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最后的努力(第三更)

    松城大学武道社席位处,孙剑等人都换了个坐姿,神情间充满了期待。

    对严喆珂与钱若雨之战,他们最开始并没有抱任何信心,毕竟不是谁都像楼成一样初登擂台就可以一鸣惊人,实战经验还是需要慢慢积累的。

    可随着严喆珂稳住阵脚,发动反击,故意卖了个破绽,拿到了“比试”听劲水准的机会,他们顿时便兴奋了起来,因为这段时间里,楼成每天都会拉着严喆珂练听劲,从不避讳自己等人的存在。

    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

    稚鸟初鸣的严喆珂都能战胜高她两品的敌人,自己面对业余一品时,也不是全无机会嘛!

    今天未必不能在主场拿到一次胜利!

    没有楼成和林缺,我们也是有战斗力的,不会单纯依赖他们!

    看着冯少坤一步步登上石阶,严喆珂快速喘着气,以求最大程度恢复体力。

    虽然刚才那一战,她和钱若雨并未打太久,也没什么机会用暴雪二十四击,但身体发紧脑袋发懵的状况本身就会成倍消耗体力,更别提几次险象环生的处理同样会如此,所以,此时此刻的她空耗过半,必须抓紧喘息的机会。

    冯少坤看见对面的女孩因喘气和兴奋潮红了脸颊,明眸顾盼有神,美得让人不敢直视,忙闭了闭眼睛,收敛了一切杂念,回想起钱若雨刚才不甘又恼怒的神情。

    若雨,我来替你报仇了!

    想到这点,他就一阵激动,这是江定一轮不到的机会!

    裁判没给太多的空隙,举起右手道:

    “第二局,开始!”

    随着他的宣布,周围看台再次爆发了一阵呼喊严喆珂名字的加油,冯少坤也鼓动了背部两块肌肉,像是一头巨大的仙鹤,似奔似飞地扑向了对手。

    他速度之快,只是眨眼间便到了严喆珂近前,右手抬起,架在了脑袋旁边,形如抱头。

    紧跟着,他周身肌肉发力,震荡了空气,将右手狠狠劈了出去。

    虎抱下劈!

    吼!

    风声回响,如有虎啸,配合这一击,当真声势皆备!

    有楼成的分析在前,有自身的判断于后,严喆珂对敌人的抢攻与杀招早有预料,也不惊慌,右臂一抖,拳头仿佛大枪般刺出,侧击“虎爪”。

    砰!两者刚有碰撞,严喆珂的右脚便往后撤了一步,稳稳踩在地面,化去了那胜过自己不少的力量。

    与此同时,她身体肌肉颤栗,用了点“阴阳转”的技巧,让右臂反弹了回来。

    啪!她的右拳刚被“弹飞”,冯少坤的拳头便忽然张开,以指关节为发力点,炸出了一声声脆响,将“虎抱下劈”变做了“白鹤探爪”!

    这一招是虎鹤双形的杀招,事前毫无征兆,临发快捷凶猛,比枪指与虎拳的结合更加恐怖,更加让人防不胜防,且后续还能接别的杀招,若非严喆珂仔细研究过他的比赛视频,对这招印象深刻,当即就会被废掉手腕!

    右臂弹回,身体后倾,严喆珂脑海内观想出狂风呼啸,暴雪弥漫的画面,啪地抽出了左腿,踢向了冯少坤的膝盖。

    冯少坤脚尖勾起,腰背拧动,大腿一提,膝盖一弹,以金鸡独立之势,甩出了右小腿,点在了严喆珂绷紧的脚面。

    砰!闷响声中,两人同时晃了晃。

    严喆珂趁力收腿,往下一踩,脚部内抵,让力量滚滚上“涌”,穿山越岭,汇合了身体各处的小流。

    然后,她以脊椎为轴,转动腰背,牵扯右肩,轰然打出了一记气势汹汹的炮拳,连番借力的情况下,已是不比冯少坤的虎拳稍差!

    “狂风暴雪”,越来越猛!

    她两招之间的衔接异常紧凑,没给冯少坤留下以“鹤步”闪避的机会,他只能猛地催发了肩胛骨,鼓动了背后肌肉,再配合脚下的发力,右手握拳成喙,啄向了严喆珂炮拳的侧面。

    鹤啄之势,一啄一洞!

    啪,严喆珂右臂处关节筋膜一弹,发了促劲,以此侧过了拳头,用最强点硬碰鹤啄。

    砰!冯少坤右手弹回,忍不住甩了甩手,啄势终究不如拳头强硬,而严喆珂只拳面略有发红,并无大碍。

    再用“阴阳转”技巧,严喆珂弹回了右臂,推动了左拳的捣出,气势更胜刚才,仿佛永远不会停息的暴风雪。

    砰砰砰,啪啪啪!女孩展开了暴雪二十四击,以一下猛过一下,一招重过一招的气势将冯少坤牢牢压制,不给他拉开距离的机会,不给他重振旗鼓的可能。

    这让看台上的呼喊之声愈发响亮,以千人之数发出万人之威!

    连挡几下后,冯少坤只觉自己的力量逐渐落到了劣势,明白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忙收敛了刚才的激进,猛地深吸了口气。

    他脸色霍然涨红,太阳穴一下鼓起,体内似有火药炸开,以双脚为炮架,轰然打出了一拳。

    严喆珂此时气势正盛,学着楼成沉腰坐胯,以本身之力挟裹着刚才一次次借来的洪流,啪地轰出了一记崩拳,以硬碰硬。

    砰!

    两人身体同时晃动,竟打了个平手,他们各自反震之下,局面短暂出现了静滞。

    严喆珂正待再攻,忽然感觉身体一阵空乏,肌肉传来了酸痛与抽搐,这让她顿时明白自身的体力已到极限。

    按照她本身的状况,打一次完整的暴雪二十四击都比较勉强,何况前面还激战了一场,她刚才最后几下都是靠借来的力量在推动了,如今“狂风暴雪”被打断,自然无力再战。

    眼见冯少坤恢复了过来,她举起右手,做了个认输的手势,脸上不见失望,反而洋溢着淡淡的笑容。

    如果我体力在全盛之时,未必打不赢冯少坤!

    哎,好羡慕橙子啊,得加强体力的锻炼了……

    看着女孩薄采阳光的笑容,冯少坤愣了愣,然后便听见了裁判的宣布:

    “第二局,冯少坤胜!”

    我这就赢了?冯少坤看着严喆珂转身离开,忽地有些怅然若失。

    但他很快回过神来,捏揉着右臂,大口喘着气,以求多恢复一点体力。

    刚才暴雪二十四击的压制和最后一击的现代炮拳,让他消耗极大!

    楼成看见严喆珂在一阵阵呼喊声中走下擂台,微笑着将双臂展开,给她竖了两个大拇指,表扬她刚才的暴雪二十四击时机把握得当,气势更是十足,一招一式还信手拈来,不墨守成规。

    她的这门打法算是登堂入室了。

    严喆珂眼睛微弯,抿嘴一笑,走到楼成面前,刚要开口,大腿肌肉忽然发软,往前就是一个踉跄。

    她真是到极限了!

    有楼成,她自然不用担心跌倒,只看见对方一个滑步便赶了过来,双臂伸展,将自己稳稳抱住。

    他的胸膛好让人安心…严喆珂念头一闪之间,看台上的呐喊却戛然而止了,一位位观众看着这一幕,目瞪而口呆。

    当此情景,不少男同学冒出了一个强烈的念头:

    教练,我想学武功!

    “好了,大家看着呢……”严喆珂羞红着脸挣脱开来。

    作为教练,楼成知道接下来才是重点,没和严喆珂多说,只握起拳头,伸了过去。

    严喆珂亦握起粉拳,和楼成碰了一下,低喊了一声:

    “必胜!”

    完成了仪式,她才向着主队席位处走去,早有郭青和林桦迎了过来,又是赞叹又是搀扶。

    这个时候,她们三位看见了李懋脸色略微发白地经过。

    严喆珂正待伸出右手,以击掌或者碰拳给李师兄鼓劲,却被对方无视,直愣愣擦身而过。

    “李师兄好紧张啊……”郭青嘀咕了一句。

    楼成也注意到了这点,思绪飞速转动,想着该怎么做。

    紧张会影响思维速度,但紧张不会一直持续,等交手几招还未败北,紧张本来就不如上次的李懋师兄应该就能稳住了……

    在思维迟钝的时候,能不能像计算机一样给他预设个程序?让他不经思考就那么做?

    战斗千变万化,怎样的“预设程序”才适合呢?太简单没有任何用处,太复杂又需要思维的配合,等于白弄……

    念头电转之间,楼成观察起冯少坤在台上的一举一动:他在揉着右臂右腕,显然刚才的炮拳碰撞并不轻松;他在大口喘着气,说明体力消耗极大,这种情况下,速度力量等都会全方位下降……

    如果是我,只有业余水准的我,面对这样的敌人,会怎么打呢?

    楼成渐渐有了想法,在李懋即将经过自己时,猛地将他拉住,低声道:

    “等下你什么也不要想,牢牢记住一点,左滑步,低踢腿,接冲拳。”

    “啊,好……”李懋有些僵硬地回答。

    楼成没有这样放过他,沉声道:

    “重复一遍。”

    “左,左滑步,低踢腿,接冲拳,左滑步,低踢腿,接冲拳。”李懋单纯的记忆还是没问题的。

    “很好,等下你的脑袋如果空白,就以它来代替你的思考和判断。”楼成再三叮嘱。

    李懋点了点头,迈开步伐,登上了石阶。

    看着他的背影,楼成深吸了口气,等待着战斗的开始。

    自己教他的是最简单的应对,希望不要出现什么意外状况……(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