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独一无二

    “反噬?”施老头难得严肃,咀嚼着这两个字,反问道,“为师先问你一句,你将来是想走武者还是修真者的道路?一旦进入高品丹境,想反悔都没办法了。”

    楼成是看职业武道赛长大的孩子,日夜受此熏陶,心里怀揣着一份梦想一份纯粹而炽烈的喜欢,闻言毫不犹豫道:

    “当然是武者!”

    更为重要的一点在于,修真者的传承已经断绝,光靠遗留的记载修行,事倍而功半,哪像武道之路,上有师长指点,下有恋人参详,有关的资料汗牛充栋,可以切磋可以讨论的同伴举目皆是!

    “很好。”施老头赞了一句,啧啧道,“那你就要时刻记住武道为主,修真为辅,他山之石是可以攻玉,但不代表它本身就能作为你想要的那块玉,修行路上最忌讳首鼠两端,犹豫不决,不肯取舍,主次不分,好了,你先讲讲平时是怎么利用它消化它的?”

    楼成斟酌着语言道:“它能帮我恢复疲劳,我借助这点,不断压榨本身,不断提高自己的体力……”

    他话未说完,施老头就没好气道:

    “果然是这样!当初害得老头子我上气不接下气!”

    不等楼成解释,他叹了口气又道:“不错,懂得有目的地利用奇遇提高本身的能力,而不是较为单纯地依赖奇遇,有这份心性和意志,也不枉我收你为徒了,诶,继续说啊!”

    这不是被你打断了吗?楼成腹诽了一句,回想了下刚才说到哪里后道:“它还能帮我入静,让我迅速抱元守一,但经过半年的苦练后,我现在不依靠它也能熟练入定了,甚至有着接近大成的水准,只不过还没法做到内视……”

    施老头微微颔首,以做肯定,但没再插话。

    “除了这两点,就是当我使用到极限时,它的平衡会被打破,外泄一点力量,经过反噬,融入我的身体,制造出天赋异能。”楼成如实说道,“第一次反噬的时候,弟子差点就死在炎陵了。”

    “果然和外罡境有点像啊……”施老头若有所思道,“龙虎真人讲究冰火阴阳平衡,觉醒冰霜异能的反噬威力应当和第一次相仿,以你目前的身体素质,可以尝试下了。”

    楼成“弱弱”道:“已经尝试过了……确实和觉醒火焰异能时的反噬威力差不多……”

    施老头嘴角抽搐了一下,好气又好笑道:“臭小子,长本事了啊!用哲学的话来说,你主观能动性真强!”

    “师父,你还懂哲学啊?”楼成避重就轻道。

    施老头嘿了两声:

    “你以为你师父我是文盲啊?嗯,既然觉醒了冰霜异能,等你手臂的伤势恢复,我就能教你一些东西了,至于第二轮的觉醒,你先别急,等肉身气血到了炼体境巅峰,而且能放能收之后,再做尝试,到时候记得找我,有我看着,再不济也能保你一条小命!啧,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两个都是傻大胆!”

    楼成被说得一阵心虚,不敢搭腔。

    “你暂时先按照自己的步调来消化它,后续该怎么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将修真的东西融入武道,容为师再好好琢磨琢磨。”施老头自嘲一笑,“得厚着老脸,去要些研究资料了。”

    “研究资料?”楼成好奇发问。

    施老头似笑非笑道:“你以为古代只有龙虎真人这一位修真者吗?相关的遗府陆续都有被发现,所以我们才能肯定这条路与武道殊途同归,但又同样地没法挣脱桎梏,且由于常年避居山林,传承不可避免地断绝了。”

    “军方搜集了不少遗留,对修真有比较深入的研究,还专门挑了一批志愿者来走这条路,以做观察,呵呵,纸上的东西不落到实处,终究只是空谈。”

    说到这里,他感叹道:“不过军方的资料对你来说用处不大,你是想走融合了部分修真特点的武道之路,与他们目前的方向没什么重合,还是得看我那位老朋友拿到龙虎真人的遗留后,结合自身能参考出什么东西来,你不用太急,先专心致志将肉身锤炼到巅峰再说。”

    “是,师父。”楼成真心实意地回答,能在下一次压榨金丹时有师父看着,对自己来说就是莫大的收获了。

    施老头点了点头,恢复了不太正经的模样:“好了,就这样吧,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楼成正要转回更衣室,忍不住又多问了一句:

    “师父,你真对这方面不好奇?”

    施老头笑了笑道:“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真话是什么?假话又是什么?”楼成抱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心态道。

    “假话嘛,就是为师外罡多年,自身道路早已奠定,修真的东西只能作为参考或者一时之用,没法再直接促进我提升了,所以,即使与军方合作多年,我也始终没太关注他们对修真的研究。”施老头呵呵笑道,“至于真话,为师我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了,就算糅合修真的东西能帮助我更进一步,也不敢贸然尝试了,有老朋友开路,有你这活蹦乱跳的小白鼠体验,不是更好吗?你能拿到的东西,为师有的是渠道获得。”

    也是……听见真话,楼成反倒彻底释然,心中更是轻松。

    施老头拿出小酒壶,抿了一口,哼着咿咿呀呀的戏曲,优哉游哉地转身离开了。

    目送师父远去,楼成的心情就像剧烈起伏后又平复下来的湖面,安定沉静里还荡着几分涟漪。

    他忽地叹了口气,有种莫名的失落。

    金丹对自身而言,是武道飞速提升的依仗,是最大最不为人知的底牌,是最不愿意让他人知道的秘密,它让自己显得独一无二,显得充满底气。

    当它的存在被师父知道后,当明白类似的修真者遗留罕见但不仅有后,自身似乎失去了那种独一无二的感觉,不再满是笃定,所以难免失落。

    但换个角度来想,金丹本身蕴含了太多危险太多不确定,有师父这外罡强者看着,自己会安全很多很多,而自己真正独一无二与他人的,真正的底气和笃定所在,不是金丹,是借助它而“觉醒”的坚韧,毅力,心性,自信和战斗天赋。

    它们才是自己武道路上最大的依仗!

    想明白这点后,楼成恢复了正常,而且备感轻松,像是卸掉了心头潜藏许久的重担,卸掉了那种随时随地会因金丹不稳定而丧命的担忧。

    他迈开步伐,依旧从容,依旧自信,走向了更衣室大门。

    …………

    施老头出了武道场馆,向着教师公寓走去,突然,他呃了一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瞧我这记性,都忘了问臭小子具体得到了什么?”

    “算了,不是本命器物,就是外炼灵丹……”

    …………

    楼成进入更衣室时,严喆珂刚洗澡出来,乌发用黑色皮筋挽着,蓬蓬松松,清新动人,李懋则兴奋地来回踱步,不断地找人说话,脸上汗渍未消,显然还没有淋浴,其他人则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

    看见楼成进来,李懋忙高声喊道:

    “橙子,还有大家,今晚我请客,去学苑餐厅庆祝!”

    他要表达自己的感激与高兴。

    严喆珂从柜子里取出药膏,打趣笑道:“李懋师兄,你这是无视我和孙剑师兄诶?我们今天也是主角,要请客得我们三个一起请!”

    孙剑也应和道:“就是,李懋,你想抢功劳啊?我才是最后站在擂台上的武者,我才是主将,怎么能让你自己请?”

    楼成等人都明白他们是不想家境普通的李懋花费太多金钱,于是跟着起哄,弄得李懋又是感动又是尴尬,但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我来帮你揉散淤青吧?”楼成走到严喆珂身前,笑眯眯伸手接过药膏。

    严喆珂抿了抿嘴,含笑看了他一眼,娇哼一声道:

    “那我试试你的手艺~!”

    说完,她转身走到长凳边缘坐下,解开袖口,将衣袖挽了上去,露出一段欺霜塞雪的肌肤,但或许是因为皮肤娇嫩的关系,仅仅少许的淤青和红肿都显得颇为可怖。

    楼成拿起她的手腕,先在拳面的小块红肿上涂抹药膏,又心疼又怜惜,揉得异常认真。

    “还不错嘛……”严喆珂洁白细碎的牙齿轻咬下唇,看着楼成的头顶漩涡,略显腼腆地笑道。

    “当然,每天锤炼后都给自己揉,熟练度早就满了。”楼成风趣回答,心中轻松而喜悦。

    严喆珂见孙剑林桦等人陆续离开,李懋也进入了淋浴间洗澡,低低喊了一声:

    “橙子……”

    “嗯?”楼成抬起头,望向女孩,只见她的眼波温柔如水。

    “谢谢你……”严喆珂扭头看向了旁边,小声说道。

    不是谢现在,而是谢之前。

    楼成嘿嘿一笑道:

    “我们之间还需要说谢谢啊?”

    这是严喆珂之前故作天真无邪的回答,此时被他借用,顿时引来女孩的失笑和娇嗔,看得楼成一阵失神,再次感觉到了自己的“独一无二”……

    这世上,严喆珂喜欢的男孩子只有我……(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