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

    林桦并没有为难多久,因为当楼成和林缺一个如狼一个似虎地从两边扑向了祝韬的时候,这位外形凶恶的光头硬汉鼓胀起泛着青黑色泽的皮肤,弹动脊椎,猛地就往旁边奔去,硬生生跑出了中箭小白兔的感觉。

    然后,他跳下了擂台,跳下了擂台……

    全场的欢呼戛然而止,一阵静默,没想到刚才威风凛凛的祝韬竟然连尝试都不敢尝试一下便直接认输,火急火燎的,像是在逃离龙潭虎穴。

    擂台之下的祝韬则没有一点羞愧,反倒庆幸自己当机立断,毫不拖泥带水。

    光是楼成一个人,不管他是否苦战过,自身都不敢说有多少胜算,那拉开架势连环打出震拳的恐怖让人记忆犹新!

    而如今,还有个林缺在旁边虎视眈眈,不认输留在场上等着过年吗?

    不是自己胆小怯战,实在是敌人太强大太可怕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

    他想过举手向裁判认输,但考虑到刚刚才把楼成的女朋友给扔了出去,挺担心自己动作还没摆出来,对方就已扑到面前,假装不知,先胖揍一顿再说,所以,还是先行闪避,主动落台比较安全!

    楼成在祝韬原本站立的位置顿住了脚步,有点好笑地看着对方跳下擂台。

    他没想到这位看起来很强硬的光头恶汉竟认输得如此干脆利落,忍不住对旁边的林缺感叹了一句:

    “其实,我接近极限了……”

    祝韬没必要那么害怕的!

    这不是谎话,自己的冰霜劲初学乍练,还不够熟稔,消耗比预计的大很多,之前准备的是一记“冰霜劲”接“雷音震禅”连环捶打,结果被“二次象鸣”打乱了计划,为了及时扭转战局,不得不全力以赴,轰出了第二记“冰霜劲”,到了现在,精神上很有点贼去楼空的感觉。

    不过,楼成也不觉得仅仅靠气势就把祝韬给吓跑了有什么幸运之处,真要打,自己勉勉强强还能用得出一记“雷音震禅”,其他拳脚功夫也算得上职业九品,而且不是还有大舅哥吗?

    给他做个辅助,划划水,打打太平拳,还不是美滋滋的?

    此时,听见楼成的感叹,林缺转头望了过来,脸色不变地吐出三个字:

    “我也是。”

    我,也,是?楼成先是一愣,旋即醒悟,愕然看向了大舅哥,只见他的眼眸幽黑清澈,不像在开玩笑。

    还真是巧啊……楼成忍不住干笑了两声。

    这个时候,裁判举起了右手,高声宣布道:

    “最终赛果,松城大学武道社胜!”

    现场观众齐齐发出了一声呼喊,既为胜利喝彩,又为战斗结束得这么快而遗憾。

    刚才的比赛足够精彩,足够惊心动魄,唯一的问题就是太短了!

    不过瘾啊不过瘾!

    …………

    随着裁判的宣布,楼成敛去了其他所有情绪,心里只回荡着胜利的喜悦和“奖金奖金”的呐喊。

    他举起手,向两边看台的同学们鼓掌致意,在热烈的声浪里,步伐轻快地走回了主队席位处,握起拳头,与孙剑李懋等人一一碰撞。

    到了严喆珂面前,他忍住拥抱女孩的冲动,照顾着她的薄脸皮,低声笑道:

    “都是严教练事前准备得充分!”

    严喆珂笑得阳光灿烂,两排牙齿晶莹而整齐,她微扬着下巴道:

    “哼,知道跟着本教练不会吃亏了吧?”

    说完这句,她扭头看向了旁边,故作寻常道:

    “你的冰霜劲也挺厉害的嘛……”

    听到严喆珂这一句赞扬,楼成顿生满足和自豪之感,似乎比刚才赢得了战斗还高兴。

    而且,就算没了金丹,“冰霜劲”现在也真正属于自己了!

    “出线奖金应该没问题了。”他欣喜地说道。

    就在这时,他灵光一闪,趁机做出了邀请:“辛苦了三个月,也算有个好结果了,我们五一的时候拿着奖金去附近旅个游,庆祝庆祝?”

    严喆珂的眼眸往上看了看,俏脸泛起了晕红:

    “我得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楼成半开玩笑地问了一句,心情已异常的舒畅。

    这种事情,女孩没直接拒绝,就说明希望极大!

    “哼,得看你挑的旅游景点我喜不喜欢,得看你老不老实~!”严喆珂轻哼了一句,眉梢眼角却不见一点嗔意。

    旁边的施老头默默看着他们,忍不住暗骂了一句:

    “一直没挫折不行啊……”

    “这混小子还不来给为师献殷勤?光知道围着严丫头身边转!”

    “哎,收这个徒弟还不如养条狗!”

    …………

    青龙战队这边,莫子聪和邓华已经被搀扶下台,一个脸色青白,浑身颤栗,像在打着摆子,一个目现晕眩,脚步虚浮,频频干呕。

    而替补队员们听着观众肆无忌惮的欢呼,一个个脸色凄然,既感觉沮丧,又有了几分同仇敌忾之情。

    “松大武道社确实,确实很强,林缺和楼成确实很强,但我们刚才也不是没有一点机会,全怪我低估了楼成,没料到他竟然练成了一门诡异的劲力……”莫子聪吸了口气,吐出寒意,认真地做着自我检讨。

    对之前的比赛,他其实输得心服口服,自问被楼成逼到不得不硬拼之后,真的是没有任何机会,对他的寒意劲力毫无办法。

    可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能这么说,还是得留下希望,便于整合四家武馆!

    邓华跟着道:“我也犯了错,呕,没想到林缺能初步收束气血和劲力了……”

    “总之,这一场我们虽败犹荣,明年再来,未必没有小组出线的希望!”祝韬也给自己脸上贴起了金。

    可真回想刚才的战斗,他还是一阵后怕,只觉楼成和林缺的目光似乎还锁定着自己。

    等到下次遭遇,他们多半是丹境了吧?

    …………

    松城电视台直播间内,方觉晓苦笑道:“这场比赛确实很精彩,但也太短了吧?真正打起来才多久,有没有一分钟?”

    “差不多……”甘乐笑了一声,“不是还有备播的比赛吗?这场精彩就行了嘛。”

    “也是。”方觉晓点头道,“老甘,我总觉得楼成打莫子聪的那两拳有点怪怪的,你能给我们分析一下吗?”

    甘乐颔首道:“行,我们看大屏幕,这是之前的截图,可以清楚地发现莫子聪嘴唇青紫,脸色青白,像是受到了冻伤,而楼成往常使用的又是‘冰部绝学’里的‘暴雪二十四击’,我们有理由相信,他身怀异能或者特殊天赋,不到丹境就提前练成了‘冰部绝学’的核心劲力之一!”

    “我这里给大家解释一下,不到高品丹境,武道招式都相对简单,没什么花哨,核心则是发力的技巧,各家有各家的秘诀,而它一旦结合观想上升到了劲力的程度,那就是一门绝学的核心部分了。”

    “可以这么说,不管楼成属于‘冰部’哪一脉,他都能称得上核心弟子了。”

    “原来是这样……”方觉晓附和道,“那林缺呢,我觉得他今天展现的能力比以往又有了不小的进步?”

    甘乐做了肯定的回答:

    “是的,他初步掌握‘收’的感觉了,我之前说他年内能晋升丹境,现在要更正一下,或许上半年就有希望!”

    …………

    一边听着视频里的解说,闫小玲一边就兴奋地发了帖子:

    “嘿呀,谁来给我具体解释下什么叫冰部的核心劲力?”

    她在主楼@了“盖世龙王”和“擂台之路”。

    “盖世龙王”很快回复道:“你不是负责花痴就行了吗?还问这个?”

    “长夜将至”闫小玲当即回答:

    “别瞧不起人!我除了会花痴,还会吃翔,不对,还会自黑!”

    她之前常常被调侃类似的事情,但从来不气恼,反倒相当配合,勇于自黑,在楼成的粉丝论坛里有了“吃翔版主”的称号。

    “我竟无言以对……”

    “不愧是北地食翔魔……”

    “幻梵”“盖世龙王”等熟悉的ID一一表示了赞叹。

    最终,“盖世龙王”还是详细地又解释了一遍:

    “所谓的‘什么什么劲’就是一门绝学的本质东西,没有它,即使学会了外罡招式,也不过是虚有其表,顶多有原本三四成的威力……”

    “武者到了丹境才会去接触这方面的东西,那样有足够的身体掌控能力和肉身素质去修行,炼体境巅峰勉勉强强可以尝试,但打出来的劲力很难带上冰冷火烧等特殊表现……”

    “楼成在不到炼体巅峰的境界,制造出了冻僵身体的效果,那说明他很可能有冰寒方面的异能或者别的特殊天赋,妈的,我记得他有火焰异能啊!”

    “什么鬼?”

    “长夜将至”闫小玲用转转圈的表情道:

    “谢谢龙王,虽然还不是特别清楚,但知道它很厉害很厉害就行了!我要发花痴了,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为什么,结束得这么快,等了一个星期才看了楼成几分钟,宝宝委屈宝宝难过宝宝心里苦……他怎么就不放放水,多打一阵?”

    “幻梵”“捂脸流泪”道:“小长夜,我更难过,我家偶像竟然练成了‘冰部’的核心劲力,我还希望他毕业后加入龙虎俱乐部,传承‘火部’绝学的……”

    “不管怎么说,他练成了这门劲力,未来真的前途无量了!”“聂柒柒”等人纷纷做出了类似的感慨。

    “一贯纯爱俊冈本”则突地冒出来道:“只有我注意到松大武道社有个替补女生能打九分吗?”

    “不是你一个人,我正想发,比赛就结束了……”“贫僧法号乱来”回复道,“我都想参加今年高考,考去松大,加入武道社了!”

    闫小玲看到这个回复,嘿嘿一笑,自言自语道:

    “我不用想……”

    她又@了“盖世龙王”,乐滋滋地问道:“你说楼成他们能走到选拔赛哪一步?”

    “小组出线没问题了,但之后的对手一个比一个强,恐怕没什么更进一步的希望了吧,哎,到五月份淘汰赛还有一个多月,鬼才知道楼成和林缺到时候又会成长到什么境地,话不能说满……”“盖世龙王”不敢妄下断言。

    …………

    松城电视台的记者舒蕤先采访了急着离开的青龙战队,然后才来到主队更衣室外,守在门口,要一个一个地采访!

    第一个推门出来的是林缺,看到清爽干净又内敛沉默的他,舒蕤心里咯噔了一下,想起了上次的“冷幽默”。

    她谨慎问道:“林缺同学,方便接受下采访吗?”

    林缺点了点头,示意可以。

    舒蕤斟酌着语言道:“林缺同学,你刚才扑向邓华那一下比平常更有爆发力,是不是初步把握到‘收’的感觉了?”

    林缺认真地回答道:

    “秘密。”

    秘密?秘密你个鬼啊!谁看不出来?舒蕤顿生抓狂的冲动。(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