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迎难而上(第三更)

    “干死丫挺的!”

    随着这句话的吼出,孙剑觉得自己充满了战意,就连情绪都变得昂扬,他迈开了步伐,向着擂台走去,并看到李懋挣扎着爬起,甩了甩脑袋,摇摇晃晃往回。

    与依旧有点发晕的李懋相遇时,孙剑主动伸出了拳头,真心实意道:

    “好样的!”

    李懋本能便挺直了腰背,掩饰不住笑意地握拳与对方轻轻一碰,完成了仪式:

    “孙师兄,加油!”

    孙剑点了点头,经过了李懋的身边,看到了那条通往光辉与荣耀的道路。

    这是本场比赛的最后一战了,就由我来结束战斗吧!

    这一次,我不再只是上场摆个POSE!

    沿着石阶往上时,孙剑忽然有了些感慨。

    自己出生于教授家庭,沿着附属幼儿园,附属小学,附属中学,重点高中这样波澜不惊的道路升上了父亲所在的大学,几乎没受过太大的挫折,也从来未被同学欺负过,最初学武的目的纯粹是为了在几个发小面前耍帅,后来则以此逃避着父亲越来越高的要求,将武道社当做了自己获得清净与自由的避难所。

    这样的心态下,自己当然不会怯场,但相对的,也就没有了那种迎难而上的坚韧。

    刚才喊出“干死丫挺的”粗话时,他觉得自己斯文有教养的外皮被撕去了,潜藏在心底深处的野蛮被唤醒,有了想挑战大魔王的冲动。

    登上擂台,看到眼前接近一米九的铁塔,孙剑顿时觉得自身渺小,不得不仰望对方,就像平日里面对作为学科带头人的父亲一样,他在自己心里是如此的高不可仰,又是如此的让人生畏,他的皱眉他的严肃他的命令,在自己心里制造了深深的阴影。

    “挑战”不了权威,又不愿意照着吩咐做,那就只能逃避了。

    现在,他不愿意再这样了,逃避来逃避去,终究要面对,看着高大威猛仿佛不可战胜的江定一,他暗自怒吼了一声:

    “干死丫挺的!”

    …………

    对孙剑的心理变化,楼成一无所知,他现在的状态很放松,对最后的结果并没有抱太殷切的期待。

    今天几场比赛的发展已经让他足够满意了!

    严喆珂初次登场便赢下了比赛,积累了应对危局的经验,李懋终于战胜了心头恶魔,拿到了他梦寐以求的胜利,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至于最终的胜果,那是皇冠顶部最耀眼的一颗明珠,有固然好,没有也无损皇冠的本质。

    这个时候,李懋在一片掌声里回到了席位处,停在了楼成面前。

    楼成伸出右手,握成拳头道:

    “你行的!”

    李懋的眼眶又泛红少许,同样伸出右手,握成拳头,与楼成碰了碰,并低声说了一句:

    “谢谢!”

    谢谢你们从未放弃我!

    楼成本待回想名人名言,再鼓励李懋师兄两句,如果想不起来,就自己编一段,可擂台之上的裁判却没给他这个机会,在江定一和孙剑各自站好后,挥舞下右手,宣布了最后一局比赛的开始。

    孙剑实战的场数比楼成多不少,无需他叮嘱都知道要猛攻江定一被李懋撞中的左肩,等到“开始”两个字回荡,他猛地俯下腰背,踏着蛇步,快速闪到了敌人的左侧。

    脊椎一弹,孙剑的右腿随之绷紧,啪地抽了出来,踢向了江定一的左膝盖。

    江定一长于力量,不够灵活,没有与孙剑比拼身法,面对于此,他脑海内快速观想出地面裂开,火山爆发的景象,大腿位置的裤面忽然绷直,勾勒出了轮廓分明的肌肉。

    啪!一记侧踢以石破天惊之势弹出,后发先至,与孙剑的鞭腿碰了个正着。

    砰!

    孙剑右腿回摆,碰撞处一阵酸痛,险些便失去了重心。

    这让他深刻感受到了两人在力量上的差距。

    单纯论身体的力量,他本就比江定一差了一筹,而对方还掌握了入静,有短暂爆发的观想法!

    咬着牙,孙剑没有让沮丧的情绪影响自身,右脚回踩,腰背一送,右拳便轰然打出,仿佛一发炮弹,射向了对手的左肩。

    他与李懋的暴雪二十四击,因为没有入静,没有对应的观想法配合,只能靠着经验和感觉于过程中勉强借到少许力量,算掌握而非入室,故而一旦遇到敌人力量太大等情况,招式衔接间就会出现问题,无法完成借力,做不到越打越猛,越打越疯。

    刚才李懋面对的是体力消耗极大,各方面下降了不少的冯少坤,才勉勉强强用出了暴雪二十四击,而如今的孙剑,显然没办法仿效师弟。

    但他也有自身的优势,那就是猛攻对手受创之处。

    右腿刚回,敌人炮拳便至,江定一没动左肩,干脆以右脚为支点,往后急转身体,与此同时,他右手竖成掌刀,凶猛地向着身前下劈,刚好斩中了孙剑的拳头,斩得他右臂一弹,快速收回了攻击。

    孙剑没有懊恼,反倒出现了几分喜悦,刚才江定一的表现是不是说明他左肩的伤势较重,几乎没可能动用左手?

    他脚步一滑,顺着敌人的后转之势,又绕到了对方的左侧,左手张开,如利齿如凶爪,猛地拿了过去,一旦抓中,立刻分筋错骨。

    孙剑与李懋等出身普通家庭的武道社成员不同,以往练武请的都算一地名师,上得了台面的打法可不仅仅有暴雪二十四击,这套“分花拂柳手”如果练到深处,一抓一拿一撕,差不多便能让敌人少条胳膊。

    江定一脸色不变,脊椎蠕动,腰背一弹,硬生生往右侧扑,避开了孙剑这一抓。

    孙剑心中一喜,老实不客气地紧追赶上,接连攻击江定一的左边,而江定一时而出腿抵挡,时而转换身形,时而让步闪避,但始终无法摆脱,逐渐被逼到了擂台边缘。

    正当孙剑要“趁他病取他命”时,江定一的双腿忽地顿住,仿佛两枚钉子,牢牢地钉在了擂台边缘,身体借助反弹之势,忽地回旋,左臂抬起,配合观想,化作一口关刀,恐怖地横扫而出。

    这个刹那,他就像骑马打仗的大将军,拖着长刀,被敌人追赶,突然之间却勒紧了马缰,让爱马戛然而止,抬起了前蹄,自身则借力反扑,以出其不意的方式斩向追杀自身的敌人。

    拖刀之式!

    江定一苦心积虑许久,为的便是等待这个机会,将孙剑斩于“马”下!

    孙剑扑得太狠,已无法躲避,只能强行吸了口气,架起左臂,挡在了身侧。

    砰!江定一的左手凶猛地斩中了孙剑的左臂,蓄势许久的拖刀之式展现了惊人的威力,一击便将孙剑抽飞了!

    飞了……严喆珂握紧了楼成的左掌,美丽的眸子里满是担忧。

    她希望着今天能一切完美,自身获得胜利的同时,武道社也拿下了比赛。

    “孙师兄主动飞的…”楼成盯着擂台,宽慰了女孩一句。

    孙剑飞了出去,刚要落地,双手忽地伸出,以筋膜关节发力,往着地面就是一按。

    砰!他的身体顿时反弹往了另一个方向,险之又险避开了江定一紧随其后的“腿刀”。

    反弹之中,孙剑半空翻身,双脚着地,又是一弹,换了个位置,终于稳住了重心。

    “弹射身法”!

    与现代炮拳和枪指齐名的武功,仿效子弹的“跳击”而成。

    而刚才那一击里,孙剑要是不顺势飞出,左臂最少也会骨裂,可见拖刀之式爆发后的恐怖!

    刚站稳身形,孙剑便看见江定一扑了过来,忙咬紧牙关,也不避让,直接迎了上去。

    他心里此时只有一个念头:我就不信你被李懋撞中后,又使用了如此凶猛的拖刀之式,左肩会毫无异状!

    不能给他缓过来的机会!

    面对于此,江定一的脸色终于微微变了变。

    两人瞬间靠近,孙剑一矮一躲,欺到了敌人身边,以手、腕、肘、肩等部分硬桥硬马的短打攻击,就像在和一个木人进行着练习。

    啪啪啪,砰砰砰,两人不断交击,声响连连,战斗之激烈让观众们都捏了把冷汗。

    就在孙剑以为自身要被对方胜过一筹的力量压垮时,他忽地察觉敌人的左臂动作慢了半拍。

    来不及细想,他横肘一撞,趁势进击。

    噗!他的肘击撞开了江定一发力不足的左臂,让他的侧面露出了极大空当。

    机会!

    孙剑已经没法去仔细思考战局,循着本能,借助反弹之势和关节之力,将肘部打直,甩出了小臂。

    砰!

    他的小臂带着拳头正中江定一侧面的肋骨,力量不算太大,但也打得敌人惨叫一声,猛地缩了缩身体。

    孙剑得势不饶人,右手挡住反击,左手拳头张开,抓住了对方,右脚随之一迈,抵在了江定一双腿之间。

    这个时候,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干死丫挺的!”

    干!他猛地发力,以右腿为支点,一下将对手投摔了出去,扔向了不远处的擂台边缘。

    噗通!

    江定一背部着地,落到了擂台之下,伴随着观众们的惊喜与高呼。

    孙剑大口踹着气,举起了右手,心里暗暗喊了一声:

    “爽啊!”

    裁判也举起了右手,宣布了结果:

    “第五局,孙剑胜!”

    “最终结果,松大武道社胜!”(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