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终于到来的通知

    与秦锐告别,回到家中,楼成找出了之前网购回家的药罐等东西,按照方子的提点,一步一步完成着煎煮。

    等到万事具备,只欠文火慢熬,从来没做过类似事情的楼成才吁了口气,看了看手机,记下了现在的时间。

    要是搞砸就浪费钱了!

    就在这时,穿着短袖睡裙的齐云菲走到了厨房门口,揉着惺忪的睡眼问道:“楼成哥哥,你在做什么啊?生病了?”

    不像啊!

    “练武的药汤。”楼成言简意赅地回答。

    “哦,哦!”齐云菲一脸我虽然不懂,但总觉得很厉害的样子。

    最后,她吞咽了口唾沫问道:“楼成哥哥,有吃的吗?我肚子饿瘪了……”

    楼成好气又好笑地看了她一眼:“你说你睡得不早不晚的算个什么事?再多睡一个小时不就好了?等等吧,都十一点多了,我妈马上回来弄饭了。”

    “还要等那么久啊?我要饿死啦,饿死啦……”齐云菲委屈扁嘴道。

    听着她的声音,感受着她的语气,楼成忽然就想到了那个倒地乱蹬嗷嗷大哭的表情,失笑了一声道:“你不是有一大堆零食吗?”

    “那又不顶饱!哼,如果是你女朋友饿了,你肯定不是这种态度!”齐云菲嘟嘴说道。

    “呃……”楼成愣了愣,“为什么这么说?”

    齐云菲迅速转嗔为喜,笑嘻嘻道:“昨天吃烧烤的时候,你拍照开光发消息时的眼神表情哦,简直温柔得不得了,都能掐出水来了,我都想到了一个词,宠溺一笑!”

    楼成脑海内顿时就浮现出那个经典的柴犬表情,嘴角抽搐道:“你从哪学来的这个词?”

    “小说里!”齐云菲斩钉截铁地回答,末了好奇问道,“如果是你女朋友饿了,你会怎么做?”

    楼成想了一下,笑眯眯道:“我会请她品尝我千锤百炼的蛋炒饭手艺,要是她还有什么想吃的,能点就点,不能点我就赶紧出门给她买回来,至于你嘛……嗯,餐桌那边角落有个箱子,里面还有几盒泡面,自己解决吧。”

    自家老妈有个奇怪的爱好,喜欢在家里放一箱方便面,而她自己不吃,也不知道究竟图个啥。

    “……重色轻妹!”齐云菲一脸饱受打击的模样。

    这也分得太清楚了吧!

    你女朋友就有这么好的待遇,我就只配吃泡面?

    楼成思考了一下,认真地回答:“嗯,是的。”

    这不废话吗?女朋友当然比妹妹重要!

    齐云菲捂住脸,退出了厨房,走去了餐桌那里,过了几十秒才高声道:“红烧牛肉面……我最讨厌这个了,楼成哥哥,没其他口味的吗?”

    “没有!将就对付一下吧,快吃饭了。”楼成“冷酷”地回答,用手机给坐在火上的药罐拍了张照,发给了严喆珂,和她分享着自己初次尝试煎煮药材的感受。

    等到时间流逝,全部弄完,他将两次熬制的药汤混在了一起,装满了海碗,再次拍了照,“窃笑”着给严喆珂发了过去:

    “黑乎乎的一碗,会不会中毒啊?”

    严喆珂“捂嘴笑”道:“到时候需要人工呼吸吗?”

    “咦,你都学会调戏我了?不行,我中毒了,快,快来人工呼吸……”楼成噙着笑容回复道。

    严喆珂发了个“弹手指”的得意表情:“我又没说是我,我爸以前选修过这个,挺擅长的~”

    “那还是算了吧……”楼成用“茫然望天”的表情回答。

    一不小心又被珂珂给套路了……

    严喆珂“捶地大笑”:“谁叫你总是想歪,大色狼!其实吧,我查过资料也问过人了,只要施教练给的方子没错,你弄的时候有点误差也无所谓,顶多就是药力差一点。”

    “那我就放心了,等下喝一碗试试。”楼成另外拿出两个碗,将药汤分成了两份,一份等下喝,一份明早喝。

    师父说过了,这药汤可以放冰箱冷藏的,以后都早晨锤炼前喝一碗,吃过早饭半小时后再喝一碗。

    ——他不打算太降低暑期训练的强度,除开晨练,还准备有两个小时的上午特训,而兼职时能顺便用用武馆的力量房。

    当然,这是暑期,有什么事情可以改一改时间安排,总量不变。

    一点左右,目送齐云菲以找朋友逛街为借口偷溜出门,楼成再次换上了武道服,咕噜咕噜将那苦涩的药汤灌入了腹中。

    他没在小区找个阴凉处“特训”,那样不用明天,到了晚上,全小区的人就都知道楼志胜家那小子沉迷武道,不务正业了。

    顶着七月初炽热的太阳,踏着蒸腾高温的地面,楼成在路上行人稀少的大中午慢跑向最近的公园,让药力一点点化开。

    到了公园,他感觉胃中有点暖洋洋的意思了,于是运转冰霜异能,褪去了体表的高温,止住了汗水的流淌,找了树荫处,摆开架势,打起了“雷音震禅”的练法套路,一招一式缓慢迟钝却能激起风声。

    与此同时,他腹中雷鸣不断,肌肉压缩放松,震荡不休,配合着药力的发挥,一点点将力量练进细微处。

    几通拳脚一打,半入静的他敏锐察觉真有一丝丝热流在渗入身体每一处地方,随着“雷音”的震荡,慢慢逼出杂质,凝练着纯粹。

    啪!砰!气流不断炸响,楼成一拳慢过一拳,一拳重过一拳,无需特效,就能让观者望而生畏。

    不知过了多久,他收起架势,吐出了一口浊气,到了当前锤炼的极限。

    虽然“收”还没有任何征兆和体悟,但他感觉周身力量在微妙而缓慢地发生着变化——随着自身的打磨,它们逐渐有了一种叫做“通透”的味道。

    通透……楼成琢磨着最能描述刚才迹象的词语,又一次运转寒流,去除着暑气。

    嗯,别的不说,冰霜异能在这方面还是很有用的!

    我,楼成,行走的空调!

    他思绪翩飞之际,忽地听见兜里的手机作响,拿出一看,是邢成武邢局长的电话。

    “喂,邢叔叔?”楼成隐约猜到了是什么事情。

    邢局长呵呵笑道:“放假了吗?回秀山了吗?”

    “昨天刚到。”楼成如实回答。

    “我也是知道珂珂回家,才想着你应该已经到了,有空的话,来家里坐坐,上次都没招待你吃个便饭。”邢局长寒暄着家常。

    “好的。”楼成客气了一句。

    邢局长叹了口气,有感而发地笑道:“你不要害羞,不要觉得这是不是在讨好巴结当官的,过不了心里的道德坎,我关注了你最近几个月的比赛,真觉得你前途不可限量啊,而为人做事也很好,哎,我这辈子不可能不变老,总得为孩子家人的将来想一想吧,结识你这种年轻才俊对我来说是好事啊,大好事,呵呵,这么一想,你心里是不是平衡了?”

    楼成那一点点自己都难以察觉难以准确描述的心思被直接点破,一时有些汗颜:“我,我没这种想法……我是真心把您当叔叔看待。”

    邢叔叔的说话风格还真像他的为人,直来直往……

    “那就好,说回正事,下个星期五下午,汪旭的案子开庭,你作为秘密证人得出席,放心,不会有闲杂人等,保证你安全,做好准备,穿得体面一点,不要像我这种大老粗,以前老在穿着上被人嘲笑。”邢局长爽朗地说道。

    经过前面开诚布公的话语,楼成也放下了心里的小石头,微笑道:

    “好的。”

    汪旭的事情终于要步入尾声了吗?

    …………

    秦锐带完今天的锤炼,回到家中,躺在了床上。

    想到之前的事情,他登录QQ,找出了自己心目中的消息灵通人士:

    “蒋胖,在不在,问你个事?”

    蒋飞刚在动车上睡醒一觉,百无聊赖地回复道:“什么事啊?”

    秦锐又不是美女,不需要好的态度!

    “你知道咱们年级都有哪些人考到松城吗?”秦锐问道。

    “你问这个做什么?”蒋飞茫然回答,“我就知道四个,橙子,严喆珂,七班的顾超,八班的李良,其他可能还有。”

    七班的顾超,八班的李良……秦锐努力回想着这两位同学,但实在不认识,只能再次问道:“顾超李良在什么学校啊?都是男的?”

    “这不废话吗!顾超在松城理工,李良在松北师范。”蒋飞只觉秦锐的问题莫名其妙。

    两个男的,只有严喆珂一个女的……秦锐忽然倒吸了口凉气,不会吧……

    不过蒋胖的消息也不够详尽,做不了准……

    “你还知道秀山有谁考去了松城吗?”他谨慎追问道。

    蒋飞没好气回道:“我怎么可能知道其他学校的情况?”

    秦锐想了想,决定换个方向:“你之前说橙子有女朋友了,知道是谁吗?”

    “你傻啊?我又没见过又不认识,怎么会知道?”蒋飞“怒笑”道,“等我明天找橙子当面拷问去!不声不响就脱单了!”

    “这样啊……”秦锐无法肯定,只是忽然有了点猜测和联想,转而确认般问道,“在松大的只有两个吧?”

    “应该是,考上这种大学的,谁不会炫耀一下?我记得就橙子和严喆珂。”蒋飞浑然不觉地回答道。

    就橙子和严喆珂在松城大学……秦锐再次吸了口气。

    不会吧……

    …………

    爷爷家独属于自身的卧室里,严喆珂拿着手机,翻来滚去,掏出串到了项链上的那枚戒指,幽幽叹了口气。

    一天没见到橙子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