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默默的关心

    “这种班?随便找个定品的学员都能带了吧?还担心什么人手不够?”楼成肚子咕噜咕噜作响,而烧烤还没弄好。

    秦锐呵呵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吧?现在的社会做什么都要分个三六九等,我们暑期班是每周上三次,每次半天,不同班错开着安排,学费有几个档次,随便找个定品的学员带那是最低层次的,两个月八百八十八,学员里面比较厉害的教是一千二百八十八,我们这种内弟子的班两千零八十八,名义上跟着我师父练的,收费是一方面,还得有关系有背景。”

    “这也行?”楼成听得津津有味,唯一的不舒服是肚子饿得火烧火燎的。

    他虽然比初入大学的时候成熟了不少,但接触的社会层阶还比较单调,很多事情不甚了了。

    秦锐轻轻拍了下桌子,哈哈说道:“你别不信!最开始的时候我们没想分这么细的,结果有家长就不满了,哎呀,我家孩子怎么能和这么多人一起练?那能学到什么?照顾不到怎么办?磕着碰着了怎么办?你们这里有没有更好的班?人数少点,老师厉害点,钱什么的都不是问题!”

    他后面几句话是捏着嗓子说的,学得惟妙惟肖,逗得像两只小鹌鹑的齐云菲和丁彦博都忍不住笑了出声。

    后者完全没想过锐哥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比较之心是人类进步的源动力啊……”楼成伪造着名人名言,鼻子抽了抽,闻到了一阵又一阵的烧烤香味。

    秦锐喝了口椰汁:“还是大学生会说话,谁没点比较的心思呢?你要是来兼职,带的班肯定按最高档次来定,而且你信不信,想报名的绝对能排成队,这可是秀山难得一见的正当年职业九品啊……”

    趁他没说完,楼成幽默地补了两个字:

    “活的!”

    噗……齐云菲刚喝了口豆奶,差点喷了出来。

    秦锐笑了几声,喘过了气:“你这活广告一打出去,其他家武馆只能干瞪眼了,我们肯定巴不得你来啊!”

    “不用太宣传我吧?”在这方面,楼成脸皮子还是比较薄的。

    “行,你喜欢低调那就低调一点。”秦锐坦诚地说道,“具体怎么弄,我也做不了主,我明天就去问问我师父,到时候给你电话。”

    他不是武馆的馆主,不可能现在就承诺给多少多少薪水或者多少多少分红。

    “好的,麻烦你了。”楼成真心实意道了一句谢。

    而这个时候,望眼欲穿的他终于看到第一批烧烤送了过来。

    之后,他一边大快朵颐,间或回复严喆珂的消息,一边和秦锐闲聊着高中同学们的近况与秀山武道圈子的种种轶事,等到水足饭饱,时间已接近九点半了。

    买过单,付过账,道过别,楼成看了一眼自家表妹:

    “菲菲,不早了,你也跟着我回去吧?”

    “嗯。”齐云菲轻快地点了点头。

    她这么老实反倒让楼成比较惊讶,自己还以为她会磨蹭磨蹭,抗争几句的!

    什么时候混世小魔王这么好说话了?

    他没表露自己的疑惑,领着小丫头,和秦锐丁彦博分别,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自家小区而去。

    车上,齐云菲保持着文静沉默的态度,看得楼成啧啧称奇,猜测着她受了什么刺激。

    刚才还活蹦乱跳,开朗俏皮的!

    “菲菲,你怎么了?情绪好像不太高?”楼成看了眼前方的出租车司机,关心地问了一句。

    齐云菲仿佛一下从梦中惊醒,“呀”了一声:“玩了一天,有点困了。”

    “我也困了,都没睡午觉。”楼成伸手捂住嘴巴,打了个哈欠,闻到了浓浓的烧烤味道。

    进入小区,回到家中,他刚打开大门,就看见老妈齐芳迎了过来:

    “你这混小子,怎么才回来?跑哪里野去了?”

    “呃,你们两个怎么一起回来的?”

    楼成笑了笑道:“路上遇见的,妈,今天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怎么都没说菲菲来了?”

    齐芳干笑两声:“这不是太忙忘记了吗?”

    她抽了抽鼻子,嫌弃道:“一身烧烤味!这么迟才回来,就是为了去吃烧烤啊?我给你说啊,这种东西不卫生的,鬼知道他们用的肉是好是坏,得少吃!”

    熟悉的唠叨,熟悉的关心,让楼成泛不起一丝一毫的顶嘴心思,敷衍地回答:“好好好。”

    齐芳说了一阵,突地拍了拍脑门道:“哎呀,差点忘了给你说,成子,你今晚睡客厅啊,房间给你妹妹。”

    “妈,这是亲生的吗?我才回来第一天!”楼成开了句玩笑。

    齐芳潇洒地甩头走回沙发,坐到了楼志胜旁边,嘿嘿笑道:“亲生的才敢这样!”

    咦,老妈变潮了……楼成暗笑一声,没急着收拾东西,坐到了单人沙发那里,打算陪爸妈聊会天,而齐云菲打了声招呼,进了房间,翻出换洗衣物,直冲卫生间洗浴。

    楼志胜推了推金丝边眼睛,含笑看着楼成:

    “不错,精神头很好嘛,练武还是很有用嘛。”

    听到这句话,齐芳才醒悟过来,吸了口气,仔仔细细打量起宝贝儿子,末了眉开眼笑道:

    “你爸不说,我都差点没注意,光顾着看你瘦没瘦去了,精神了好,精神了好,比你爸年轻时候顺透多了!”

    “顺透”是秀山土话,意思等于帅气。

    “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楼志胜埋怨了一句,抿了口浓茶,沉吟了十几秒道,“成子,你现在练武的开销是不是很大?要是缺钱,家里虽然不算什么大富大贵,但还是有点积蓄的。”

    楼成没想到老爸一开口就说这个,一时有点懵,下意识反问了一句:“爸,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从炼体巅峰到丹境需要药汤等事物配合,以便将武功练进细微处,让周身劲力往浑然如一靠近,确实是笔不小的花费,但自身早有规划,圈定了七月底八月初的一个本省青年赛,又打算去古山武功兼职,加上之前剩下的两万多私房钱,应该足够了。

    楼志胜苦笑了一声:

    “你爸这辈子是个榆木脑袋,只知道自己一亩三分田里的东西,对其他方面都不太关心,知道你打算走武道这条路后,想做点了解,才发现自己没什么用,什么都不懂,只能看看电视,问问我们厂里的小年轻,他们都说职业九品到八品是个门槛,会很费钱,我寻思着你先前打电话给你妈报喜说拿到职业九品的证书了,应该到这个门槛了吧?”

    楼成之前见老爸和老妈没怎么询问自己武道相关的事情,以为家里对练武是不反对也不支持,谁知道他们竟然一直默默无言地关心着,打听着,准备着,那份爱无怨无悔,无声无息。

    呼……他吐了口气,勉强笑道:“爸,妈,你们不用担心,我不是打比赛拿了奖金吗?暑假还会去同学武馆兼职,这方面的开销应该不够了,不够我再问你们要。”

    老爸老妈负担自己的学费生活费已经够辛苦了!

    “你那点钱留着自己花吧,别太节约,容易被室友同学看不起的!”齐芳插嘴道。

    “什么叫那‘点’钱?”楼成忍俊不住,“我卡里还有两万多的!”

    他只给老妈说过选拔赛有奖金分成,没具体说是多少,齐芳想当然地以为是小打小闹的千八百。

    “两万多?”齐芳瞪圆了眼睛,楼志胜也忍不住推了推眼镜。

    糟糕,怎么不小心就把私房钱的数目暴露了……楼成赶紧笑道:“对啊,以你们儿子现在的实力,要想赚个几千块钱还是很轻松的,你们的钱好好攒着,争取换套大房子,不能表妹一来,我就得睡客厅,对吧?”

    齐芳顿时笑得见牙不见眼:“你瞧你说的,哎呀,这孩子有本事了,有本事了……”

    楼志胜又喝了口茶,长长吁了口气:

    “你妈刚才说得没错,你确实比我年轻时候有本事啊……”

    楼成微微一笑:“这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这话把老两口给逗笑了,话题从武道转开,聊起了以前的事情,而齐云菲一边擦着半长不短的头发,一边溜进了屋里,打开了自己的平板,认认真真地看起了洗澡前搜索出的内容:楼成的一段段战斗视频!

    看一段,她就忍不住回头往外面望一眼,似乎不敢相信擂台上的主角就在客厅,不敢相信那就是自家哥哥!

    客厅内,楼志胜和齐芳知道儿子每天要早起锤炼,十点一过便洗漱回房了。

    楼成翻出换洗的四角裤,打算去冲个澡睡觉,可刚走了两步,想到家中还有个小表妹,又返身拉开背包,拿出了严喆珂送自己的睡衣。

    总不能当着个十五六岁少女的面穿四角裤跑来跑去吧?

    年纪大了,还是要懂得避嫌,嘿嘿,珂珂肯定没想到她送的睡衣竟然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了!

    楼成思绪纷涌之间,忽地听到自己卧室的房门咿呀一声打开了。

    齐云菲脸蛋红扑扑地立在门边,笑嘻嘻喊道:

    “楼成哥哥!”

    “什么?”楼成一脸茫然地望向她。

    “没什么,就喊你一声~”齐云菲哐当一声关上了门,心情无比地雀跃:

    哈哈,我有个超级厉害的哥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