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茫然的邱阳

    楼成抓住时间恢复了少许精神,不至于立刻出现思维迟缓反应变慢的情况,但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那就是才得知对手替换成了邱阳,没时间去仔细回想他的比赛画面和相应资料了。

    好在邱阳的战斗风格鲜明,个人特色很重,让自己在观看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现在略一琢磨,很多关键就自然浮现,不至于手足无措。

    邱阳绰号“疯狗”,战斗很拼很疯,是那种悍不畏死的类型,很少防御,很少单纯地闪避,喜欢以攻对攻,喜欢冒险抢机会,喜欢不顾自身,以伤换胜。

    这样的打法说起来好像挺简单的,够狠够胆就行,可仔细分析才能品味出其中蕴含的武道水准。

    高手过招,电光石火之间,不是想以伤换胜就一定能办到的,不会出现眼见就要被打中,于是悍不畏死攻击敌人要害,靠裁判阻止来获胜的情况,因为没这个机会!

    到了那种状况下,劣势者已经来不及攻击敌人要害,勉强出手,只会被人提前重创,让反扑变得软弱无力,甚至戛然而止!

    就像楼成与董易一战,面对“暗雷掌”,他确实以侧踢要害的方式逼得敌人放弃了杀招,但关键点不在于侧踢,在他提前的炸毛感应,如果慢了一拍,即使有侧踢要害,董易也只会暗骂一句傻逼,然后从容戳中腰眼,痛得楼成根本发不了力,出不了腿。

    如果觉得这还不保险,董易的手都贴在楼成腰上了,顺势再往下一按一阻,谁还能完成侧踢?

    所以,靠攻击要害的方式换取敌人妥协,依赖的不仅仅是勇气、胆量和狠辣,更重要的还在于眼光、见识、判断和对时机把握的武道水准。

    没有后者,只靠前面,那就是未成年的小混混,拼胆量拼狠劲的话,他们绝对够厉害,但能赢得了职业高手吗?恐怕一场下来,就会被打得他们妈妈都不认识了。

    而有了准确的判断,恰到好处的时机把握,和足以支撑自身完成想法的武道实力,再加上勇气与坚定,那攻击要害就真的能以伤换死了,能逼得对方不得不先行保全自身。

    就算敌人是个疯子,依旧不改,裁判也会出手阻止,并且轻松判定谁最终获胜,因为按照没有裁判的情况,谁死谁伤一目了然,肯定是活下来的人算赢。

    至于以伤换伤,也类似于此,董易最后戳到楼成那一下便是眼光、判断、时机把握和勇气坚定的完美糅合,当然,也在于楼成没想到他会抱着如此疯狂的想法,一旦预先有心理准备,知道这个人的风格,以重心如汞的能力,有不小的机会既伤敌又闪开。

    如果真出现了两败俱伤的拼命,不致死致残的话,裁判往往不会阻止,而实在机会均等,很可能同归于尽或者两两残疾,那裁判阻止之后将判定为平局,这并非没有先例。

    当然,这里面肯定会有扯皮的情况,比如有人说“我新练成铁裆功,不怕踢下阴”或者“我刚晋升金刚不坏的境界,被攻击要害也无所谓”,那么,裁判会要求展示,根据事实做出改判。

    这里面,裁判的因素相当重要,但他们不是万能的,也会出现阻止不及的时候,死伤在所难免,每年都有类似的案例,只是相对概率不高,甚至还不如车祸,犹是如此,正规比赛也会为所有参赛武者购买相应人身保险。

    而每一条人命每一次残疾都会有警察部门调查,确认没有暗中勾连故意疏忽的情况,要是有,那就属于谋杀。

    至于外罡境的比赛,裁判则无法插手,实力不够的话,甚至还不敢留在场内,反正这种境界的高手过招,打伤容易,打残打死难,无需太为他们担心。

    总的来说,能以疯狗般的打法活到现在,没退出武道圈子,邱阳靠得肯定不仅仅是狠辣与勇气,他的武道水准,他的眼光判断,也都是上上之选。

    谁要是因绰号和打法轻视了他,下场必然很惨!

    而且楼成有注意到一个情况,根据资料显示,邱阳有过几次弃权的经历,在面对比自身高一个境界或者两个品阶的敌人时,他无一例外都弃权了!

    也就是说,他本身很清醒,知道疯狂的打法一旦遭遇太强大的敌人,那就很有可能出现重伤,且什么也换不回来。

    他是一条很理智的“疯狗”。

    楼成念头电闪之间,邱阳已经站定了位置,摆好了架子,裁判举起右手,宣布了开始。

    仿佛一声令下的起跑,邱阳腰背一弹,利箭般冲向了楼成,眼神疯狂,气势逼人,似乎要将眼前看到的一切事物夷为平地,撕为碎片。

    楼成已经想好了这一战的策略,那就是靠重心如汞游走缠斗,因为类似的不顾自身的疯狂打法,都有点程咬金三板斧的味道,他们一旦被拖得久了,锐气就会变钝,“疯”意随之降低,走到失败的边缘,邱阳以前的战斗视频能充分佐证这一点。

    不过,面对敌人的进逼,楼成没立刻以重心如汞闪避,他觉得在这样的气势下,一旦出现畏缩和躲避,就很有可能下意识生出胆怯,让士气逐渐下降,遭邱阳追着打,形同溃兵,因此,就算要游斗,也得和敌人拼上一两下,挫一挫他的气势。

    心湖凝水成冰,楼成的眸子里倒映出了邱阳的身影,在他即将靠近时,忽地拧动腰背,绷紧了大腿,啪地踢向了他的膝盖。

    这是中规中矩的一招,在右手难以发力的情况下,更是不错的选择。

    可邱阳一如他的外号,没有出腿抵挡,也没有仓促变向,而是猛地跳了起来,以违背了这个层阶战斗忌讳的方式跳了起来!

    他像是一只凶狠的老鹰,飞翔着跃过了踢腿,右手伸展垂下,准备侧击楼成的太阳穴,与此同时,身体曲起,双腿摆好了姿势,就等着连环“踩踏”在楼成的胸口,上下齐攻,让人难以防御,又狠又疯!

    如果右手能够发力,楼成此时的选择很多,比如横臂挡腿,架肘护脸,然后学着林缺的连消带打,将邱阳抖飞出去,并抓住机会,趁势强攻。

    但现在,他仅有一只手能用,而踢空的右腿还未来得及收回,当真护得了头,护不住胸。

    关键时刻,楼成忽地往后仰倒,向左侧翻,顺势再次踢出了右腿,让它如同一根绷紧的鞭子,狠狠抽向了半空难以变向的邱阳。

    铁板桥,龙翻身!

    这一倒一踢之后,楼成不仅避开了太阳穴和胸口即将遭遇的攻击,而且完成了反扑!

    左手支住地面,他的鞭腿炸响了空气,凶猛而可怕,邱阳只好蠕动脊椎,踹出了双脚,踹向了这危险的一击。

    砰!

    楼成借势一弹腰背,重新站起,邱阳则落到了几步开外,刚刚着地,膝盖一挺,重新又扑了过来,没有半点的犹豫,气势疯狂到了极点。

    面对于此,见位置合适,楼成左臂一抖,大枪般打了出去,电射向邱阳面目。

    邱阳的脊椎蠕动,仿佛一条蛟龙在试图挣脱束缚,带着他往右一滑,来到了楼成背后,右手握拳,轰然打向了脊椎位置,又快又狠。

    这个过程里,他站的地方很巧妙,更靠近楼成右侧,欺负对方右手受伤,没法反打。

    就在这时,楼成重心一荡,往左侧一弹,带动他迅速移开,避过了邱阳的“擒龙拳”。

    他在铁板桥龙升天之后,便调整了身体肌肉,让自家处在了“重心如汞”的状态里,而对邱阳这一拳,他并不大意,没有尝试拧腰转身,顺势抽腿,怕对方直接一矮,滚到自己下方,来个一肩挑胯,或者猴子偷桃。

    这对攻击者来说确实很冒险,但以邱阳的风格,真干得出来!

    见楼成移开,邱阳脚底一踩,让地底似有爆炸回馈,再次疯狂扑击。

    体内如有圆球一弹,楼成再次转向,但没有仓惶而逃,反倒挥出左臂,来了个寸劲短打。

    邱阳刚一靠近,脑海内观想出毒蛇之口,右手虚握,不闪不避地来了回击。

    “毒拳?撕咬劲!”

    啪!

    刚健有力地脆响里,楼成拳头表面喷薄出了火焰,与邱阳的右手碰了个正着。

    嘶,两人同时轻吸了口气,缩回了手,一边像是被利齿咬了一口,一边仿佛被火焰狠狠灼了一下,皆是早有心理准备,不慌不忙完成了后续的动作,不给对方留下可乘之机。

    看见这一幕,施老头和严喆珂都目露疑惑,不明白楼成为什么要用暂时影响不了敌人的火焰异能。

    “难道他想趁机锤炼提高自身的异能?”施老头若有所思想着。

    楼成的心思和他猜得类似,自身的精神虽然恢复了一点,但重心如汞本来就需要极端的专注,委实维持不了多久,因此得早做筹谋。

    他想的是频繁使用火焰异能,逐渐压榨金丹,尝试第二次的“觉醒”,主动的尝试!

    ——在以雷音震禅点点滴滴锤炼骨髓和五脏之后,他身体素质提升很快,寒假的修行也没白费,自忖能勉强承受初步的反噬了,正想再有个两三周,雷音震禅彻底入门,就进行尝试,如今提前一点,问题应该不大。

    可是,理想大部分时候只是理想,经过一阵以重心如汞的游斗,他悲剧发现自己真没有什么机会使用寸劲,发出火焰,因为敌人不会配合自己啊!

    如果莽撞地尝试,可能等不到压榨金丹,就败下阵来了。

    他心里的“苦”,外人感受不到,但无论是邱阳,还是看台上的观众,却越来越绝望,因为看不到他任何虚弱的迹象,看不到他有体力下降的可能,他似乎可以一直重心如汞地游斗下去,不耗死邱阳不罢休!

    邱阳眼睛一眯,抓住双方距离最近的一个机会,脑海里观想出电射咬人的毒蛇,身体颤抖,脊椎弯成弓形,猛然一弹,推动他以超越炼体境的速度一下扑到了楼成身前,右手握拳,“毒咬”而出。

    对敌人这一记杀招,楼成在看视频时就印象深刻,没盲目躲避,因为后续的双腿连环更加可怕,他左肩一抖,弹起手臂,寸步不让地拦向了这一拳,同时,沉住重心,要拧腰摆腿,挡住接下来的杀招。

    砰!

    两人刚有相碰,楼成忽然心中一动,因为双方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而邱阳左手受伤,无法出拳,暴露出了一个极大的空当。

    自身右臂是受创了,是被严重影响发力了,但不代表完全无法发力。

    忍着痛,冒着创伤加重的后果,还是能出一两拳的!

    念头一闪而过,楼成毫不犹豫,绷紧了右臂,承受了疼痛,啪地打出一记海底冲拳,直捣邱阳小腹。

    与此同时,邱阳疯狂的眼神也锁定了楼成的小腹。

    我一直不用左手,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它是有点没法发力,不是完全没法发力,关键时刻,一样可以帮我拿下胜利!

    先前的忍耐应该已经彻底麻痹你了!

    啪!

    他一个崩拳轰出,打向了楼成小腹。

    他们各自快速出拳,因为身高不同,体型不同,纵然同侧,也没有直接碰上,擦着对方的拳头,直奔目标。

    啪啪两声,裁判伸手将各自拳头挡住,喘了口气道:

    “平局!”

    平局?邱阳觉得这是自己打过最莫名其妙的一场比赛了,精心准备的陷阱怎么就弄了个平局?

    楼成和邱阳一样的茫然,隐约察觉在那个刹那,他与自己似乎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幸好我对胜利还有渴求,也够拼够勇敢,当时没有犹豫……

    这样也好,平局是双双下场,我后面还有人,而无惧战队没有了!

    换句话说,我们赢了!

    赢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