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加油

    天色未亮,路灯静照,楼成一如既往地早起,而且比平时还早了十分钟,因为经过昨晚脱衣睡觉的尝试,他发现在右臂不方便的情况下,想把衣服给穿上,肯定也很艰难很花费时间。

    经过一番忙碌,他总算弄好所有,洗漱完毕,并给熟睡中的严喆珂发了条消息,“哭诉”残疾人的辛酸,然后带着洗去了昨日尘埃的轻松心态,呼吸着滋润肺部的清冽,享受着众人皆睡我独醒的寂静,慢跑向湖边,坚持着已成为习惯的日常锤炼。

    到了老地方,他看见自家师父早等待在那里,忙尊敬地呼唤了一声。

    施老头微微颔首:“不错,轻伤不下火线,懂得坚持,你要记住现在这份毅力,它是你武道之路能走多远的根基。”

    “是,师父。”楼成深以为然地回答。

    与此同时,他在心里暗暗吐槽道,师父突然这么文绉绉地说话,有点不适应啊!

    施老头没再多讲,叮嘱道:“五天之内,你只能修静桩,练动桩套路里不涉及手臂的部分,免得又加重了伤势。”

    楼成点了点头,好奇问了一句:“师父,林缺真的必须静养一个星期,什么都不能练?”

    “当然,你当你师父我这么多年的米是白吃的吗?这点伤势也会看走眼?”施老头没好气道,“不过,这对他也是好事。”

    “好事?”楼成万分不解了。

    施老头呵呵笑道:“林缺的性格太倔太内敛,不懂得放松,整个人绷得太紧,就算体悟了‘收’的味道,也没这份心境去把握与完成,正好趁现在受伤,一周之内不得不离开武道,被动地舒缓舒缓精神,体验体验没有日常锤炼的生活,虽然他刚开始肯定会不适应,会觉得空虚觉得烦躁,但过个几天,应该就能有‘静’的感悟了,一动一静,能放能收,才是丹气之境。”

    师父对林缺的问题把握得也很准啊……楼成悄然喟叹了一句,对武道社众人而言,在人生最后的青春年华,在武道提升最关键的时候,遇到这么一位好教练,真是一生的幸运。

    对自己来说,那就是幸运中的幸运了。

    抱着这份感恩的心态,他虔诚地投入了武道修炼,先将阴阳桩、凝水桩等基础静桩各自站了几遍,温故而知新,然后含劲而动,一招一式地缓慢运转,锤炼着伤臂之外的身体各个部位。

    练到最后,他闭上了眼睛,脑海里观想出雷云密布的有声画面,腹部随之蠕动,牵扯喉咙,发出一阵又一阵的低沉雷音,它们配合肌肉的不断绷紧又炸开,制造出有节律的轻微震荡,一点一滴地锤炼骨头,间接影响里面的骨髓变化,制造出更有生命力的血液来流经五脏六腑,与雷音对内的震荡相辅相成,以求提高各个器官的强度与能力。

    经过与魏胜天一战中被动打出“雷音震禅”的体验,他在这门功夫的静桩观想与练法套路上算是彻底入门了,修炼起来简直如鱼得水,至于对外震荡的实战打法,则需要手臂伤势恢复,花费一定时间的摸索与尝试,才能掌握,但不管如何,至少已经找到了方向,打开了大门。

    五脏六腑,各处器官,皆是人体珍宝,精密而脆弱,楼成控制着修炼的时间,免得过极反伤,不到二十分钟,他便停止了下来,睁开了眼睛。

    “不错,有点韵味了,接下来半个多小时你自己练,老头子我得去享用早餐了。”施老头颔了颔首,悠哉地转身离去。

    楼成想了想,开始绕湖慢跑,进行耐力训练。

    经过与无惧战队这么一场近乎煎熬的苦战,他深刻认识到了体力的重要性,有意识地想要提高。

    对这一点,楼成考虑得很是清楚,别看自己现在号称体力变态,不见极限,但这都是金丹提供的,如果有朝一日失去了它,自己是不是就会被打回原形?

    外力终究不可长久依赖,只有彻底内化的东西才真正属于自身!

    借助金丹,提高自己,这才是根本道路,不能本末倒置!

    跑了十分钟,楼成忽地看到了位熟人,李懋站在湖边石景之上,正望着脚下荡开微弱波浪的湖面。

    他不会是太紧张,以至于太自责,想跳湖自杀吧?

    楼成吓了一跳,几个大步迈了过去,到了近前,才高声喊道:

    “李懋师兄?”

    李懋回过头,国字脸上没有什么自责的模样,诧异道:“橙子,你怎么在这里?”

    楼成观察了一下,确认是自己想多了,于是微笑道:“我每天清晨都会在附近锤炼,倒是李懋师兄你第一次出现在这里,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

    李懋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低声自语了一句:“果然没有谁的成功是平白无故来的……”

    说话间,他跳下石景,略显苦涩地笑着:“想到下周周六就要作为主力登上选拔赛的擂台,我就有点紧张,昨晚翻来覆去没睡好,早早地就起床了,想着到湖边来吹吹风,平复平复心情。”

    他看了楼成一眼,好奇问道:“你登上擂台的时候,都不会紧张吗?”

    “紧张啊,怎么会不紧张?”楼成失笑道,“不过我第一次打擂台赛是在人生地不熟的炎陵,压根儿没人认识我,输了就输了,不会丢什么面子,当时这么一想,就没那么紧张了,等到第一场靠事前谋划赢下来,则比较有底了,也逐渐适应了擂台赛的氛围,能控制住只适度紧张了。”

    “至于遭遇比自己厉害的对手时,比如魏胜天这种,我都会告诉自己一句话。”

    李懋听得津津有味,脱口问道:“什么话?”

    “我会告诉自己,有什么好紧张的?你应该感到幸运,是在擂台上遇到这种强敌,而不是生死场中。”楼成言简意赅说道,多有喟叹之情。

    因为暗部九品的案子涉及了其他事情,乐爷张明乐又已潜逃,所以警方还在后续补充侦查的过程中,据后来邢局长的电话,需要自己上庭作证的时间点,最早也得五月份了,甚至可能会拖到暑假期间。

    而为了避嫌,直到寒假结束,自己都没去医院看过汪旭……

    李懋听得怔了一怔,总觉得楼成这平平淡淡的话语意味深长,好半天才吸了口气道:“总有种你比我成熟的感觉,哎,我这紧张是老毛病了,怎么都改不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楼成调侃道,“我还以为你会给我讲一个悲痛欲绝的故事,说什么小时候考试被老师打了掌心,所以留下了心理阴影,就像每次柯南破案之后,杀人者总会有段闻者伤心听者流泪的往事。”

    李懋忍俊不住道:“我认真回想过了,好像真不是外在的原因,就是自己爱紧张,本来以为这次已经克服了不少,想不到事到临头,还是没太大改观。”

    楼成想了想道:“李师兄,你也别太在意这点,我觉得吧,这种老毛病真不是一下可以好转的,只能随着一次又一次的擂台赛,慢慢地,一点一滴地改观,下周的比赛,你特别紧张很正常啊,不需要为此自责,反正这次只是实战练兵,不求成绩,等你抓住机会,拿下一场胜利,就会逐渐喜欢上擂台赛了。”

    “说得有点道理啊……我太急躁于看到改观,反而更紧张了?”李懋若有所思低语。

    楼成思绪转动,忽地问道:“李师兄,你有女朋友吗?”

    问这个干嘛?李懋疑惑看了楼成一眼,但还是老老实实回答道:“没有,以前高中的时候喜欢过我同桌,可惜人家看不上我,另外找了男朋友,我一直没法忘怀,总觉得没彻底走出来,不好意思去祸害别人家姑娘。”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道:“我最初加入武道社,其实主要目的就是想找点事情打发时间,转移转移注意,免得空闲时总会回想起往事,哎,那时候真是又惆怅又失落又痛苦。”

    “等过了半学期,差不多缓下来了,我又是以将来找工作多点保障为目的参加武道课,和姜浮生黎小文他们的想法一样,呵呵,现在大学生就业是真的越来越困难了,得更早做准备,更多做准备。”

    “那时候,我对武道社其实没什么感情,直到因为我的紧张害得大家输掉了关键比赛那次,看到林缺、陈长华他们痛苦的样子,听见施教练一点也不含责怪地鼓励,我才一下喜欢上了这里,喜欢上了这种氛围,想要真正地为武道社做点什么,不想再成为大家的拖累。”

    “我这段时间一直在苦练,就是看到你们提高得太快太猛了,生怕一个松懈便会被远远抛下,再也没办法弥补我当初犯下的过错了。”

    听着李懋的有感而发,楼成忍不住叹了口气。

    李懋师兄平时算是比较活跃比较开朗的特训成员,谁知道他心里也压了这么多事情。

    说完之后,李懋似乎轻松了不少,疑惑道:“你问我有没有女朋友做什么?你要给我介绍一个?”

    “不是。”楼成低笑道,“我是想说,人家孙剑师兄有女朋友在旁边看着都不怕失败,不怕丢面子,你个女朋友都没有的单身狗,丢没丢面子谁在意啊?紧张个什么劲!”

    看见李懋瞬间哭笑不得,他握起左拳,轻轻晃了晃:

    “李懋师兄,加油!”

    不等李懋回应,他转过身就继续着自家的耐力训练。

    李懋怔怔出神了好久,终于握起拳,对自己道:

    “加油!”

    …………

    周日上午的特训很快过去,楼成与严喆珂吃过午饭后便回到了寝室,抓紧时间睡了个午觉,养足了精神。

    快出发去的时候,他站在洗漱间内,认真地打理了下自己,对接下来的约会充满了期待。

    虽然就这样和严喆珂练练武,拉拉手,看看电影,分享分享美食,他都觉得自己会异常满足,但人总是贪心的,而且严喆珂接受表白时说的需要适应,让他依旧有点忐忑,总希望不断有着进展,总想着更加笃定。

    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完成初吻……楼成怔怔出神,摸了摸自己衣兜里的口香糖,以及,给严喆珂的第一份礼物!

    PS:今天奔波完回家,推迟一天加更,让我弄张存稿,要不然每次都有点赶,明天开始三更~(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