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纪明玉的希望

    纪明玉回过头,重新将目光投射到了即将开始比武的严喆珂身上,脸颊浮现出浅浅的酒窝:“珂珂小时候身体不好,算是娇生惯养吧,不像我,从小跟着师兄师姐们野惯了,早就学会了撒谎,她提到你和她表哥车轮战打败一位八品丹境的时候,虽然没有多余的形容词,但语气里掩饰不住的那股子得意、骄傲和高兴,比她自己考试拿到最高分还明显,我当时心里就咯噔了一下,坏了,女儿真有男朋友了。”

    原来最早是这么暴露的……楼成恍然大悟,不觉沮丧,反倒有种想笑出声的甜蜜,从“旁人”口中知道严喆珂提及自己时的态度与语气,让他对女孩的心意愈发笃定,备感满足和幸福。

    有心爱的姑娘站在自己这一边,岳母大人岳父大人再可怕,我也不会畏惧了!

    可惜没有亲眼看见珂珂当时的样子,没有亲耳听到她当时的语气……

    “有了这几个重点,我要是还查不出你的资料,那不是白活了半辈子吗?”纪明玉眸光平静地说道,“我今天找你,主要是以珂珂妈妈的身份提两点希望,不是要求。”

    “阿姨您讲。”楼成见太后真没有要强行拆散自己和严喆珂的意思,心境恢复了往常的镇定,只是不那么从容,还有诸多的敬畏。

    光是太后生珂珂养珂珂疼爱珂珂这些,就值得自己敬畏了!

    纪明玉侧过头,微笑看着楼成:“第一,在你确信能肩负得起珂珂的人生之前,适可而止,能办到吗?”

    适可而止……楼成差点没明白这四个字的含义,脑子转了几圈才醒悟过来,岳母大人,您说话太含蓄了!

    “我不是一个没有责任感的人,我会为了珂珂努力提高自己,不会对她造成伤害的。”面对丈母娘,楼成回答得也比较委婉。

    纪明玉点了点头:“第二嘛,我知道两个人在一起,不管之前再默契再相爱,真正生活的时候,还是需要彼此都做出一定牺牲才能完成磨合的,但我希望你不要让珂珂为你牺牲掉自己的梦想自己的灿烂,相信阿姨,真正的感情经得起时间与距离的考验。”

    时间与距离的考验?珂珂的梦想与灿烂?楼成有些迷惑,不是太明白具体所指,但还是诚恳道:“阿姨,真是珂珂的梦想,我只会举双手赞成。”

    “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纪明玉慢悠悠起身,点评了一句,“珂珂拿下这场问题不大,好了,阿姨先走了,别和珂珂说我来过。”

    “嗯。”楼成被太后的气场压制,找不到多余的话语,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成熟优雅地离开,与另外一名女子汇合,沿着看台的过道走出了二号厅。

    珂珂会有什么梦想?我好像从来没问过?楼成收回了视线,看见严喆珂将陈君压制,展开了“暴雪二十四击”,心里有些茫然也有些莫名的恐惧。

    …………

    松城市武道场馆外面,纪明玉停在门口,回头望了一眼里面,轻轻叹了口气。

    “小师叔,你最初的打算不是这样的……”柳小琳的感官远胜常人,隔得虽然不近,但也听到了大概。

    纪明玉自嘲一笑:“看见珂珂和那小子走到哪牵到哪的样子,想到她担惊受怕又死倔着不动摇的样子,我就回忆起了当初,心一下就软了。”

    那一年,秀山火车站还年久失修,破破烂烂,那一年,有位少女仅仅提着一包行李,就从江南而来,在接站台看到命中注定的那个男人时,她没有哭,也没有委屈,嫣然一笑地宣布道:“我只有你了……”

    回忆的画面不断地闪现,纪明玉神情变得柔和,突然特别想家,于是迈开了步伐,走向了停车场,并叮嘱道:“小琳,这事你就别给其他人说了,包括你老公,要是被珂珂她爸爸知道,被她外公外婆知道,那还不得把天给翻过来?”

    “放心,小师叔,我知道分寸的。”跟在纪明玉身边的柳小琳含笑回答。

    是啊,老头老太太当初最宠小女儿,结果被气得不轻,伤得不轻,后来便把感情都投射到了更乖巧更让人怜惜的外孙女身上,要是被他们知道宝贝姑娘刚读大学就被野男人给拐跑了,那简直不能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

    …………

    拿到对阵表后,陈君也查了严喆珂的资料,从松城武道圈子的朋友那里辗转知道了女孩入静小成,擅长听劲,能强行拉回重心,并掌握了“暴雪二十四击”,因此早有准备,做足了应对。

    但他本身实力一般,为避免对手听劲借力而临时改变打法让他充满了不适应,不断暴露出各种问题,再加上还得分心防备严喆珂强行拉回重心的手段,更加显得束手束脚,没过多久,就避无可避地陷入了“暴雪二十四击”的压制,仅仅半轮,便坚持不住,有赖裁判的帮助,才避免了受伤落台的结果。

    打完这场,严喆珂的心顿时笃定了不少,对自己的实力有了更加清晰的定位:

    确实有了冲击业余二品的资格!

    女孩欣喜涌现,扭头就望向了看台,寻找着楼成的身影,等发现了那个熟悉的家伙,与他四目相对,不知为什么,她内心一下大定,笑逐颜开,握拳挥了挥。

    看着严喆珂灿烂到让人移不开眼睛的笑靥,楼成一阵喜悦又一阵恍惚,这与刚才面对太后的气场压制,简直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太后算是默认我和珂珂交往了?

    只是希望,不是要求?

    刹那之间,他回过神来,只觉自己激动得浑身颤栗,狂喜从心海深处涌现了出来。

    虽然不清楚到底为什么让丈母娘默认了,但至少获得了初步的成功,有了好的开始!

    我是珂珂光明正大的男朋友了!

    他挥舞起拳头,表现得异常兴奋,看得严喆珂微微歪头,一阵疑惑。

    橙子怎么比我还开心还激动?这只是定品赛第一场啊……

    不管了,他高兴就好!

    而且,他看起来是发自内心的,是情不自禁的,嘿嘿……

    女孩离开擂台,在比赛监督那里做了确认并拿回了手机,沿着过道,脚步轻快地走向了楼成,而楼成早就迎了过来,要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看着男友张开的双臂,严喆珂娇羞地望了望四周,确认没什么人关注后,才咬唇扭头,快走两步,任由他抱住。

    “你怎么这么高兴?”女孩忍着笑,低声问道。

    楼成有好多话语想说,有迫切知道的事情想问,但考虑到女友下午和晚上还有比赛,又强行忍住道:“我这不是高兴你开门红吗?”

    噗!严喆珂失笑,挣脱了出来,撩了撩失去束缚的发丝,心虚地看了看周围,狐疑地打量着男友道:“总感觉你笑得不正常!”

    汗,这就是女生的直觉吗?楼成哈哈一笑:“哪里不正常了?我们去那边坐吧,等一等孙剑和李懋师兄他们?”

    “好的。”严喆珂心情正好,也没深究男友刚才的表现,跟着坐下,接过拧开的功能饮料,小口小口喝着,补充水分。

    以她的体力来说,即使只打了一半暴雪二十四击”,也难免香汗淋漓。

    因着时间安排恰好,两人没等多久,孙剑和李懋就各自结束了比赛,拿到了第一场胜利。

    之后,孙剑去等林桦,楼成他们与早就打完的郭青会合,步行来到了十五分钟路程外的一家快捷连锁酒店。

    ——由于松大新校区和松城市武道馆相隔太远,来往麻烦,按照惯例,他们预先订好了房间,做每轮比赛间的休息之用,以最大程度恢复疲劳,当然,晚上第三轮打完,时间充裕的话,还是会赶最后一班校车回宿舍。

    楼成跑前跑后,忙忙碌碌了一阵,终于按照孙剑李懋,姜浮生吴猛,林桦黎小文,严喆珂郭青和自己单独一人的组合办好了入住。

    但拿了房卡之后,他借口要与严喆珂讨论下午的比赛,将女孩诱拐到了自己的房间。

    “你不会想做什么坏事吧?”站在门口,严喆珂忽然有点胆怯,贝齿轻咬着下唇。

    这似乎大概可能是自己第一次与男孩子开房间……

    楼成失笑一声道:“我在你眼里就这么色吗?”

    “是的!”严喆珂毫不犹豫地脆生生回答

    说完,她梨涡浅现,娇媚横生。

    楼成一时竟无言以对,只好实话实说道:“你下午还有比赛,我哪敢做什么坏事?这不是学了门新手艺,觉得今天能派得上用场吗?”

    “什么新手艺?”严喆珂眼波一转,满是好奇。

    楼成刷卡打开了房门,含笑道:“帮你快速缓解疲劳的按摩手艺!”

    “真的?”严喆珂一脸的“我不相信”。

    “你试试就知道,正好还能配合药膏,消除你的淤青红肿,免得连续比赛留下暗伤。”楼成一边将房卡插入取电槽,一边很认真地说道。

    看着男友一本正经的模样,严喆珂微微颔首,抿嘴一笑:

    “那本教练姑且相信你一次~!”

    说话间,她走了进去,好奇地四下打量,似乎还没住过这种快捷酒店。

    哐当!楼成关上了门,隔绝了外面的杂音。

    “你坐床边,我来帮你按。”他笑眯眯提议道。

    严喆珂白了他一眼:“一身的汗,你不嫌臭,我还嫌脏呢,先洗个澡再试试你的新手艺~”

    而且涂抹药膏什么的,也得在洗澡之后!

    说完,她就像在比赛时的更衣室里,没什么戒备地从楼成手里接过了袋子,可正待弯腰脱掉武道鞋,却忽然僵住了,似乎想到了什么,俏脸飞起了一抹红艳,然后提着拖鞋等物品,慌忙冲进了卫生间,将那里的门牢牢关上,喀嚓一声反锁。

    “怎么了?”楼成有些茫然,随意坐到了床边。

    过了几分钟,卫生间传来了花洒喷薄的声音,细细密密,回荡耳畔。

    楼成本来还不觉得有什么,但听着听着,忽地发现周围异常安静,与往常在更衣室内截然不同。

    在这个房间内,只有我和珂珂?这个明悟突然就闪现在了他的脑海里,让他心底一下滋生了莫名的情绪,只觉那哗啦啦的水声仿佛在敲打着自己的心灵,在勾动着某种叫做暧昧的东西。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严喆珂下午还有比赛,是相当重要的定品赛,绝对不能干扰到她的心境。

    凝水成冰,冰又融化,周而复始,楼成如坐针毡,时而躁动时而镇静,直到洗浴之声戛然而止,他才默默吐了口气,像是打了一场擂台赛。

    少顷,严喆珂开门出来,身上依旧是松城大学白底黑边的武道服,头发用牛皮筋蓬松地挽着,脖子洁白而修长。

    她五官此时愈发显得秀美清丽,裸露在外的皮肤水光润泽,泛着嫩红,似乎吹弹可破。

    楼成就像被一道闪电击中,傻愣愣地看着,逐渐口干舌燥。

    “看什么看!”严喆珂一接触到楼成的目光,顿时晕红满脸,大羞哼道,然后有点害怕地道,“我,我还是先去阿青那边吧……”

    总感觉橙子嗷呜一声就会变成色狼!

    我怎么就这样傻乎乎地跟着他进来了呢?

    楼成深吸了口气,闻到了女孩沐浴后的清香,赶紧凝水成冰,认真恳求地道:“相信我,真的只是给你按摩放松,我怎么舍得干扰到你期待很久的定品赛?”

    看了看他诚恳的表情,严喆珂咬了咬下唇:

    “好吧,相信你。”

    说到这里,她抬起似乎还有点水雾蒙蒙的眼睛,怯生生看着楼成:

    “不要辜负了我的相信……”

    “肯定不会,你看我这一脸正气的样子!”楼成故意开了句玩笑,以缓解让女孩不安的气氛。

    “一脸傻样!”严喆珂抿嘴笑骂。

    她将手里提的武道鞋等事物放好,坐到了楼成旁边,眼神有点娇羞不安地看着双脚道:

    “开始吧……”

    “好咧~”楼成先将药膏翻出,放到旁边,等待使用,然后让女孩侧过了身体,自己则单腿跪于床沿,伸出双手按捏着她的肩膀。

    几下之后,严喆珂有点开心又有点诧异地道:

    “橙子,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还真挺有模有样的!”

    楼成嘿嘿笑道:“你之前不是说等我掌握了按摩这门手艺,就让我帮你理疗放松吗?我一直记着,看了不少视频,查了好多资料,以我的眼光见识和对身体细微的了解,他们那点小技巧哪里瞒得过我?一学就会啊!”

    “你还记得啊?”严喆珂抿嘴看着前方,两颊梨涡深深,透出甜蜜,“不过,你平时那么忙,哪有时间看这个?还搜集了那么多海洋生物的资料……”

    “时间挤一挤还是有的。”楼成双手往下,给女孩按着她背部的肌肉,笑呵呵回答道,“有的非专业课不用听,又不敢逃,正好拿来做这些事情。”

    就是有点浪费流量……

    在大学里,类似的课程不少,楼成总怀疑这是不是学校专门拿给同学们放松用的,与它们相比,靠兴趣挑的选修课反而更让自己有仔细听讲的欲望,难怪有师兄说过,他的状态是选修课选逃,必修课必逃……

    严喆珂眯起眼睛,弯成月牙道:“这些课我都是拿来复习专业课和看延伸文献的。”

    “好学生!”楼成赞了一句,小孩子期待表扬般问道,“舒服吗?要再重一点,还是轻一点?”

    “还行。”严喆珂矜持地回答道,“再重一点点。”

    感受得到她的满意,楼成笑容更盛,结合药膏涂抹,开始按捏着女孩双臂和双腿发力的肌肉,放松她爆发后残留的紧绷,而经过了刚才的熟稔,他的手艺让严喆珂越来越满意,逐渐闭上了双眸,专心享受。

    楼成没好意思让女友躺倒,干脆自己蹲了下来,往脚踝处按捏着,目光一扫,看见她露出拖鞋的脚背有块碰撞留下的淤青,于是将药膏涂抹了上去,不轻不重地揉开。

    由于淤青有部分被拖鞋挡着,他抬起头,想要严喆珂提一提脚,脱掉鞋子,可看到女孩闭着眼眸享受的样子,又觉得没必要询问,她都让自己揉捏那里了,肯定是不反对的。

    楼成握住那纤细又圆润的脚踝,轻轻一抬,将它提起,严喆珂本能挣扎了一下,又放松了下来,眼眸处睫毛轻颤,两颊不知不觉飞起了红晕。

    脱掉鞋子,楼成忽然呼吸一滞,只见女孩脚掌小巧,脚趾秀气,肌肤如同美玉,脚背则肉肉的,与她秀美的外形不太相符,但也相当可爱。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楼成觉得自己的气息变粗了,揉捏的动作都变得更像抚摸。

    他觉得这样不行,忙抬起头来,看向别处,却一下望到了严喆珂鼓鼓囊囊的胸口。

    热血似有奔涌,楼成口干舌燥,蠢蠢欲动,按捏女孩脚部穴位的动作一重,让她不由自主发出了一声低哼。

    哼声入耳,楼成心跳砰砰加快,正想做点什么,严喆珂已睁开了双眼,又是无辜又是疑惑地问道:

    “橙子,你怎么了?”

    怎么一下按得那么重?

    楼成深吸了口气,记得今天是定品赛的样子,连忙道:

    “我去洗个冷水脸!”

    严喆珂先是茫然,旋即看见楼成弯腰驼背地碎步跑向了卫生间,忽然醒悟了过来,羞红了一张俏脸。

    “这个大色狼!”她侧躺下去,抓过枕头,将脸埋了进去,声音似羞似喜,可记起楼成刚才那副样子,又忍不住低笑了一声,有些甜蜜有些感动。

    不知道冷水脸的滋味怎么样……如果不够,他是不是还要洗个冷水澡……女孩又羞又坏地想着。

    楼成此时正将冷水泼洒在自己脸上,用冰凉清醒着灼热,觉得刚才又经历了一番天人交战。

    这真是又美妙又痛苦的体验啊!

    等他平复下去,回到房间,严喆珂已露出了倦色,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道:

    “橙子,我睡会儿,你等下十一点半叫醒我吃饭。”

    “好的,吃完饭我们再讨论下午的比赛。”楼成走到女孩旁边说道。

    严喆珂翻了个身,撒娇道:“你给我揉一揉太阳穴,揉到我睡着。”

    “好!”楼成欣喜地接受了这个任务,伸手轻揉着女孩的太阳穴。

    等了一阵,他听见严喆珂的呼吸变得细长而稳定,看见她睡得恬静而无邪,心情一下变得柔和,忘记了刚才的胡思乱想,就这样看着心爱的姑娘,一直看了好久好久。

    抽空把资料找好,楼成没叫醒严喆珂,而是直接下去买了吃的带回来,用香味勾引她的鼻子翕动,慢慢睁开了眼眸。

    严喆珂的乌发覆盖在两边,脸蛋白净而细腻,漆黑灵动的眼眸还带着刚睡醒的懵懂,看得楼成怔怔出神,觉得自己永远也忘记不了这幅画面。

    …………

    下午和晚上的比赛,因为有着充分的准备和足够的实力,严喆珂都拿下了胜利,而楼成则在下午按摩时又经历了一次冰与火的煎熬。

    晚上八点钟,武道社一行回到了老校区,郭青、李懋等人较为兴奋,因为他们也拿下了全部的胜利,倒是孙剑,分组不好,遇到一位强手,输得了之前的比赛,出线希望变得渺茫,有些郁郁不乐。

    “只是运气不好,等六月份的时候还可以再试嘛。”大家这样安慰他道。

    走了一阵,严喆珂放缓了脚步,在楼成耳边可怜兮兮地道:“晚上这场发力太狠,肌肉比较酸痛。”

    楼成看了看四周,笑眯眯提议道:“我背你吧。”

    “多不好意思啊!”严喆珂一口否定。

    “怕什么,我们走慢一点,从另外的路过去就是!你等下再把脸埋在我肩膀上,那样谁都认不出你来了,也就不会不好意思了。”楼成半开玩笑地说道。

    严喆珂噗呲失笑:“说的就跟鸵鸟一样!”

    在楼成极力蛊惑之下,她终于答应了下来,两人越走越慢,彻底掉队。

    “上来吧?”楼成蹲了下去,含笑说道。

    严喆珂的双手支在了他的肩膀上,任由他勾住腿弯,将自己背了起来。

    “好轻……”楼成低笑了一声。

    此时天色已黑,夜风微凉,四周飘着淡淡的花香,安静又宁和。

    严喆珂没有说话,脸颊绯红,梨涡浅浅。

    楼成见四下无人,吸了口气道:

    “珂珂,你妈妈来找过我,今天你比赛的时候。”

    “啊?”严喆珂一脸茫然,怀疑自己听错了。

    楼成没有回头,笑了笑道:

    “她确定我们在交往,但似乎不太反对。”

    虽然丈母娘让自己别告诉珂珂,但自己分得很清楚,知道谁才是将来的一家人,谁才是重点!

    “我妈,她杀了回马枪?”严喆珂这才反应过来,疑惑、震惊又不解地问道。

    楼成将两人的谈话详细说了一遍,末了问出心里最想知道的那件事情:

    “珂珂,你有什么梦想?”(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