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青年赛的目标

    楼成还在考虑立威的事情,想着要不要自己抱块石头过来,当着那帮小孩的面啪地一记单鞭抽碎,可又觉得这样太刻意太勉强,显得太做作,太没高手风度。

    念头转动间,他听见了秦锐的问题,愣了几秒才回过神来:“我是准备参加,就不知道能不能报上名。”

    青年赛的全称是“兴省第三届青年武者冠军赛”,三年一次,报名要求为:本省武者,年龄在26岁以下——因为“30岁不成外罡终生无望”这句话符合了绝大部分情况,所以超过25岁就不能算青年武者了。

    楼成的年龄肯定符合要求,但问题在于,他的户口迁到松城大学所在地了,定品赛都是在那边参加的,究竟算不算本省武者还得打个问号,这让他心里有点没底,考虑着实在不行,就找师父走个后门什么的。

    反正我身份证上的地址还是秀山市!

    “报名?”秦锐一脸茫然。

    没读大学的他完全无法想象土生土长的橙子怎么就不是本省武者了,直到楼成给他解释了几句,他才恍然大悟,哈哈笑道:“放心,这个事简单,你要是自己报不上名,就走我们武馆这条线,你没看补充规定吗?本省武者包含工作关系在本省的武者,由所在公司或者单位组织报名。”

    “这我就放心了。”楼成松了口气,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这可是自己精挑细选的擂台赛,完美符合了钱多,层次合适,来回不用太奔波等条件。

    至于其他的比赛,好的不是没有,比如每年八月中旬开始,来年四月初巅峰对决的“武圣战”,可楼成就算有心参加,也会被打得满头包,压根儿不具备拿到奖金的实力。

    而“兴省青年武者冠军赛”由省政府和本省武道家协会联合举办,最初的用意只是作为一个标杆来鼓励青年武者奋发向上,改变武道弱省的形象,开始举办后却发现收视率相当得不错,毕竟外罡、高品丹境的战斗,与低层次的拳脚对抗是两种差别较大的风格,很多观众既爱看雷火交击,也喜欢拳拳到肉的血脉贲张感。

    于是预定的一届之后,有了第二届,第二届,并且随着网络直播的兴起,转播费用飞快提升,奖金也水涨船高,今年公布的方案是,前三十二强为奖金圈,非累进制,冠军60万,亚军35万,第三和第四名20万,前八强里剩下的四位10万,前十六里剩下的八位每人五万,另外的十六位每人一万。

    楼成对本省武道圈子了解不多,但通过网络搜索和严喆珂那边打探到的消息,26岁以下的丹境武者顶多七八个,再加上数量更少的有强力异能的职九,自己只要运气不太差,前三十二保底,前十六乃至前八都未必没希望争一争!

    如果这个月的锤炼还收获不少,楼成觉得自己会有更大的野心……

    秦锐跟着笑了一声,真诚地说道:“这其实是我们武馆占便宜,你想想,到时候解说肯定会按照资料来讲,说这是秀山市古山武馆的VIP班教练,以你的实力,前三十二那肯定是妥妥的,我们武馆的名气不就走出秀山,走向全省了吗?嘿嘿,说不定你还会上‘兴省青年武者点将录’。”

    楼成查找过青年赛的资料,自然明白秦锐所指的“点将录”是个什么东西,这是兴省卫视仿照古代风俗做的一个青年赛总结栏目,只有前十六强和某一方面特别突出的武者才能受到邀请,接受专访,然后被冠以一个他们自作主张的绰号,大部分时候会很狗血,比如小白龙,神拳天王什么的。

    因为总会联想到“东林点将录”这种鬼东西,楼成对此是半点兴趣也奉欠,打了个哈哈道:“你到时候也会参加?”

    “对,所有内弟子都会参加,这是暑期班报名的时候就给家长说过的,所以价格才比去年低。”秦锐吸了口气,满脸憧憬道,“虽然我们肯定进不了前三十二,拿不到奖金,但也能多点实战经验,顺便弄清楚自己在全省青年武者里究竟处于什么档次,定好位,才能找到目标和动力。”

    “咦,这不像是你能说出来的话啊?”楼成开了句玩笑。

    秦锐苦笑道:“这是我师父最近老唠叨的话……橙子,单独指导的收费标准,我师父让你自己定,你打算定多少?”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我也不知道我这个水平一小时收多少钱比较好……”楼成为难地回答。

    而且十人小班自己完全教得过来,没必要昧着良心再让他们弄什么单独指导。

    有的钱可以赚,有的钱不可以赚。

    “戴师兄前个月去高汾,打探过这方面的事情,职业九品单独指导的标准是每小时五百到六百,你肯定比一般的职九厉害,怎么着也要八百啊!”说到这里,秦锐含笑问道,“橙子,你以为会没人找你单独指导?”

    “VIP班才十个人,和单独指导也差不多了……”楼成皱了皱眉,说着自己的想法。

    秦锐嘿嘿一笑:“真正找你单独指导的不会是VIP班的学员,而是我们这些内弟子和想变得更强的长期学员!”

    这种单独指导肯定不涉及武功打法的传授,所以每人一两个小时就能解决很多问题,倒也不必经常请教。

    “这样啊……”楼成这才明白了自己真正的“识货者”,于是笑眯眯对秦锐道,“反正你免费。”

    那帮就求个强身健体的VIP班小孩哪懂得顶尖职业九品的价值!

    “不行不行,免费太不好意思了,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你?打个同学折扣就行啦。”秦锐眉开眼笑道,“下周我预定两个小时的单独指导啊,得为青年赛做做准备!”

    “行,同学折扣三折,到时候,我哪天有空再给你电话。”楼成能理解秦锐不想白占便宜的心态,因为自己也是这样的人。

    其实,他知道秦锐赚得不多,由于是在自家师父的武馆,练武的消耗由师父承担,对应的薪水就远低于业余一品的正常标准,据说他之前是每个月两千的工资加单独指导的提成,拿到业余一品的证书后涨了一千,而内弟子里最高的戴临风也才三千五的底薪。

    当然,在秀山这种消费水平的地方也算不错了。

    秦锐心情舒畅,随口问了一句:“暑假又不用走亲戚,应该挺有空的,嘿嘿,不会是要和女朋友约会吧?”

    “嘿嘿……”楼成干笑两声,默认了下来,反正秦锐也知道自己有女朋友了。

    都怪蒋胖那个大嘴巴!

    此时,两人走回了一楼,没再继续刚才的话题,往其中一个暑期班走去——场馆内同时只会存在五个班的暑期学员,这是极限了,再多就会影响长期学员的锤炼。

    走着走着,秦锐忽然觉得不对,因为自己刚才的问话完全没过脑子,橙子是读大学才找的女朋友,放暑假了还怎么约会?

    我就这么随口一问,他竟然就默认了?

    难道是要千里送……呃,也可能是找的本省老乡……说不定就是秀山的……

    他越想越有八卦的兴致,打算回头问问人,看秀山还有谁在松城念书。

    内弟子徐荣飞无奈地看着扎马步扎得七歪八斜的暑期班学员,板起脸孔,正待说教,忽地发现秦锐陪着一位穿修身T恤的青年走了过来。

    凝眸望去,他越看越觉得这个青年面熟,紧接着便想起了之前戴师兄透露的事情,秦锐的同学楼成要来兼职!

    霍然之间,他仿佛回到了大年初一的清晨,回到了那血腥又可怖的场景里,看见了那位不可一世般的黑色练功服男子软软倒地,看见了那残留着几分青涩的少年昂然屹立。

    而现在,他已褪去了青涩,不再少年,慢悠悠走到了自己面前。

    徐荣飞下意识便站直了身体,恭恭敬敬喊了一声:

    “成哥……”

    “叫我楼成就行了。”楼成微笑说道。

    你叫我楼哥也比成哥好听啊!你不接触二次元吗!

    说话的同时,他目光扫过了那三十位洋溢着稚气的少男少女,感受到了他们初来乍到的兴奋。

    练武这种事情对孩子们来说还是蛮潮的,在吃苦之前肯定会充满乐趣……

    寒暄了几句,楼成秦锐与徐荣飞打了声招呼,继续逛着一楼的练习场,而望着他们的背影,有个女孩充满好奇地问道:“徐教练,那是谁啊?我看之前的报名册好像没有他?”

    报名册会罗列每个班的负责教练,厉害的详细介绍,普通的一笔带过,让报名者自己选择报哪个班,报满为止。

    徐荣飞想着先前戴临风的话语,叹了口气道:

    “新来的VIP班教练。”

    “哇喔,VIP班!”三十人班的学员们纷纷表示了赞叹和向往。

    那可是馆主亲自指导的武道班!

    刚才那个看起来就很厉害的大哥哥和馆主是差不多的?

    …………

    逛完武馆,秦锐送楼成走出了大门,双方挥手作别时,却看见楚唯才领着戴临风急匆匆出来。

    “卫理事长邀请我们过去,小友有兴趣一起吗?”楚唯才停在楼成面前,客气了一句。

    “不用了。”楼成谢绝了邀请。

    “那我们先行一步。”楚唯才没有啰嗦,与戴临风直接去了旁边停车的地方。

    秦锐走到楼成身旁,笑呵呵说道:“估计又是为了选拔赛主将的事情……”

    楼成点了点头,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秦锐继续说道:“之前秀山的几只队伍都被淘汰在了小组赛,卫理事长也大概弄清楚了我们的水准,打算暑期开始,从几大武馆抽选五到六个武者,再请一到两位本地出生的职九,进行半年的特训,据说不仅会有资金倾斜,还有内练法提供,还要请厉害的教练……”

    “你努力一把也不是没机会,好歹也业余一品了。”楼成看见秦锐满脸的羡慕,于是宽慰了他一句。

    “争取吧。”秦锐吸了口气,接着笑眯眯道,“这段时间卫理事长一直有邀请本地出生的几位职九回来商量,今天多半又是为了这事,要我说,最适合的主将不就在那里!橙子,以你的实力,还不横扫了他们?”

    “我?哪有那个时间……”楼成摇了摇头。

    如果一切顺利,明年选拔赛如火如荼的时候,自己就要踏上大学武道会全国赛的征程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