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我来(第三更)

    湖边青草抽长,树叶新绿,晨曦薄雾里洋溢出春天的味道。

    楼成呼吸着沁人心肺的空气,提着等下要带去武道社的物品,慢跑向日常锤炼的地点,以完成初步的热身。

    右臂的痊愈让他一身轻爽,恨不得立刻就开始演绎体悟到的“雷音震禅”诸般技巧。

    他抵达目的地时,施老头已等待在那里,看了一眼他的跑步姿势便略感诧异地道:

    “伤全好了?”

    “嗯,可能是因为觉醒了冰霜异能,身体受刺激变强的关系吧。”楼成笑意难掩地解释了一句。

    施老头啧啧道:“你真是擅长不按牌理出牌……为师我还打算今天见识下你的冰霜异能,摸一摸它的特点,好完善你手臂伤势痊愈后教你的东西,没想到你今天就没事了,算了,你还有雷音震禅要练,也不急在一时,先展示展示冰霜异能吧。”

    “是,师父!”楼成先将提着的袋子放到了树木旁边,然后摆好架势,运转起体内的寒流。

    啪!他抖动左臂,一掌拍出,印在了树木之上。

    这个过程里,施老头的双眼突地蒙上了一层冰蓝近白的色泽,仿佛变做了万古不化的晶莹冰魄。

    它们静静映照着周围的一切,虽然看不透衣物,看不穿血肉,但却清晰勾勒出了事物彼此影响而出现的轨迹,从而呈现出其中蕴含的细节。

    看见楼成收回手后出现的白霜掌印转瞬即逝,施老头微微颔首道:

    “可以了,我大概了解了,再琢磨琢磨,明天就能教你了,你开始其他练习吧。”

    楼成道了一声“好”,但也没有急着演练“雷音震禅”,反而按部就班地站静桩,练套路,淬体内,修暴雪二十四击,与往常一样。

    他的右臂伤势初愈,还处在比较脆弱的阶段,不活动开,不做好热身,不适应适应锤炼的感觉,直接上“雷音震禅”只会再次弄伤,而同一个位置反复受伤的话,就很容易变成习惯性老伤,再难以彻底治好。

    所以,当初施老头对他伤势的判断是两周左右才能正常,五天静养,让伤处愈合,再经一周多的恢复性锤炼,方能重新活蹦乱跳地打擂台赛,不至于留下隐患。

    啪啪啪!炸响空气的脆声不断,楼成将暴雪二十四击打了一遍又一遍,终于感觉右臂又重新属于了自己,每一次肌肉的调整,每一次发力的细节,都尽在掌握之中!

    锤炼完其他,楼成略作休息,闭上眼睛,双脚不丁不八站好,先回味了一遍“雷音震禅”的技巧,再观想了雷云弥补,霹雳震荡的画面。

    “轰隆之声”里,他掌控身体,按照上次的被动经验,将手部、小臂、大臂、肩膀和背部的肌肉一一绷紧,仿佛在做着压缩,然后脚下发力,让狂暴的反弹经踝关节,膝关节和对应肌肉传递自腰胯,再纯粹以它和脊椎的中转推动了左臂握拳擂出。

    刚接近虚空中的目标时,楼成绷紧的那部分肌肉齐齐“张”开,就像炮弹的爆炸,撕裂了气体,发出了低沉的声音。

    砰!

    一拳打出,楼成的身体都跟着颤动了,但他并没有感受到明显的震荡。

    对“雷音震禅”的这一次尝试失败了!

    “绷得不够,压得不够,节奏也不对……”楼成并没有懊恼,反而觉得理所当然,就算自己摸到了诀窍,找到了门槛,要想掌握一门武功也不是简单的事情,试错在所难免!

    砰!砰!砰!他左右手连环打出,不断地失败,又不断地重来。

    以他的体力,额头和背部都逐渐泌出了汗水,要不是有金丹对疲劳的抚平,他早就只能等明天再练了。

    但这些失败也不是全无作用,让他一点点地排除了错误,获得了新的反馈,印证了调整后的想法,只觉自己已经踩到了门槛之上!

    足足四五天的锤炼量之后,楼成肌肉一紧,双脚内抵,配合尾椎的弹动和腰背发劲,抖出了右臂,握拳擂下。

    轰隆!

    他脑海内电云翻滚,雷声轰鸣,配合着手部、小臂、大臂和肩膀等紧绷肌肉的“张开”。

    砰!

    楼成拳头前方的空气似被炸弹轰中,有无形的波纹一圈又一圈地荡开。

    “呼……行了!”楼成长长吐了口气,感受到了反向的些许震荡。

    施老头一直在旁边看着,偶尔指点几句关窍,让楼成霍然开朗,此时此刻,他没好气地笑道:

    “也只有你能以这种变态的方式修炼了……但也不要太过火,你右臂还比较脆弱。”

    “好了,你雷音震禅算是入门了,再熟练熟练就可以实战了。”

    说完,他背着手,慢悠悠地踱步离去,直至回到长桥,才骂了一句:

    “这混小子简直不是人,那玩意迟早被他这样消耗完……”

    楼成对自家师父背后的吐槽一无所觉,全身心都投入到了雷音震禅的熟练当中,以求尽快把那种感觉内化入本能。

    砰!砰!砰!他左手擂完右手捶,接连不断地制造出震荡,仿佛一头恐怖的人型凶兽。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收住了架子,捏了捏右臂,决定适可而止。

    从袋子里翻出毛巾擦了擦汗,楼成又开始了最后一项的锤炼,耐力的提高!

    他将袋子藏好之后,沿着湖畔进行快跑,压榨着自身,跑着跑着,忽然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李懋竟站在湖边,闭目练桩!

    “李师兄?”楼成好奇靠近,喊了一声。

    李懋睁开眼睛,爽朗笑道:“橙子,咱们又碰上了啊!”

    “主要是你难得晨起锤炼……”楼成调侃了一句。

    李懋笑了笑道:“我没你那种变态体力,特训四个小时对身体已经造成不小负担了,再晨练的话,迟早疲劳性受伤,不过昨天那一战之后,我感觉心里很多东西都发泄了出去,难得体会到了宁和的味道,就想试着增加静桩的修炼,看能不能抓住灵感,成功抱元守一。”

    “不错。”楼成赞了一句,鼓舞道,“有希望的!”

    李懋嗯嗯点头,末了笑道:“其实我刚才还遇上了孙剑师兄。”

    “他也开始晨练了?”楼成诧异反问。

    孙剑不像是这样的人啊……他对武道真的只是玩票而已!

    “没,孙剑师兄在早读背书,说是想毕业后跟着林师姐回华海,去那里打拼。”李懋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楼成一阵恍然,接着握拳挥了挥道:

    “那大家一起加油吧!”

    “加油!”李懋也跟着挥舞了拳头。

    转身继续奔跑的时候,楼成油然回想起了昨晚聚餐庆祝的一幕场景:

    李懋端着啤酒杯,眼眶略微泛红地环视了一圈道:

    “我这个人不太会讲煽情的话,这段时日以来,欠大家一句谢谢,嗯,现在我用一首老歌的歌词来表达心中的想法吧。”

    “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

    唱完这句,他将手中之酒一饮而尽,连干三杯。

    …………

    天通观位于松城西郊的少恒山,环境清幽,武道传家,香火为辅。

    时值春日,周末不少游客来此踏青,让只能算普通的道观添了不少人气,但这无损此地松柏长青,安静幽冷的感觉。

    “我去偏院了,你自己先随便逛逛。”严喆珂可爱地左顾右盼,叮嘱了楼成一句,“Q上再说!”

    “好的!”楼成摇了摇掌中手机,目送女孩进入了偏院。

    然后他双手插兜,优哉游哉地开始了闲逛,呼吸着让人头脑为之一清的新鲜空气与飘散其中的香火味道。

    慢悠悠欣赏完前殿、偏殿的一尊尊道门神像后,他迈入正殿,看见了屹立于正前方的三清之像。

    元始天尊高踞中央,头戴冠冕,威严肃穆,道德天尊居于左侧,白发苍苍,清癯自然,灵宝天尊位列右边,高冠雅致,气势凌厉,祂们高高在上,俯视着下方,与略显空旷的大殿配合,衬托出了幽深庄严的感觉,让来客都忍不住拜了拜。

    “很有气势啊……”楼成感慨了一句,决定既然来到这里,还是上炷香意思意思。

    他转过身,掏出钱包,买了三根香,然后走到炉前,正对元始天尊拜了拜,默念着家人平安,恋情长久,武道有成的话语。

    做完这一切,他将三炷香插入炉中,再次拜了拜。

    离开大殿之后,他以纯粹游客的心态绕向了后院,刚转过墙角,霍地看见那里围了一堆人,听见了接连不断的脆响之声和拳脚碰撞声。

    “打架?”楼成好奇心起,游鱼般穿过人群,来到前方,只见铺着青石的小广场上,两道身影正在激战,一位中年道士做着裁判。

    他刚站定,就见其中穿黑色武道服的年轻男子沉腰坐胯,蠕动背部肌肉,以右臂为大枪,往前刺出了一“击”。

    而这看似普通的一击竟然让楼成产生了对方正身处古代战场,手提长枪,骑马冲刺的感觉。

    “好!”他忍不住喊了一声。

    对方背部的肌肉好像也练到浑然如一的状态了,算是职业九品里难得的好手!

    砰!

    一击之下,黑色武道服男子对面的年轻道士被生生打散了架子。

    “我输了……”年轻道士没做挣扎,苦笑着摇了摇头。

    黑色武道服男子似乎还没尽兴,环顾四周一圈道:

    “还有谁要与我切磋一下的?趁现在有道长当裁判!”

    楼成心中一动,忽地生出跃跃欲试的想法。

    自己的“雷音震禅”终于入门,很想尝试下实战啊!

    至于还较为脆弱的右臂,等下以它主守就是……

    这时,浓眉大眼,隐含傲气的黑色武道服男子又喊了一声:

    “还有谁要来切磋的?”

    楼成吐了口气,走出了人群,边脱衣服边笑道:

    “我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