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八尺男儿(第一更)

    拾阶而上时,李懋自我感觉没有上次紧张,因为这不是什么太重要的比赛,输了也无所谓,没看施教练来都不来吗?

    但为什么我还是有点发憷,身体还是在止不住地颤栗?

    是由于周围上千人的注视吗?是由于前面严喆珂表现得太出色,让自己背上了压力,不愿意葬送大好局面吗?

    还是说没有任何原因,就是我这个人天生废物,见不得大场面,骨子里透着自卑,怎么都会紧张?

    自我嫌弃中的李懋站到了冯少坤对面,看见裁判举起了右手,即将宣布开始。

    我,我还没调整好……嗡的一下,他感觉自己又高度紧绷了,思绪虽然没有变得迟缓,但总是集中不了注意力。

    就在这时,他脑海中忽地闪过了一句话:

    “等下你什么也不要想,牢牢记住一点,左滑步,低踢腿,接冲拳。”

    “左滑步,低踢腿,接冲拳……”李懋无声自语,像是在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冯少坤止住了喘气,感觉到了对面敌人透出的明显紧张,心中悄然松了口气。

    还好是他!

    几天前,冯少坤便琢磨过李懋在大学武道会时的表现,对他的怯场印象深刻,因此早就打定了注意,一旦遇到这个对手,当即抢攻,不给他缓过来的机会!

    在消耗颇大的情况下遇到这位紧张哥,简直是上天的恩赐!

    “第三局,开始!”裁判没给李懋调整的时间。

    他话音刚落,冯少坤脚下如踩浮冰,背后肌肉翅膀般“扇动”,以快而凶猛的姿态,一下就靠近了对手。

    “左滑步,低踢腿,接冲拳……”李懋没做任何思考,循着本能便往左侧进行滑步闪避,然后绷紧了大腿,曲起了膝盖,啪地低踢而出,直踹冯少坤的关节之处。

    冯少坤没料到紧张哥能及时闪避,蓄势待发的虎抱劈拳不得不戛然而止,转为拧腰摆腿,侧踢阻拦。

    砰!脚对脚之后,李懋就仿佛一台机器人,本能调整了肌肉,稍微借来了力量,将右臂往后一拉,握拳电射。

    左滑步,低踢腿,接冲拳!

    冯少坤右臂一抖,虎拳呼啸而出,毫不示弱地以硬碰硬。

    砰!闷响声中,冯少坤只觉右臂酸痛袭来,发力不够充分,被对手硬生生打开了拳头。

    糟糕!刚才激战一场的后遗症!他当机立断,以左脚为支点,往侧后方回摆右手,并牵引身体转正。

    李懋一拳得手,像是进入了训练的节奏,身体本能一荡一返,再次借力,啪地轰出了左拳,直取冯少坤门户大开的胸口。

    我竟然占到了上风?

    我居然没有失败?

    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左滑步,低踢腿,接冲拳”?

    这个时候,李懋终于大梦初醒,回到了比赛的节奏之中,虽然紧张还残存少许,念头依旧有点不够灵动,但至少可以思考,可以判断场上的局势了。

    而如今的局势,无需他做出什么复杂的分析,也无需他坚毅果决,当机立断,只用他像平常训练一样,将暴雪二十四击熟练展开便可以了!

    砰!冯少坤及时扭动腰背,运转肩膀,握紧左拳,贴身下捶,横江拦截,抵住了李懋的开山炮。

    李懋思绪渐渐清明,注意力也集中了起来,只觉这样的比赛节奏真是太好了,让自己仿佛回到了练习场中。

    而“熟悉”的环境能有效降低紧张!

    他左拳回摆,让力量灌入脊椎,传自脚底,然后以腰背为轴,啪地抽出了一记鞭腿,抽向了冯少坤的下盘。

    看到这一幕,楼成松了口气,暗自为李懋高兴,也不再待于场边,轻松回到了教练席位处。

    而冯少坤则相当气闷,知道自己又陷入了暴雪二十四击的压制之中,不再犹豫,还了一记鞭腿,紧跟着,他猛地吸了口气,涨红了脸庞,鼓起了太阳穴。

    轰!冯少坤体内似有火药爆炸,催动右拳喷气反击,以攻对攻。

    逐渐习惯比赛氛围的李懋此时已能简单分析,快速判断,自忖对方消耗极大,故而也不避锋芒,裹着借来的力量,一记狠狠的擂鼓下捶。

    砰!

    两人各自晃动了重心,往回退了一步,冯少坤抓住机会,展开了鹤步,以飞似扑地闪到李懋身侧,握拳成虎爪,猛然下劈。

    换做几招前的李懋,这一击他多半就只能下意识硬抗了,可此时,他在架起右臂的刹那,还将重心往下沉了沉。

    啪!虎拳刚中右臂,冯少坤忽地变出“鹤喙”,借力一弹,啄向了李懋的太阳穴。

    而李懋却顺着右臂被打得下沉的趋势,膝盖一弯,重心急沉,让身体陡然变矮,躲过了冯少坤的鹤啄。

    与此同时,他左脚发力,让身体整个变做炮弹,横撞向了冯少坤胸腹之间。

    冯少坤也不硬架,鹤步一踩,灵动地闪开,换了个位置再打。

    一分钟内,他连续展开攻势,可已然沉住气的李懋却仿佛回到了寒冬腊月,回到了自身顶着黑暗,迎着寒风,听着炮竹之声,艰苦锤炼的日子,不再慌乱,一招一式架子十足,守得滴水不漏。

    就是这一个月,他真正掌握暴雪二十四击!

    打着打着,李懋忽然发觉冯少坤的力量减弱了不少,步伐衔接之间也出现了刚才并没有的呆缓。

    他到极限了!判断一出,李懋没去多想,免得犹豫不决,当即一个滑步,反扑向了对手。

    冯少坤心中一紧,抛弃了所有杂念,脊椎一弹,腰背蠕动,双手抬起,化作仙鹤的翅膀,凶猛拍向了李懋的两边太阳穴。

    他双掌快要拍到对手架起的双臂时,忽地一提臀部,变了重心,摆出金鸡独立的架势,右脚无声无息踹出,就像老虎的蹬腿。

    虎鹤合击!

    啪啪两声,李懋刚抵住“仙鹤”的拍打,就看见敌人右脚致命袭来,一时无力抗衡,只好团身倒地,懒驴打滚。

    滚动之中,他心中颇感悲哀,自己好不容易发挥正常了,却似乎落入了敌人的陷阱,即将失败。

    就在这时,李懋突然察觉冯少坤没有及时赶上,给自己留下了空隙。

    他真的累了?

    刚才是最后反扑?

    念头转动间,李懋腰背一弹,鲤鱼打挺,重新站起,面对刚靠近的冯少坤,双脚内抵,带动脊椎,凶猛轰出了一记炮拳。

    啪!

    冯少坤右臂一抬,及时挡住,可身体却不由自主晃了晃,显然已至极限。

    李懋得势不饶人,又是一拳崩出。

    砰!冯少坤双手乏力,架子被生生打开。

    李懋几乎红了眼睛,滑步靠近,侧过身体,凶猛一撞。

    冯少坤身体后仰,试图躲避,但体内一阵空虚,竟无法保持重心,自己跌倒了。

    李懋赶了上去,绷紧大腿,弹动膝盖,踢出脚尖,停在了冯少坤的咽喉旁。

    “第三局,李懋胜!”裁判举起右手,宣布了结果。

    我赢了?

    我赢了?

    李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刹那间似乎回到了大学武道会,那一次,自己辜负了众望,在大好局势之下,因为紧张而被人轻松击败。

    现在,我终于赢了吗?

    这个时候,李懋眼前闪过了一幅幅画面,有陈长华失望捶打柜子而流血的拳头,有林缺用热毛巾掩盖的痛苦,有施教练宽慰鼓励的话语,有自己一次次的懊恼钻心,有咬着牙一天天坚持下来的苦练,有冬日刺骨的寒风,有清晨最黑暗时的沉寂,也有楼成等人小心翼翼照顾自己情绪,绞尽脑汁帮自身缓解紧张的场景……

    满场的欢呼声里,他忍不住扭头看向了松大武道社席位处。

    在那里,楼成拉着严喆珂的手,严喆珂拉着郭青,郭青拉着黎小文,黎小文拉着林桦,林桦拉着孙剑,孙剑拉着林缺,李懋看过来的时候,他们同时将手荡起,高声喊道:

    “李懋加油!”

    李懋的眼眶刷得一下就红了,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明明知道自己被大屏幕锁定着,人人都能看到细节,视线却怎么都消不去模糊。

    堂堂八尺男儿,这一刻哭得像个小孩。(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