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利益当头

    “神经病啊……”楼成愣了愣,嘴角抽搐了一下,忍不住笑骂了一句,满头的雾水。

    这就是所谓的代沟?

    感觉已经没办法理解菲菲这种小丫头在想什么了!

    他摇了摇头,将刚才的事情抛诸了脑后,走进卫生间,完成了洗漱。

    回到客厅,他熄灭了灯光,躺到了沙发上,盖上了薄被子,习惯成自然地拿起了手机,进入了和严喆珂聊天的状态,只觉心情宁静安乐,就像窗外浅浅照入幽暗的月光。

    “可怜的我,回家第一天就睡客厅……”楼成用了女朋友喜欢的那个“可怜兮兮”表情,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嘿嘿,我正在我久别重逢的大床上尽情翻滚!”严喆珂“窃笑”回复。

    楼成“摔桌”道:“你都不安慰我!”

    “好好好,姐姐抱抱,以后给你睡床~”严喆珂这段时间特别爱在楼成面前自称姐姐,虽然实际上小了差不多快一岁。

    “睡床?有姐姐一起吗?”楼成打蛇随棍上,“坏笑”着撩拨道。

    严喆珂发了个喝骂的表情:“呸,才不和大色狼一起睡!而且刚才还拿烤茄子的图刺激我!”

    “这不是为了引诱你吗?引诱你哪天和我一起去吃。”楼成“微笑”回答。

    严喆珂“摸着下巴转着眼珠”道:“我现在就想吃怎么办?”

    “我去烤一份,给你送过来?”楼成尝试着提议道。

    “算了算了,太后和我爸都在家呢,你过来不是送羊入虎口吗?而且都十点多,你该睡觉了,明天还得早起锤炼,争取尽快踏入丹境,这才是最重要的,明白吗?”严喆珂趴在大毛毛熊腹部,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

    “明白!请严教练放心!”楼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回答。

    在自己提升到炼体巅峰之前,大舅哥就已经成为丹境强者,直接拿到八品证书了,不提彭乐云这个“大魔王”,眼前都还有一个追赶的目标!

    “呃,橙子,说到早起锤炼,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严喆珂用“茫然呆坐”的表情道。

    “坏消息……明天不能一起锤炼了?”楼成敏锐问道。

    严喆珂“握拳流泪”道:“是啊,而且不仅仅是明天……太后说她最近长肉了,也想晨练了,打算拉上我一块,既增进母女感情,还能指点我,只有趁她出差或者赖床的时候,我我们才能一起锤炼了。”

    我擦,太后你是故意的吧!而且没想到你还是会赖床的太后!楼成“敢怒而不敢言”,不仅如此,他还得忍着心里的失落,安慰着女孩:“太后那么忙,坚持不了多久的,再说她和你爸平时要上班,你又不是小孩子了,不可能被关在家里,我们有的是时间约会!

    “就是就是。”严喆珂“乖巧端坐”,“频频点头”,“橙子,我还以为你会很失望的?”

    “失落肯定有的,感觉期待很久的美好早晨都不美好了,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叫她是你妈呢?”楼成坦白老实地回复着,然后心中一动,又补了一句,“你明天少吃点早饭。”

    严喆珂正因为他前面的话梨涡浅现,眸光温柔,忽然看见了这奇怪的一句,于是疑惑问道:“为什么啊?”

    “秘密!”楼成才不会说自己想给她送早餐,送她幻想已久的那家粽子。

    “秘密?你让我早饭少吃点,肯定是想送吃的咯?秀山我有什么想吃的早餐呢?”严喆珂用“真相只有一个”的表情说道,“嗯,你想给我送那家粽子?”

    楼成“目瞪狗呆”:“真聪明,这就猜到了!”

    说好的惊喜呢?

    “嘿嘿,我可是名侦探~!”穿着白色睡裙的严喆珂捧着手机,在床上翻了个滚,嘴巴微抿,眼睛略弯,笑意异常明显。

    她只觉这句真聪明的夸奖太让自己开心了,简直比送粽子当早餐的惊喜还让自己高兴!

    这不仅仅是推理能力的体现,还在于双方之间的了解和默契!

    笑了十几秒,她才“乖巧端坐”道:“可明天我爸要亲自给我做早饭诶,我都快一年没尝过他的手艺了,明天晚上要去爷爷家,后天早上陪老人家,只能大后天了……”

    说着说着,她有些愧疚,泛起了想补偿点什么的心态。

    “行,那就大后天早上。”楼成吐了口气,果然,没办法每天都和珂珂腻一块了。

    严喆珂“脸红微笑”道:“反正有空我就出来找你。”

    “也可以是我去找你。”楼成调整了心情,窃笑着说道,“对了,好消息是什么?”

    “好消息啊?”严喆珂轻笑一声,靠到了抱枕上。

    她眼波流转,脸颊泛起一抹薄红,贝齿轻咬着下唇,双手缓慢按动着屏幕键盘:

    “好消息是……”

    “橙子,我开始想你了……”

    楼成的心一下就被击中,变得异常柔软,噙着浅浅的笑容回复:

    “我也想我们家珂小珂了。”

    此情此景,他只觉月光宁静,黑夜温柔。

    聊天的时间飞快,十点半已近在眼前,楼成意犹未尽地与严喆珂道了晚安,顺手在说说上发了之前吃烧烤拍的图片,并配上了文字:

    “回秀山第一餐!”

    他不是太爱弄这些,说说十天半个月才更新一次。

    发完之后,他退出QQ,将手机放到了一边,享受着夜晚的安宁与刚才严喆珂表现出来的脉脉情意,满足入睡。

    翌日清晨,他自然醒转,轻手轻脚完成了洗漱,等换上藏青色武道服后,才解锁手机屏幕,重新登录QQ,给严喆珂发了条叉腰大笑的消息:

    “帅的人起床了!”

    “美的人呆坐在床上……”严喆珂以“眼睛冒圈”的表情道。

    闲扯了几句,女孩挣扎着下了床,楼成顺便看了一眼昨天那条说说收到的回复。

    最先是蒋胖:“橙子,你回秀山第一天都不着家的啊?还是说阿姨他们又不在?嘿嘿,我今天的动车,晚上到,记得请我吃饭,有女朋友的人必须请吃大餐!”

    楼成正想回复他,打趣几句,说什么胖的人就不要想着大餐了,可眼角余光却扫到了别的回复。

    程启力“震惊失色”道:“什么?橙子你有女朋友了?”

    秦锐“愕然”道:“橙子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大学同学?”

    老班裘海琳“捂嘴笑”道:“看不出来啊,橙子你大一就解决单身问题了,不声不响的。”

    同桌曹乐乐跟着笑道:“我也没看出来,这不是我认识的楼成!什么时候给我们看看你女朋友照片啊?”

    “我擦,楼哥,果然会叫狗的不咬人吗?我还是单身呢!”陶晓飞在后面起哄道。

    楼成一脸呆滞,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在回荡:

    妈蛋,蒋胖这个大嘴巴!

    …………

    一番锤炼,楼成巩固着炼体巅峰的境界,回想着离校前与师父的对话:

    “‘收’的意味必须跟着周身劲力浑然如一的过程来体悟,否则就是无根之木,无水之源,也就是为什么到了炼体巅峰才能尝试而不可以提前打磨的缘故。”施老头美滋滋喝了口酒说道。

    楼成诧异脱口:“师父,你词语用得真好!”

    好有文化的感觉!

    施老头得意笑道:“当初我师父这么跟我说的,唉,我说混小子,你能不能抓住重点?你不要以为入静大成了,可以内视了,丹境就很简单了,再怎么说,这也是武道路上的第一道门槛。”

    “我多的不说,就送你十个字,人体大丹,圆坨坨,明灿灿,接下来自己摸索,自己体悟,实在没办法了再来问为师。”

    “就这样?”楼成有种拜了假师父的感觉。

    “你还想怎么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自己的性格,一昧靠师父拉着走是不行的,除非你打算一辈子都不超过为师,而且,你不是想糅合修真的东西进去吗?这我可没办法完完整整教你,从现在你就要学会自己去体会去摸索。”施老头难得严肃地回答,“总之,有问题可以给我电话,但不要觉得我会事无巨细地给你讲解。”

    “是,师父。”楼成若有所思点头。

    微风拂过,六月底的清晨还不算炎热,但楼成只是做了与以往相同的锤炼,没添加任何新的东西,因为他还没去买药材熬药汤,还没开始周身劲力浑然如一的尝试。

    等到锤炼完毕,回到家中,他吃过早饭,没理能睡到中午的齐云菲,揣上师父给的药汤单子,直奔本市最好的药店“纪善堂”。

    …………

    “纪善堂”外,楼成正要进入,忽然听到了自己的手机铃声。

    他拿出一看,发现是秦锐的来电,于是选择了接听。

    “喂,橙子,我师父听说你要来兼职,特别高兴。”秦锐开门见山道,“他说有两种兼职的方式,让你自己选。”

    “嗯,你说。”楼成欣喜地回答。

    秦锐斟酌了下语气道:“第一种是我们打你的招牌做宣传,让你兼武馆两个月的总教练,这就不给你薪水了,直接从暑期班的总体利润里给你分成,百分之三十!橙子,我说句实话啊,我都吓到了,我从来没见过我师父这么大方的!你知道不,我们一般是二十个暑期班,扣掉工资水电,器材折旧和场地磨损,两个月的利润最少一百万以上!”

    一百万以上?百分之三十不就是至少三十万?楼成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笔数目的金钱,一时都有点懵逼和心动了。

    三十万啊,这可是三十万啊!在均价每平米三千五的秀山都够买套房了!

    真有这种好事?楼成忍住答应下来的冲动,稳住呼吸道:“第二种呢?”

    “第二种啊,我们就不打你的招牌了,你带一个VIP班,就是我师父名义上带的那种,两个月学费是五千零八十八,一共十个人,他们的学费都归你,至于器材场地这些,都无所谓啦,你看到我们师兄弟修炼的时候有什么不标准的,随口指点两句就行了。”秦锐尽职尽责地说道,“另外,还有个单独的指导费,你凭本事弄,能挣多少都归你。”

    “什么单独的指导费?”楼成不太了解地问道。

    “你想想啊,不算VIP班,其他少的三十,多的五十,一个教练怎么指导得过来,只能整体地讲和看,督促他们锻炼,时不时纠正一下,对有的学员来说,这就不够啊,他们希望能有个一对一的指导和纠正,效果会好很多,这又需要另外加钱了,像我这种,一个小时三百块。”秦锐笑呵呵说道,“至于你嘛,到时候再定,说实话,我都想请你指导我几个小时了!”

    “哈哈,你免费!”楼成笑着回道。

    秦锐继续说道:“这种指导费,我们会给武馆分成,你就不用了。”

    后一种很显然不如前一种,毕竟是十人小班了,再一对一指导的意义不大……楼成很心动分红的方式,但他很清楚这对职业九品来说挣得有点多了……

    事有反常必为妖!

    不能被贪心蒙蔽了眼睛,还是问下师父吧,姜是老的辣……想到这里,楼成微笑道:“秦锐,我考虑一下给你答复。”

    “行,等你电话。”秦锐爽快回答。(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