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传说中的笑场(周一求推荐票)

    楼成一眼晃过新闻,发现它基本还原了当时的事情,除了把自己描述成外卖小哥,而因为是本地消息,评论人数寥寥无几,全是IP党:

    “哪家的外卖小哥这么牛?”

    “武馆弟子兼职?”

    “应该不是那几家的,他们的外卖小哥都有制服和标志,这个一看就是餐馆自家的员工!”

    他的身边,严喆珂将半张脸埋进了枕头,右手握拳,轻轻捶着床铺,闷闷笑道:

    “外卖小哥……外卖小哥……外卖小哥!”

    楼成听得又好笑又无奈,想到当时是在给她带早餐,于是吐了口气道:

    “是啊,外卖小哥,专属于你的外卖小哥……”

    严喆珂的笑声忽地变小,逐渐停止,她抬起头来,眼神迷蒙地看向男友,嘴唇翕动,无声地重复了楼成刚才的话语:

    专属我的……外卖小哥……

    她的眸光一点点明亮,梦幻得像是夜晚的星空,就这样看着楼成,欲语还羞。

    楼成顿觉外面公路上的车辆奔驰声和窗户正对街道的行人说话声一下被抽离,四周变得异常安静,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眼前秀美绝伦的严喆珂,只剩下她流光溢彩的眼眸,只剩下她泛着润泽粉光的嘴唇。

    不用女孩提醒,他忽然就明白了什么叫感觉和气氛都对,于是转为侧躺,撑起手臂,一点点将脑袋凑了过去。

    严喆珂的睫毛颤动了几下,眼睛慢慢闭上了。

    身体探往,手臂环过,楼成呼吸到了女孩的呼吸,眼里只剩下那抹诱人的唇色。

    就在这时,严喆珂睁开眼睛,不自觉地低叫了一声:

    “你压到我头发了……”

    这句话就像解开魔法的咒语,当即让楼成抬起了手臂,改变了姿势,然后愣在了原地。

    刹那之间,所有的气氛所有的感觉都被驱散得一干二净,外面的种种声音重新归来,让安宁梦幻的世界再次坠入了凡尘。

    楼成与严喆珂先是茫然对视,接着同时笑了起来,为罗曼蒂克被这样诡异破坏掉而失笑。

    当然,楼成的笑声里还有淡淡的辛酸,刚才那么好的感觉那么好的气氛,一句“你压到我头发”后就什么都没剩下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笑场吧?

    女孩笑了好久,笑得脸蛋红扑扑煞是可爱,楼成只能无奈地看着她,等待着她自行停止。

    过了一阵,严喆珂终于平复,抿嘴看向了楼成:

    “我,我笑点比较低,哈哈……”

    说着说着,她又笑了,只觉刚才的那一幕场景特别逗特别好玩。

    楼成重新躺好,将女友的右手又拉了过来,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温暖。

    严喆珂顺势靠拢,蜷缩于他的身边,眨巴着眼睛,思维跳跃般问道:

    “橙子,你以前是什么样子的?初中,还有小学的时候?”

    她突然感觉自己好想好想更了解楼成一点。

    楼成回忆了一下,带着点笑意道:

    “我小学的时候特别矮,到了六年级还被人叫根号二,不过从读初中开始,就一年蹿一头,蹭蹭蹭见涨,三年不到就超过了一米七,高中基本没怎么长了,顶多也就一两厘米,倒是最近锻体,好像二次发育了,又高了点。”

    他几个月没去量过了,只能凭感觉来说。

    “你小学的时候肯定一看就很好欺负~”严喆珂似乎在幻想着当初的楼成,嘴角带上了莫名的笑意。

    楼成失笑一声:“怎么可能?那时候没谁欺负我啊!”

    严喆珂眉梢眼角都是笑意,轻咬了下嘴唇道:

    “橙子,我给你说个秘密吧~”

    “什么什么?”听到是女孩的秘密,楼成顿时兴致勃勃。

    严喆珂抿了抿唇瓣,低眉浅笑道:

    “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打哭过一个男同学……”

    “打,哭,过?”楼成一字一顿地反问道,真不敢相信自家秀气温婉的女朋友曾经有过这样的壮举!

    严喆珂梨涡明艳,嘟了嘟嘴道:

    “他坐我后面,老欺负我,拿笔帽戳我的背,打结我的头发,总之,特别烦!我就很正式地给他说,你要是再这么做,我就告诉老师,结果他骂我只知道打小报告,是告屁虫,我一生气就说,好,我不告诉老师,你要是再这么做,我就揍你!”

    “他以身试法了?”楼成笑眯眯问道。

    严喆珂微笑扬头道:“当然~我那时候虽然还病兮兮的,但也跟着姨父练了一两年的武功了,花拳绣腿还是会一点的,一拳就打在了他的肚子上,结果他哇的一声就哭了,吓得我还以为把他打成重伤了……”

    “然后呢?”楼成配合着问道。

    他深刻怀疑被打哭那家伙喜欢自家女朋友,在小学和初中阶段,不少男生的喜欢是以欺负为表现的,别扭得不行。

    “他一哭,就有人去找班主任了,害我挨了一顿训,不过也还好,我趁机请求了换位置,从那以后,他看见我就绕道走。”严喆珂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为这事,我得意了好久……”

    楼成若有所思道:“他小学毕业的时候是不是也来找你互写同学录了?”

    “你怎么知道?”严喆珂瞪大眼睛,颇为诧异地问道。

    我还不懂?楼成微微一笑:“显而易见嘛。”

    严喆珂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他确实来找我互写同学录了,我当时还以为这是相逢一笑泯恩仇,挺有女侠范地化干戈为玉帛了,后来我们去了不同的初中,见面就少了,初三的时候,他一副混混样的来找我,给我表白,被我冷酷地拒绝了。”

    “哈哈,该!”楼成言简意赅地表示了自己内心的爽快。

    严喆珂收回放在楼成肚子上的右掌,环住他的手臂,语气欢快地道:“我说完一个秘密了,该你了~橙子,你说你高中开始暗恋我……”

    想到这事,她就忍不住绽放了笑靥,顿了顿才道:“那初中呢?小学呢?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或者有没有喜欢你的女孩子?”

    “没有。”楼成毫不迟疑地回答,叹了口气道,“我那个时候特别懵懂,一门心思都在读书上面,而且前期瘦瘦小小,没谁会看中,后来初中的风气又变坏了,女同学都以认识混混为荣,我和她们没什么交集。”

    “好想看瘦瘦小小的橙子哦~”严喆珂扮出可怜兮兮的眼神道,“你家有以前的老照片老相册吧?”

    “有,还有我两三岁洗澡时候的裸照呢……”说起这个,楼成自己也忍不住想笑。

    严喆珂的眼眸一下发亮:“暑假回秀山给我看!”

    “好好好!那你小时候的照片有没有?”楼成同样很想看萝莉时期的珂小珂。

    “蛮多的,我爸没事就给我照一张做纪念,整整十几大本呢!”回忆往事,严喆珂甜甜一笑。

    两人说着以前的事情,交换着彼此的秘密,聊着天,谈着心,时而兴奋,时而温馨,不知不觉就黑暗了夜色,让时间来到了十点半。

    “该睡觉了……”严喆珂看了看手机屏幕,颇有点恋恋不舍地说道。

    楼成也沉浸于刚才那种无话不谈般的美好感觉里,很想再说下去,漫无边际地说下去,但他还是很有毅力很克制地点了点头:“睡吧。”

    这个时候,严喆珂眼波流转,咬了咬下唇,似喜似羞地垂下眸光道:

    “橙子,我特别喜欢我们刚才的相处,特别喜欢。”

    重要的话说了两遍,她觉得这就是自己希望的相处模式,不一定要有亲热,抱在一起说说话也是好的。

    “我也喜欢。”楼成微笑回望着女孩。

    说完,他怕严喆珂从此排斥亲热,又担忧地补了一句,委婉地表达了自身的想法:“但是,珂珂,我觉得两个人之间光有这个是不完整的……”

    严喆珂明白他的意思,娇红了脸蛋,略显撒娇地道:

    “橙子,你转个身,转过去嘛~”

    楼成不明所以地背过了身体,然后便听见女孩的声音含羞带怯道:“我只是说不要每次都想着那方面的事情,又没说不能……”

    她声音渐低,逐至不可听闻,楼成心中一喜,猛地转过了身,发现严喆珂也背对了自己,将脑袋捂在了枕头里,耳朵红彤彤,晶莹可爱。

    楼成此时的心里只有温暖和感动,没任何情欲的色彩,他关掉床头灯,凑近女孩,右手从温暖的床铺和她柔软的腰肢之间穿过,与左手完成了环抱,接着往后轻轻一拉,便让严喆珂的背部贴到了自家胸前。

    严喆珂先是一僵,接着因为没察觉到楼成更进一步的动静,又放软了身体,主动往后贴了贴,安心了下来。

    芳香扑鼻,娇躯柔嫩,触手弹软,温度透过薄薄的衣物传来,原本没什么旖念的楼成一下又有了猛烈的反应。

    严喆珂感受到变化,身体再次僵硬,有点怯生生的感觉,楼成忙低沉着嗓音道:

    “别管它……”

    真是痛并快乐着啊。

    严喆珂没有挣扎,听见背后的楼成在用呼吸法调教着悸动,脸上不自觉便勾勒出了一抹若有似无的娇羞笑容,心里默默想道:

    橙子,我刚才有一句话没好意思说……

    有的时候,我也喜欢我们之间的亲热,喜欢你对我满是渴求的样子……

    她吸了口气,将背部往楼成怀里又依偎了一点,感受着暖乎乎的接触,笑靥如花地开口:

    “橙子,晚安~”(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