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林缺的变化

    听到钱若雨的安排,跟着来凑热闹的虞桥颇感诧异地插嘴:“松大的楼成不是号称体力无极限吗?打不过的话,再怎么车轮战也打不过……”

    他话未说完,就承受了四道凌厉的目光,声音越来越小,最终戛然而止。

    这四道目光分别来自坐在钱若雨两边的江定一和冯少坤!

    妈的,我当初脑子有病啊,别人争风吃醋小孩子过家家,我没事掺合个毛线啊,浪费时间浪费生命……虞桥没胆子怒怼两位护花使者,只能无奈地吐槽自己。

    他刚满二十二岁,业余一品,父亲是钱若雨她爸爸的师弟,为人不坏,但比较没定性,之前有意看狗血八卦,钱若雨一邀请便加入了队伍,现在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钱若雨严肃着俏脸,认真解释道:“我请教过家中长辈了,他们通过比赛视频一致判定,楼成得这两天才能进行恢复性锻炼,强行上场的话,右边的破绽会相当多,我们连番针对,不是没有希望。”

    “嗯,师妹说得很对,是我脑子没拎清。”虞桥“诚恳”回答的同时,默念了一句“识时务者为俊杰”!

    老实说,自家师妹容颜娇美,性格也还好,就是有点被宠坏了,有的时候太贪心,有的时候又喜欢装大人。

    见虞师兄被自己说服,钱若雨顿时眉开眼笑,流露出十八九岁少女的那种青春与娇憨,顾盼生辉道:“所以,我们的先锋必须是擅长速战速决的类型。”

    听到这句话,冯少坤自告奋勇道:“我的虎鹤双形怎么样,大家都看到了,不会给他们游走缠斗的机会。”

    他有着一副不错的皮囊,就是鼻子微勾,显出了几分桀骜与轻浮。

    不等钱若雨回答,江定一反驳道:“不游走缠斗,你就能速战速决了?业余一品和二品之间的差距没那么大!暴雪二十四击也不是什么破铜烂铁!若雨,还是我来吧,我身高力大,只要抓住机会逼得他们硬拼,裂地掌肯定能快速解决战斗。”

    他接近一米九,肌肉结实,仿佛半截铁柱子,性格也还算沉稳,让人能够依赖,就是比较闷,不怎么会说话。

    刷得一下,冯少坤站了起来,冷笑道:“前面打的几场,你哪次速战速决了?被人速战速决还差不多!”

    因着组委会有意无意的关照,他们前面两场比赛的对手都不强,给他们积累信心提高实力的过程,但不管再怎么关照,他们第二场还是遭遇了职业九品,江定一试图硬碰硬消耗对手,却被敌人抓住机会一波带走。

    听到冯少坤的嘲讽,江定一也刷得站起,瞪着他道:“你最后不也输了?”

    眼见两个男生即将内讧,钱若雨插到了他们中间,捂着头道:

    “第一场我来打……”

    这日子没法过了!

    …………

    松大武道社这边,气氛则完全相反。

    “我擦,今天得叫楼教练了啊?”孙剑好气又好笑道。

    施教练也太不负责了吧!

    他旁边的林桦却莫名红了脸庞,本来因大姨妈请假就够让人难为情了,结果请假的对象还不是年纪老迈见怪不怪的施教练,而是比自己小两届的学弟!

    由于要让严喆珂顶替上场,她刚才专门给对方解释了两句,但特别叮嘱过不能告诉男生,现在看来嘛,学妹应该转述了话语,帮自己请好假了……

    想到这点,她羞不可抑,目光专注地看着地板。

    李懋则拿下了脸上的热毛巾,颇感愕然地道:“施教练说走就走了?”

    他真一点也不关心这场比赛的胜负?

    “是啊,反正是咱们积累实战经验的比赛,谁当教练都无所谓啊,栓条狗都可以嘛。”楼成刻意自黑,以求帮助李懋舒缓紧张。

    噗……众人当即失笑,严喆珂甚至还嗔打了楼成一下。

    而李懋见大家都不是太重视,悄然松了口气,身体没那么紧绷了。

    楼成正待安排出场顺序,背后的更衣室大门忽地被人推开,林缺套着件深色卫衣,走了进来。

    “林缺,你怎么来了?”孙剑诧异问了一句。

    林缺平淡道:“今天不是有比赛吗?”

    “可你不能上场啊?”黎小文以为林缺要逞强。

    林缺看着更衣室角落,面无表情道:

    “我能来加油……”

    呃……楼成和严喆珂先是一愣,接着相视一笑,皆感觉到了林缺的变化。

    “经过上周那场,我表哥好像有集体荣誉感了诶!”严喆珂凑到楼成耳边,克制不住自己兴奋与开心地说道。

    楼成略感疑惑:“他以前也有集体荣誉感吧,上学期输掉比赛的时候,他不也很难过很痛苦?”

    “这个,怎么解释呢……他以前只是因为我姨父而重视武道社,但对他来说,这个集体就只有他一个人,当他不能上场的时候,别人是死是活,他才不会关心,嗯,就是这么俯视你们~”严喆珂低笑道,口中呼出的热气拂在楼成耳畔,让他一阵酥麻。

    “痒……”楼成侧了侧脑袋,小声笑道,其他人则震惊于林缺的表现,一时呆若木鸡,只顾围观奇景。

    什么时候独来独往的林少侠会给大家加油了?

    严喆珂低低娇笑道:“让你每次到我耳边说话都这样!”

    楼成干笑两声,不敢接这茬,转而道:“上周的比赛里,我和你表哥通力合作,彼此毫无保留,才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可能就是因为这样,他才多了点集体荣誉感吧,嘿嘿,你该怎么谢谢我?”

    “我们之间还需要谢谢啊?”严喆珂故意睁大眼睛,天真无邪地回答。

    眼见孙剑等人都望了过来,楼成收拾起打情骂俏的念头,一本正经道:

    “我来安排今天的出场顺序,林桦师姐在锤炼里受了点伤,由严喆珂顶上,她没参加过以前的大学武道会,也没打过任何擂台赛,梦想战队对她的详细情况肯定一无所知,这样一来,她就有出奇制胜的机会了,所以,严喆珂你第一个上场。”

    严喆珂认真点头回答:

    “好。”

    她身体微微颤栗,兴奋多于紧张,而林桦则松了口气,对楼成的细心深表感激。

    郭青、黎小文和李懋惊讶于严喆珂的顶替时,楼成继续说道:“孙剑师兄,你是今天的主将,你最后压阵,呵呵,重担都到你那里了。”

    他刻意这么说就是为了让李懋再少一点紧张。

    “没问题!”孙剑豪爽回答。

    楼成这才看向李懋:“李师兄,你第二个出场,等下多观察对手。”

    到了这个时候,他反而不再说让李懋放松的话语,免得他因为特殊待遇而紧张。

    “嗯。”李懋比之前少了很多紧绷。

    安排完出场顺序,楼成看了看时间道:

    “还有一阵,各自做准备,可以闭目调息。”

    对手的情况,自家师父上午已经讲过了,自己等下再结合敌人具体的出场顺序密授机宜!

    楼成话音刚落,严喆珂拿起袋子,慌忙道:“林师姐,阿青,帮我盘下头发……”

    不太重要和对自身有信心的比赛里,女武者一般都是扎个马尾便上场了,但实际上,她们最好的选择是短发或者盘头,以免激烈的对抗中被头发影响了自身,或者遭敌人针对这点打击。

    严喆珂家学渊源,既然做好了今天有可能出场的准备,相应的物品也就带得比较完整,在不求好看只求方便的指导原则下,在林桦和郭青的帮助中,她很快弄好了头发,站到了楼成面前。

    见女孩脖子洁白修长,线条优美,因头发盘起又多了几分成熟,楼成忍不住低声夸了一句:“真漂亮!”

    严喆珂的五官更偏秀美型,气质也比较斯文,但她头发盘起后,却给人明眸皓齿之感。

    “难道我平时就不漂亮了?”严喆珂眼含喜意,小声哼道。

    楼成嘿嘿笑道:“不同的漂亮……”

    严喆珂抿嘴一笑,没有多说,伸出手,帮楼成理了理衣领,拍了拍灰尘,柔声道:

    “你可是教练,得精神一点,知道吗?”

    “明白,严教练!”楼成含笑回答,转身拍了拍手掌:

    “出去吧,业余武者之间,一两品真不是太大的差距!”

    说完,他走向了门边的林缺,微笑伸出了拳头。

    林缺愣了愣,最后还是握起拳头,和他碰了碰,低声道:

    “加油……”

    …………

    武道场馆内的观众显然没有组织,看见主队一行人出来,才稀稀拉拉喊着加油。

    李怜彤仗着这里没人认识自己,疯子般对严喆珂挥舞着双手,宣泄着平日积累的压力。

    看到他们靠近主队席位时,她才愕然道:“白菜,茹茹,他们好像没教练啊?”

    她印象中的武道社教练是个白发老头。

    宗艳茹伸长脖子望去,忽地愣住:

    “楼成坐在教练位置了……”

    “什么?他今天是教练?”李怜彤和施向阳都吓了一跳。

    …………

    梦想战队席位处,钱若雨微微嘟嘴,不太愉快地道:

    “松大武道社也太瞧不起人了吧?”

    自家长辈反复强调过松大武道社的教练背景深厚,实力高强,让自己等人不要搞事,是龙就盘着,就虎就卧着,结果人家教练干脆不来,让那个什么楼成当教练指挥!

    真当我们是小孩子啊!

    “哼,得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冯少坤和江定一也有被轻视的感觉,神情间充满了战意。(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