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拔剑断水

    看台之上,李怜彤原本还残留着点矜持和克制,但当她发现楼成林缺一行人从主队更衣室内鱼贯走出,听见周围小喇叭的声音陡然响起时,一下就被点燃了内心深处潜藏的热情,随着附近的观众,高举了双手,不断前后挥舞,有节奏地喊道:

    “松大松大!”

    “松大加油!”

    宗艳茹和施向阳看到室友忘我的表现,一时有点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这是自己认识的污彤,不管外表文静,还是内心很污,都与她现在的样子有着极大差别。

    可当广播员开始念出松大武道社主力和替补人员的名字时,当李怜彤等观众以回声般的方式做出应和时,她们也觉得自己内心在躁动着什么,渴望宣泄着什么,想要融入这疯狂但足够让人迷醉的氛围里。

    不知不觉,她们也跟着喊了出声,虽然因个人性格和习惯的不同,不像李怜彤那样疯狂,还保留着几分矜持,但也将自己的嗓音化作了浪潮的一滴水珠:

    “林缺!”

    “楼成!”

    吴倩与张敬业跟着蔡宗明等人在呼喊,而范妍兮则自己拿着小喇叭,尽情地吹着,文静的外表下是涨红的脸蛋与热忱的双眸。

    这样的山呼海啸之中,裁判登上了擂台,看了看两边,做了最后的确认。

    他吸了口气,未借助扩音器就让自己的话语穿透了嘈杂,响亮于场馆每个角落:

    “松城赛区八强淘汰赛,松城大学武道社对阵东临战队。”

    “第一局,林缺对卓嫣君!”

    林缺霍然站起,没直接走向擂台,反而横跨了李懋严喆珂,来到了楼成的面前,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楼成先是一愣,接着展露笑容,也伸出了手,和林缺击打了一下:

    “加油!”

    林缺微微点头,转过身体,迈开步伐,登上了擂台。

    而卓嫣君早已屹立在那里,笔直如树。

    她闭了闭眼睛,欣喜于自己还在武道的世界,还能登上擂台。

    对面的敌人不好应付,上次筋疲力尽的他都让自己吓了一跳,现在重逢,相信所有人都确定他能赢,只看具体消耗有多大。

    但是,我不这样认为,我也是一步步练出来打出来的强职业九品,与准丹境是有差距,可也不会大到无法弥补的程度,希望渺茫,不表示没有!

    这不是卓嫣君盲目自大,而是她认为与强敌遭遇时,抱着“搏”的想法比揣着“求稳求消耗”的心态更能完成预定的目标。

    退而求其次也得有退的余地才行,不以“赢”为动力,怎么去退一步求“消耗对手”?

    在卓嫣君快理清自己想法的时候,裁判举起右手,严肃开口:

    “三分钟对话时间。”

    卓嫣君知道林缺是个三棍子都打不出屁的沉默人士,也不白费口舌,干脆闭上了眼睛,最后一次推敲着自己的思绪和对应打法。

    松城电视台直播间内,方觉晓呵呵笑道:

    “以林缺为代表,松大武道社好像都没什么擅长嘴皮子功夫的武者,转播他们的比赛很难解读出有趣的骂战。”

    他能一步步成为松城电视台的武道比赛当家主持人,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多才多艺,连唇语都懂!

    甘乐微笑摇头:“你也不看看人家都是什么出身?要是擅长骂人,早被学校给处理了,大学生嘛,素质肯定会高一点。”

    “老甘,你啊,脱离正常社会太久了,有空多上上网,现在有一部分大学生骂人比你还溜,而且我也只是说擅长嘴皮子功夫,没说擅长骂人,辩论也是其中一种嘛。”方觉晓努力地在林缺和卓嫣君“呆立”的时候活跃气氛。

    至于这场比赛的胜负分析,之前他们就已经讨论过了,看法相当统一,两边都有机会,全看临场发挥。

    在方觉晓和甘乐讨论着嘴皮子功夫的时候,蔡宗明看着台上的林缺,感受着周围的热情,又一次地心生向往。

    如果我站在那里,肯定和他一样的帅,也不会浪费这三分钟的时间!

    擂台之上,裁判看了看电子钟,默数了几下,再次高举右手,朗声喊道:

    “开始!”

    宣告之声还有余音回荡,林缺体内却忽地传出了宛若雷鸣般的连串声响,就像摩托车冲出时的嗡鸣,就像汽车驶动前尾气的喷薄,让卓嫣君陡然想到了“飞流拳”所载的一句话,山雨欲来风满楼。

    山雨未来,风已满楼!

    这是林缺身体的肌肉、骨骼、筋膜和内脏在蓄势积力的一种表示,这是炼体突破了极限的象征,这昭示着他距离丹境真的只有那么二三十天了!

    那种声响的回荡之中,林缺已猛然扑了出去,快得仿佛流星,一瞬间就抹平了两人之间超过五米的距离,来势汹汹,威猛惊人。

    卓嫣君虽然打的是“搏“胜负的想法,要一开场就抢攻,以自我为主,但面对气势瞬间攀至了巅峰的林缺,还是不敢做硬碰硬的对决。

    然而,她也不能退,这种交锋之下,一旦避让,对方将气势如虹,连连进逼,让自己彻底落入劣势,再想扳回局面,事倍而功半。

    念头转动间,擂台经验丰富的她往左做了一个滑步,看起来要避开正面锋芒,侧击对手。

    她刚动,林缺重心一荡,身体于高速之中诡异变向,毫无艰涩之感。

    看着对手右臂肌肉已然鼓起,卓嫣君脊椎夸张一弹,背部肌肉鼓胀,又强行拉回了身体。

    她刚才不是要闪避,而是让藉此消磨林缺的气势!

    重心一回,她双脚猛地内顶,一直斜斜按在左边腰间的右手伴随着青砖的碎裂声抽了出去,就像有一口宝剑冲出了匣子,化成匹练,照耀满室,锋芒都足以杀人。

    玄水剑法,“拔剑断水”!

    这一招是“闻圣派”开山祖师参悟水部绝学,远渡彼时的东瀛,挑战剑道强豪后所创,将当地的拔剑术与自身的剑法进行了糅合,取两者之长,弃双方之短。

    卓嫣君以特殊发力技巧转动了腰背,驱使着右臂,又快又狠又凌厉地将掌刀由下往上斩向了林缺侧面,很有点石破天惊的意味。

    我来到这里,不是为了消耗你,而是想赢!

    我将拼尽全力,不做任何保留!

    林缺身体猛然顿住,气势一敛紧跟着一放,左手握拳,以锤击之势炸响了空气,在极小范围内狠狠擂向了卓嫣君的“长剑”。

    砰!

    林缺左臂不由自主一弹,被“拔剑断水”的劲力打开,而卓嫣君身体一晃,右手跟着回荡。

    就在这时,她脚步往后一撤,非是化力,而是借力,在喀嚓之声中凶猛前扑,腰背挺动,左臂高举,“独劈华山”!

    她知道林缺的震拳与楼成不同,发力更快,速度更快,不能给他一点的空隙。

    在刚才的交手里,林缺以“阴阳转”借来了少许力量,顺着左臂的弹开,已转过了身体,此时右手往上一架,稳稳挡向了这一劈。

    砰!

    卓嫣君的掌刀刚斩到林缺胳膊处,她的手臂肌肉便诡异地齐齐鼓胀,撑起了武道服,完成了蓄势已久的二重发力。

    借此力量,她左掌如刀,就要往下一划,以“阴劲”重创林缺皮肤之下的肌肉、筋膜和血管,如此一来,他至少得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恢复。

    玄水剑法杀招,“阴阳二重浪”!

    劈为阳,划为阴,阳劲伤骨,阴劲袭肉!

    当此关键时刻,林缺脸色忽地涨红,太阳穴霍然鼓起,右臂肌肉跟着外胀,勃发了力量,抵消了卓嫣君的“阴劲”。

    他的掌背青筋暴凸,像是大了一圈!

    一胀之后,林缺先是往回拉动胳臂,紧跟着便向往一弹,将卓嫣君的掌刀抖了出去,自身腰背弹动,合身前扑,转守为攻。

    卓嫣君来不及调整自身,只好不断退后,眼见着林缺越来越近,眼见着他太阳穴鼓起,左臂即将打出凶猛一拳。

    她牙齿一咬,仿效侯跃,在林缺挥出拳头的时候霍然下蹲,左手兜在了身后。

    就在这时,林缺身体颤抖,打出的左拳忽地往回一摆,以腰背为支点,弹出了右腿。

    啪!

    他右脚脚面绷直,踢裂了空气。

    卓嫣君左手慌忙抬起,架在身旁,在重心不稳的情况下硬挡了林缺这一腿。

    砰!她身体摇晃,却没做控制,“顺水推舟”往右侧一扑。

    林缺周身气血劲力霍地一缩,还抱成球,然后让它瞬间喷薄。

    轰!

    劲力奔涌,林缺踩碎青砖,扑了出去,抢在了卓嫣君恢复平衡前欺到了她的身旁,鼓胀起太阳穴,快速摆臂,轰出了一记“流星劲”。

    卓嫣君再也来不及闪避,快速吸了口气,勉强架起双臂,往前一挡。

    砰!

    她只觉自己被炸弹轰中,根根骨头都在摇晃,就连肌肉和筋膜都出现了颤抖,加上重心本就不稳,直接仰面栽倒,根本没能力蠕动腹部肌肉来发“哼哈之声”,以求反向抵消震荡。

    林缺一个前探,右手没做攻击,拿住她的手臂,将她扶正了回来。

    此时,裁判高声宣布:

    “第一局,林缺胜!”(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