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楼家事

    下午没事的楼成早早回了家,一边用手机和严喆珂聊天,一边窝在沙发里看综艺节目,过得很是惬意。

    等到夜幕降临,他发现老妈竟然没有回来,预定的晚饭还只存在于想象之中。

    “喂,妈,你去哪了?”“留守儿童”楼成主动打了电话。

    齐芳“咦”了一声:“我没给你讲?”

    “没有……”楼成茫然回答。

    齐芳干笑道:“哎呀,你平时在外面读书,我都习惯了。”

    习惯什么?习惯没我这个儿子了?楼成捂脸长叹,暗自吐槽。

    齐芳继续说道:“菲菲在咱们家玩好几天了,你小姨催她回去,我想着刚好上次帮人顶了几天班,不用白不用,干脆就送送那丫头,免得路上出点什么事没脸见你小姨,成子,晚上你和你爸自己解决。”

    呃,今晚我可以睡房间了?楼成心中一喜,转而问道:“妈,你什么时候回来?”

    “后天吧,明天去你外公家转转,拿点自家种的菜……”齐芳说着说着又开始唠叨起楼成,让他周末不用去武馆的时候过来陪陪外公外婆。

    听完老妈的唠叨,楼成当即给严喆珂发了消息,说自己惨遭亲妈抛弃,没有晚饭吃了。

    而严喆珂毫无同情心地回复了几张她正享用的美食:

    “不用谢,姐姐帮你吃!”

    过了一阵,楼志胜开门进屋,看见楼成灯不开,电视不开,就那样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脸庞被屏幕闪烁的光芒照得忽明忽暗。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离不开手机。”楼爸摇头感叹了一句,顺手开灯,满室光明。

    “爸,妈去小姨家了,晚饭我们自己解决。”楼成拿着手机,抬起头道。

    楼志胜推了推金丝边眼镜:“我知道,我来做饭吧……”

    说着说着,他的声音突地顿住。

    楼成愣了一下,吸了口气道:

    “要不我们去爷爷家吃?”

    “好!”楼志胜当机立断,似乎等待这个建议很久了。

    父子俩无需收拾,给楼德邦打了电话,说了一声,便立刻出了门,中途拐去买了酱鸭和片片鸡,算是加菜。

    进了爷爷家,楼成忽然察觉气氛不对,因为有客人!

    客厅坐着一男两女,与爷爷楼德邦,二叔楼志强,堂哥楼元伟闲聊着琐事,而奶奶和二婶在厨房忙碌着准备晚饭。

    “志胜,你来了啊,来,看看,还认识不,老赵家的子军,现在出息了,是飞霞路那边派出所的副所长。”楼德邦笑呵呵指着客人里唯一的男人。

    “子军啊,记得记得,小时候我们经常一块玩,每次玩警察抓小偷的游戏,他都抢着当警察,现在真成警察了。”楼志胜乍见幼时玩伴,挺有几分惊喜。

    老赵家是楼家很早前的邻居。

    赵子军四十来岁的样子,国字脸,断眉毛,眼袋很重,他站起身,豪爽地拍了拍楼志胜道:“志胜还是一副书生样啊,呵呵,那时候,只要我调皮,我爸都会拿你当例子来教训我,说什么有你一半好,他就满足了……”

    别人家的小孩……楼成默默帮赵子军做了总结。

    另外两位是女士,他没仔细打量,就晃了一眼,发现有位二十岁出头的姑娘,梳着半丸子头,文文静静,很是局促,而堂哥楼元伟更是没有了往常的妙语如珠,显得坐立不安。

    呃,不是老邻居见面,是相亲!楼成恍然大悟,饶有兴致地走到楼元伟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还是他第一次遇见相亲这种事情。

    看来是堂哥再度折腾的雄心壮志吓到了二叔他们,加快了相亲的进度,不做什么安排,直接上门!

    楼元伟“哀怨”地看了堂弟一眼,什么也没敢说。

    “这是我爱人黄群,这是我丫头赵倩,在三小当语文老师,那是你家小子?”叙完旧,赵子军介绍起家人。

    楼志胜笑道:“是啊,楼成,还在读书。”

    “上大学了吧?在哪里读?”赵子军顺口问了一句。

    “松城大学。”楼志胜略显得意地回答。

    “很好嘛,这点像你,像你!”赵子军没多问楼成的事情,因为今天的主角不是他。

    双方各自坐下后,继续聊天,话题都集中在楼元伟目前的工作,赵倩的情况,楼志强以前承包食堂等事情上。

    楼成看得出来,二叔今天应该是得到了反复叮嘱,能用一句话回答绝不讲第二句,免得一不小心就说出什么伤人的话。

    两边从饭前聊到了吃饭,楼成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言不发,尽职尽责地扮演着吃肉吃鸡吃鸭吃排骨吃茄子群众,而男女主角则被双方父母抢尽了风头,只能沉默着偶尔回答问题。

    那种溢于言表的尴尬,楼成用脚趾头都能感受到。

    嗯,今早试验了“有激必应”,发现根本没这回事。

    当初抓到小偷是误打误撞?

    也不对啊,那种感觉很明显……

    那次我是沉睡状态,而试验的时候我很清醒,难道是因为这个区别?

    ……陷入了自己思绪的楼成回过神后,发现气氛变得有些冷淡和微妙,似乎大概可能是赵家对楼元伟的情况不太满意。

    等到晚饭结束,赵子军没多停留,借口还有事情,带着黄群和赵倩告辞离开,没让楼志强和楼元伟送。

    客人一走,楼家陷入了短暂而压抑的沉默,几分钟之后,楼成二婶王丽丽才虚打了一下楼元伟,带着哭腔道:“两三年前,我们家底子还厚的时候,人老赵会看不上你?伟伟,人要认命,有的人注定大富大贵,有的人注定安安稳稳过日子,你就别折腾了,好好上班,努力上进……”

    楼元伟紧紧抿着嘴巴,一句话不说,倔强地站在那里,圆脸之上尽是阴郁。

    “好啦,别说了,让他自己随便弄,反正我们也掏不出钱来了!”楼志强喊了一声,头发似乎花白得愈发厉害了。

    早知道不过来吃饭的……楼成一阵头疼,看了看老爸的样子,发现他也有同样的感受。

    清官难断家务事,二叔家的问题,自己这边不可能去掺合什么。

    “不说了,你们自己折腾吧。”老爷子挥了挥手,叹了口气,走回沙发坐下,沉默地看着电视。

    楼成奶奶和二婶开始收拾碗筷,楼志强坐到了单人沙发那里,楼元伟想说点什么,最终却没能开口,拖着沉郁的背影走回了房间。

    “爸,我去和我哥聊聊。”楼成小声说了一句。

    “去吧,劝劝他。”楼志胜知道儿子最近大半年在飞快成熟,很是放心地点了点头。

    敲了敲门,进了没开灯的房间,楼成坐到电脑椅上,看着躺在床上的楼元伟道:“哥,你这次是想做什么?”

    之前就听他提过一嘴。

    楼元伟闷闷道:“我不是开过餐馆吗,看见最近秀山的外卖起来了,就想着做个专弄外卖没有铺面的店,这样不用花太多的钱……”

    一说到这个,他的话匣子就打开了,翻身坐起,痛苦又迷茫地道:“成子,你知道人最痛苦的是什么吗?是看不到希望,我现在每天准时去单位混混日子,每个月两三千块拿着,是饿不死,是凉不着,但看不到一点希望啊,今天和昨天一样,明天肯定也和今天差不多,要房子,没有!要车,没有!靠这点死工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攒到,难道还靠爸妈?”

    “我也不想折腾啊,但我不想一辈子就这个样子……”

    楼成静静听着,想想自己如果混到了这个地步,恐怕也是一样的痛苦和挣扎。

    “但折腾也不能随便折腾吧?总得有点谱,做过调查,看到前景再做吧?”楼成从另外的方面说道。

    楼元伟怔了怔回答:“我觉得应该能起来吧,我们单位都好多点外卖的……”

    凭感觉不行啊……楼成吐槽了一句,拿出手机,请教了人生导师严教练。

    严喆珂“双手支着下巴”回道:“我没做过这方面调查诶,既然你堂哥想做,那肯定得先做好定位和调查,比如他针对的外卖区域在哪里,周边的馆子多不多,火不火……”

    楼成将她的一条条意见转化成了自己的语言,告诉了堂哥,听得只有高中文化的楼元伟一愣一愣,末了道:“成子,你还懂这个啊?”

    “我是不懂,但有同学懂。”楼成很自豪地回答。

    严教练棒棒哒!

    “嗯,我先弄清楚这些事情。”楼元伟忽地发现自己一点底也没有,之前太想当然了!

    …………

    宁水,齐燕家。

    齐云菲趴在床上,悠闲看着视频,双腿翘着,一摇一晃。

    “姐,你看什么啊?”陈筱晓擦着头发,走了进来。

    齐云菲嘿嘿笑道:“楼成哥哥的比赛视频,超级帅!”

    “楼成哥哥?比赛视频?”陈筱晓一脸茫然。

    “你自己看!”齐云菲将平板推到了她的面前。

    “我擦头发呢!”陈筱晓嘟囔了一句,停下了动作,投过去了目光。

    几分钟后,她诧异地开口:“这真是楼成哥哥?”

    好厉害好威风的样子!

    “嗯嗯!”齐云菲托着下巴,兴高采烈道,“我都快成兄控了呢!丁彦博以后要是有楼成哥哥一半厉害,我都满足了!”

    她眸光闪烁,畅想着未来。

    …………

    离开爷爷家,坐车回到了小区门口,楼志胜和楼成正要进去,忽然看见醒目处张贴了一份通告。

    “警察部A级通缉令……”楼志胜念出了标题。

    楼成则看向了下面的内容:

    “……三桩灭门案……”

    “詹旭明(在逃编号……),男,职业七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