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名侦探严喆珂(第二更)

    “啥?”

    面对彭承光呆愣的反问,楼成也有点傻了,刚打完的时候,热血正是澎湃,自己有感而发,说几句心里话,实属正常,可时过境迁,再要重复一遍,就TM比较尴尬了!

    他只能保持住礼貌的笑容道:

    “你很厉害。”

    这确实如此,上周自己在天通观与谢小子他哥切磋的时候,虽然也是靠了出其不意,但对方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如果将谢小子他哥那两门抵御震荡的功夫放到彭承光身上,自己多半就输了。

    想到这里,楼成正待再说点什么,耳朵却忽地嗡了一下,听见周围爆发出一阵又一阵震耳欲聋的喊叫:

    “楼成!楼成!”

    以在校学生为主的观众们虽然看不大明白两人过招之间的暗流汹涌,品读不出震劲的可怕,但他们终究是长了眼睛的,看得见彭承光几次爆发时地面蜘蛛网般的裂开,看得见楼成啪啪啪踩碎的青砖,看得懂双方近身短打时的惊险刺激,更看得清楚楼成最后抡开双臂,一下又一下捶击的美感。

    那是纯粹肉身暴力的某种极致,那是张扬着力量之美的画面,那一下又一下地捶击似乎敲打在了观众们的心头,一点一点地捶掉了他们的伪装,捶掉了他们平时筑起的心房,让他们宣泄出日复一日积压的情绪,沸腾起最纯粹的热血!

    这样的感受让不少习惯于控制情绪的同学不太适应,等到裁判宣布结果之后,他们略感茫然,出现了短暂的停顿,但很快就压抑不住,咆哮着喊出了那个名字:

    “楼成!”

    两三千人的呼喊汇成了风暴,如果化作实质,足以掀飞武道场馆的穹顶,而在如此热烈的氛围里,却有四个人仿佛数九寒冬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从头顶冷到了脚底,从体表冷到了骨子里。

    “这还怎么打……”留着莫西干发型的邓华在前来松大的时候还颇有自信,较为轻松,可随着楼成的一记记“雷音震禅”,他的信心跌落了谷底,等到队长莫子聪喊出“震拳”两个字时,他更是充满了绝望。

    看着他的嘴巴张合,莫子聪等人也是脸如死灰。

    面对楼成,车轮战是无效的,但从他与无惧战队的比赛来看,他本身的实力还达不到横扫大部分九品的程度,这就留下了机会,自己四人当中任何一位只要拼得足够狠,即使赢不了他,也能让接下来出场的同伴顺利拿下。

    到时候,林缺虽强,却没有变态体力,两人车轮挑战,未必赢不下来,至于松大剩下的那位选手,自己等人还不放在眼里!

    可是,不过两周的时间,他就突然掌握了震拳,没有法门克制的情况下,到时候谁敢和他硬碰?不硬碰的话,又怎么拼得足够狠?

    更为可怕的是,林缺这种顶级职业九品,就算掌握了类似震拳的武功,也至多能来那么三四下,还不足以让自己等人束手就擒,谨慎一点,小心一点,不是全无希望硬抗或者躲掉,但楼成学会震拳就不一样了,他能抡开膀子,一口气不停地震下去,绝大多数职业九品谁受得了?

    彭承光受不了,比他差一线的自己等人肯定也受不了!

    这还怎么打?

    砰砰砰!莫子聪心里仿佛响起了那一声声震拳之音,看到了自己等人被楼成一个接一个地捶下擂台,没一个能挡三击以上。

    这还怎么打?

    他们面面相觑,看到了彼此的怯意,与来时的轻松截然不同。

    观摩强敌竟然观摩到信心全失,不敢应战!

    在赵强、张敬业等人都抛去了平时的好好学生形象,大声呐喊与宣泄的时候,楼成先与武道社席位处的严喆珂目光相接,无声挥拳,接着看到彭承光摇了摇脑袋,勉强恢复了过来,他行了一礼后,脚步虚浮地走下擂台,走向呆若木鸡的高饶张颖等师弟师妹。

    楼成还礼之后,本来想问彭承光一句,问他为什么不与其他武馆结盟,共同追逐选拔赛奖励的武功绝学,但交浅不足以言深,也就压回了心头。

    “楼成!楼成!”

    回荡于武道场馆的声浪里,楼成释放了心中的喜悦,不再考虑别的事情,尽情享受着胜利的甜美滋味,一边挥手,一边走回主队位置,与严喆珂、林缺、孙剑和李懋等人击掌相庆。

    这个时候,有同学回过神来,看着不少青砖碎裂的擂台,油然想起了先前跳楼者那个视频,想起了救人那位学生武者也是在地面踩出了类似的裂缝。

    再比较一下身形,他霍然醒悟,高声道:

    “救人的是楼成!”

    “是他?”

    “对啊,不是林缺,那肯定是他了!”

    一传十,十传百,武道场馆内的呼喊减弱了不少,使用手机的闪光却此起彼伏,不少同学激动地满脸通红,以略含崇拜的眼神望着楼成,并与周围同伴兴奋讨论,热烈的气氛不减反增。

    明威武馆席位处,张颖曲玉等人难以成言,陷入了极端压抑的沉默,似乎比大师兄还不能接受他的失败。

    彭承光看了他们一眼,侧耳听了听回荡于武道场馆内的呐喊,苦笑道:

    “有什么好痛苦的?输给这样的对手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它只会鞭策我不能有丝毫的松懈,让我只想迎头赶上。”

    说完,他转过身,油然望向了松大武道社那边。

    等到那时,楼成又已提升到什么水准了?

    …………

    在更衣室给楼成涂抹过药膏,被他趁没人的机会狠狠亲吻了几次后,严喆珂眉梢眼角都水灵灵地回到了宿舍。

    她暂时还没给楼成说自己老妈可能会来“查岗”的事情,打算等初步思忖好对策才与男友商量。

    甫一踏入寝室,她就看见宗艳茹和施向阳围在李怜彤身边,看着她的手机,时不时低语赞叹道:

    “真的好厉害!”

    “这脚是怎么长的……”

    “武道比赛得多费鞋啊……”

    闻言,严喆珂心中一喜,脱口而出:

    “污彤,你录好视频了?”

    这是她专门请室友帮忙录制的比赛视频,只有楼成的那一部分!

    ——录播的比赛具体什么时候播很难说出清楚,而楼成与彭承光这种级数对手的战斗很有纪念意义,让她想第一时间拿到,保存下来,送给男友。

    “当然~为了你的一顿饭,我们可是人手都录了一份,都没专心看比赛!”李怜彤得意回答。

    严喆珂喜上眉梢,催促着道:

    “快让我看看,没拍模糊吧?”

    李怜彤嘿嘿笑道:“怎么可能?请叫我视频小能手!”

    说话间,严喆珂凑到了她们身边,仔细看起了视频,并回想着昨天的事情。

    上周自己初次登场的战斗视频就是因为录播拖延到星期五才放出的关系,险些就忘记了保存,还是橙子始终记得此事,设置了闹钟,在上课的时候,借口拉肚子,疯跑回了寝室,通过网络完成了录制。

    由于当时在同一栋教学楼里,自己又坐在窗边,恰好看见橙子冲刺般跑向了宿舍区,于是给他发了消息,询问出了什么事情,而他的回答让自己红了眼眶,暖了心扉,有了今天请李怜彤他们帮忙录制比赛视频的举动。

    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严喆珂很是满意,一边让李怜彤将视频拷贝到电脑上,一边提及了自家老妈可能会来查岗的事情,叮嘱道:“我妈来的时候,如果我没在寝室,要是平时,照实说就行,别提橙子,周末就说我约郭青逛街去了。”

    宗艳茹有些疑惑道:“珂珂,你妈真会专门飞过来啊?”

    就为了疑似有男朋友的事情?

    严喆珂严肃起俏脸,用力点头道:“我感觉会……我给你们讲,我妈最大的特点就是行动力特别强!要么不来,要么最近几天就会来!”

    行动力要是不强,当年也不敢私奔了!

    “总有种即将面对太后的感觉……”施向阳有些害怕地开起了玩笑。

    叮嘱完室友,严喆珂从书架上翻出了去年发的新生手册,找到了那张占据了对开页的新校区地图。

    她坐了下来,拿出尺子,于地图上比比画画,显出专注的美丽,看得李怜彤等人一愣一愣,不明白她究竟在做什么。

    看着地图,测量着距离,严喆珂低声自语道:

    “老妈想突然袭击的话,肯定打算偷偷观察一下,但她不熟悉学校的地形,也不清楚我的课程安排,以她的智慧,肯定不会在几万人里撞运气似地等待,而是会选一个多半能遇到我且可以远远打望的地方……”

    “按照这个条件排除,她只有三个地方选择,一是宿舍大门靠近步行街的地方,能直接看到从食堂回来的所有人,二是长桥靠近教学区的那头,任何想回寝室想去食堂的人,都逃不过她的眼睛,三是武道场馆出来的地方……”

    “她是职业九品,根据资料数据,观察范围大概这么大……”

    严喆珂认真地在地图上勾勒出了三段危险区域,满意点头道:

    “嗯,只要让橙子不在这几个区域和我亲近,老妈就肯定发现不了。”

    她正想赞美自己两句,忽地看到李怜彤凑到了边上,一脸古怪地道:

    “珂珂,直接让楼成和你保持几天的距离不就行了?”

    什么测算,什么推理,什么观察范围,什么危险区域,这都是什么脑回路啊!

    严喆珂“呃”了一声,眨了眨眼睛,满脸的无辜。(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