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听“教练”的话(第二更)

    钱若雨在严喆珂强行拉回重心,绕到自己右侧时,心中是颇为惊愕的,没想到松大武道社伤了林缺和楼成后,竟然还有一个秘密武器,入静功夫已然小成的秘密武器,对身体细节的掌控到了一定程度的秘密武器!

    这真是冲着大学武道会决赛圈去的配置!

    好在她也是实战过不少场的武者,惊愕归惊愕,并不慌乱,右拳来不及收回的情况下,直接绷紧了右边大腿的肌肉,啪地侧踢而出,又快又狠。

    可是,严喆珂竟没有停留,干脆利落地绕到了她的身后,在她右脚刚刚收回,没法发力的时候。

    糟糕!她哪里像没有实战经验的样子?

    面对严喆珂的劈拳下打,钱若雨暗道了一声不好,右脚快速一点,抡起手臂,不往后抽,反往前捶,带动上半身出现了一个栽倒的动作,以倾斜的姿态险险避开了致命一击,与此同时,她的下盘稳稳立住,没有丝毫摇晃。

    一击不中,严喆珂顺势就想化拳为掌,再发劲力往下一按,让钱若雨没法保持住重心。

    可就在这时,钱若雨上身如同弹簧,猛地扳回,往后一贴,靠开了严喆珂的右掌,而她的左臂早已曲起,随之就是一个凶狠的肘击。

    严喆珂左手一抬,抵住了肘部,只觉对方力大,不敢怠慢,顺势缩掌,要卸力化力。

    电光石火之间,钱若雨以被抵住的肘部为支点,啪地弹甩出了小臂,握拳抽向了严喆珂的下腹。

    撇身捶!撩阴掌!防不胜防!

    严喆珂看过对手诸多的比赛视频,对她的武功打法并不陌生,可初逢实战,虽说是不怎么紧张了,脑袋始终还是有点懵,没法将积累的东西迅速化作临场的判断,刚才的牵引和现在的撇身,都没能及时做出正确的应对。

    好在她的选择也不算全错,左掌托着钱若雨肘部回缩,化了个小弧线,往上一翻,紧跟一抖,配合右掌的推按,将敌人往前抛了一步。

    啪!

    双方距离变大,钱若雨的撇身捶击在了空处,她干脆顺着前抛之力,蹬蹬几步,借势转身,让局面恢复到了比赛正式开始前的对峙。

    严喆珂脑海里这才闪过了之前的一幅幅画面,明白自己缺乏实战,又被动应对,屡次出现了判断失误,若非还算谨慎小心,现在已然落败。

    直到此时,她才深刻明白了楼成为什么要建议不做保留,全力以赴,以我为主。

    因为只有这样,稚嫩菜鸟才能最大程度地避免犯错!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但不亲身体验一回,还真没法体会这十来个字里蕴含的真知灼见……

    她轻吸了口气,觉得自己完全进入了比赛状态,思维重新灵动,不再发紧发懵。

    既然明白了,那就好好听“楼教练”的!

    她往前一扑,跨步靠近,主动展开了进攻。

    看到严喆珂险之又险地避过撇身捶,楼成这才松了口气,从她最后连消带打的手段判断她真正适应了比赛,初步褪去了菜鸟的青涩。

    “危而不败,有了这样的经验,珂珂后面的武道实战会好走很多。”楼成欣慰颔首。

    就算自身,也是到了和少林俗家弟子吴世通的战斗,才靠着听劲功夫,有了类似的体验。

    看台之上的观众们纷纷鼓起了掌,根据大屏幕上的名单,自发为严喆珂加油,没想到这位看起来秀美斯文轻盈娇弱的女孩会表现得如此飒爽,如此英姿勃发。

    “严喆珂加油”的呐喊声里,李怜彤、施向阳和宗艳茹与有荣焉,嘶吼得最为激烈,类似的氛围之所以让人沉醉,就是因为可以不用考虑别人的看法,尽情地宣泄自身,包括快乐,包括自豪,包括平常积累的负面情绪。

    “松大武道社怎么一个个都能入静了?”虞桥目光贪婪地追逐着那道美丽的倩影,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梦想战队的成员出身都是不凡,可到目前为止,初入静功之门的也只有江定一。

    对武道世家而言,静功这种东西也不是什么时候想练就能练了,年纪太小的话,念头是够淳朴,有赤子之心,但几乎什么也不懂,尝试入静只会睡着,而年纪渐长,与社会接触越多,接受到的信息越多,越不容易抱元守一,也就是说,要想修炼静功,最适合的年纪是十岁到二十二三。

    这里面,精神又与身体密切相关,肉身越强大,气血越旺盛,精神越充沛,越容易入静,故而武者身体发育完全,气血旺盛到某个程度之前,修炼静功只会弄得神思疲倦,念头迟缓,身体发虚,没有一定天赋,几乎没法入门。

    考虑到这些,武道世家安排子弟修炼静功,都是在十七八岁到二十二岁之间,有的更加极端,要求必须达到职业九品的身体水准,江定一、冯少坤和钱若雨也是这一年半载才开始尝试。

    冯少坤略显担忧地回答:“难道松大那位教练有什么秘传法门?严喆珂看起来静功已然小成,本事应该不止这点,若雨要是稍有大意,结果就麻烦了……”

    虽然那位姑娘让人赏心悦目,但自己关心的喜欢的依然是钱若雨。

    “松大几万学生,找出几个有入静天赋的不难……”江定一叹息道。

    自家武馆虽然有高品丹境坐镇,但挑选弟子能做到百里挑一就不错了,又不是什么大门大派大势力。

    擂台之上,严喆珂甫一靠近,就是一个海底崩拳,直捣钱若雨小腹。

    这个过程里,她做了观想,稍微糅合了一点流星劲的东西于拳头,让它速度飞快,撕裂了气流,发出了炸响。

    ——她的身体素质还没办法完成真正的流星劲。

    啪!钱若雨身体一沉,左手凶猛下捶,挡住了严喆珂的崩拳。

    砰!两者交击之时,正当她要故技重施,牵引开对手的拳头时,严喆珂身体颤抖,顺势收拳,借来力量,左手探出,抓向钱若雨的肩头,迅猛而凶狠。

    暴雪二十四击之“狂风暴雪”!

    钱若雨不惊反喜,双脚内顶,腰背发力,右肩松垮垮往前就是一耸,刚与严喆珂的手掌接触,忽然绷紧了肩膀,在对手抓住之前,一弹紧跟一抖。

    严喆珂的左手当即被弹开,略微停滞在了半空。

    趁此机会,钱若雨右臂紧随抖出,以太极缠手拿住了严喆珂的手掌。

    江定一和冯少坤看到这一幕,当即叫了一声好,恨不得冲到场边去鼓掌,但他们看见对面楼成微笑颔首的模样后,忽地醒悟,急切喊道:

    “快放开!”

    而这时的钱若雨哪还听得到场外的声音,她毫不客气地就握住对手的芊芊五指就往下一扳。

    可是,在她发力之前,严喆珂像是早有预料,左手迎着她的发力方向就是一送,身体顺势靠近,右手握紧拳头,轰然打出,再崩钱若雨小腹。

    钱若雨不敢怠慢,暂时中断了右手的尝试,集中力量,以擂鼓之势,锤下了左拳。

    砰!

    沉闷响声之中,严喆珂听劲借力,猛地一抽左手,在钱若雨下意识的握紧中,以两人的“合力”,将她拉得往前一晃!

    就是这一晃,严喆珂右边大腿绷紧,迎着钱若雨就来了个膝撞!

    噗!她的膝盖正中了钱若雨小腹,但及时收力,没有发劲。

    她们身边的裁判收回了阻止的动作,举起右手道:

    “第一局,严喆珂胜!”

    严喆珂收回右腿,重新站直,一时还有点恍惚。

    这就赢了?

    连续判断出错,险象环生的自己,在按照男友的叮嘱,改变了打法后,竟然这么轻松就获得了胜利!

    钱若雨真的喜欢用太极缠手,喜欢和别人比听劲……

    钱若雨真的太顺风顺水了,面对意料之外的变化,应对确实太慢太迟钝了……

    而这都和橙子刚才的判断完全吻合……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回头望向了楼成,正看见男孩笑容灿烂地握起拳头,竖起拇指。

    他真的是个眼光见识都足够老道的职业武者了……严喆珂心里泛起了这个念头,嘴角勾勒,鼻子皱了皱,竟活泼地对楼成做了个鬼脸。

    恍惚之后,第一次实战的胜利让她非常开心非常激动,恨不得冲下擂台,与楼成一起庆祝。

    楼成初次看见女孩做鬼脸,一时竟有被萌翻了的感觉,而盯着大屏幕的观众们也没错过这一幕,喝彩呐喊都变得稀稀拉拉。

    钱若雨揉了揉肚子,站直了身体,神色异常复杂。

    她完全没想过自己会败得这么快,败得这么干净利落。

    在发现对方能强行拉回重心后,自己就该醒悟她的入静功夫足以支撑听劲战斗了!

    她有点不甘心地道:

    “这次是不够了解你,等下一次,我会赢回来的!”

    说完,她却发现严喆珂完全没看自己,正与她们的“教练”楼成眉来眼去。

    太不尊重人了!钱若雨哼了一声,扭头便走,而冯少坤迎了上来,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严喆珂回过头来,眉眼舒展,低声笑道:

    “下一次,我也不是新手了。”

    而直到此时,观众们才回味过来,大声地为她叫好,为她呐喊,让声音回荡在了武道场馆四周。

    “严喆珂!严喆珂!严喆珂!”

    严喆珂终于体会到了男友一直描述的美好滋味,脸颊因兴奋而微红,等看见冯少坤登上擂台,脑海内自然就浮现出楼成刚才的判断。

    冯少坤明恋钱若雨,是标准的护花使者,在心上人被打败后,肯定会急切着想帮她复仇,以换来好感,所以,他的打法会比平常激进……

    这就是我使用暴雪二十四击的机会!(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