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有所为,有所不为

    楼成吸了口气,甩了甩脑袋,试图让自己面对金钱的诱惑冷静一点。

    过了几十秒,他调出自家师父的电话,拨打了过去。

    欢快的旋律之后,施老头那伴随着咳嗽的声音穿透了听筒:“嘿,臭小子,咳,这么快就遇到问题了?”

    “师父,不是,不是武道上的问题,是另外一件事。”楼成先解释了一句。

    “那你说吧,什么事?又杀人了?”施老头顺口问道。

    好嘛,在师父您眼里,我就是个杀人狂吗?楼成暗自吐槽,言简意赅地将自己兼职赚钱的想法和古山武馆的两个选择讲了一遍,末了问道:

    “师父,您觉得我该选哪个?”

    “按照你的本心,是想选第一个吧?几十万摆在那里,你这种学生怎么可能不心动?”施老头呵呵笑道。

    楼成叹了口气回答:“我是挺心动的,但总觉得有点虚,有点不敢要,我还值不了这么多钱吧……正常的职业九品兼职也就一个月一万左右,就算这在秀山属于稀缺资源,翻个倍都比较夸张了,何况两个月几十万……”

    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有多大的收益就有多大的风险!

    “算你还比较清醒。”施老头笑了一声,“一嘛,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现在的整体实力在炼体境算数得着的那一小撮了,而且年纪还轻,练武时间也短,潜力十足,不能当做正常的职九来对待,薪水待遇当然也就不一样了,二嘛,咳咳,那个什么什么武馆的第一个选择叫做捆绑,在江湖这个圈子里,你只要同意他们打出你的招牌,就得承担相应的责任了。”

    “如果你是那种吃干抹净掉头就不认的性子,这几十万拿了就拿了,也无所谓,可你不是啊,为了个以前的朋友都敢打生打死,何况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咳,到时候人家遇到强者踢馆,你管不管?惹到了麻烦,求到你头上,你帮不帮?靠着你的招牌欺行霸市,你追究不追究?”

    “人呐,尤其江湖人,活得就是一张脸,不是说这种借招牌的捆绑不能做,有名的武者或多或少都有类似的挂名类似的收入,咳咳,但得把招子擦亮了,看清楚对方的底细,对方的品性,然后才做出决定,免得哪天被人拖下水了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你现在就问问自己,愿意为了几十万和那个什么什么武馆同生共死吗?当然,这是比较夸张的说法,领会老头子我的主要意思就行了。”

    楼成默默问了自己,想了想道:

    “我明白了,师父,我知道该怎么选择了。”

    多大的肩膀挑多大的担子!

    “好,为师再提醒你一句,挣钱很重要,但重心还是得落到练武之上,实力提高了,以后有的是挣大钱的机会。”施老头叮嘱了一句,挂断了电话。

    楼成平静了几分钟,没直接给秦锐答复,而是又调出了严喆珂的手机号码,给她拨了过去。

    严喆珂坐在餐桌旁,喝着父亲熬的粥,吃着家里泡制的爽口小菜,时不时与太后她们闲聊几句,其乐融融。

    就在这时,她放于旁边的手机嗡嗡作响,不断振动。

    眼底余光一看,她的嘴角下意识便勾勒了起来,眉眼愈发舒展,有些欣喜又有些忐忑和担忧。

    “我接个电话~”她娇声解释了一句,拿起手机,快步走到了客厅,一边接通一边沿着楼梯往上。

    “喂,什么事?”严喆珂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淡和刻板。

    纪明玉看着女儿的背影,回想着她刚才不自觉便温柔的眸光和止不住的笑意,暗自叹了口气。

    傻丫头啊,你这幅样子瞒得过谁?

    念头转动间,她瞄了一眼浑然未觉的丈夫,忍不住啐了一口:

    也就能瞒瞒糙汉子们!

    哼,你的小公主都快被拐跑了,还一点察觉都没有!

    楼成听得出严喆珂语气的不对,于是微微笑道:“你爸妈在旁边?”

    严喆珂小旋风般上了楼,进了自己的房间,背靠着门板,低笑道:“不在了~”

    “那就好,我有个事想请教严教练。”楼成往旁边走了几步,不堵在人家“纪善堂”门口。

    严喆珂甜美的酒窝凸显了出来,笑意盈盈道:“说吧,本教练给你指导指导!”

    听橙子的语气,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珂珂,我之前不是说想去武馆兼职吗?我让秦锐帮忙问了,他师父很欢迎我去……”楼成把整件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女友。

    严喆珂听得很是专注,嘴角始终噙着微笑,她很喜欢楼成这种遇事先和自己商量的习惯,这让她有很深的参与感,有同呼吸共命运的伴侣感。

    而她也很清楚楼成不是没主见的人,相反在关键时刻很有决断,很能让人依靠。

    “我觉得施教练说得没错,橙子你没必要和秀山的武馆纠缠得那么深。”严喆珂斟酌着用词道,“我听邢叔叔和我妈都提过,类似秀山这种小地方的武馆,或多或少都与黑道有点联系,你掺合这些很容易溅一身泥。”

    “我爸喜欢看一些古书,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有所为,有所不为。”

    楼成本来是想通过严喆珂探探古山武馆的底,听她这么一说,决断愈发坚定,不再有丝毫的犹疑:“嗯,听严教练的,选第二种!”

    岳父大人很有内涵的样子啊……嗯,这和“赞美”师父是不同的……

    严喆珂轻笑一声,很是满足,转而问道:“你买药材没?”

    “就在药店门口。”楼成嘿嘿笑道。

    “哪家?”严喆珂眼眸转动,噙笑问了一句。

    “纪善堂,据说是秀山最好的药店了,材料都货真价实。”楼成乐得和女友多聊会天。

    严喆珂抿嘴笑道:“这个我可以保证~你不觉得有点耳熟吗?”

    “哪里耳熟了?”楼成一头雾水。

    严喆珂噗嗤道:“你忘了?太后姓纪啊!”

    “我只知道太后叫太后……”楼成开了句玩笑。

    我擦,还真是巧了,竟然进了太后名下的药店!

    严喆珂怕楼成会有自卑之类的心态,忙又解释了一句:“我爸是穷医生,太后当初到秀山没事做,一边兼职私教,一边尝试创业,努力了很久,一点一点地做大,等到和我外公姥姥那边和解了,公司才真正有了规模,我小时候是住家属大院的,感觉比现在热闹多了,走到路上都是认识的叔叔阿姨,每个人都想来捏我的脸!”

    “嘿嘿,和我家小区一样。”楼成对女友的家境早有预料,所有的心理活动已经完成,此时也不在意,转而笑道,“我以为你小时候病怏怏的,脸上都没什么肉。”

    “还是有婴儿肥的……”严喆珂不太好意思地回答。

    她感觉得出来男友没什么芥蒂,依旧昂扬着自信。

    热恋的情侣一聊起天来,废话都能说很久,直到纪明玉催促严喆珂下去,她才恋恋不舍地与楼成道别,上午陪爸妈,下午去秀山所属的正阙县爷爷家。

    …………

    楼成握着发烫的电话,再没什么犹豫,回拨给了秦锐。

    “橙子,考虑好了?”秦锐语气欣喜地问道。

    自家同学以强势职业九品的身份来武馆兼职,让自己在师兄师弟跟前倍有面子!

    “是啊,我刚才给我师父打了电话,他老人家说我还不算出师,还不能自己立名号,扛招牌,你知道的,我们江湖圈子里,得尊师重道。”楼成将责任一股脑儿推给了自家师父。

    说完这句话,他隐约有些怅然若失,三十万啊,自家老爸辛苦了大半辈子,也没攒到这么多钱……

    算了,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

    “明白,明白!”秦锐深有同感地回答,“那你是选带VIP班了?我这就转告我师父去,哎,橙子,你都强到这种程度了还不算出师啊?你师父要求可真严,这,丹境才算出师?”

    反推过去,可以想见楼成的师父有多牛逼!

    “大概吧……”楼成满脸茫然地回答,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算出师。

    丹境?高品丹境?甚至外罡?

    等待了几分钟,秦锐回了他电话,笑呵呵道:“我师父说没问题,你今天什么时候有空过来一趟,把这事最后给敲定了吧?”

    “好,我一个小时后过来。”楼成吐了口气,因事情尘埃落定而踏实安心。

    他挂断电话,进了“纪善堂”,按照“七帖”的分量买了一包又一包的药材,足足花了一千七百多块钱。

    “一个星期光药材就得一千七百多,两个月奔一万五去了吧……”楼成粗略一算,暗自结舌,深感冲击丹境的花销不小。

    这还是两个月能将周身劲力练到接近浑然如一程度的前提下!

    难怪珂珂一直让我省着点花……

    因为要保密配方,他没选择让药店“代熬”,提着袋子,先行返回了家中,然后直奔“古山武馆”。

    来到目的地门外,付了车钱,他没急着进去,而是整理了下衣着,弹了弹灰尘和发丝。

    今天以后,就要以教练的身份进出这里了,得注意下形象!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