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专业橙(两章一起更新)

    虽然楼志胜和齐芳经常会唠叨郭珉在原本厂子破产的过程里狠捞了一笔,会鄙视他喜欢用亲戚来管理,鄙视那群家伙什么都不懂还每天指手画脚,改这改那,但对郭珉本人,两口子还是很感激的,因为他很看重楼志胜,给了足够的信任,让他在技术这一块能不受干扰地施展拳脚。

    这也让漂泊了好几年的楼爸终于能够有一份稳定且还算丰厚的收入,让楼家走出了泥潭,奔向小康。

    “好,他家在哪里?”念头转动间,楼成清醒过来,追问了一句。

    楼志胜和齐芳逢年过节是会去郭珉家里坐坐,可他们始终觉得这种事情带上小孩不是太好,而楼成也乐得轻松,才懒得去陌生人家里享受不自在,所以对郭家的门往哪里开没什么概念。

    邢成武没有啰嗦,直接道:“电话里说太麻烦,我给你发条短信过来,小楼啊,万事小心,自保为先!”

    “是,邢叔叔。”楼成挂断电话后,想了想,又给严喆珂打了过去。

    自己没有安保方面的经验,当然得请教“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严教练!

    欢快的铃声才响了几秒,手机便已接通,楼成话到嘴边,又不自觉变成了关切:“珂珂,警察到你们家没?”

    “到了。”严喆珂眉眼弯弯,嘴角浅抿,压低了声音,“笨蛋橙子,就爱瞎担心,有柳姨在,有没有警察叔叔都一样……”

    说到这里,她心中一动,下意识反问:

    “你怎么知道这事的?”

    顿了顿,她又道:

    “邢叔叔告诉你的?”

    “……”

    “他不会想让你帮忙吧?他怎么能找你帮忙呢!你还是个,还是个学生啊!他怎么能这样子!”

    听着女孩陡然拔高的嗓音,楼成又诧异于她见微知著的敏锐,又深刻感受到了那浓烈的担心和害怕,忙道:“放心,有四个擅长射击的警察配合,只要我不被他一招秒杀,保命还是不成问题的,难道你觉得我连职业七品一招都扛不住?”

    严喆珂嘟了嘟嘴,闷闷道:“我当然相信你的实力,职业七品和八品的差距又不像八品和九品那么大,但是,但是,还是很危险呀!要是有危险,你就自己跑,知道吗?不行,也不能乱跑,把背后卖给敌人更危险……”

    职业品阶里,九品到八品是个坎,六品到五品是个坎,四品到三品则被称作龙门,鲤鱼跃龙门!

    听着女孩的絮絮叨叨,楼成心里暖暖的,微笑道:“傻珂珂,我有经验的,而且以我的强项,他真敢不惜代价连续爆发来追杀我,那我就敢抓住机会反扑他!”

    为了你,我也会保重自己的。

    “好吧……”严喆珂叹了口气道,“你是武者,难免会有类似的事情……橙子,你等下,我去帮你问问安保方面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你都没经验!”

    “机智的严教练,我给你打电话就是为了问这个。”楼成笑眯眯赞美了一句。

    “哼,还算你聪明,知道来问我。”严喆珂咬了咬嘴唇道,“我有个舅舅就是做这一行的,等下我给你发消息,你慢点过去,知道吗?”

    “知道了!一切听严教练吩咐!”楼成表了态,挂断了电话。

    这个时候,邢局长的短信已经发了过来,写着郭珉的家庭地址和警察小组联系人牛振的手机号码。

    楼成吐纳了几下,调整了情绪,直接将武道服武道鞋换上,打算就这样过去。

    这是最适合战斗的服饰,有备无患!

    临出房门前,他才想起了自家师父,赶紧又打了个电话——第一次遭遇这种事情,他还是有些忐忑的。

    “去吧,你总得经历经历类似事情的。”施老头打了个哈欠,不甚在意地回答,“真正的武者,不可能光靠擂台赛来成长,有的场景,有的收获,不真正经历过,是没法彻底体会的,这一点上,我们这一辈是这样,武圣龙王他们是这样,你们这一代也不会例外。”

    楼成稍微松了口气,开了句玩笑:“师父,您都不怕我出什么事啊?”

    “我又不是你爹,还得操心个没完!这又不是高品丹境,不是外罡武者,只是个落荒而逃了那么久的七品,你身边还有四个枪手四杆枪,这要是都能被他干掉,咳咳,我当没你这个徒弟!”施老头嘲笑了一句,“打是打不过的,但保命嘛,为师还是看好你的,就这么着吧,老头子我得抓紧时间喝酒了。”

    女儿女婿快回来了!

    抓紧时间喝酒……喝酒……楼成忽然觉得自己活得还不如一坛酒。

    他推开门,走到了客厅,对看着电视的楼志胜道:“爸,秦锐找我陪练,我今晚就不回来了。”

    这种事情没法直接讲,总不能说我得去你老板家做安保方面的工作吧?会吓坏老爸的!

    “这么晚还练?”楼志胜拿着遥控板,起身问道。

    “月底就是省青年赛了。”楼成随便找了个理由。

    楼志胜沉吟了下道:“成子,我听说好些武者比较,比较放纵,喜好仗着有点功夫混社会,你可得和他们保持点距离啊。”

    “爸,你放心,我正眼都不瞧他们的。”楼成微笑回答。

    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可比他们危险多了……

    楼志胜不是齐芳,没那么唠叨,叮嘱了几句就不再多说,目送儿子拉门离开。

    前往郭珉家的出租车上,楼成收到了严喆珂的消息,她洋洋洒洒列了一堆安保注意事项和经验教训,最后则强调了一句:“橙子,你一定要表现得非常自信非常镇定,一看就很厉害很专业的样子,那种环境下,所有人都会比较忐忑比较没底,当你能够自信地做出决断,坚定地执行时,他们就会下意识听你的,不敢乱来,这就会少很多很多的麻烦……”

    “明白了!”楼成回复道。

    …………

    郭家别墅里。

    四位警员已经抵达,两男两女,而郭珉夫妇带一双儿女,加上保镖佣人,一共九口。

    郭珉是武者出身,靠铁矿起家,转入了商界,混得风生水起,如今早不见了以往的悍劲,白白胖胖,像个标准的富家翁。

    此时此刻,虽然他身边有重金聘请的职业九品保镖解同,心里还是颇为打鼓,忍不住问了面前的警察牛振一句:“牛队,邢局不是说会有位高手来坐镇吗?他什么时候到啊?”

    曾经身为武者的他,比夫人万荣丽和帮忙打理生意的女儿郭怀柔都懂得职业七品的可怕!

    牛振从部队转业而来,还残留着军人的气质,站得笔直道:“郭先生,邢局刚给了我短信,说那位马上就到。”

    “这就好这就好。”郭珉叠声说道。

    “爸,都怪你,我昨天就说全家去高汾度个假的。”郭怀柔埋怨地嗔道。

    她二十七岁,身材不错,五官普通,靠化妆来弥补,大学毕业后就在帮父亲打理生意,想将家族企业弄成正规的公司,忙得都忘记了解决婚姻问题,结果前年父母还老来得子,给她生了个弟弟,让她恨得牙痒痒又没有办法。

    郭珉理了下头发,叹气道:“我也没想到詹旭明真来秀山了。”

    他话音刚落,门口便传来了铃声。

    众人为之一静,皆吓得心跳加快,郭珉最先恢复,惊喜问道:“牛队,是那位高手来了吧?”

    “我先看看。”牛振转过身,大步来到门前,透过摄像头和可视屏幕,看见外面站着位身穿武道服的年轻男子。

    这也太年轻了吧?牛振按照邢局长发的电话,给楼成打了过去,确认之后,他才拉开了大门。

    门一开,他顿时退后了一步,感受到了楼成身上旺盛的气血和凌厉的气质。

    真是高手!出身军队的他见过不少炼体巅峰的武者,不再怀疑,微笑伸手:“你好,我是牛振,邢局应该给你提过我吧?”

    “是啊,今晚得麻烦你们配合我了。”楼成客气回应。

    就在这时,万荣丽尖声道:“这就是你们说的高手?这才几岁啊?我要给你们刑局电话!”

    郭怀柔在旁边频频点头,感觉这高手太年轻了,不够靠谱!

    郭珉武功退步,眼光没减,当即伸手阻止道:“别说话!”

    他堆满笑容,迎向了一袭白底黑边武道服的楼成:

    “朋友怎么称呼?今晚全靠你主持大局了!”

    炼体巅峰的强九,加上解同,四个有大口径手枪的警察,勉强够了……

    楼成当然不会通名报姓,免得干扰了自己的计划,他点了点头,算做回应,然后环顾了客厅一圈道:

    “郭先生,既然邢局委托我来,那我肯定会尽力而为,确保你们的安全,希望你们也能配合我的工作。”

    “好……好!”郭珉先是一愣,接着用力点头。

    楼成表情一正道:“今天晚上,所有人睡客厅,不经允许,不能离开几位警官的视线范围。”

    “这怎么行?”郭怀柔脱口而出。

    你们是来保护我们,不是折腾我们的!

    楼成严肃着神情道:“郭先生应该很清楚,爬个二层楼对丹境高手来说就跟玩似的,而我们这边个人实力不如,肯定不会分散保护,免得被各个击破,要是你在二楼卧室里遭遇了詹旭明,就算我们能及时察觉,赶过去的时间也足够他杀你好几遍了。”

    郭怀柔语气一滞道:“可总得,总得洗澡吧?”

    “一个一个来,用一楼的,女士先洗,两位女警官在里面看着,轮到男士,换男警官跟着,确保不能独处。”楼成目光从容道,“其实,我是建议忍一天不洗澡的,还有,等下拿被子等东西的时候,不要一窝蜂去,派一个代表,由警官和郭先生的保镖护着……”

    他一个命令一个命令地发出,让郭珉郭怀柔等人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专业范,不知不觉就顺从了镇定而自信的他,没有争辩,没有耍性子。

    等到一切做完,众人回到客厅安顿好,楼成看了看时间,对牛振杨莎等警察道:

    “从现在开始,你们分成两组,两小时轮换一次,保证好休息,这不是一般的逃犯,身体和精神的状态都很重要,不能马虎大意。”

    “好的。”牛振点头回答。

    自从楼成来了,他就感觉有了主心骨,觉得一切都变得有条不紊了。

    虽然他们都是射击好手,但面对职业七品的强者时,还是没什么自信——如果没有一位能正面抗住一两下的高手,光凭四把枪,恐怕根本打不到!

    听完楼成的吩咐,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他,想看看他自己负责什么。

    而楼成走到了一张椅子旁,大马金刀坐下,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睡觉?

    睡觉……郭珉等人张大了嘴巴,一下又忐忑了。

    这看起来很专业很可靠的高手是不是有点不靠谱啊?

    等了一会儿,他们听见楼成呼吸绵长,睡得稳稳当当,像是没事人一样,心里的担忧和紧张莫名消散了不少,似乎感受到了一种叫做安心的情绪。

    那家伙可能不会在意我们的生死,但肯定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他敢直接睡觉,不做警戒,必然是有着把握,有着笃定的。

    事情看来都在他掌控之中!

    被楼成的镇定和平静影响,他们少了点忐忑,不再暗自慌乱,万荣丽和郭怀柔更是感受到了困意,蜷缩于沙发,浅层次入眠。

    …………

    严家的别墅内,有着专业指导的他们同样集中于客厅,不分散睡觉,便于保护。

    有外人在,严喆珂没穿睡裙,直接套了一身武道服,缩着腿,披着毯子,侧躺在沙发上,心里牵挂着某个不在这里的笨蛋,怎么都没办法睡着。

    按理来说,以她不怕死的性格,在柳小琳坐镇保护和四名警察叔叔各据一角戒备的前提下,她肯定能像往常一样,什么事都没发生般安安稳稳地入睡。

    可现在,她紧紧握着手机,既想听到它响起,又怕听到它响起。

    …………

    凌晨两点多,郭家客厅里,除了轮班值守的牛振杨莎和郭珉的保镖解同还保持着清醒,其他人要么已经睡着,要么昏昏欲睡,四周一片沉缓的安静,甚至能听到虫鸣的声音。

    就在这时,深层入眠的楼成心头忽然一悸,睁开了眼睛,感受到了某种恶意的靠近!

    在那个方向!

    他霍地站起,周身肌肉调整,瞬间就处在了最适合战斗的状态,然后望着客厅左侧窗户,沉声说道:

    “他来了。”

    他来了?牛振杨莎吓了一跳,职业习惯成本能地分别掏出手枪,各自往一边闪去,不聚在一起,方便交叉射击。

    他来了?休息的另外两名警员猛地惊醒,大脑陡然一清,虽然慢了半拍,但依旧熟稔地翻身离开沙发,占据了角落,以枪械封锁住窗户的位置。

    他来了?解同先是茫然,不明所以,接着也谨慎为重,摆好了架子。

    他来了!郭珉脸色一白,双手抓紧了毯子,不自觉便向解同的位置靠了靠。

    他来了!万荣丽和郭怀柔等人被动静弄醒,又惊又怕却不敢出声,她们彼此依偎,互相抓着手臂,瑟瑟发抖。

    那个灭门疯子竟然真的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

    客厅的窗外,一道黑影刚刚靠近,便察觉原本安静的目标一下“活”了过来,气氛瞬间紧绷,一触即发。

    他当即感受到体表有几处刺麻的感觉,明白这是被危险枪械瞄准的有激必应,心头一惊,悄悄往回退了几步,静静对峙。

    波涛暗涌,过了几十秒,他发现里面戒备未松,顿时明白对方不是偶然才察觉!

    气机无形碰撞,黑影犹豫了片刻,见无机可趁,果断并悄然地退出了这片区域,与此同时,他暗自低语了一句:

    “预言类异能?”

    郭家客厅内,楼成那种莫名的感应正逐渐消退,再不由自身掌控,但最后时刻,他察觉到了恶意的远离。

    闭上眼睛,入静守定,他尝试着模仿深层入眠的场景,以发挥金丹的感应特质,但精神与思绪犹存的情况下,他只能隐隐约约发挥一点,无法像沉睡时一样“远距离有激必应”。

    但不管如何,他也确定恶意彻底离开了周围。

    此时此刻,牛振等人死死盯着那边的窗户,气氛紧绷到快自行断裂,这个时候,哪怕是一只老鼠蹿出来,恐怕都会被他们有层次地集火,死无葬身之地。

    然而,他们始终没能发现詹旭明的踪迹。

    这种氛围里,楼成收起架子,若无其事地道:

    “他走了。”

    他走了?郭珉牛振等人一脸迷茫,差点没反应过来。

    詹旭明还没出现就走了?

    真的还是假的啊?

    紧跟着,他们齐齐泛起了某种叫做恼怒的念头:

    你TM在逗我啊?

    莫名其妙惊动大家,让所有人对着毫无动静的窗户瞄准了半天,戒备了半天,然后告诉我们什么事都没有?那个灭门的疯子辛辛苦苦前来,还没进门就走了?

    难道是他判断错误,以至于反应过大?

    想法纷涌之中,要不是考虑到楼成是今晚的主心骨,离开了他,局面将更加危险,郭怀柔等人都想怒怼他了。

    不得已,他们忍气吞声,各回各位。

    楼成神情自若,从容对牛振道:“给邢局打个电话,告诉他詹旭明来过,让他注意附近几家。”

    “可,可我们什么都没发现啊。”牛振忍不住反驳道。

    楼成平静地看了他一眼道:“你如实汇报,他自己会判断,不用你帮忙做决定。”

    牛振想了想,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给邢局长汇报了一声,而那边只简短地回复道:“我知道了。”

    这时,他们看见楼成老神在在地重新坐下,发了几条消息后再次睡着。

    睡着……郭珉等人都麻木了,甚至有点绝望。

    …………

    严喆珂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被众人以为是女孩子胆小,担惊受怕无法睡着,于是得到了一致的宽慰和安抚。

    突然,她掌中手机响了一下,让她的心跳差点停止跳动。

    她慌忙拿起一看,发现消息来自楼成:

    “詹旭明来过了,但被我们吓走了,应该没事了……”

    呼……严喆珂长长舒了口气,又怕又喜地道:“你没受伤吧?不要大意,万一他杀个回马枪呢!”

    “没受伤,他发现我们戒备森严就自己跑了……严教练放心,我不会马虎的,肯定照常戒备,而且也通知邢叔叔了!咦,你怎么还没睡?”楼成回复道。

    严喆珂抿了抿嘴,暗哼了一声:

    “睡得不太安稳,一有动静就醒了。”

    还不是因为你个笨蛋!

    …………

    凌晨五点,楼成再次醒来,因为手机在振动。

    他拿出一看,发现是邢局长的来电,刚一接通,便听见了那边毫不掩饰的笑意:“小楼啊,一夜平安,这关算闯过去了!专案组已经抵达,那位高品丹境抓住詹旭明的尾巴了,他翻不起浪花了!你可以回去了,好好休息,下午开庭见。”

    “好的。”楼成松了口气,赶紧给严喆珂分享了这个消息。

    严喆珂终于彻底放下了一颗心,眼皮一下就开始打架,她坚持着回复道:“唔,橙子,我好困,睡会儿,下午再锤炼。”

    “我睡得挺好的,等下继续锤炼,珂小珂晚安,不,早安!”楼成笑眯眯道。

    然后他收起手机,环顾了客厅一圈,不再严肃正经,微微笑道:

    “警报解除,你们该干嘛干嘛吧。”

    说完,他不做停留,大步一迈,拉开房门,离开了此地。

    客厅内安静了一阵后,郭怀柔忍不住就抱怨了:“牛队,你们找的什么高手啊?怎么一点用都没有!”

    “是啊,还一惊一乍的,折腾死了,我得给你们邢局说说!”万荣丽扭了扭酸痛的脖子。

    郭珉也跟着笑道:“还好还好,人手不够嘛,可以理解,安稳过去就好啦。”

    牛振不方便回应他们的埋怨,又还未接到下一步的命令,只能和杨莎等人一起,傻愣愣听着郭家人你一言我一语。

    过了几分钟,他收到了通知,让打开客厅窗户。

    “打开客厅的窗户?”牛振对这条莫名其妙的命令一头雾水。

    他来到窗户边,将它打开,发现外面不知什么时候来了几位穿警服的陌生男子,正在路灯光芒下认真地检查着什么。

    “怎么了?”牛振疑惑地问道,郭珉郭怀柔等人也好奇地挤了过来。

    为首的陌生警察威严甚重,皱眉沉吟道:

    “詹旭明在这里待了至少一分钟……”

    可他竟然什么也没做!

    詹旭明在这里待了至少一分钟?詹旭明真的来过!还待了一分钟!牛振的嘴巴一点点张开,愕然望向了郭珉郭怀柔等人,发现他们也是满脸的茫然与惊恐。

    嘶!短暂之后,倒吸凉气声接连响起。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