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邀请(四千大章)

    回到房间,楼成换上了藏青色的龙虎俱乐部武道服,揣上了手机和房卡,正准备出门,又掉头走到床边,从口袋里掏出皮夹,取出两张一百的纸币,与房卡塞在了一起。

    虽然现在手机支付方便,很多时候不带钱也无所谓,但毕竟出门旅行,人生地不熟,鬼知道这里是个什么状况,还是揣点钱以备意外比较好!

    下了楼,清新沁人的空气扑鼻而来,楼成深呼吸了两口,只觉身心皆是舒爽,于晨曦薄雾里分辨了方向,按照之前看过的地图,往着右手边的道路慢跑了起来,穿过两条大街,抵达了一处暂时空旷清冷的广场。

    找了角落,他拉开架势,练起了桩功,从阴阳开始,重点是修行“雷音震禅”的内练法,脑海观想雷云,牵动腹部肌肉,带起一阵阵有节奏的低沉雷鸣声从他喉咙处发出,而他身体各处的肌肉,配合着节律,时而绷紧,时而炸开,制造出往身体内部的轻微震荡,以锤炼骨骼,练髓练血练脏腑。

    与面对莫子聪的“象鸣”时相比,他如今骨髓凝练,血液奔腾如同大河,带着极其旺盛的生命力,冲刷打磨着它流经的每一个地方。

    咚咚咚!

    楼成略微控制着心跳,让它时而激烈,时而舒缓,以此影响其他脏腑,结合雷鸣震荡,完成共同的蠕动。

    这是他的武功练进了骨子里,即将练入身体内的表现,到时候,就是炼体巅峰的境界了,就能让内外一体,往全身劲力浑然如一发展了,就能掌控以往不太能驱使的肌肉骨骼,完成种种常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比如,到了丹气境界,耳朵是说自行盖住就能自行盖住!

    他这么一练就是接近五十分钟,天空明月终于隐去,清晨阳光洒落,照亮了昏暗,驱散了薄雾,而广场之上,最先只有楼成一人,万籁寂寥,后来陆续多了一位位晨练者,有老有少有壮年。

    嗡隆隆的低沉雷声从楼成体内发出,让每一位从他附近路过的男男女女为之侧目,比较懂行一点的更是微微变了脸色,打量的眼神变得又敬畏又向往。

    久练伤身,楼成体内哗啦啦奔腾的血流声逐渐放缓,蠕动的腹部也慢慢收住了动作,

    他从最开始只能内练二十分钟,到现在可以坚持四十七八分钟,足见身体素质的提升与骨髓血液五脏六腑的强化。

    睁开眼睛,他缓慢打起了练法套路,从“暴雪二十四击”到“雷音震禅”,并将时间主要分配到了后者。

    “雷音震禅”看似入门后就没什么困难了,可真正练习起来,楼成每天都有新的感受新的体会,挖掘出了不少潜在的韵味,自觉到了最近,才算是有点登堂入室的意思了。

    不过,他低估了“雷音震禅”与“冰霜劲”糅合的难度,一个多月过去,“当头棒喝”这式杀招竟然才勉强摸到门槛。

    对于此事,楼成并不焦虑,自己肉身都还没提升到炼体巅峰,其他也急不得,而且据师父所说,“当头棒喝”乃外罡招式的简化版,哪是那么容易掌握的。

    演练完一圈,因环境限制,周围人多,他没锤炼打法,重新又站起了静桩,再一次修炼着“冰镜”这门功夫。

    他结合金丹带来的内视,一次又一次地做着尝试,而结果毫无意外,都可耻地失败了,但这个过程里,他的眼耳口鼻和心灵精神等感官在日积月累地发生着蜕变。

    七点四十分,他吐出一口浊气,收起了架子,抹了把汗水,沿着路灯已然熄灭的道路往回走去,只觉精神抖擞,气血旺盛,有种莫名的笃定。

    和严喆珂的恋情,从开始到后来,都太过美好,美得不像真实,总让楼成有种不安全感,总觉得这是一场迷梦,梦醒就一切了无踪迹,而经过昨晚情绪激荡的沟通,他才明白很多的美好都是严喆珂暗自顺从、妥协和容忍换来的,如果一直持续,自己的行为又没有大的改观,这很可能就量变到质变,成为争吵矛盾乃至分手的源泉。

    昨晚珂珂的话语是有点伤人,但也正因为如此,自己才会记得牢靠,每次回想都会有心中一紧,打个机灵。

    只有美好的虚假面纱褪去,男女之间在观念,在想法,在习惯上的不同开始显露,开始磨合,但楼成不觉得遗憾,反而多了脚踏实地的感觉,因为这样看起来才会长长久久。

    小仙女飘在天上,终有一日会无法触及,当她变回严喆珂,落到地面的时候,才是能够共同生活的姑娘。

    那样的沟通,如果不在乎对方,如果不想着将来,是不会说出口的……

    楼成笃定自信地往前走着,以往总害怕失去严喆珂的安全感缺少被弥补了不少。

    走了几分钟,他看到前方小区外面出现了一排排早点摊位,它们冒着热气,蒸腾出生活的味道。

    “吃什么好呢?给珂珂带点什么?”楼成环视一圈,先挑了家面摊,观察几眼后,要了一碗炸酱面一碗红烧牛肉面。

    对于能吃的顾客,摊主见得多了,也没问他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吆喝了一声,夹起足量的面条,放入了大铁锅中。

    等待的过程里,楼成随意找了张桌子,坐到了旁边的位置,看着一位位假期也得加班的可怜人奔波劳碌,,目睹着他们在早点摊子挑挑拣拣,不知为什么,他忽然就多了点悠闲自在的情绪。

    没过多久,两碗面端了过来,楼成没急着吃,先拍了张,打算等下发给严喆珂,问她想吃什么,如果她还没醒或者没有主意,那就自己决定。

    呼啦啦,他吃得热火朝天,只觉这家摊子用料很足,牛肉炖得很烂,杂酱很香,除了面条本身的质量差了点,算是不错了。

    三下五除二,他将两碗面都解决掉了,询问过摊主能不能手机支付后,不得不掏出了纸笔。

    接下来,他优哉游哉地逛着这一家家早点摊子,时而来一碗馄饨,时而吃一屉小笼包。

    这让他回想起了小学后几年和初中时期,老爸所在的企业接近破产,小区的叔叔阿姨们生活艰难,要么外出打工,要么摆着各种摊子,以求挣个饱肚,所以,那个时候的小区和学校外面有很多早点摊子,不少是可以刷脸的熟人,只不过自己当初胃口普通,不像现在能吃了一摊又一摊。

    倒是汪旭,发育得早,身体壮,每天早饭都得吃三四摊才能饱,而他家又比自己家还困难,时不时就会有赊账,但他从来没有说不还,哪怕混社会之后,也不白吃白喝。

    正因为这点点滴滴的表现,自己一直觉得他本质是不坏的。

    吃得差不多了,楼成用QQ给严喆珂发了食物图片,将鉴定为还不错的早餐做了推荐。

    等了几分钟,见严喆珂没有回复,他收起手机,返回经过的摊子,要了一屉小笼包和一碗红烧牛肉面打包。

    右手提着两份食物,他加快了脚步,免得冷掉就不好吃了,眼见即将拐过街口,忽然听见前面有人惊慌喊道:

    “小偷!”

    “有小偷!”

    呃……楼成抬眼望去,只见一位二十来岁的姑娘正跌跌撞撞地追赶着个精瘦精瘦的小伙子。

    他抿了抿嘴,略作观察,往左跨了两步,正好遇见小伙子擦身而过,然后,他悄无声息往侧方伸出了脚。

    扑通!

    小伙子脚下一绊,顿时失去了重心,想靠着点功夫强行稳住,却慢了半拍,最终还是腾云驾雾,狠狠跌在了地上,被那位姑娘赶到了几步之外。

    他翻身站起,从腰间取出匕首,挥舞了几下,一副恶狠狠的样子。

    楼成脚下一个发力,忽地就扑了过去,抢近小偷身前,左手一抓,巧劲一拧,就让那把匕首叮当一声落地。

    他侧过身体,控制着力度一撞,顿时让小偷险些闭过气,再次踉跄倒地,被姑娘抓住,从兜里拿回了手机。

    眼见周围已经有不少人过来,小偷也暂时失去了反抗之力,楼成急着将早餐暖暖送到女友面前,也不啰嗦,扭头便走。

    刚才一气呵成的动作里,他的右手始终稳稳摆出平衡,没让汤水洒出一点!

    追小偷的姑娘见有市民帮忙按住小偷,忙转过身,看向楼成的背影喊道:

    “谢谢!”

    “别走啊!”

    她边喊边追,似乎想当面致谢。

    楼成没有转身,反而加快了步伐,他扬了扬左手,心情愉快轻松地回答:

    “不用谢!”

    请叫我红领巾!

    姑娘先前就追了小偷一阵,体力早就枯竭,不得不停顿了下来,喘起了粗气,然后抓紧时间,用手机给楼成的背影来了一个定格。

    喀嚓!

    她看了看楼成身穿的烂大街藏青色龙虎俱乐部武道服,看了看他右手提着的两个打包盒子,吐了口气,将照片发了朋友圈,配文字道:

    “超帅超厉害的外卖小哥!”

    …………

    楼成快回到酒店的时候,终于看见严喆珂做出了回复。

    她“可怜兮兮”道:“橙子,你到哪里了?”

    “想我了?”楼成“坏笑着”回复道。

    严喆珂以咬着帕子的委屈表情道:“嗯,醒来在陌生的地方感觉有点怕,有点,有点想你……”

    “嘿嘿,我快进电梯了!”楼成这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女孩的依恋,心情顿时变得雀跃。

    经过昨晚的事情,两人之间的感情似乎更进一步了。

    来到严喆珂门口,他刚敲了两声,就见到房门吱呀一声打开。

    严喆珂穿着昨晚那套有卡通图案的浅色睡衣睡裤,笑吟吟看着楼成道:“我感觉你给我买了面、包子和油条!”

    “除了油条,都对了!”楼成当即笑道,“咱们心有灵犀啊!”

    “嘿嘿……”严喆珂笑了一声,接过食物,坐到了桌边开吃,楼成站于她的旁边,欣赏着她小口却快速的吃相。

    目光扫过之间,他发现女孩的眼眶略显肿胀,脱口而出道:

    “我昨晚还以为你会哭的……”

    严喆珂以筷子轻敲着自家下巴,一边思索一边说道:

    “我看小说和电视剧会哭,感动会哭,真到了难过委屈或者比较痛苦的时候,反而不会哭了,特别能忍。”

    “哼,你想让我哭吗?”

    “没,我这不是好奇吗,认识以来,都没见过你哭。”楼成笑眯眯说道。

    严喆珂夹了一个小笼包,凑到嘴边,横了他一眼。

    等女孩吃过早餐,楼成便打算返回自己房间,洗澡更衣,出发去山上。

    他刚走出房门几步,突地听见严喆珂轻轻喊了一声:

    “橙子……”

    “嗯?”他回头望去,只见女孩倚在门边,露出半个小脑袋,晕红着脸颊道:“我说的就是多点昨晚那样的相处……”

    没有情欲的味道,只有心与心的贴近。

    “我也喜欢。”楼成真心实意地微笑道。

    这个时候,不知为什么,他忽然想到了严喆珂昨晚的一句话:有时候,她对亲热不是太乐意太喜欢。

    那有的时候,是不是就挺喜欢挺乐意了?

    哎,女孩子的心思真是难以琢磨啊……

    相视一笑,两人各自回到了房间,楼成正待洗澡,却听见手机铃声响起,拿起一看,正是“情圣”小明同学的来电。

    “嘴王,你不和你女朋友卿卿我我,一大早给我打什么电话?”楼成损了一句。

    蔡宗明嘿了一声:“你丫什么时候回松城?我家那位觉得你是个很好的朋友,带好了我,让我戒了烟,差不多也戒了大半的酒,重新有了目标和动力,想请你吃个饭,道个谢,嗯,这都是她的话,我怎么可能这么觉得?明明都是我在教你,是我在做你的情感顾问,让你变得成熟!”

    擦,你还挺傲娇了嘛……楼成险些失笑,但还是很有感触地道:

    “咱们这就叫益友了吧?”

    人生遇到一个彼此促进彼此补益的好朋友,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对面那头的蔡宗明沉默了一下道:“橙子,你丫是不是被撞坏头了?是不是被人灵魂附体了?你损我几句,骂我贱人,让我滚,我都不觉得有问题,可你丫突然来一句益友,我汗毛都竖起了好不好?”

    楼成一腔的感慨如被泼了冷水,嘴角抽搐着道:“我还从来没见过不听好话,非求着挨骂的人……”

    “好啦,你丫什么时候回松城。”蔡宗明打了个哈哈道。

    楼成如实回答:“三号下午吧。”

    “那行,我定晚上,反正她四号早上的飞机,你家严喆珂要是乐意,也一起来呗,这样你丫会收敛点!说我坏话,我就说你坏话!”蔡宗明恶狠狠补了一句,挂断了电话。

    楼成拿着手机,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对这个邀请,他是挺感兴趣的,不为啥,就好奇,想看看能降服“情圣”的姑娘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