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有出息了

    摇摇晃晃回到秀山,已报备过太后,沟通好宋璃的严喆珂与楼成将箱子挎包往某家商场的寄存处一扔,便开开心心约起了会,看了场电影,泡了会书店,逛了逛街,抓了抓娃娃,吃了吃美食。

    到了最后,玩得兴高采烈的严喆珂还去坐了两次专属小朋友的音乐旋转木马,看得楼成一边笑,一边抓住机会拍下了她当时的样子,拍了很多张。

    因为没有私密的场合,两人并未怎么卿卿我我,只是在电影院里耳鬓厮磨完了整场,可犹是如此,楼成也不觉得有什么遗憾的地方,一样的开心,一样的满足,一样的充盈着愉悦与幸福。

    当然,在他这个年纪,肯定也会觉得如果有机会亲热将更加美好。

    就在两人商量着晚餐去老刘烧烤的时候,严喆珂接到了太后的电话。

    讲了一阵,女孩收起手机,皱了皱鼻子道:“太后让我回家吃晚饭,她好像知道我和你在一起,不过什么也没说……”

    其实,以太后的智商和经验,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我究竟为了谁才匆忙赶回秀山……

    “太后是过来人,肯定知道堵不如疏,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楼成开了句玩笑,大概能猜到太后的心思,她不会禁止珂珂和自己约会,只是防备两人时常腻在一起,那样的话,天干物燥,暑衣单薄,青年男女,血气方刚,一不小心就天雷勾动了地火。

    当然,这是建立在太后不了解我的基础上,其实无需她担忧,我会尊重珂珂,尊重两人的未来,克制住自己的。

    “嗯,我得回去讨好一下太后,给她揉揉肩捏捏背~”严喆珂能感受得到母亲的纵容,半开玩笑地感叹了一句,然后眨了眨眼睛,眸子明亮地看着楼成,“你明天会给我送粽子吗?”

    “肯定的!”楼成斩钉截铁地回答。

    严喆珂噗嗤一笑,眼波流转道:“可惜我明天吃不到~”

    “啊?”楼成一脸茫然。

    那你还问!

    嘿嘿,逗橙子真好玩!严喆珂笑吟吟道:“太后说晨练完带我去吃一家云水面,他们以前开在我爸上班的医院附近,满满的都是我的回忆,可惜后来搬走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最近才被太后发现。”

    “我能去偶遇你吗?”楼成低笑道。

    “可以啊~只要你不怕面对太后~!”严喆珂眉眼含笑地回答。

    想了想太后的气场,楼成抹了把不存在的冷汗道:“这个……女婿都怕丈母娘的!”

    严喆珂轻笑出声:“好啦,其实我也还不知道那家店具体在哪里,等明天去过了,以后姐姐带你去!”

    “好。”楼成想了想又道,“那我后天给你送粽子?”

    “也不用~”严喆珂莞尔道,“太后明天晚上出差,忙个大项目,没有几天回不来,我们可以一起晨练,一起去吃粽子!”

    “嗯嗯!”楼成顿时充满了期待。

    拿回行李,他叫了网约车,一路将严喆珂送到了她家小区门口,那是位于商业中心后水湖对面的别墅型小区,闹中取静。

    恋恋不舍地作别后,楼成这才记起给自家老妈打个电话。

    “妈,我等下回来吃饭!”他强调了重点。

    齐芳“冷笑”一声:“早不说,我饭都快蒸好了,没你的份。”

    “啊……”楼成目瞪口呆,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亲妈。

    感受到楼成的呆滞,齐芳笑了两声:“菲菲想吃老黄片片鸡,你去买一份,顺便给自己打个饭。”

    “好咧!”楼成拉长了语调,表示了开心。

    片片鸡是秀山有时代特色的美食,在楼成小时候,物资还不怎么丰富的时候,一般人家想吃一只鸡,是很奢侈的行为,于是片片鸡应运而生,摊主将鸡肉煮熟切片,浸泡于红油汤汁里,走街串巷,按片记钱,连嘴馋的小孩都能拿着攒的碎钱吃上两三片,满足下口腹之欲,算是楼成儿时的一个美好回忆。

    到了如今,只要不是困难户,偶尔吃一只鸡还是很轻松的,片片鸡也就逐步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只有“老黄家”因为用料讲究,味道诱人,香辣开胃,变成了固定摊位,做凉菜和卤菜生意。

    给严喆珂拍了这种美食,楼成提着它们回到了家中,而一直等待着他的齐芳这才宣布开饭。

    “你这几天在外面野什么啊?”吃到半饱,齐芳问了一句。

    “我不是给你们说过了吗?去同学他师父的武馆兼职。”楼成倒了片片鸡的汁水拌饭。

    楼志胜停下筷子,抿了一口宁水大曲的原度酒:“这就开始上班了?一周几天啊?”

    “一三五的上午九点到十二点,不过很多时候我也会待在武馆,借用他们的力量房练习,或者给内弟子做个指导。”楼成先为自己可能经常不在家给父母打个底。

    其中很大一部分时间将是去约会……

    “还可以嘛,很轻松。”齐芳松了口气,怕儿子为了赚钱而累到,然后,她半是好奇半是顺嘴地问了一句,“这样的话,一个月给你多少钱啊?”

    涉及钱的问题总是让人有了解的欲望,不仅楼志胜望了过来,连咀嚼着鸡肉的齐云菲都侧过头,兴致盎然地看着自家表哥。

    “呃……”楼成迟疑了一下还是坦然说道,“他们两个月给我五万多。”

    这还没算单独指导费,虽然目前只得秦锐预约,但自己相信他有了提升后,其他内弟子和有志武道的学员也会忍不住来试试的。

    “五万,万?”齐芳的筷子顿在了半空,楼志胜菜到嘴边却忘了塞进口中,只有齐云菲,听丁彦博提过一些,大概有点心理准备。

    “嗯。”楼成点了点头。

    齐芳脱口而出:“成子,你是不是被骗了啊?每个星期只上三个上午的班,两个月就给你五万多?”

    以自己儿子的身份,这个世界上哪有这种好事?他又不是电视里那种能打雷放火的武者!

    “怎么可能?古山武馆开了好多年的!”反驳的是齐云菲,她可是做过了解的!

    楼成笑了笑道:“妈,你放心,你可以去问人,嗯,顶尖职业九品每个月大概能挣多少,虽然古山武馆对我是有照顾,但也不算夸张。”

    “真的?”齐芳还是一脸狐疑。

    好事太好了,反而让人不敢相信!

    楼志胜放下酒杯,沉稳道:“你别瞎咋呼,我听人讲过,职业武者的收入是很不错的,成子,你们签合同没有,这年头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这是他的血泪教训,以前外出打工的时候,最初都是熟人介绍,大家不好意思提合同的事情,结果被拖欠了不少工资,有部分到现在还没拿到。

    “签了,爸,你放心,他们不敢在这种事情上坑我。”楼成微笑回答。

    不提自己师父,光是秀山本地,邢局长也能让古山武馆喝一壶,而且自己还可以依照江湖规矩,单人踢馆,砸碎招牌。

    “合同在你那里吗?我看看。”楼志胜还是有点不放心。

    楼成笑着摇了摇头,转回房间,找出合同,递给了自家老爸。

    这是楼家版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泛起这个念头的时候,楼成不仅仅觉得好笑,还有对老爸的心疼。

    以后你们就不用再操劳受苦了!

    楼志胜仔细看了看,又递给了一直凑过来的齐芳,欣慰地叹了口气道:

    “不错不错,长大了,成人了,哎,你爸我现在一年工资加奖金福利,也才能拿八万出头,这还是好的年景,你两个月就能当我大半年了……”

    他有感而发,絮絮叨叨,而齐芳则敏锐地打断道:“单独指导费是什么?”

    “就是开小灶,一对一补课的意思。”楼成言简意赅,怕说得太专业,老妈不会懂。

    提到补课,齐芳就明白了:“按次数,还是按小时算?”

    “按小时,八百。”楼成如实交代。

    “哟,一小时八百,一天八小时就是六千四,一个月就是十九万多,成子,你出息了!”齐芳眉开眼笑。

    楼成呆滞地看着她道:“妈,你数学真好……”

    等他解释完第一不可能有那么多人求指导,第二还有别的事情,比如正常的武道班上课,齐芳才不无遗憾地表示了原来如此,然后说起楼成的堂哥楼元伟,说他安分了半年,又想折腾创业了。

    等吃过饭,楼爸楼妈出门遛弯,齐云菲才蹿到楼成面前,星星眼道:

    “楼成哥哥,你真厉害!”

    “说重点。”楼成慧眼如炬。

    “嘿嘿,我生日还有三个月就到了,你这么有钱,是不是该送点有意义的礼物?”齐云菲狗腿道。

    楼成微微一笑:“看你表现,要是沉迷恋爱,无心学习,呵呵,你懂的。”

    齐云菲点了点头,转而叹了口气道:“真羡慕你大学就能挣这么多钱,我还只能靠我妈我爸,干什么都得省着点。”

    “知道羡慕就好,好好读书,将来才能挣到钱,有希望财务独立。”楼成用着新学的名词。

    齐云菲无奈地瞥了他一眼:“楼成哥哥,你现在说话越来越老气了,抓到机会就教育人!”

    楼成想了想,叹息笑道:“可能心态变了吧……”

    不再是青涩的少年,而是希望承担起某些事情,背负起某些责任,守护着某位姑娘的男人了。

    齐云菲认真打量起他,好半天才甜甜笑道:“其实,楼成哥哥你刚才的样子也很帅,如果你不是我哥哥,我说不定都会喜欢你呢!”

    楼成啧啧道:

    “如果你不是我妹妹,嘿,我看都不会多看你一眼!”

    说完,他仰天一笑,拿起睡衣等物冲去洗澡。

    齐云菲愣在当场,几十秒后才咬牙切齿道:

    “好气哦!”

    …………

    翌日清晨,楼成喝过药汤,跑去了公园,他今天想试验一下之前莫名其妙出现的“有激必应”雏形,并尝试通过金丹来把握修真的特点,看怎么把它融入武道,开辟属于自身的道路。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