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破釜沉舟

    砰!

    当周正泉肩膀一炸,挥出左臂,与楼成的拳头交击时,却像打中了一枚炸弹,只觉耳畔如有“轰”的嗡鸣,冲击突兀而发,强烈的震荡瞬间蔓延,让自身仿佛原地跳了一下,肌肉、关节和筋膜都在不由自主地颤抖。

    震拳!他瞳孔微缩,短促吸了口气。

    楼成得势不饶人,腰背一挺,左臂绷紧,就要抡将开来,连环打出,以制造更恐怖的震荡,方便接下来的“冰霜劲”袭击,务求不给对手躲避的机会。

    就在这时,他感觉随着那短促的吸气,周正泉翻滚的气血,外在的力量,活人的精神,都似乎在往内部收缩。

    丹境强者的全力爆发?

    楼成心中一动,按照之前经历过和观摩过的场景,弹动脊椎,往侧方一迈,避开了正面,不以“雷音震禅”和对手做硬碰硬的尝试。

    那样一来,虽然周正泉会受到更剧烈的震荡,但自身也肯定会被打散架子,甚至打飞出去,稍有不慎便会就此败北,无法更进一步地削弱敌人!

    忍一时之冲动,求最好之良机!

    可当他迈步闪开之后,周正泉气血一定,腹部蠕动,口中发出了哼哈之声,刚才的收缩凝一,刚才的体成大丹,如同幻觉!

    震荡迅速止住,周正泉挂上了悠然的微笑,仿佛在说“刚才骗你的”!

    他膝盖一直,再次扑向了对手,速度之快,气势之猛,几乎化作实质压在了楼成心头。

    苦心孤诣创造出的机会被敌人这么轻易就化解掉,楼成难免生出了几分懊恼之情,不过他心湖凝水成冰,负面的感受一闪而逝。

    这是坏事,但也是好事!

    至少让周正泉确定自己不累不疲惫了——正因为如此,才谨慎为重,求更好的机会,求拖延战局,“真正”的破釜沉舟者可是如狼似虎,一旦发现“血腥”,不顾自身也要扑上去咬几口的!

    等下就能以此让他出乎意料!

    面对周正泉洪水袭来般的扑击,楼成不慌不忙地连退了几步,这个过程里,他以超强的身体掌控能力,始终维持着重心,始终保持着步法,就像脑袋后面另外长了眼睛。

    他连续后退,周正泉不断进击,双方的距离迅速缩小,当楼成积蓄好力量和气势,要以背水一战的惨烈进行凶猛反扑,仿效当初林缺“以退为进”的故事时,周正泉重心一荡,脊椎一弹,毫无烟火之气便绕到了旁边。

    他时机把握得异常恰当,让楼成很有千斤之力打中了棉花的空荡难受感。

    丹境之能,有激必应!

    而周正泉与魏胜天是截然不同的打法,截然不同的风格,对后者有效的策略,对前者未必管用,就像现在!

    蓄势落空,楼成再次被周正泉欺到了近前,再次被他以飞流拳“连绵”之势展开了奔腾不息的攻击,低踢,炸肩,寸劲,指爪和崩拳等交替迸发。

    这一次,楼成学了个乖,沉住心情,听劲借力,不以双脚发力,而是靠“暴雪二十四击”配合对应部位出招,以弥补力量上和衔接上的劣势。

    他时而扯动两侧筋膜,时而鼓胀背部肌肉,回弹反扑,时而勾勒腹肌,借力打力,逐渐摸索到了“暴雪二十四击”更进一步的意味,将往常衔接上的疏漏一一解决,越打越疯,越打越猛,也越打越快!

    啪啪啪!砰砰砰!两人在方寸之间不断碰撞,激起了拳拳到肉的闷响和热血。

    战到酣处,楼成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丹境强者全身劲力浑然如一,哪怕自己竭尽了所能,也无法阻止劣势的缓慢到来。

    这个过程里,身穿玄色武道服的周正泉不断依靠重心如汞改变方位,制造让人难受的节奏变化,以此防备楼成被动压缩,施展震拳,并散掉他听劲拆招蓄积的力量,打乱“暴雪二十四击”的衔接,展现了远胜对手的武道底蕴。

    对此,楼成并不气馁,自己满打满算,学武也才大半年,虽然靠着金丹的帮助和自身的苦练,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但在细节处,在经验上,与从小练武长期实战的周正泉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找到了问题,找到了差距,之后才知道怎么弥补!

    哪有人一出场就满级的?

    眼见着即将被“水滴石穿”,眼见着敌人要以“温水煮青蛙”,不怎么消耗的方式打败自己,楼成忽然稳住重心,沉腰坐胯。

    他双脚一个内顶,在手臂与周正泉的拳头刚接触的时候,腰背猛地一转,肌肉关节齐齐张开,火山爆发般打出了一股强烈的甩劲。

    周正泉上半身当即往旁边荡开,可两只脚却稳稳地钉在了原本位置。

    喀嚓!他立足之地的青砖出现了一道道明显的裂痕,伴随着他的身体凶猛回弹!

    楼成有所预料,趁此机会观想出了滚滚雷云,绷紧压缩了对应的肌肉。

    啪!他双脚一踩,碎裂了青砖,两只鞋子齐齐崩开,化作了一片片飞舞的蝴蝶。

    强烈的反弹经由踝关节、膝关节等一路往上,驱使楼成腰背一挺,抡起了右臂,以千钧之势捶向了周正泉。

    轰隆!

    他脑海雷云炸开,似有震荡迸发。

    面对于此,主动进攻的周正泉来不及躲避,也观想出了积蓄的水流和拔高的姿态,将借力反弹之势彻底融入了自身。

    哗啦!

    水流奔涌,飞腾直下,击打地面,溅起浪花!

    飞流拳,“瀑布”!

    砰!

    一圈圈无形的波纹似在两拳交击的地方往外荡开,楼成气血翻腾,肌肉关节都在明显颤栗,有种想要呕吐的冲动。

    但他早有准备,腹部肌肉蠕动,配合脑海内的雷云,发出了一声嗡鸣,以反向的震荡抵消了大部分的影响,而对面的周正泉同样以哼哈之声化解。

    顿了一拍,楼成绷紧了未曾着鞋的脚背,转动腰背,啪地抽出了一记鞭腿。

    周正泉似乎比他更早恢复,从容不迫地鼓胀了大腿肌肉,恰到好处地踢腿阻拦。

    砰!

    两者于半空碰撞,忽有点点白色寒霜凝结而出,转瞬即逝!

    周正泉心中一凛,当即就感受到滚滚寒潮穿透自己的鞋子,钻入了皮肤,融进了血液,带来让身体一僵的冰冷!

    冰部劲力?他嘴唇霍地发青,目光之中充满了惊疑。

    楼成右脚回收,身体一弓,手臂即将抖出,而他脑海内大江冰封万里,晶莹剔透,锁住了动能。

    所谓“劲力”,可不仅仅只能通过手部打出!

    从打败青龙战队到现在,有一个多月了,他虽然没练成“当头棒喝”,但也将“冰霜劲”练到了脚上!

    因为本身异能还不够强大,寒潮如果经过敌我两双武道鞋的消解,会削弱到武者可以承受的地步,所以他刚才主动崩坏了鞋子,求的便是这出其不意的一踢!

    周正泉身体短暂发僵,眼见着就要被楼成趁机突袭,再也顾不得藏私等待下局了。

    刹那之间,他的气血,他的精神,他的意志,他的浑身劲力,齐齐往腹部收缩,仿佛凝成了一枚人体大丹,就连寒冷和发僵的感觉也融入了进去!

    楼成知道即将面对丹境强者的爆发一击,可他不闪不避,反而从容调整了身体,勉勉强强再次观想出了在冰原里流淌的浑浊大江。

    他没那份精力再等待了,背水一战,破釜沉舟!

    寒流奔涌,大江急速冻结,就连将落未落的浪花也凝成了冰晶,一切都仿佛静止了下来,楼成脚下一踩,腰背发力,肩膀一送,涌出了冷酷的一拳。

    冰霜之劲,寒流化潮!

    轰!周正泉凝出的“人体大丹”也炸开了,喷薄出浩荡无匹的力量,驱散了寒冷,赶走了僵化。

    啪!他的右拳像是冲垮堤坝的洪水,轰轰烈烈打了出去。

    砰!

    楼成被直接打飞了出去,而周正泉右臂之上短暂凝出一层白霜。

    咚咚咚,咚咚咚,周正泉的心跳忽然剧烈,就连场边的观众都似乎能够听到,紧跟着,他的血液发出哗啦啦的河水奔流之声,冲散了“冰层”,冲散了僵化!

    而楼成精力已至极限,最后一记“冰霜劲”都是非常勉强才成功打出,如今飞腾于半空,他再想像往常一样调整肌肉,恢复重心,已是力有余而心不足。

    噗通一声,他直接摔倒在了擂台地面,看得严喆珂一阵揪心。

    周正泉迈开了步伐,身体略显迟钝,但也赶在了楼成翻身站起之前欺到了他的身旁。

    啪!他绷紧大腿,急猛一抽。

    楼成勉强架起双臂一挡,被抽得失去了架子。

    啪!周正泉连环再踢,不给他喘息的机会,脚背停在了他的脖颈处。

    “第二局,周正泉胜!”裁判举起了右手。

    楼成吸了口气,稳稳站起,没将实质上的疲惫外露,微微颔首致意之后,飞快转身,走下了擂台。

    虽然自己第一下冰霜劲隔了周正泉的武道鞋,第二下又是强弩之末,但两者相加,还是胜过一次冰霜劲的直接命中,当然不能给这位八品丹境更多的恢复时间!

    这勉勉强强算完成最初的目标了!

    客队席位处,林缺脸色淡薄地脱掉外套,大步跨出。(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