十天就能好,而对方则不然,俗话说得好,伤筋动骨一百天,就算武者身体素质出众,恢复能力极强,不到非人层次,这样的重创没有个五六十天也没法再次战斗啊,那个时候,小组赛早结束了!

    为了这么一场,错过后面五场,是不是傻啊?

    多大仇多大怨?

    严喆珂又心疼又疑惑地愤愤不平之中,施老头似叹息似感慨地回答道: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偏执的人,也有太多旁观者无法理解他所重视东西的人。”

    “以无惧战队的实力和武者风格,没有今天这么一出,等到邱阳复出,魏胜天重新活蹦乱跳,董易哪还有被人记住的机会?说不定都没法上场了,前面两人搞定一切。”

    “被忽视得久了,总有点想证明自己的心态。”

    “这或许便算是武者精神的一种吧。”

    魏胜天主修的是明石功,楼成最后又收了力,发的是巧劲,所以别看他刚才被撞得比较狠,但实际伤得并不重,对他而言,更难受的反而是遭遇了震荡的五脏六腑,等个几天,静养一下,又能恢复巅峰状态了。

    严喆珂出身武道世家,对此能够体会,默默点头,表示勉强理解。

    可就算如此,她依旧不待见董易,依旧心疼楼成。

    …………

    直播间内,益陌本地电视台的主持人被以伤换伤的决绝和满场的悲壮所震住,好半天才嗫嚅着道:“没必要啊……小伟同学,你怎么看?”

    贺小伟吧嗒了下嘴唇:“这场比赛哈……有点惨烈,如果不说背景,我还以为是争夺松城赛区出线名额的关键一战了。”

    “董易的勇气让人敬佩,但他的选择我没法理解,以无惧战队的实力,输掉这场比赛也不至于小组出不了线啊,他们上一场已经拼赢了另一大热门‘青龙战队’,后面都是实力与他们有着明显差距的对手,失手一场顶多丢点面子嘛,可现在一来,董易恐怕要错过后面所有的小组赛了,能不能参加五月份的淘汰赛还得看恢复情况,得不偿失嘛。”

    “当然,光靠恢复的邱阳和魏胜天,无惧战队后面的小组赛也是虐菜,有没有董易倒也问题不大,他们客场挑战‘青龙战队’的时候,不也是邱阳连赢两场,魏胜天拿下最后一局,董易伪装成教练旁观加油吗?”

    无惧战队以魏胜天为首,没有教练。

    而楼成他们这个小组,出线热门是一丹境两职业九品的益陌“无惧战斗”和四大职业九品联手的松城“青龙战队”,他们的实力如果进行横向比较的话,在秀山那个赛区,都能直接躺进选拔赛第二阶段了——不少赛区里,即使只有一个职业九品带队,分组好一点,也有希望小组出线,参加参加淘汰赛。

    处在楼成他们这个小组中游水准的是“两位”职业九品的红罗战队和松城大学武道社自己,其余四支队伍相对更弱,两支仅有一位职业九品,两支则是由于选拔赛报名没有限制来见识和体验的纯业余战队。

    也就是说,哪怕输掉和楼成他们的比赛,无惧战队后面有点分量的敌人也只剩下红罗战队,而且还在最后一轮,贺小伟用虐菜来形容后续赛程虽然浮夸了一点,但真没说错。

    电视台主持人听得深表赞同,他也没法理解董易的选择,只能圆场道:“不管如何,董易向我们展现了武者的勇气和精神,小伟同学,你对接下来的比赛怎么看?”

    贺小伟嘿嘿笑道:“楼成虽然暂时被废了一只手,但他有重心如汞啊,他体力变态啊,还会怕了业余一品的武者?耗也得耗死对方啊!哪怕楼成半途到了极限,松大武道社后面又不是没选手了,我觉得吧,无惧战队百分之九十九要输了。”

    他话音刚落,电视台主持人听到了导播的提示,表情忽然变得奇怪:

    “小伟,无惧战队第三位武者谭明突发急病,没法上场了,将由替补顶上。”

    贺小伟顿时呵呵失笑:“这是被吓得吧?被吓得吧?”

    主持人快速补了一句:“替补上场的是邱阳。”

    贺小伟愣了愣道:

    “有点意思了……”

    看着电视直播的赌徒们则一阵欢呼,就差奔走相告了。

    好消息好消息!

    那个毒奶解说支持松大武道社了!

    而且刚一支持,立刻就扭转了战局!

    …………

    楼成的私人论坛内,原本正充斥着“心疼”“对方是不是傻啊”“又打赢一位职业九品”等内容,此时忽地炸了。

    “好名字都被狗啃了”最先发帖:“卧槽,脸呢?”

    “这是彻底不要脸了啊!好气哦,但还是得保持微笑,楼成连赢两场已经赚够本了。”“长夜将至”闫小玲紧跟着回复。

    “盖世龙王”弱弱道:“按照规则,替补上场是很正常的,要不设置替补做什么……不过突发急病什么的,也太假了吧……”

    替补在什么状况下可以登场是有规定的,不是教练心血来潮说换就能换的,那样的话,主力三人的名单和顺序就没有必要了,完全可以只定谁最先出场,将原本的主力放在替补,视情况安排顺序顶替,灵活发挥。

    所以,必须比赛监督确认主力武者有伤有病或者出现了心灵崩溃,才能进行替换,一般而言,都是万不得已。

    “聂柒柒”恨恨道:“就算这次被他们不要脸赢了,以楼成和林缺成长的速度,小组出线后的淘汰赛就能赢回来了,到时候把他们挡在出线资格门口,那才叫解气!”

    “……我还是想说,打垮那个疯狗!”“幻梵”嚷嚷道。

    哼,反正小孩子不用考虑现实!

    …………

    “我艹,我还等着橙子一穿三呢!”松城大学寝室里,蔡宗明脱口骂道。

    几位室友一阵乱骂,好一会儿才平静了下来,赵强推了推黑框眼镜道:“能把无惧战队逼到这个地步,输了也值了,无所谓了。”

    小明同学“哀怨”看了他一眼:

    “可我下了注……”

    虽然不多,也有两百啊!

    …………

    松大武道社席位处,严喆珂没有愤怒,反倒解开了心中一直萦绕的疑惑,扭头看向了施教练:“还真是不要脸了……”

    她不愤怒,也不惊讶,但却很失落,很心疼,觉得楼成竭尽全力的战斗被浪费了,觉得橙子刚才的受伤和疼痛太不值当了。

    施老头嘿了一声:

    “也可以用好听点的说法嘛,无惧战队对胜利充满了变态的渴望。”

    他旁边和身后的李懋等人松开了紧握的拳头,一阵感慨,一阵叹息,林缺则闭了闭眼睛,似乎轻轻地吐了口气。

    …………

    “邱阳!邱阳!邱阳!”

    看见邱阳走上擂台时,绝望到悲壮的满场观众顿时发出了雷鸣般的欢呼,让这个名字回荡于了武道馆每个角落。

    站在擂台中央“睡觉”的楼成,只觉四周所有东西都被抽离,与自己隔得远远的,虽然他隐约察觉周围的声音陡然变大,但却听不清楚观众们在呼喊什么。

    少顷,他心有所感,忽地睁开了眼睛,看见一位清清爽爽的大男孩正沿着石阶往上。

    “邱阳?”楼成略显愕然地脱口。

    邱阳也感到疑惑,微微皱眉道:“你才知道?”

    从比赛监督检查谭明的身体状况开始,你就该知道了啊?

    我刚才睡着了……楼成默默回答了一句。

    当然,他没有说出口,总感觉这么回答会让自己的画风不对……

    “是啊。”他保持着高深莫测的笑容,没做任何解释,与此同时,轻轻吸了口气,只觉脑袋清明了不少。(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