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古山武馆

    古山武馆位于秀山新商业区周边,闹中取静,环境雅致,独拥一座有些上年头的三层楼房。

    楼成整理好形象,穿过一株株梧桐树,伸手推开了大门,发现秦锐早在前台等待着自己。

    “提前到了啊。”他欣喜地迎了过来。

    楼成拍了拍他的手臂,开了句玩笑道:“这不是对秀山不熟了吗,都估计不好坐车的时间了。”

    “哈哈,秀山现在也算是半年一变样,到处都在咚咚咚地修。”秦锐回了一句,领着楼成往里面走去。

    进来之后,楼成才发现古山武馆真的好大,光一楼的练习场就几倍于自己曾经去过的红罗武馆,它经由巧妙的设计,分成了七八个区域,有的地方闹哄哄人多口杂,有的地方只得十一二个人,正在认真地站桩练拳。

    注意到楼成的目光,秦锐笑呵呵介绍了一句:“大吧?我师父常说这地方让他最得意也最遗憾。”

    “最得意也最遗憾?”楼成配合着问道。

    秦锐指着练习场道:“这里是原来三机厂的工人俱乐部,困难期间出售,被当时想找地开武馆的我师父买了下来,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都还没有房价这个概念呢,不过我师父也花了绝大部分的积蓄,再加上后续买器械器材什么的,真正借了一屁股的债,而现在嘛,你看看周边房价就知道了,涨了十倍不止,是我们武馆最值钱最优良的资产了!”

    “原来是得意这个啊?”楼成哑然失笑,自己压根儿就没往这方面想。

    谁能想到一家武馆最得意的事情是“房产投资”?

    他略带好奇又问了一句:“那为什么又是最遗憾的?”

    秦锐自己都忍不住笑意了:“那时候我师父还年轻,充满了闯劲,想着要不要离开秀山,到高汾去开武馆,后来有这么个机会盘下这么大栋房子,他就放弃了,一个职业九品的武馆在高汾怕是只能翻起点水花,抬头低头都会被人压着,还不如留在秀山当个地头蛇。”

    “现在嘛,想想高汾的房价,他老人家遗憾得天天讲,月月讲,说到了高汾,不说能买下这么大栋房子,有个还行的武馆也够了,光拆迁都能让他后半辈子不用发愁了。”

    噗,怎么来来回回都是房子增值的事?这是武馆该关注的事情吗?楼成忍俊不住,忽然觉得这样的武馆多了点亲切感,比较,嗯,比较食人间烟火……

    转过弯,走了几步,秦锐引着他登上了楼梯,一路抵达了第三层,这里光线较为昏暗,有着长长的走廊和一扇扇房门。

    秦锐没多做介绍,神情间透出点紧张和郑重,大步走到了最里面,轻而有节律地敲响了房门。

    咚咚咚!咚咚咚!两次之后,里面传出了一道略显沙哑的嗓音:

    “请进。”

    秦锐拧开门锁,往内一推,让楼成一眼就看清楚了里面的景象,窗户很大,阳光明媚,红木雕成了桌椅,茶具蒸腾着热气。

    皱纹深重而眼神锐利的楚唯才已站起了身,迎向了楼成,呵呵笑道:

    “闻名不如见面啊,小友神完气足,血魄旺盛,当真让人眼睛一亮!秦锐和临风一直在老头子我面前夸你,对你推崇备至,我原本还不太信,结果他们给我看了你最近的比赛视频,这一看,哎哟,英雄出少年啊,我们秀山历史上从来没出过外罡境的强者,也许你能弥补这个遗憾!”

    他说话很有老派江湖人的味道。

    楼成原本以为自己能从容应对类似场合了,但被这种老江湖一夸,被好话一套一套地丢过来,顿时又有点无措,不知该怎么应对,只能谦虚道:“哪里哪里。”

    寒暄了几句,楚唯才让楼成坐到了客位,自身一边沏着功夫茶,一边笑眯眯道:“秦锐转达过你的意思了,老头子我很能理解你师父的心态,如果我这些不成器的弟子出门,我肯定也会千叮万嘱,不让他们在有所成就前乱打招牌。”

    秦锐和戴临风没有坐下,分别侍立在楚唯才左右,看得出来,古山武馆的师徒关系更偏旧时代,更庄重严肃,哪像楼成,面对施老头时经常开玩笑,偶尔还能损一损,当然,这最主要的原因是施老头本人说话做事不太正经。

    不等楼成回答,楚唯才拿起紫砂壶,给楼成倒了一杯香味扑鼻的茶水:“尝尝,这是我托人带回来的荷蒙野山茶,不比宁水的毛尖绿芽差。”

    水色浅黄,荡漾润意,楼成品了一口,先是感受到浓浓的苦意,紧接着,他舌头的味蕾像是活了过来,跳动着层层叠叠的甘甜,回味无穷。

    “好茶!”他对茶道没任何认知,只能这么肤浅地赞一句。

    楚唯才矜持一笑,转而说道:“现在的VIP班是三个,我年纪大了,一般也就随便看看,提点几句,大部分时候是临风在带,里面有两个班是每次假期都会来的,临风也带得比较熟了,突然换个教练,恐怕大家都不适应,只能把剩下那个班先给你,到时候我们再重新招一个班……这个班是每周一三五上午九点到十二点上课,你没问题吧?”

    “没有。”楼成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如果我临时有事怎么办?”

    “找个人帮你顶一下或者换个班。”楚唯才招了招手,让戴临风从书桌上取来四页白纸,“我知道你是第一次来兼职教练,怕你不放心,专门让临风弄了个合同,口说无凭,白底黑字嘛,你看看,合同很简单的,没请律师弄,他们整得花里胡哨,我这老头子都看不懂。”

    四页白纸是一式两份的意思,真正的合同只得两张,大概七八条内容,主要规定了几件事情,一是报酬结算方式,开始兼职前先付给楼成一万,七月底给两万,剩下的尾款在暑期班结束那天给,二是单独的指导费不提成,三是因为体罚学员等引出问题,由楼成自己承担……

    楼成仔细看了看,确定没什么有歧义的东西存在后便微笑道:

    “我这边没问题。”

    “好,我们直接签一签吧。”楚唯才让戴临风拿过来钢笔,自嘲笑道,“我这把年纪也就用钢笔比较舒服,你们年轻人的什么签字笔圆珠笔,我真用不惯。”

    刷刷几下,两人签名完毕,各自保留一份,楼成则将卡号书写于了另外一张纸。

    “欢迎来我们武馆兼职,等小友你以后扬名立万了,我们也有面子啊!”楚唯才握了握楼成的双手,正式表示了欢迎,末了叮嘱道,“那些小孩都是来强身健体,学点防身招数的,你也别太苛求,该休息就让他们休息,免得练出什么好歹来。”

    “好的。”楼成愉快地答应了下来。

    自己可不是没经验的人,平时武道课的时候,特训成员往往会帮懒惰的施老头分组教学,而参加武道社的同学大部分也是只求强身健体,学点防狼招式的。

    “周一你就直接过来。”楚唯才扭头看向自家弟子,“秦锐,你带楼成四下转转,熟悉熟悉场地。”

    “是,师父。”秦锐吐了口气,神情都变得自在了。

    等到两人离开,房门关上,戴临风才微微皱眉道:“师父,没必要这么殷勤吧?他明显想和我们保持距离……”

    楚唯才笑了一声:“你啊,还是太年轻,一个人能不能成事,最重要的就是学会看人,知道什么人该远离,什么人该结交,什么人该大力结交……哎,我也是四十岁以后才明白这个道理,要不然怎么会始终困在秀山……”

    …………

    “三楼是我们的休息室,更衣室,办公室和内弟子专用的力量房……二楼有两个练习场和三个大的力量房,平时比较空,会拿一部分当健身房,暑期班开始后,就得按照时间轮着来了,不过你们VIP班不用在意,直接用三楼的力量房,单独的指导也是在那里……”秦锐给楼成介绍着武馆的布局和各处施设。

    两人经过一处练习场时,忽然听见有人惊喜地喊了一声:

    “楼成哥哥!”

    凝目看去,楼成发现是表妹的男朋友丁彦博,他是长期学员,正和另外七八个人一起扎着步,站着桩。

    “好好练。”楼成微笑鼓励了一句,秦锐则板起了脸,纠正了好几个学员动作的不规范——这是他负责带的那批。

    等到两人远去,才有人小声问着丁彦博:“丁丁,那是谁啊?你认识?看起来很厉害很能打的样子……”

    他们虽然不知道这是炼体到了一定程度的标志,但还是能感觉得出来楼成的凌厉与彪悍,只觉他与一米九几的秦锐站在一起都丝毫不显弱势。

    “嘿嘿,是,是我,是我表哥!”丁彦博厚着脸皮,冒认了亲戚,“是锐哥的同学,锐哥专门请他来教VIP班的!”

    “真的?”几位学员诧异道。

    那可是馆主负责的VIP班!

    “当然,我骗你们这个做什么?隔几天就能知道了!”丁彦博兴奋得满脸通红。

    我还没说楼成哥哥很可能兼职武馆总教练呢!

    其他学员正待询问,却见秦锐顿住脚步,回头吼了一声:“说什么说?不想吃饭了啊?”

    顿时,几位学员噤若寒蝉,不敢再发声。

    看到这一幕,楼成好笑道:“你很有威严嘛。”

    “不严不行啊!这帮兔崽子,对他们笑一声,他们就敢嘻嘻哈哈地偷懒,我说,橙子,周一你带那个VIP班的时候,开始就立个威,他们怕你了,后面就好管了,要不然,这个年纪的小孩能把天给翻过去!”秦锐传授着自身的经验。

    楼成若有所思点了点头道:“好的。”

    该怎么立威呢?

    真是一个伤脑筋的问题……

    他思绪转动之间,秦锐小声问道:

    “橙子,你要参加这次的青年赛吗?”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