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吹捧

    松城电视台直播间内,画面正切换到松大武道场馆两边的看台,那里已是人山人海,多为青春朝气的男女。

    “人气爆棚呀!”解说兼主持人方觉晓忍不住感叹了一句,“听,听这喊声,听这动静,哪像是一场低层次的选拔赛?说是南北分区赛,恐怕电视机前的观众们也会信吧!”

    他的搭档,本场比赛的嘉宾,三十八岁的丹境强者甘乐笑道:“我之前老听说松大的武道氛围一般,今天一看,很好嘛,除了座位数量,不比我们的主场差多少了。”

    他是松城“永世”俱乐部的成员,是他们参加南北分区赛,也就是预备赛的主力替补,职业七品,因为性格随和,天生一张笑眯眯的脸庞,在本省人气不错,经常被电视台邀请为嘉宾。

    方觉晓翻了翻手上的资料,目视前方道:“老甘,其实你听到的传闻也没错啊,就是老了一点,松大武道社前几年在全国大学武道会的分区赛里是屡战屡败,一次又一次被淘汰,人气也越来越低,一场正式的比赛能有个几百的同学来看就算可以了,去年林缺入校,他们花大力气宣传,又恰好连续拿到了胜利,才勉强挽回了流失的人气,结果……”

    说到这里,他像讲评书那样轻拍了下桌子,摇头晃脑道:“结果还是没能闯过小组赛那一关,我那个时候就想啊,完了,松大要想恢复武道氛围,起码得三年,谁知道他们今年不声不响冒出个楼成,要天赋有天赋,要临场发挥有临场发挥,得,还会制造大新闻,听说前阵子接住了一个跳楼的同学,在校内造成了轰动,上了松城都市报的三版,连门户网站都有转载。”

    “这么一来,松大的同学们不就好奇了吗?想着总得去现场看看楼成是个什么样子,武功究竟怎么样,而武道社今年又横趟了选拔赛小组阶段,连无惧战队都成为了他们的祭品,一来二去,这人气啊,一下子就聚起来了!”

    甘乐配合地说道:

    “俗话说得好啊,独木难支,双木成林,有了楼成,林缺才算不孤掌难鸣,我看过他们之前的比赛集锦,真得说一句,也不知道松大的施教练是从哪里把楼成给挖出来的,这样的武道天才可遇而不可求啊!”

    “而且他和林缺都还是大一的新生,也许明年,也许后年,松城赛区的选拔赛难度将只取决于一点,那就是松大武道社要不要参加。”

    “有这么夸张吗?”方觉晓很喜欢这种有话题性的讨论,有争议才会有关注!

    “我和俱乐部的队友们聊过,他们一致认为林缺已经摸到丹境的门槛了,年内有很大希望晋升,至于楼成,只要把基础补好,这个难关相信是阻拦不住他的,最早明年,最迟后年,松大武道社就是两位丹境带队了,其他人里面说不定还会冒出一两个职业九品,你说,是不是出线的最大热门?”甘乐微笑说道。

    看着网络直播的闫小玲此时飞快在论坛发了帖子:

    “嘿呀,今天的解说好不要脸啊,一直在吹捧我们家楼成和松大武道社,吹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呢,不过我要说,请继续,不要停!”

    “那今年呢?老甘,你觉得松大武道社最终能走到哪一步?”方觉晓控制着话题的走向,免得发散到外太空。

    这就是主持人的专业素养。

    甘乐笑了笑道:“我不敢把话说满了,这年头话一说满就容易被打脸,只能这么讲,赢了今天这一场之后,松大武道社自己不乱搞,小组第一出线没任何问题,而一旦出线,就要看抽签情况了,老实说啊,他们再碰一次完好无损的‘无惧战队’,未必还能赢,而其他组里,有比无惧战队强的,也有和它一个水准线的。”

    “哈哈,老甘你这是成为嘉宾界的老油条了啊!”方觉晓调侃了一句,“也就是说,今天这场比赛将决定第三小组至少一个出线名额,而出线好啊,出线以后立刻就能拿到二十五万的转播分成,对武馆或队伍来说,差不多就算有盈利了。”

    八支出线的队伍将有各自二十五万的转播分成,每前进一步,还会有更多,闯入四强是三十五万加一门静桩观想法,打进决赛是五十万加一门武功打法,拿到本赛区第一名额外再得六十万和一门有观想法配合的丹境绝学。

    甘乐默默“开了一枪”:

    “单纯只是八强的话,还盈不了利。”

    “为什么啊?”方觉晓大概知道原因,但他还是要问,以满足收看观众的好奇,“就拿青龙战队举例吧,他们四位职业九品的武者分别来自四家武馆,平时都有固定的月薪,这一块不能摊到选拔赛的成本里吧?”

    甘乐作为过来人,揭了下底道:

    “肯定不算啊,这是平时指导学员,防备踢馆的报酬,但既然参加选拔赛了,那这段时间多用的药膏药汤算谁的?必须保护好身体,不能打小型擂台赛的损失算谁的?武道比赛又是有不小风险的,上一场总得给点保底吧?赢一场也得给点奖金吧?这么七七八八一算,‘青龙战队’三个月小组赛的额外花费至少十万朝上!”

    “等出了线,拿到了转播分成,你好意思不分个红,不给点奖励?按照规矩,怎么也得从二十五万里拿一半出来分,剩下的再减去成本,有没有盈利真的很难说。”

    “哎,也就是这几年网络转播这块起来了,电视台给钱也大方了,以前得拿到赛区出线名额才能盈利。”

    方觉晓“嗯”了一声,点头道:

    “感谢甘师父给我们解开了这个谜题,不过嘛,小组赛各支队伍的情况也是不同的,有的是拿十万块买三个月的广告,有的是拿十万块买难得的实战演练机会,有的则纯粹是队员出义务工,不拿一分钱,也就没什么开销,嗯,我说的就是松大武道社!”

    “好啦,比赛即将开始,我们将目光投回赛场,关于特殊赛制的情况,我和甘师父之前已经聊了很多,不再赘述,只强调一句,武道精神是展现最强,打破最强!”

    “呃,我看到裁判登上擂台了,接下来将是一场价值二十五万的比赛!”

    …………

    “啊?小组出线有钱分?”楼成诧异地看向旁边的孙剑。

    他压根儿没想过打选拔赛还能有钱拿!

    孙剑压低声音道:

    “我听校办的叔叔讲,只要我们能出线,拿到转播分成,大头会留在武道社,就拿第一笔二十五万来说,方案是学校分十万,作为日常管理和维护费用,施教练拿五万,作为奖金,你和林缺是职业级的武者,各拿两万,我、李懋、严喆珂和桦桦作为上过场的替补,嗯,我是替补,分别拿一万,郭青五千,黎小文补贴两千,姜浮生、吴猛和蔡宗明他们这些特训成员补贴一千,剩下的作为武道社小金库,平时庆祝吃饭什么的就不用拿到学校报销了。”

    作为刚拿到业余三品的武者,林桦今天有很大希望登场。

    两万?楼成忍不住吸了口气。

    他正愁暑假时期的冲击丹境费用和约会开销从哪里找钱,想不到突然之间就有两万的好事从天而降!

    ——虽然他还有一万两千多的私房钱,但距离暑假还有那么久,还有那么多次约会,鬼知道到时候还能剩多少,尤其他还打算五一期间约严喆珂去周边好玩的地方旅游!

    至于他的武道鞋损耗和日常药膏消费,严喆珂不声不响全都承包了,虽然平时约会的时候,她不会刻意分彼此,非得自己出一部分钱,可其他方面,总会劝着楼成节约,也很舍得为他花钱。

    这事被蔡宗明偶然知道后,还赞了一句,说单方面的付出是不会长久的,有来有往才会懂得珍惜。

    两万……楼成没照镜子,但也知道自己的眼睛肯定发亮了。

    之前打选拔赛,他是以对胜利的单纯渴望来制造战意,而现在,在他眼里,青龙战队那帮人就是可以移动的钞票,就是自己晋升丹境的光明未来,就是自身与严喆珂的美好约会!

    另外,青龙战队还小小得罪了自己一下,因为他们申请的特殊赛制,严喆珂昨天下午专门找了林桦孙剑他们来演练围攻的基本事项,也就是说,这个星期没有约会!

    青龙战队简直罪大恶极!

    打!

    必须打!

    赢!

    必须赢!

    他觉得自己鼻孔在喷着粗气,战意一下就昂扬到了极点,无需别人再动员,无需施教练再煽情!

    正好,我今天刚掌握了“大江冰封图”!

    这个时候,施老头拍了拍掌,将严喆珂等人从闭目养神里唤醒,微笑道:

    “今天上场的是,林缺,楼成,孙剑,李懋,严喆珂和林桦!”

    六对三!

    …………

    客队更衣室内,莫子聪放下手机,站了起来,环视了邓华祝韬等人一眼,开始做赛前的动员。

    他闭了闭眼睛,沉声说道:

    “我知道这场比赛没多少人看好我们,不申请特殊赛制的话,我自己也不看好,就算申请了,现出的盘口也是赌我们输的。”

    说到这里,他指了指更衣室外面:

    “你们听见了吗?外面的喊声有多么的兴高采烈,压根儿没当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赛!”

    “你们能想象吗?刚才电视台的赛前分析里,都是说松城武道社赢了会怎样赢了会怎样!”

    “你们知道吗?松城大学可能已经在讨论转播奖金的分配方案!”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在他们的眼里,我们不是青龙,只是一条泥鳅,想怎么蹂躏就怎么蹂躏,不存在输掉比赛的可能!”

    轰的一下,青龙战队其他人齐齐站了起来,脸上充满了愤怒。

    这是赤裸裸的轻视!

    让人气氛到极点的轻视!

    莫子聪扬起了手臂,握紧了拳头,高声道:

    “出去吧,让他们知道我不是好惹的!”

    “出去吧,撕掉他们的得意,打掉他们的嚣张!”

    “这是我们正名之战!”

    邓华祝韬等人顿时跟着喊道:

    “正名之战!”

    …………

    闫小玲不知不觉改变了坐姿,专注地看着屏幕,忘记了回复。

    …………

    山北大学武道社里,许万年也留了下来,坐到了彭乐云的身边,神情肃穆地盯着直播。

    彭师弟刚才说楼成将是我一生的克星?(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