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夜相处

    啊?楼成一脸懵逼,完全没想到“厚颜无耻”“得寸进尺”之后跟的是“好好表现”“东西拿过来”。

    这反差也太大了吧?

    等等,后面两句是什么意思?

    他忽地醒悟,狂喜在心中炸开,高兴得有点手足无措:

    “好,好的!”

    严喆珂这是答应了自己今晚一起睡的要求?

    虽然只是单纯意义上的一起睡,但光是如此,也是两人关系的巨大进步,光是如此,也是一件很美好很让自己渴望的事情!

    楼成没有笨得去问女孩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主意,他隐约可以预料,那将让严喆珂恼羞成怒,直接反悔,把自己撵出房间。

    能做不能说……他默默道了一句,欢天喜地转身往外,小跑向自己的房间。

    哐当!

    听见房门合拢的声音,仿佛被之前话语耗尽了全身力气的严喆珂才抬起手摸了摸殷红如血的脸蛋,无声自语道:

    “我怎么就答应他了……”

    “哼,反正他也做不了什么!”

    …………

    一路小跑,冲进自家房间,楼成从背包里翻出了换洗衣物和明早锤炼的武道服。

    就在这时,他念头一闪,顿住了动作,想了几十秒后,又将东西全部塞回了背包,甚至将之前换下的脏衣服也用特意准备的袋子装好放入。

    今晚只要表现良好,明晚应该也能一起睡,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把东西全部拿过去,省得还要来来回回地跑!

    而且,明天提前退掉这间房还可以省好几百块钱呢!

    至于能不能表现良好,楼成对自己充满了信心,女孩子处在生理期,肚子疼痛,气虚体寒,自己怎么可能会想着占便宜,那还是人吗?

    他巡视了房间了一圈,确认没有物品遗漏,背上行李,抽出房卡,奔向光明般奔到了严喆珂的房间外面。

    咚咚咚!他控制住激动的心情,努力让敲门的节奏不显得急促。

    三声之声,严喆珂拉开了房门,让出了进去的道路。

    她又用发夹别住了秀发,仿佛一下小了好几岁,变回了初中时期。

    目光扫过楼成的背包,严喆珂粉唇微张,视线跟随,旋即低下了脑袋,什么也没说的冲进了卫生间。

    楼成暗笑一声,隐约觉得自己能把握到女孩现在的想法。

    她肯定在说,男人果然得寸进尺!自己不过答应了今晚,他就把所有东西背过来了,预谋着明晚!

    因为严喆珂将卫生间的房门反锁上了,楼成不能欣赏她卸妆时的样子,只好将背包与她的拉杆箱并排放好,坐到了床沿,挂着难以掩饰的笑容耐心等待,连玩手机刷论坛都忘记了。

    哗啦啦,过了一阵,卫生间内传来了淋浴的声音,一个一个音符地敲打在楼成心上,让他有点口干舌燥。

    他拧开了一瓶送的矿泉水,咕噜喝了一口,深感类似的场景果然是极大的考验,明明知道什么也不该做也不能做,还是忍不住浮想联翩。

    呃,不是说生理期不能洗澡吗?

    直到此时,他才泛起了疑惑,对自己接收的知识与现实的不符表示了茫然。

    等下得请教请教我的“人生导师”严教练!

    没过多久,水声停止,楼成赶紧正襟危坐,以示自己没有胡思乱想。

    卫生间的房门打开,严喆珂秀发轻挽,露出修长洁白的脖子,缭绕着一层仙气般走了出来,清丽秀美到了极点,看得楼成差点忘记自己的问题。

    “你看什么看?”女孩娇羞扭头,不敢与男友的目光对视。

    “看小仙女啊!”楼成吸了口芬芳,压下心中的悸动,以开玩笑的口吻赞美道。

    严喆珂此时的眸子因刚洗完澡而隐有水意,横了楼成一眼道:

    “快去洗澡!”

    说完,她俏脸一红,又补了一句:“再等几分钟!”

    我才刚洗完,橙子现在就进去,总感觉怪怪的!

    楼成被她那一横拨动了心弦,险些就魂不附体,也没察觉她的异常,用问题转移着注意道:“珂珂,你不是大姨妈吗?怎么还能洗澡?”

    “为什么不能洗?”严喆珂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一般是量最大的那一天半或者两天结束就洗一次,后面隔一天洗一次,不洗头就行了,要不然总觉得身上有股血腥味……”

    说着说着,她有些害羞,没再继续。

    原来是这个样子……楼成觉得自己又学到了新知识,他微笑道:“严教练不愧是我的人生导师。”

    他这话一下就逗笑了严喆珂,让女孩有些花枝乱颤:

    “那你要好好学,还有很多东西呢!”

    闲聊了几分钟,楼成得到允许,拿着换洗衣物进了卫生间,闻到了残留的温暖暗香。

    他吞咽了口唾沫,压住躁动,快速刷牙洗澡,临到结束时,他忽地有点犹豫,是直接四角裤就出去了,还是把牛仔裤重新套上?

    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情景,楼成也有点害羞,最终还是穿得整整齐齐拉门而出。

    外面灯光昏黄,严喆珂面对着卫生间方向侧躺,整个身体完全埋进了被窝,只留下那张白净娇小的瓜子脸和如云似瀑的乌发在外,她正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无声地看着走过来的楼成。

    “你没睡衣?”忽然,严喆珂眨巴着眼睛开口,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楼成笑了笑道:“男生没那么讲究,我不穿睡衣睡裤的。”

    冷的时候就棉毛衫棉毛裤,正常的时候则光着膀子加一条四角裤,需要什么睡衣睡裤?换来换去多麻烦啊,又不是要见人……

    “果然是糙汉子~”严喆珂轻笑一声,没多在意这个生活习惯的不同。

    她打算回头给橙子挑两套睡衣,培养他这方面的习惯,如果他真不喜欢,那就算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两个人相处,不少理念和习惯都会有差别,抓住主要的磨合就行了,细微的没那个必要,只会让对方觉得束缚……这是严喆珂自己的想法,是她根据看过的书总结出来的内容,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楼成嘿嘿一笑,认了自己是糙汉子,他正要脱下牛仔裤,钻入被窝,却看见严喆珂依旧睁着灵动美丽的双眸,满是好奇地望着自己。

    我擦,还从来没有当着女孩子的面脱过裤子呢,尤其里面只剩下一条四角裤……以楼成目前的厚脸皮,也有了点不自在,轻咳两声,示意女孩回避。

    严喆珂眨了眨眼睛,一脸我不懂你什么意思的样子,完全没回避的意思,像是一只好奇宝宝。

    算了,吃亏的又不是我!楼成吸了口气,厚着脸皮,解开皮带,褪下了裤子,只留下贴身的四角裤。

    严喆珂白嫩的脸庞泛起了一抹红晕,嘴角却噙着笑容,娇声指出道:

    “橙子,你腿上好多毛!”

    她平时给楼成涂抹药膏的时候就有察觉,今天则以最直观的方式看到了整体。

    “还好吧。”楼成没脱特意换上的深色T恤,将它当做了睡衣,免得女孩不好意思,“有的男生比我腿毛多多了,就像穿着一条毛裤!”

    他说的是老邱邱志高,但这种身体上的事情就没必要指名道姓了。

    “毛,毛裤……”严喆珂愣了愣,旋即低笑不已,“这个词用得好,用得好~”

    楼成厚着脸皮,裸着两条腿,蹿到床边,拉开了被子,钻了进去,靠向了女孩。

    “拿开你的毛腿!”严喆珂娇斥一声,让男友躺平,自己将小脚贴到了他的腿上,手则从他T恤的下摆伸了进去,搁在了他的肚子上。

    冰凉又嫩滑的触感一下让楼成躁动,加上又是女孩主动,他艰难吞咽了口涂抹道:

    “珂珂,你在做什么?”

    “你不是要给我暖手暖脚吗?”严喆珂睁着眼眸,无辜地看着楼成。

    白天的时候,你知道女孩子大姨妈期间会手脚发凉后,可是信誓旦旦要帮我暖手暖脚的!

    楼成侧头看到女孩清澈纯净的眼眸,吸了口气道:

    “我一下被冰到了而已……”

    “嘿嘿,冷吧?”严喆珂的右手在楼成肚子上滑动,“你腹肌很明显诶……”

    不知为什么,楼成想到了那句著名的霸道总裁台词:女人,你这是在玩火!

    “珂珂,你这样我会有反应的……”他吐出浊气,提醒了一句,免得严喆珂不小心触碰到象征,误会了自己。

    严喆珂吓了一跳,霍地收回了手脚,怯生生地看着楼成道:“这样也会有反应啊?”

    “嗯,我气血比较旺盛嘛。”楼成随口找了个借口,“你放过来吧,我忍得住。”

    “哦……”严喆珂这次比较小心,手脚贴上来之后没敢乱动。

    楼成呼吸着她的馨香,舒缓着身体的反应,却忽然听见女孩问道:“橙子,你早上是不是帮忙抓过小偷?”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楼成诧异侧头。

    严喆珂笑意盈盈道:“人家新闻都出来了!”

    说完,她收回右手,拿起压在枕头下的手机,解锁了屏幕,递给了楼成:“你刚才洗澡的时候,我刷了下门户网站,在本地新闻那块发现了一条挺逗的新闻,点进去一看,咦,这不是橙子吗?”

    楼成饶有兴致地接过女孩的手机,定睛一看,发现了自己的背影,而标题是:

    “外卖小哥仗义出手,白领女孩擒住小偷”

    “外卖小哥?”楼成脱口而出。

    我什么时候成外卖小哥了?我哪里像外卖小哥了?有见过职业九品的外卖小哥吗?(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