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对不起

    呼!听到裁判的宣告,前来助威的吴倩等人终于吐出了梗在心中的紧张和担忧,虽然她们较少接触武道,对炼体和丹气境的比赛看得不多,但刚才周正泉展露出的气势,表现出的超越人体极限的恐怖,还是清楚地映入了她们的脑海,让她们不自觉就产生了害怕、畏惧和忐忑等情绪。

    这就像一个人平常可能不了解老虎究竟有多猛多可怕,当他真正遇到,咫尺面对的时候,还是会有最直观的感受!

    压力一松,欣喜自现,她们举起了双手,欢呼着胜利,忘记了身在别人的道场,忘记了女孩该有的矜持。

    这样的林缺真帅真有味道,楼成有女朋友了,他有没有呢?

    类似念头在吴倩室友们的脑海内一闪而过,她们的旁边,赵强邱志高等人也在尽情享受着这一局的胜利滋味。

    八品丹境带来的压迫感真是太让人窒息了!

    听着空旷安静氛围里的一声声呼喊,周正泉拍了拍玄色武道服,悠然转身,不急不缓地向着擂台之下走去,似乎完全没有要抓紧时间的意思。

    这要是走快了,动作就难看了!他如是想着,只觉自家小腿肚子在抽搐,大腿肌肉在颤抖,身体已出现了极限的征兆,必须慢步才能保持优雅从容的风度。

    至于这会不会给林缺恢复的机会,他老神在在,并不担心,因为重点不在自己这里,在卓师姐那边!

    自身走下擂台需要的距离肯定远少于她从主队席位处抵达擂台的路程!

    自己只要赶在她飞奔而至前走完石阶,就不算耽误!

    …………

    松大武道社所在席位处,听到孙剑李懋等人的欢呼后,严喆珂终于放松了紧绷的身体,用力抿着的嘴唇线条也柔和了下来。

    她往楼成的方向靠了靠,小小声地说道:“刚才我还以为我哥会输呢。”

    她语气里带着点无法掩饰的后怕。

    周正泉“三连击”展现出的恐怖仿佛能碾压任何一位职业九品!

    搭着的衣服下,楼成反握住女孩的手掌,微微笑道:“我也吓到了。”

    严喆珂眼眸晶莹,望着擂台上屹立的身影,不敢相信自身判断般问道:“你说我哥这一局能打到什么程度?”

    “你哥还不是真正的丹境强者,连续两次模仿丹境的爆发来,来,来推动流星劲,肯定负担不小。”楼成边观察边思索边说道,有的词汇想不到好的表达,就干脆用了书面语,“而且他还承受了周正泉的连续爆发,我估计差不多到极限了吧……”

    他言外之意就是不要奢望大舅哥能过多消耗卓嫣君,乃至打败她。

    严喆珂露出细碎洁白的牙齿,轻轻咬了咬下唇,然后幽幽叹了口气:“我也这么觉得……哼,你都不会说点好听的安慰我!”

    “好听的啊?”楼成笑了笑道,“我们已经拿下两局了,就算你哥没怎么消耗卓嫣君,就算孙家师兄没能,没能逆天,我们也只是2比3输掉,回到咱们学校,还有机会的!”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不狂妄也不自卑地说道:“吃了这个亏,知道侯跃有这样的异能,我就不会再受到这么大影响了,也就不会疲惫地面对周正泉,到时候,我能消耗他更多,甚至提前逼出他的三连击,让你哥能轻松很多地解决,更好地打最后一局。”

    “我们有希望争取3比1翻盘的!”

    看着男友沉稳昂扬的脸庞,听着他自信又不张狂的言语,严喆珂眸光闪烁,不自觉就勾勒了嘴角,用力点了点头。

    …………

    粉丝论坛里,“长夜将至”闫小玲“手摸下巴”道:“我忽然觉得林缺也很不错呀,长得挺干净挺好看的,也很有气质,为什么他就没有粉丝论坛呢?”

    “是哦,虽然我更喜欢我们家偶像,但也要承认林缺比他长得好。”“幻梵”也用“疑惑不解”的表情道。

    “盖世龙王”跟着回复:“我也觉得奇怪,按理来说,你们女孩子不是应该更喜欢林缺这种帅帅的酷酷的男生吗?而且之前的直播采访里,他也表现得很有性格,很有很有说不出的感觉。”

    “很有萌点,对不对?小龙,我知道你想说这个,不要掩饰你的少女心了!”闫小玲发了个“滑稽”,“说实话,我是个抖M,我确实超级喜欢这种又酷又冷淡的男孩子,但谁叫我先遇见楼成了,哈哈,想到了那句,一遇楼成误终生~”

    “什么?你是抖M,我不认识你了,我没你这个儿砸!”“幻梵”“大惊失色”道。

    “盖世龙王”抹了把冷汗:“小长夜,你是我见过最爱自黑的女孩子了……”

    说完,他又补了一句:“我觉得楼成之所以有粉丝论坛,是因为当时在小武圣擂台赛创造了太多的奇迹,用某些小说的话就是,身上有着传奇的色彩,更让人关注,而关注久了,不黑也就粉了。”

    “我就开个玩笑……”闫小玲“无奈地摊手”,“小龙,这次你说的有点道理诶,我当时就是被楼成打败职业九品的疯狂气势感染,才去找了他之前的资料看,一点点迷住。”

    这个时候,“好名字都被狗啃了”冒出来道:“谁说没人喜欢林缺?我就喜欢!但我更喜欢的是他和楼成的CP,所以还是混这里比较好,哈哈!”

    另外一位女性ID“聂柒柒”微笑道:“我觉得吧,楼成有论坛,更多是因为有小长夜这种有毅力的粉丝,我也挺喜欢林缺的,想过给他建私人论坛,但想到建好之后,就一个或者两个人在里面灌水,多无聊啊,哎,也就你和梵梵当初能坚持下来。”

    楼成论坛有好几百号粉丝了,比赛时冒头的也才二十来个,平时灌水的熟面孔更是不超过十个,可见低品阶的职业武者要想聚拢粉丝有多难,很多人或许当时有兴趣关注一下,事后却很快淡忘了。

    “嘿呀,被表扬了,人家不好意思了~”闫小玲发了个红脸害羞的表情。

    “幻梵”跳脱着道:“要不小长夜你也去帮林缺建一个粉丝论坛,我们帮你热闹!”

    “嘤嘤嘤,我也想,可人家是个专一的孩子(手动骄傲),还是算了吧,要不,我披个马甲去?”闫小玲毫无节操地回复。

    “算了吧,还是留给林缺的真爱粉吧。”“盖世龙王”提议道。

    闫小玲“点头”道:“也是……小龙,你说今天松大能赢吗?”

    “我去,你为什么要在这么严肃的时候讨论这么不正经的话题?”“盖世龙王”疯狂吐槽,末了才道,“这得看林缺还有多少体力了,要是能给卓嫣君一记震拳,后面的孙剑就简单了,如果不行,可能2比3输掉吧,回到主场还有翻盘的机会,他们今天打得怪怪的,有教练总结,到时候肯定不一样了……”

    “嗯嗯,明白了,今天输了我会忍住不哭的!”“幻梵”插嘴道。

    …………

    看台之上,叶悠婷怔了片刻,望向了身边的同伴:“兰姐,你在发什么呆?”

    姜兰回过神来,微微笑道:“我在想,如果我面对了巅峰状态的周小弟,在他的三连击之下,有多大把握不输。”

    “多大?”叶悠婷好奇发问。

    “我数学不好,算不出来。”姜兰白了她一眼,这种事情纯凭感觉,怎么说得出来具体的数字。

    她想了想道:“反正会落在下风,不会轻松……经过选拔赛,我还以为自己有希望冲击七品的,现在看来是想太多了。”

    六品七品的定品赛范围会扩大到几个省的联合,比如西南地区,当然,帝都华海等武者众多的地方,单独也是能够举办的,而高品丹境,也就是四品和五品,那都是全国赛,至于上三品,又有另外的规则。

    “我还以为自己在职业九品里也算厉害的了。”叶悠婷既吐槽又自黑道。

    姜兰转头看着她,认真说道:“你已经炼体巅峰,又有了选拔赛的历练,是该静一静,收一收,考虑丹境的问题了,要不然不说楼成,连晓远都会超过你了,他在广南收获很大,也许今年之内,也许明年上半年,就有希望达到丹境。”

    在四月份结束的全国大学武道会决赛圈比赛里,历晓远所在的广南大学武道社闯入了前四,而山北大学在彭乐云率领下,成功卫冕!

    “嗯。”叶悠婷点了点头,少见的凝重。

    …………

    当周正泉“优哉游哉”地走下最后一层石阶时,卓嫣君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彼此击掌之后,周正泉压低声音,文绉绉地说道:

    “他差不多了,不要冒进,小心‘临死’反扑。”

    “好。”卓嫣君吸了口气,越过周正泉,踏上了石阶。

    她与闻圣派大部分弟子不多,还兼修了一门衍化自“玄武真剑”的“玄水剑法”,相当厉害,而她对武道有着一种异乎寻常的虔诚,每次登上擂台,都会先行感恩,感谢武道改变了自己的人生。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除开还算好听的名字,长相普通,性格普通,家境普通,智商普通,按照正常的发展,本应该读着普通的学校,做着普通的工作,认识普通的男朋友,经历一次或者几次的感情经历,最终踏入婚姻的殿堂,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就像父母一样。

    还好,我有武道的天赋,现在能体验到不同的人生。

    感恩之中,卓嫣君来到了林缺的对面,回味着刚才周正泉的话语,等待着比赛的开始。

    裁判没管林缺还在吐纳,举起右手道:

    “开始!”

    卓嫣君当即游走,避开正面,以双臂为剑,或削或砍或点或挑,打得相当聪明。

    林缺立在原地,以手、肘、臂、肩等配合双腿的踢击抵挡,看起来在苦苦支撑。

    脚步一滑,卓嫣君又闪到了林缺的侧面,右臂斜劈,劲力勃发。

    就在这时,林缺脸色不正常潮红,背肌鼓胀,脊椎蠕动,强行拉过了身体,正面朝向了卓嫣君,避开了这一“剑”。

    他右脚一跨,如同流星般欺近了对手的身前,左臂一架,太阳穴鼓起,右拳仿佛炮弹般轰了出去。

    这连串的招式一气呵成,出乎意料,卓嫣君只来得及横肘阻挡。

    砰!

    拳头打中,她身体晃了一下,脑海内闪过了关于震拳的种种描述。

    她正要吸气“哼哈”,强行抵消,却发现震荡是那样的微弱,以至于自己没什么感受!

    强弩之末,难穿鲁缟?卓嫣君油然想到了周师弟平常喜欢的一句古文,右臂一弹,横削而出,停在了凝固般的林缺脖子处。

    “第四局,卓嫣君胜!”裁判宣布了结果。

    林缺什么也没说,转过身,往下走去,他脸色依旧淡漠,仅仅双腿显得很是沉重。

    楼成从座位上跃起,迎了上去,试图搀扶。

    当他来到林缺面前时,却看见这位沉默内敛的大舅哥微微低下了脑袋,听见他艰难地说道:

    “对不起……”

    对不起?楼成愣了愣,不知道这句“对不起”从何而来,但他很快就感觉到了林缺那近乎执拗的求胜欲望和绝不服输的骄傲。

    上一次,我打败魏胜天后,又连战两场,奠定了胜局,没辜负他的拼命。

    这一次,他虽然打败了周正泉,却无力再战,所以不甘,所以痛苦,所以对不起!

    大家都觉得输了能够接受,但他不认为,他的眼睛里只有胜利!

    这就是林缺……

    楼成伸手拍了拍林缺的肩膀,认真道:

    “下场赢回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