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施老头的教诲

    “替补席由你弥补?”

    楼成上下打量了蔡宗明几眼,肩膀忽地一抖,右手闪电探出,张开五指,抓向了对方的左边胳膊。

    他的武功已练到了各处微小的肌肉,仅是手腕手指之力,不说扯断铁链,至少能生撕血肉了,此时五根铁指洞穿气流,竟发出了若有似无的尖利呼啸,气势十足。

    蔡宗明吓了一跳,左臂当即后摆,以避锋芒。

    而楼成一抓是虚,跨步为真,左脚恰到好处赶上,侧身贴住了小明同学,一靠一挤,便让他往后退了一步,撞到了简易沙发的靠背,失去了平衡,即将仰天栽倒。

    这个时候,楼成右手再伸,闪电拿住了蔡宗明的胳膊,巧劲往回一拉,让他恢复了平衡。

    整个过程里,楼成左手一直提着热水瓶,未曾放下。

    他看着一脸莫名其妙表情的小明同学,竖起右手食指摇了摇,笑眯眯道:

    “太弱!”

    这水平就想制霸武道社替补席?

    蔡宗明反应过来,一下被气乐了:

    “你丫太贱了,贱得我想打你!”

    楼成也乐了:“来来来,不打是小狗!”

    蔡宗明险些“气”得吐出一口老血,庄严肃穆道:

    “我这种有文化有素质的人怎么可能动手动脚?”

    “来,有本事咱们比游戏!只要你能想得到的,随便你挑!”

    “好啊,谁怕谁!”有女朋友之前,楼成也是爱玩游戏的少年,但现在时间太紧张,根本不够用,只能偶尔休闲一下了。

    最终的结果,楼成惨败,因为他认为回严喆珂的消息比玩游戏更重要,关键时刻屡次耽搁,惨遭了小明同学蹂躏,而蔡宗明之所以不回消息,是因为他的学霸女友方圆还沉迷于自习。

    …………

    放松了心情后,又是一成不变的锤炼,翌日清晨,天未见亮,楼成便出现在了微水湖边,按照预定的流程,将静桩动桩和打法一一重演,熟能生巧。

    这一次,他分出了较多的时间在修炼“当头棒喝”这简化版外罡招式之上,想要尽快入门,想要以此对付周正泉。

    既然到了必须三比一翻盘的局面,既然对严喆珂和林缺都表示了赢回来的渴望和自信,那就得抓住任何一个可能提升自己,而目前为止自身最强杀招的练成,肯定是至关重要的一环。

    做男人就不能怂!

    大江冰封,雷云密布,楼成努力地将两种观想法紧密衔接,以完成冰霜劲与震禅最初步的糅合,可这方面的难度实在超乎了他当前的认知,只觉两种观想法彼此排斥,想无缝切换,只能一点点地适应,一点点地体悟,一点点地交融,似乎没有捷径可走。

    这让他练得有些心浮气躁,不得不睁开眼睛,吐纳清晨新鲜的空气,以平复种种涟漪。

    旁边悠闲看着的施老头笑了一声:“想在星期天之前练成‘当头棒喝’?”

    “总得试试嘛。”楼成老脸一红。

    施老头背手走了过来,笑呵呵道:“哪怕它只是简化版,外罡招式也不是你想一想就能嗖得一下练成的,而且就算你真像前面几次一样创造了奇迹,赶在周末比赛前勉强入门,初步掌握,也没什么用啊!”

    “你觉得周正泉会像个木桩子一样站在那里,等着你准备好‘当头棒喝’?等着和你硬碰硬?你的‘冰霜劲’都需要短暂的时间来完成,何况刚刚入门的‘当头棒喝’?”

    “你要是真把希望寄托在这一招上,到时候就会像三岁的小孩持千斤铁锤,不仅打不到敌人,反而容易伤到自己。”

    楼成听得倒吸了口凉气,深感师父说的很有道理。

    自己还是想得太乐观了!

    与经验实力都超过自己不少的八品丹境交手,不熟练的杀招只会是败笔!

    “师父,那我该怎么做呢?”楼成终于想到了请教。

    施老头咳嗽了两声:“作为一个人生路上的长者,作为你的授业师父,老头子我有责任给你说几句,失败和挫折不是想避开就能避得开的东西,现实不是你们玩的游戏,不是每一个关卡都在你能力范围内的,纵观武道发展历史,只有那么极少数天赋和运气都首屈一指的前辈才能办到一生未尝一败,而在职业赛兴起后,强者交手次数剧增,这种壮举已经不可能再复制了。”

    “强如龙王武圣,以及……”说到这里,施老头眼神有些恍惚,“以及其他一些高手,都品尝过失败和挫折的滋味,对你来说,早点经历这个不是坏事,为师见过很多天赋横溢的年轻武者,出道的时候顺风顺水,屡战屡胜,以至于自信心膨胀到了极点,当他们遭遇了一场出乎意料的惨败后,大多数都难以接受,留下了严重的心灵漏洞,从此提升缓慢,泯然众人。”

    “不早不晚的失败和挫折能让你认清自身的极限,认清一年内的极限,十年内的极限,从而明白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该为什么痛苦,不该为什么痛苦。”

    “真正历经多次生死搏杀而活下来的武者都有这样的特点,知道什么不可为,知道什么是冒险,知道自己的能力极限。”

    楼成听得若有所思,微微点头,确实,经过周正泉一战,自己察觉了经验上的欠缺和境界上的差距,打败魏胜天后对八品丹境产生的少许轻视彻底烟消云散,若非如此,自己也不会想着苦练“当头棒喝”!

    而这样的失败只会让自身更加笃定,没有太多的痛苦和信心的动摇。

    一年之后,与周正泉单挑,自己未必就不能战而胜之!

    不过,老实说,真不觉得这算什么挫折啊!

    “师父,我明白了。”楼成吐出口浊气回答,“不过我现在该怎么做呢?我觉得我们有翻盘机会的!”

    施老头嘿嘿一笑:“现在?继续练‘当头棒喝’啊!”

    “啊?”楼成一脸懵逼。

    我读书多,你可不能骗我!

    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

    施老头神情悠然道:“练‘当头棒喝’,不是为了把它练成,而是借助这个更进一步把握‘冰霜劲’和‘雷音震禅’,这才是你拼周正泉的本钱。”

    “懂了!”楼成恍然大悟。

    自己险些就误入歧途了。

    姜还是老的辣!

    等到楼成苦练完毕,开始绕湖跑圈,施老头才哼着小曲,像是喝了十斤的美酒,施施然走向武道社。

    之前那番话,他憋了好几个月,现在终于有机会说出来了,真是身心舒畅,只觉天也蓝了,水也清了,酒也好喝了,空气也好闻了。

    为了准备那段教诲,我精心挑选了几个言简而意深的词语,并且专门请教了隔壁的年轻老师,选择了青少年最能接受的游戏做比喻,我容易吗我!施老头美滋滋地喝了口酒。

    …………

    下午两点,楼成小睡起床,缓解了之前苦练的疲惫。

    想到接下来要和严喆珂去逛街,要找机会送她象征意义重大的戒指,他一阵激动一阵兴奋,赶紧冲入洗漱间,将自己弄得干干净净,把头发梳理得清清爽爽。

    “穿什么衣服好呢?送戒指是不是该穿得正式一点?”没经验的楼成回到衣柜前,陷入了沉思。

    现在是五月中旬,最近几天还艳阳高照,短袖T恤加牛仔裤是主流搭配。

    回忆着小明同学的指导,他挑了一条休闲裤和一件藏青色衬衣,想了想,又加了薄外套。

    虽然这个温度披件外套出门比较傻,但商场里应该已经开了空调,到时候珂珂如果感觉冷,衣服就派上用场了,哈哈!

    楼成自我感觉良好地出了门,来到了三栋宿舍门口,没等几分钟,就看见严喆珂出现于单元门洞。

    她穿着半袖白色连衣裙,腰部位置收缩,凸显出了纤细,下摆刚好在膝盖以上一点,有着薄纱皱褶,飘逸轻灵,加上她五官精致,清丽秀美,行走之间,长发飘飘,当真让楼成有种看见小仙女的感觉。

    虽然每天都能见面,虽然觉得已经习惯,但他依旧会时常惊艳,越看越美。

    这或许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严喆珂脚下踏着一双小白鞋,没做太成熟的搭配,将她这个年龄这个阶段最迷人的青春与纯美尽情展现了出来。

    感受到男友灼热喜爱的目光,她略显害羞,勾勒着酒窝,望着旁边,故作若无其事道:“走吧~”

    楼成握住她的手掌,厚着脸皮,压低声音道:“我刚才以为看到小仙女了。”

    严喆珂明眸一横,似嗔似喜道:

    “你好肉麻哦!”

    “嘿嘿……”楼成笑了一声,这才注意到女孩背着一个浅橘红色的挎包,为周身的素淡装点出了一抹亮彩,以免失之单调。

    “我觉得你这个包包好眼熟啊。”他闲扯道,“就像是,就像是……”

    严喆珂抿嘴一笑,帮他补充道:“就像是老太太们去上香拜佛时背的那种土黄色包包?”

    “对对对,除了颜色不一样,其他都差不多。”楼成用力点头。

    “我也不知道外国设计师是怎么想的。”严喆珂轻笑一声,“我记得LV有款红白蓝的手提袋,就和我们的编织袋差不多。”

    “哈哈,就是,我也看过那个新闻。”楼成附和着笑道,然后疑惑表示,“可我记得新闻里是路易斯威登啊……”

    严喆珂忽然噗嗤失笑,转头看了他一眼,眸光流盼道:

    “笨蛋!LV就是路易斯威登的缩写啊!”

    楼成抹了把并不存在的冷汗:

    “我一直以为它们是两个牌子……”

    又学到新知识了……

    严喆珂低笑了几声:“我另外一个表哥有女朋友之前也是这么认为的,嗯,记住,它还有个绰号叫驴牌。”

    男生和女生的知识领域真有差别啊……楼成再次感觉严教练果然是自己的人生导师。

    两人一路闲扯着各种事情,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直到登上校车,并排坐下,才霍然安静了刹那。

    等下要按照预定的机会,以惊喜的方式送戒指……楼成噙着笑,望着过道,不让女孩发现自己的心思。

    等等要互送戒指,多不好意思啊……而且要怎么暗示橙子呢,总不能我直接提议吧……严喆珂扭头望着窗外,又羞又喜。(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