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意外的消息(第一更求月票)

    “你没事吧?”刚一会合,严喆珂便关切地问道。

    楼成动了动右胳膊,苦笑道:“其他倒没什么事,就这里好像又严重了一点。”

    严喆珂好笑又好气道:“你太亏待它了,老弄伤它,快给它道歉!”

    见跳楼的男生被成功救下,她的情绪没受到什么影响。

    “对不起,我之后一定好好养伤!”楼成“从善如流”,给自家右臂道了个歉,但实际上却是给严喆珂保证不会再逞强弄伤自己了。

    当然,如果真遇到人命关天的大事,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还是会出手的。

    “记住你的话!”严喆珂回头望了一眼跳楼现场所在的一教,叹了口气道,“其实你说的那话有点点问题,有的人自杀真不是怕不怕死的问题,他们感觉不到活着的一丁点快乐了,感觉生活完全是黑暗的,对他们来说,你当头棒喝再多,他们越觉得自己该死,算了,也不知道那人是什么原因,你出自好心,尽力而为,就很棒很棒了,不需要考虑其他。”

    “呃?”楼成听得一头雾水,茫然以对。

    严喆珂浅浅一笑,温婉而秀气:“因为我表哥的轻微自闭症,我经常会看看心理学方面的东西,偶尔也会和他们专业的老师聊聊,知道有些心理疾病不仅仅出于精神心灵层面,还在于相关生理基础的病变,靠嘴说是说不好的,必须有对应药物治疗。”

    “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楼成若有所思点头。

    “不说他了,反正我们都不认识,你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便行了,他将来如何,我们管不着,也没能力管。”严喆珂现在的态度与当初劝说汪旭之事时完全一致。

    这让楼成忍不住想道,虽然自己经历了不少事情,正快速成熟,但实际上,为人处世方面,严喆珂可能比自己更成熟,似乎有着完备而成形的三观了。

    “对,不管他,我们去吃饭吧,你室友还在等着的,不要迟到了。”楼成收敛感慨道。

    严喆珂当即杏眼圆睁:“吃什么饭?先去医院啊,你手臂的伤不是又严重了一点吗?”

    “只是一点点,吃过饭再去也不迟。”楼成稍微动了动右臂示意,“第一次请你的室友吃饭,总不能直接就放她们鸽子吧?以后她们要是说我坏话怎么办?”

    “哼,你表现得好,她们说坏话也没用,你表现得差,她们说尽好话同样没用,重点不是应该讨好我听我的话吗?”严喆珂抿嘴扬头道。

    “也对哦……”楼成深表赞同。

    不过严喆珂也是要面子的好姑娘,放室友鸽子总觉得不好意思,狐疑看着楼成道:“你确定只有一点点?”

    “确定!我可是入静大成,能够内视的人。”楼成故意带点炫耀地说道。

    以自己对身体肌肉的掌控,类似的伤势具体到什么程度,心中基本有个底。

    严喆珂哼了一声,眉眼舒展道:“等吃过饭,我陪你去医院。”

    “是,一切听严教练的!”楼成笑眯眯回答,心里充盈着救了一条人命的开心。

    …………

    因着周末和假期之外不能出校的关系,作为新校区“首屈一指”的中餐馆,“学苑餐厅”的生意那是相当得好,楼成想预先订座都办不到,全靠宗艳茹上午第二堂没课,早早过来占了个小包厢,才免去了大家排号的苦恼。

    楼成和严喆珂比约定早两分钟抵达,而三位姑娘已是聚齐,等待了一阵。

    “宗艳茹你见过,不用介绍了。”严喆珂指着娇小文静的姑娘道,“她是李怜彤,别被她乖乖巧巧的外表骗了。”

    楼成真没想到严喆珂口中的污彤竟是这么一位端庄娴静的女生,略感惊讶地含笑致意道:“你好,我是楼成,珂珂的男朋友。”

    “不用你说,我们都知道。”李怜彤打趣了一句。

    严喆珂没搭理她,转而给楼成介绍最后的室友:“施向阳,外科杀手。”

    楼成只见所谓的“外科杀手”个子高挑,几乎等同自己,皮肤呈现健康的小麦色,双眼有点对不准焦距的迷糊,心里对女孩寝室起外号的能力表示了深刻怀疑,表面却不动声色笑道:“你好,听说你们都知道我了?”

    他这是借刚才李怜彤的打趣自黑了一句,顿时让严喆珂和李怜彤、宗艳茹都忍俊不住,低笑了一声。

    施向阳显然没get到这个点,茫然回答:“是,是啊。”

    “我坐楼成旁边,他打擂台赛的时候,弄伤了右胳膊,暂时是个残疾人,得靠我好心帮助才能维持生活。”严喆珂落落大方地拉着楼成坐下,给等等的夹菜做了个铺垫。

    “打擂台赛?”李怜彤好奇问了一句,“你是武道社的主力?”

    “对。”楼成坦然承认。

    李怜彤没有多问,因为在她印象里,自家学校的武道社很弱,就一个林缺比较强,而且武道社上学期弄得风风火火,一样小组赛就被淘汰了,可见其他人真不怎么样,所谓的主力也就那么回事。

    施向阳也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先辅助严喆珂点了菜,然后笑眯眯问道:“楼成,听珂珂说你们是高中同学?”

    “对,隔壁班的同学。”楼成如实回答,并无局促。

    只有在意的,心爱的女孩才会让自己变傻……

    宗艳茹紧跟着问道:“珂珂应该是你们学校的风云人物吧?”

    “肯定啊,不知……”楼成本来想描述下众多男生故意“路过”严喆珂班级的事情,结果被女孩悄悄拧了一把,只能戛然而止。

    “你那个时候会不会有点暗恋她?”李怜彤目光炯炯地八卦着细节。

    楼成含笑道:“何止有点。”

    噗……他的回答顿时引来严喆珂眼波一横,而三位姑娘却愈发兴致勃勃了,施向阳噙着笑道:“原来你早就暗恋我们家珂珂了,那加入武道社也是因为她?有意靠近?”

    “用‘有意’不太准确,应该说‘处心积虑’。”楼成微微一笑,再次自黑。

    哦……三位姑娘发出了意味深长的声音,惹得严喆珂又白了楼成一眼,但想拧他的手却被翻掌抓住,握在掌心,细细摩挲。

    “不错。”李怜彤赞了一句楼成的配合,追问道,“接着就要到了珂珂的联系方式,展开了追求?”

    “那时候可不敢暴露追求的意图,只能以老同学的关系套近乎聊天。”楼成低笑道。

    宗艳茹顿时恍然:“我就说珂珂怎么每次拿着手机聊天都……”

    她话未说完,就被严喆珂伸手捂住了嘴巴,两人一阵娇笑打闹。

    菜肴陆续送来,几人开始边吃边聊,对于八卦的内容,楼成能说就说,不能说坚决不说,并借助别人的好奇探究,与严喆珂眉来眼去地回忆起了当初的点滴细节,让这顿饭越吃越温馨,越吃越有滋味。

    等到最后,三位姑娘终于满意停止,各自拿起手机,回了回消息。

    “咦,之前一教有人跳楼,新校区第一跳!”李怜彤忽地发出一声低呼。

    “什么什么?”宗艳茹和施向阳诧异询问。

    李怜彤道:“白菜,你看班级群,茹茹,你刷学校论坛应该就能看到了。”

    因着施向阳老爱说女孩子香香的软软的白白的,又是小白鼠和小白兔杀手,平时还显得迷糊,被李怜彤另外取了个白菜的外号。

    “我们来的时候正好遇上了。”严喆珂好奇询问道,“有说是为什么跳楼吗?”

    “你们怎么不早说?”李怜彤注视着屏幕道,“是管理学院的,据他的室友爆料,好像是家境本身一般,但贪图享受,借了小额贷款的钱,一次叠一次,利息越来越高,因为被人逼着还款,又骗了好多同学的钱,最后实在填不上窟窿了,就想着跳楼自杀。”

    “呸,这种人活在世上简直是祸害。”

    楼成与严喆珂对视一眼,没想到是这种情况。

    “至少你让那帮同学的钱不至于找不到人还,也让他的爸妈不至于面对巨额债务时还要承受丧子之痛。”严喆珂靠向楼成耳边,宽慰了他一句,免得他对救到这种人感觉不开心。

    楼成吐了口气道:“就当帮他爸妈……”

    “咦,还被人救了?也好,冤有头债有主!”李怜彤与宗艳茹、施向阳讨论起了这件事情。

    …………

    一场还算宾主尽欢的午餐后,严喆珂“压送”着楼成向校医院走去。

    “其实你不用去的,下午第一节课快开始了,等下说不定还会让我去市里拍片。”楼成心疼女孩道。

    严喆珂哼了一声:“大学怎么能缺少旷课?想不到我人生第一次旷课是这样……”

    就在这时,楼成手机响起,掏出一看,是自家师父的来电。

    “师,施教练?”他隐约猜到是为了什么。

    “可以啊,都会救人了。”施老头打趣了一句,“手怎么样?没事吧?”

    那个时间点,那样的身手,他用脚趾头都能猜到是楼成救的人——林缺必须静养,这两天压根儿没来武道社。

    “稍微严重了一点。”楼成老老实实回答。

    “到我这边来吧,帮你做个针灸,给你点药膏,你们校医院那帮医生也就能治治伤风感冒。”施老头嘲讽了一句。

    “是,您住在哪里?”楼成可不想还折腾到市里医院去拍片。

    记下施老头的地址后,他赶紧将这个事告诉了严喆珂。

    “那我回去上课了。”严喆珂松了口气,浅笑盈盈道。

    “拜拜,晚上我在老地方等你。”楼成笑眯眯挥手。

    老地方就是长桥口,两人要一起晚饭。

    严喆珂转身走了两步,忽地回头,嫣然一笑道:

    “橙子,你刚才救人的时候,嗯,特别帅~”

    说完,她飞快扭过头,脚步轻快地离去了。

    特别帅……楼成得意地摸了摸自己下巴,目送女孩远去。

    …………

    返回自家寝室的途中,施向阳开口问着李怜彤:

    “污彤,你觉得楼成怎么样?配不配得上珂珂?”

    李怜彤想了想道:“挺大气的,说话也挺风趣,看起来比同年级的男生要沉熟稳重,你,我,茹茹,能找个类似这样的男朋友,也算不错了,但我还是觉得他配不上珂珂。”

    “我觉得还好吧。”宗艳茹对楼成的印象相当好。

    李怜彤摇头道:“他长得不够帅,不能靠脸吃饭,穿的衣服鞋子之类的,我也观察过了,普通牌子,谈不上好,也就是说,家境只能算一般,学习成绩据说也就中等………我不是觉得他不好,而是感觉珂珂这样的女孩配得上比他好很多很多的。”

    “我也这么觉得,不过,感情的事情真没法算得那么清。”施向阳感叹了一句。

    回到寝室,宗艳茹拿上自己和严喆珂的课本,匆匆忙忙赶去了教学楼那边。

    李怜彤打开电脑,饶有兴致地刷着学校论坛,看有没有之前跳楼事件的最新消息,施向阳则上了床,打算午睡一会,为下午第二堂课养足精神。

    刷了一阵,李怜彤忽然眼睛一亮,看见有人发了帖子:

    “现场视频!武功高就是了不起!”

    是救人的视频?李怜彤赶紧点开,只见高处男生坠下时,一道身影扑了出来,矫捷如同猛虎,瞬息便赶到了近处,伸手接住了跳楼者。

    而这个时候,随着那道身影脚下一动,水泥地面忽地出现了一道道裂痕,然后也不知他是怎么用的劲,竟将直摔变成了横抛,让跳楼者安稳着地。

    这看得李怜彤睁大了眼睛,感受到了深深的震撼,体会到了肉身强横的力量美。

    她不是没看过外罡强者的战斗,但火焰闪电之类的与现实生活太远,打碎石头什么的亦缺乏画面冲击感,相对让人没那么有感触。

    而刚才,是活生生的跳楼,是现实生活里经常能听说,时而会遇见的事情,看见有男生竟将人安然接下,作为普通人的她简直震惊,油然生出了对强者的佩服与崇慕。

    “好厉害啊,真有男人味……是哪个学院的?”李怜彤移动鼠标,兴致盎然地重看起了视频。

    这一看,她忽地愣住,因为那熟悉的衣服,熟悉的鞋子!

    是他?

    李怜彤秀目圆睁,呆呆望着视频,直到它结束很久很久。

    …………

    楼成来到施老头所住的教师公寓时,看见里面杯盘狼藉,处处摆满了垃圾,完美符合了一位孤寡懒散老人的形象。

    对自家师父的生活状态表示了“忧虑”后,他正待开口,便听见施老头干笑道:“之前来了几位老朋友,还没来得及收拾。”

    “老朋友?”楼成随口一问。

    “对,十来年没见的老朋友,嘿,为了突破至禁忌领域,他竟然打起了寻找古代修真者遗留的心思,想兼容并蓄,触类旁通。”施老头笑了一声,“说是附近可能有一位叫做龙虎真人的修仙者遗府。”

    楼成听得一愣,险些就控制不住自身的心跳。(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