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登堂入室

    “他?”黄群睁大了眼睛。

    这八竿子都打不到的关系啊!

    赵子军依旧皱着眉头:“嗯,我应该没看错,能参加这种家宴,关系肯定不一般!”

    楼志胜还会打埋伏了?

    “瞧你说的,和邢局一家吃个饭又不是非得什么亲密的关系,我们不也一起吃过?万一是人家晶晶的同学呢?”黄群猜测着原委。

    “有道理。”赵子军踏入电梯,沉吟了片刻后又道,“可我现在越回想越觉得楼志胜他家小子很精神,看起来就不一般,等明天上班,我查查他资料去。”

    …………

    晚上回到家中,郭老板心目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人乖乖地接受了教育。

    齐芳唠叨道:“你说说你,这才几天,就老不回家睡觉,老不回家吃饭……”

    听了足足五分钟,楼成才找到插嘴的机会:“妈,是这样的,我不是拜了我们武道社的教练做师父吗?他有个朋友在秀山,一直挺照顾我的,长辈请我吃饭,我能不去吗?”

    自从施老头正式认可他的弟子身份后,他便将此事略略和父母提了提,没具体说自家师父的实力,只讲他很厉害厉害。

    “真的?”齐芳一脸狐疑。

    “我骗你做什么?要不我给你电话,你自己打过去问。”楼成坦然回答,心里则默默吐槽,如果老妈真要号码,自己就告诉她是“幺幺零”,找邢局长!

    “好啦,成子大了,有自己的关系很正常嘛,你问那么详细做什么?”楼志胜开口阻止了齐芳的追问。

    齐芳瞪了他一眼:“我关心儿子怎么了?要你教!你说你,什么都不关心,什么都不问,只知道吃,只知道下棋!”

    看见战火转向了老爸,楼成摊了摊手,摆出爱莫能助的表情,悄然溜回了房间。

    接下来的两天,他去了宁水,在乡下陪了外公外婆两天,给严喆珂炫耀了各种各样的果树,周一按时上班,指导着吴婷张秋帆等学员的训练,并承诺周三给他们留出实战对练的时间。

    周二清晨,在太后出差归来前一天,在詹旭明于边境山脉被击毙后,楼成才等到机会,和女友一起锤炼。

    两人身在后水湖公园隐蔽处,与往常一样,绝大部分时候都认真而专注,偶尔四目相接,甜蜜又温馨。

    这样的场景下,楼成总会想到希冀的那个美好未来,锤炼得愈发有感觉,劲力一点点在通透。

    他没在严喆珂面前表演“收”的尝试,想着能不靠金丹真正做到时才给女孩惊喜,否则总会心虚,总会有弄虚作假的感觉。

    转眼之间,八点将至,严喆珂收起架子,喘着气,勾勒着酒窝道:“橙子,我们早饭去吃什么啊?”

    她兴致勃勃,充满了期待。

    楼成早有安排,微笑道:“去你提过的那家云水面?”

    “好啊,姐姐领你去!”严喆珂嫣然一笑。

    楼成抓住机会又问道:“珂珂,你爸你妈都不在,家里应该没人吧?”

    “没,我妈不太喜欢家里有外人,做饭和保洁的阿姨都是11点多来,晚饭前走。”严喆珂的眼眸往上看了看,啐了一口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想做什么坏事!

    “你说过给我看你小时候照片的,难得有这个机会!”楼成笑眯眯回答。

    严喆珂眸光转动,哼了一声:“你的照片还没给我看呢!”

    “我的随时都有机会,我爸我妈上班时间很规律的,不像太后……”楼成使劲地蛊惑着女孩。

    严喆珂鼓了鼓腮帮子,横了男友一眼:

    “好吧,那吃过云水面去我家。”

    其实,她也挺想和楼成分享以前的自己,想听他赞美自己小时候的样子!

    楼成顿时兴高采烈,诉说起自己的计划:“到时候我先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

    “这样好麻烦。”严喆珂抿嘴转眸想了想,“要不你到我家洗?”

    “可我没带换洗衣服啊……”楼成跃跃欲试地问道。

    严喆珂轻笑一声:“笨!你先穿着我爸的旧睡衣,武道服我帮你放洗衣机里,中午之前肯定能烘干!”

    至于家里的监控,等橙子走了,再把相关的内容删掉!

    “好!”楼成一点也不客气,当机立断地答应了下来。

    说完之后,他泛起了一个新的主意,含笑问道:“珂珂,你家有冷饭和鸡蛋吧?”

    “有吧,都是阿姨中午来收拾……”严喆珂有些拿不准地回答。

    楼成嘿嘿提议道:“要不我们不去吃云水面了?我给你弄蛋炒饭!”

    “你会弄?”严喆珂又惊喜又狐疑地反问。

    可别弄出什么黑暗料理来啊!

    “当然,我就会弄蛋炒饭和煮面条,手艺都千锤百炼了!”楼成故意屈了屈手臂。

    严喆珂咬了咬嘴唇,眼眸明亮有神:“那我就小小期待一下吧~”

    嘿嘿,橙子做的爱心蛋炒饭!

    计较停当,两人慢跑回了别墅区,楼成打量了下门禁和保安,观察起四周的围墙,认真地说道:“我找个监控死角翻进去……”

    要是和珂珂一起通过门禁,估计岳父大人晚上就知道了!

    而这样的墙根本就难不住自己!

    严喆珂眨了眨长长的睫毛,茫然看向楼成,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几秒之后,女孩醒悟过来,噗嗤失笑,花枝乱颤:“哎哟,橙子你笑死我了,哈哈,笑得我肚子疼,哈哈,竟然想着翻墙!”

    “有什么不对吗?”楼成一头雾水。

    严喆珂好不容易才止住笑意,眼波漾开地骂了一声:

    “笨蛋橙子!”

    说完,她掏出带门禁卡的钥匙串,递给了楼成:“偌,给你!”

    “那你呢?”楼成诧异问道。

    严喆珂抿着嘴,一本正经地回答:

    “刷脸!”

    她让楼成在马路对面等待,自己脚步轻盈地走到保安亭,不太好意思地笑道:“能帮忙开下门吗?我忘带门禁卡了。”

    保安对这位美丽的女孩印象深刻,知道她确实是小区的住户,再被宛若花朵盛放般的笑容一映,更加没了疑惑,忙不迭回答:“好的,没事,我马上开!”

    “谢谢!”严喆珂甜甜一笑,悄悄回头对楼成做了个鬼脸。

    笨蛋橙子!

    等到她走了进去,发来消息,楼成才拿着门禁卡,镇定自若地来到小区门口,滴地刷了一声,慢悠悠通过。

    保安确实觉得他陌生,但小区里的住户经常有亲戚朋友什么的来暂住,不算奇怪。

    跟着严喆珂的指示,他七绕八拐,来到了一栋别墅前,女孩正俏生生坐在屋前花园的秋千上,含笑注视着他。

    “这是刚搬来的时候,我爸亲手做的。”严喆珂骄傲地介绍着。

    楼成啧啧道:“岳父大人还懂木工?”

    “当然,我爸可厉害了!”严喆珂已经习惯楼成厚颜无耻地称呼岳父岳母,不仅不恼,反而甜丝丝的。

    楼成打量了四周,有些担忧地道:“你们小区的安保很一般啊,门禁很松。”

    自己竟然这么轻松就混进来了!

    不像是富豪小区……

    “我妈经常这么说,一直建议大家请我舅舅的安保公司来弄,但你知道的,很多人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懒得去弄,不过有了詹旭明的事情,我估计这事很快就能通过了,到时候,嘿嘿,某个笨蛋想混进来就难了!”严喆珂幸灾乐祸地笑道。

    她领着男友,来到屋前,解锁了指纹,打开了大门,给楼成找了双拖鞋。

    楼成换上拖鞋以后,心中一动,又拿起了自己的武道鞋。

    “你拿着它干嘛?”严喆珂关上大门,不解问道。

    楼成呵呵笑道:“放去房间里,要是就放这里,你爸你妈如果突然回来,不就一下暴露了吗?”

    “也是哦……”严喆珂点了点头,恍然大悟,紧跟着,她似笑非笑地看向楼成,“橙子,你很有经验的样子诶,说!是不是以前经常去别的女孩子家!”

    “不是我,是嘴王,他的前车之鉴!”楼成赶紧撇清了关系。

    “以后你也是有经验的人了!”严喆珂手臂一扬,“正儿八经”地说道。

    通过客厅来到楼梯的过程里,楼成从一点一滴中深刻体会到了严家与自己家的不同,说没有自卑,那是不可能的,好在他正处于意气风发的阶段,觉得无论什么差距,自己都能弥补得了,才没有失落了情绪。

    来到二层,进入女孩的闺房,映入他眼帘的是粉色,是白色,是各种各样的娃娃,大的,小的,萌的,怪的。

    严喆珂快走了一步,冲到床边,绯红着脸蛋将一块地毯上散落的衣服杂物抱起,硬生生塞进了其中一个大衣柜里。

    楼成呼吸着弥漫于房间内的熟悉芳香,噙着笑道:“我还以为会收拾得特别整齐。”

    当然,比自己的房间整齐干净了不知多少!

    “哼,哪有天天收拾的!”严喆珂微微扬头,眼眸看向了旁边。

    此时,随着房门的合拢,女孩闺房内的气氛一下变得安静,陡然多了几分难以言说的暧昧。

    这是真正的,无人打扰的私密空间。

    严喆珂黑长的睫毛颤抖了几下,像是一只慌乱的小白兔,从书架上拿出了好几本相册,不敢直视楼成地道:“我,我先去洗澡,你自己看照片!”

    楼成忍着冲动,含笑点头:“好的。”

    听到他的回答,严喆珂扭过头,望向他的眼睛,眸光重归清澈和柔和:

    “除了我爸,你是第一个进这房间的男性,所以,我,我有点不自在……不是不相信你……”

    “我明白。”楼成笑得像朵花。

    进珂珂闺房的成就达成!

    严喆珂翻出换洗衣物,进了房间的浴室,楼成深呼吸了几口,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相册之上,免得自己胡思乱想,满脑子的冲动。

    这部分相册是女孩三岁到七岁的,她打扮得比同龄人洋气,有点婴儿肥,又漂亮又可爱,但看得出来,她脸色始终不好,很多照片都显得文静而沉郁,可犹是如此,在不受病痛影响的时候,她还是努力笑得灿烂,努力享受着生活,不怕死亡,乐观面对。

    楼成掏出手机,将其中几十张萌得自己不要不要的照片翻拍了下来,有齐刘海公主裙的,有小辫子晃晃悠悠的,有眼眸大睁,无辜凝视的……

    就在这时,严喆珂洗好出来,换了半袖睡裙,身上蒸腾着热气和香味:

    “该你啦~”

    眼瞅着楼成露出想扑过来的目光,她侧了侧身体,羞怯地娇斥道:“先去洗澡,脏死了!”

    先?楼成心头一喜,用力点头道:“好!”

    严喆珂没察觉自己的用词出了问题,自顾自说道:“你等下先用浴巾包着,我去给你找我爸的旧睡衣,他比你高点,但也差不多啦。”

    “嗯嗯。”楼成走入了浴室。

    等到他洗完澡,穿上四角裤,裹着浴巾出来,严喆珂正好拿着一套睡衣进门。

    看见楼成露着两条大毛腿,赤裸着肩膀,皮肤被浴巾所衬托的样子,她噗嗤一笑,眼波流转道:

    “来,给大爷笑一个!”

    橙子现在的样子就像被我临幸过一样!

    “好啊。”楼成嘿嘿笑了一声,打蛇随棍上地扑了过去,抱住了女孩。

    严喆珂忙支起手臂,眼眸望向了旁边:

    “先,先吃饭!”

    先?楼成亲了一口,以绝大的毅力拉开了距离,微微笑道:

    “是时候让你见识我祖传的蛋炒饭手艺了!”

    “总感觉你在吹牛!”严喆珂摸着被亲的位置,绯红着脸蛋,装出不屑一顾的样子道。

    等她拿着两套武道服出了房间,楼成快速换好了睡衣,下了楼梯,来到了厨房,找到了冰箱,翻出了冷饭和鸡蛋。

    洗衣机转动的声音响起,严喆珂走了回来,饶有兴致地看着楼成熟稔地打蛋搅拌,眼眸里闪烁出了一点点璀璨。

    她没有旁观,很有参与感地走了过去,专注研究起厨房该怎么使用,末了,跃跃欲试道:“橙子,要不我拌个三丝吧?我记得昨晚还有材料剩下。”

    你做饭我拌菜!

    “你会拌?”楼成又喜又惊。

    严喆珂抿着嘴,认真点头道:

    “不会!”

    “但网上不是有那么多菜谱吗?我又不傻,照着还不会做?”

    呃……楼成心灵有点打鼓地道:“那你试试吧……”

    “嗯嗯。”严喆珂拿出手机,搜索起菜谱,看着看着,她皱起眉头道,“这五克,三克的,怎么判断?”

    “靠感觉。”楼成如实回答。

    “不行,太不靠谱了……”严喆珂蹙着好看的眉毛,眼眸往上看了看,忽然,她欢呼了一声,兴高采烈道,“我真傻,我可以用工具啊!”

    她转身离开了厨房,蹬蹬蹬上了楼。

    工具?楼成迷茫自语。

    什么工具?厨房称量工具?

    等待了一分多钟,女孩抱着件物品冲了回来,楼成定睛一看,发现竟然是儿童版的实验天平!

    “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化学方面的东西,我爸就送了我这个。”严喆珂酒窝一现,甜美笑道,然后仔仔细细擦拭起天平和砝码,借助碗和勺,开始精确称量。

    楼成看得一愣一愣,好一会儿才忍着笑道:

    “你做事真‘严谨’!”

    “当然~”严喆珂一点也不谦虚。

    没过多久,蛋炒饭的香味飘荡于了厨房内,勾引得女孩鼻子抽了抽。

    她一拍双手道:“我也拌好了,你来试试!”

    为什么是我……楼成吐槽了一句,先关上火,将蛋炒饭盛成了两份,然后才拿着筷子,夹起了几根。

    “……不错啊!”他用力赞美道。

    虽然只能算一般,但至少能吃不是?

    严喆珂眉开眼笑,略显得意地将凉拌三丝端到了餐桌上,而楼成紧随其后,把蛋炒饭和筷子拿了过来。

    “咦,是挺好吃的……姐姐认可你是蛋炒饭小能手了!”女孩吃了口饭,幸福又甜蜜地说道。

    楼成正待开口,忽然就听见了大门那里传来指纹解锁的声音!

    严喆珂一下坐直,惊恐地望了过去。

    楼成的脑海则瞬间念头纷呈,闪过了一幕又一幕的场景。

    不会是岳父大人临时回家吧?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睡衣,油然想道:

    如果我说我只是来洗个澡,做个饭,顺便烘干下衣服,什么坏事也没做……

    严叔叔,你信吗?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