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潦倒不要失气

    松城电视台直播间内,主持人方觉晓忍不住赞了一声:

    “这场比赛真精彩,好久没有这么拳拳到肉的激烈战斗了!老甘啊,我看楼成表情挺痛苦的,一直在干呕,以你的眼光,觉得他受到的震荡影响有多大?”

    甘乐叹了口气:“他炼体接近巅峰了,如果不是特别难受,又没办法控制住身体,不会表现出干呕的样子,哎,我原本挺看好他的,觉得他只要能闯过周正泉这一关,以那变态的体力,打后面的侯跃把握很大,现在嘛,胜负的希望得颠倒一下了。”

    “这么严重?”方觉晓明知故问,他知道收看直播的观众肯定很关心这一点,就连现场的同学,恐怕都会刷刷论坛,间歇看下直播,以从自己两人的解说里弄清楚楼成目前的状态。

    甘乐以丹境强者的身份点了点头,粉碎了不少人的期待:“对,相当严重。”

    方觉晓做出遗憾的模样:“可惜啊,没有对话时间来让他恢复了,好了,侯跃即将登上擂台,让我们将画面切回现场。”

    …………

    闫小玲听完两位解说的分析,一颗心揪了起来,忙急切地在论坛里发了张帖子,@了“盖世龙王”和“擂台之路”等人:“快出来快出来,我们家楼成究竟严不严重?”

    “盖世龙王”用叹息的表情回复道:“我的眼光和判断还能比一位丹境强者厉害?”

    “我和解说的判断一致,楼成受到的影响很大,身体状况很差。”“擂台之路”严肃回答。

    “幻梵”发了个忍住眼泪的表情:“怎么办?我好想哭……”

    “别哭,我们一起给楼成加油!”闫小玲飞快鼓了下劲,包着泪花,咬着嘴唇,紧握着双拳,忐忑又期待地看向直播画面。

    …………

    松城大学武道场馆内,李怜彤等人虽然没刷论坛,没听解说,但通过大屏幕看到楼成的痛苦表现时,还是咯噔了一下,涌现了莫名的关切和不好的预感。

    他怎么样了?

    是不是受了伤?

    接下来的那场会不会输掉?

    刚才因周正泉倒地而爆发的激动呐喊沉静了下来,包括范妍兮在内的不少女同学摆出了祈祷的姿势,双手抵住了自己的嘴巴。

    楼成加油。

    而主队席位处,严喆珂走向了石阶附近,无视了他人的注视,贝齿轻咬着下唇,神情又心疼又担忧,双手不知什么时候就紧握成拳了。

    擂台之上,楼成缓过来了一点,顾不得去检讨,去反思,去懊恼,将种种情绪先行压下,抱元守一,观想雷云,蠕动腹部,抓住不多的时间以“内练法”震荡细微,调整身体的状态。

    能恢复一点算一点!

    精力不是完全独立于肉体的事物,同样根植于身体的状态,就像感冒的人,不仅疲惫虚弱,而且还思维迟钝,当楼成受到如此大的影响后,精神自然也有了不小的衰减,没能力再打出“当头棒喝”了。

    等下先做稳守,将异能借助“冰霜劲”和蕴藏在正常的招式里打出,争取尽快消耗到极限,“压榨”金丹,如果落到了危险局面,这就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楼成迅速做出了决断,不轻易认输!

    这不仅仅是由于在东临时对珂珂彰显了自信,放出了豪言,也不仅仅是因为自身得意忘形,辜负了大舅哥的努力与痛苦,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

    我想赢!

    无关其他的我想赢!

    他吸了口气,腹中发出了如雷轰鸣。

    …………

    当裁判宣布了第三局的结果时,侯跃一下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想都没想就奔向了擂台。

    他始终记得走出更衣室之前,周师兄吩咐自己,一听到上场结果,立刻跑向擂台,绝对不能有任何耽搁!

    到了近乎,他忽地愣住,因为看见自家师兄像是一只虾米,蜷缩躺在地面,头发凌乱,神情痛苦,甚至呕吐出了一点黄胆水。

    这是周师兄吗?

    在侯跃的记忆里,周正泉师兄是位非常注重外表,非常注意风仪的人,最崇拜的偶像是听到淝水捷报后淡定下棋的谢安,头发衣服向来整理得一丝不苟,一言一行都力求从容温润。

    他之前不是没有输过,可少有的失败里都是风度翩翩地离场,被卓师姐李师姐嘲笑为要风度不要好处。

    可现在,周师兄是这样的痛苦这样的失态,他为了给自己创造战胜楼成的机会,连最看重的形象都不要了!

    差些天满十八岁的侯跃正是最容易感动也最容易热血沸腾的年纪,想到这点,他当即红了眼眶,澎湃出昂扬的战意。

    不管需要付出什么,得拼到什么程度,都不能辜负了周师兄的期待!

    侯跃刚走到石阶,周正泉已被工作人员搀扶了下来,在两人擦身而过时,乱了发型,苍白着脸庞的他嗫嚅着嘴唇道:

    “拼……”

    侯跃用力点了点头,握紧了拳头道:

    “拼!”

    面对楼成这种强敌,哪怕他再虚弱,不拼怎么赢?不拼怎么抓住他身体残留着震荡影响的机会?

    侯跃登上了擂台,站到了先前周正泉屹立的位置,听见楼成体内发出的阵阵嗡鸣之声。

    楼成睁开了眼睛,吐出了浊气,瞬间从内练切换为战斗状态。

    裁判举起右手,稳稳挥落:

    “开始!”

    小腿肚子还残留着点颤抖的楼成没有动,就算能动,他也不会动,因为追逐满场飞奔的猴子实在不是什么明智的主意,尤其是现在这种状态下的他,而且稍不留神就会被影响到情绪,越打越急,让问题越来越严重。

    于是,他吸了口气,心湖凝水成冰,冷静观察着侯跃的一举一动,既是在等待对方的进攻,也是抓住时间恢复。

    战斗拖得越久,对自身越有利!

    侯跃一跳一蹦,步法灵活地绕着楼成游走,瞄准了机会才猛地跨步,抢近了对手的身侧,腰背转动,将周身力量绞成了一股,啪地出拳轰向了腰眼。

    楼成一个坐胯,挺动了脊椎,炸了肩膀之劲,握紧拳头,呼啸着往下一捶。

    砰!

    闷响声中,双方齐齐晃动了一下,就在楼成以为侯跃要顺势闪开,继续游走缠斗时,却看见他咬紧了牙关,瞪大了眼睛,双脚霍然发力,踩出了几道裂缝。

    他要用飞流拳“瀑布”,引发我体内残存的影响?楼成瞬间便明白了侯跃的打算,可自忖身体状态不足以支撑这一次的闪避,于是同样一咬牙齿,调整起对应的肌肉筋膜,蠕动着相关的五脏六腑,观想出了浩浩大江。

    谁怕谁!

    楼成带着拼死的勇气,冰封了浑浊的大江,让浪花变得晶莹,让世界瞬间静止,让自身手臂肌肉膨胀,如拿重物般往上一捶!

    寒流化潮,冰霜之劲!

    这个时候,侯跃也以“飞流直上三千尺”的凶暴猛然握拳下劈。

    砰!

    两个拳头交击的地方出现了短暂的朦胧,像是有白霜化作了薄雾,而楼成的身体又一次明显颤抖,脸部肌肉难以克制地狰狞。

    他体内残留的影响被勾动了不少,让他之前的恢复尝试白费了工夫。

    侯跃不断打着寒颤,嘴唇一下变紫,手脚都出现了僵化的冰冷。

    咚咚咚!他的心脏剧烈跳动,飞快膨胀收缩,喷出了一股股热血,溶解着体内的寒意。

    然后,他做出了有悖于自身打法和性格的选择,再次观想出蓄积升高的源流,拧动腰背,弹出手臂。

    半步不退!

    与此同时,楼成也蠕动腹部,观想雷云,做出了反向抵消,初步缓解了过来,面对侯跃狰狞的面孔,死不退缩的进攻,他来不及改变观想,只好将“内练”转为“外打”,绷紧手臂,发出了冲天之炮!

    砰!

    擂台之上似有一声爆炸响起,两人被冲击反弹,往后退了一步。

    哼哈!侯跃施展了内练法,红着眼睛,带着未消的震荡,踩碎了青砖,又一次前扑,打得疯狂,打得忘我,打得不计一切,打得不像他自己!

    楼成此时已是难受得想要直接躺下,根本没时间没机会去压榨金丹,只能强提着一口气,以“拼”和“搏”的气势,又轰鸣了闷雷,摆动了手臂,轰出了一记“海底震”!

    瀑布飞落,激撞地面,侯跃没做劈拳下打,就这么握拳斜擂,挡向了楼成的雷音震禅。

    砰!平地起惊雷,震得满场观众为之一静,楼成体内残留的影响彻底被引爆,双腿一软,气血冲喉,耳鸣目眩地倒向了地面。

    而他的对面,挨了一记冰霜劲和两次震拳的侯跃也僵硬了肌肉,颤抖着骨节,翻滚着气血,再难站立,轰然“坍塌”。

    连拼三招之后,本不擅长此道的侯跃与状况很差的楼成同时倒地。

    裁判站到了他们旁边,默数着时间。

    李怜彤、范妍兮等观众先是揪起了一颗心,接着醒悟过来,红着眼眶,齐声呼喊着一个名字:

    “楼成!楼成!”

    “楼成!楼成!楼成!”电脑屏幕前的闫小玲和幻梵等人也在低声地喊着这个名字,似乎要给他勇气和力量,帮助他站起来。

    “楼成!楼成!”严喆珂、孙剑等人也随着全场观众高声呼喊,只不过一个在擂台边,其他人在席位处。

    林缺的双拳下意识握紧,眼眸死死地盯着台上。

    楼成眼角余光扫到了侯跃倒地,干呕的同时竭力调整着身体的状况,试图观想出雷云,完成一次内练,抢先站起来。

    可是,他就连脑海与念头都在震荡,根本没办法进行观想。

    “楼成!”“楼成!”一声声的整齐呐喊里,一道人影挣扎着爬了起来,双腿颤颤巍巍,却稳稳站住。

    满场的呼喊一下停止了,出现了难以言喻的静默,因为站起来的是侯跃。

    侯跃满脸苍白,深呼吸了一口,跨步来到了楼成的身侧。

    无需他再做什么,裁判举起了右手,宣布了结果:

    “第四局,侯跃胜!”

    听到这句话,侯跃顿时回首望向了自家席位处,一把鼻涕一把泪。

    周师兄,我赢了!

    我没有辜负你的期待!

    林缺紧握的双手一下松开,将脸深深埋了进去,李怜彤,吴倩和范妍兮等同学再也忍耐不住,滑落了眼泪。

    走得这么辛苦这么艰难,就停在了这里吗?就只差一点点了!

    模糊听到了“宣判”,楼成的心灵顿时被痛苦与懊恼充塞。

    都是我的错!

    都是我得意忘形了!

    我没有承担起这次的比赛!

    就在这时,他感觉自己被人扶了起来,闻到了熟悉的芳香,侧脸望去,看见严喆珂秀美清丽的面容。

    想到自己辜负了女孩的期待,想到自己没有完成之前的许诺,想到那些意气风发和自信昂扬成为泡沫,楼成就充满了愧疚和汗颜,有些不敢面对严喆珂。

    他痛苦地低语道:

    “对不起……”

    严喆珂看着眼前痛苦到了极点的男孩,满心都是怜惜,红着眼眶,柔声道:“你打得很好了,只差一点点就能赢了。”

    “我应该发挥得更好……”楼成双拳紧握,想给自己来一下,不如此没法化解内心的羞愧与自责。

    那一点点原本可以争取的!

    严喆珂明白越说越伤,不再纠缠这个话题,坚定着语气道:

    “那以后赢回了!”

    以后赢回了?楼成怔了怔,以许诺般地姿态回答道:

    “好!”

    他情绪刚有平复,就回到了席位处,看见了痛苦的林缺和茫然的孙剑等人,于是又忍不住翻腾出自责,吸了口气,郑重道:

    “对不起,这次是我发挥不好!”

    李懋当即回答:“不,是我们太弱了!你打到这个份上足够好了!”

    “是啊,是我们太弱了,只能靠你们两个!”林桦眼中水雾朦胧。

    林缺也放下了双掌,目光痛苦却坚定地说道:

    “我也有错,还不够好……”

    听见队友们一个个抢着承担责任,楼成一下模糊了双眼,险些流下了泪水。

    这时,一直沉默的施老头开口道:

    “明白了吗?”

    楼成微微点头:“明白了!”

    以后绝对不能得意忘形!

    施老头叹了口气:“那为师再教你一句话,除开得意不能忘形,还有潦倒不要失气。”

    “失气?”楼成茫然反问。

    施老头颔首回答:

    “对,追赶之气,奋发之气,拼搏之气!”(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