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来自过往的力量

    楼成立在那里,从最开始的重复语句渐渐变成了拷问自身。

    为什么而战,不是随便说说,也不是一时冲动,更加不是认不清自身真实的想法,在外力的压迫下被动选择。

    按照自家师父刚才的说法就是:

    “你愿意为了这个抛头颅洒热血吗?你愿意为了这个慷慨赴死吗?你愿意为了这个几十年如一日的吃苦受累吗?”

    “当然,不是说让你现在就做到,我们又不是佛门禅宗,讲究顿悟,明白之后能一下完成,就像那只铁军,最开始认清自身为什么而战的时候,也只是‘认清’而已,不可能当场就愿意为此牺牲自己,只有通过一次次的体验,一次次的实践,一次次的捶打,将‘认清’升华到了理念,升华成了坚持,他们才可以做出一件件常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丹境武者停滞不前的原因,他们觉得找到了武道意志,找到了力量源泉,就能一劳永逸了,结果逐渐被各种各样的诱惑影响,忘记了最初的精神,没能做到持之以恒,更加不用说升华到为师之前说的那种程度了。”

    当初的长征确实是逃窜,是撤退,但俗话说得好,打胜仗的将军难求,能让部队败而不乱的将军同样难求。

    “败军易溃”是千百年实践所证明的真理,胜利的时候,士气可以靠希望,财富,荣誉,军纪和宗教信仰等来维持,但当失败降临,这一切往往都会显得没什么用,逃命是本能,躲藏是本能,远离危险同样是本能。

    可以让部队在战败被追赶时维持几十里几百里不乱的统帅已经少之又少,而在四方围追堵截,自然环境恶劣到极点的情况下,那只军队竟然坚持了两万多里的路途不散不溃!

    不仅如此,他们还凝聚出了钢铁般的意志,这绝不可能是到了某某地就可以过上好日子的希望能做到的,唯一的解释便是上下同欲,每个人都清楚自身在为什么而战,愿意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

    这必然有一种精神在闪耀,在贯通天地!

    那我又是为了什么而战?为了什么去直面武道之路的千难万险?楼成陷入了沉思。

    对胜利的渴求?

    不,我是会因胜利喜悦,因失败痛苦,但不可能为此去承受太大的代价,不说慷慨赴死,就连伤残都不愿意,擂台赛有一次又一次,失败了还能重来,而生死战,谁都不愿意死,属于被动的选择。

    对武道的纯粹喜爱?对攀登武道巅峰的向往?

    不,我是很喜欢武道,但在捡到金丹前,也没觉得不能练武会怎么样,而捡到金丹后,也只是对未来多了几分憧憬,对日后成为外罡强者,拿到头衔有了希冀,仅仅是憧憬和希冀。

    能够赚取到大量的财富,以及提高社会地位?

    不,这些很好,但也得有命有健康的身体才能享受到,同样的,不说慷慨赴死,自己连伤残都不愿意去承受!

    “那我最开始学武是为了什么?”楼成回忆着过往,茫然问了自己一句。

    答案很简单,也让他有些想笑。

    就是单纯地为了接近严喆珂,为了追到这个暗恋了很久的女孩……

    我就是这么庸俗的人……楼成摇头失笑,油然记起了那时期待、紧张与不自信的心情,然后联想到了更多的画面:

    离开别墅区时,想要光明正大走进严家的迫切;一个端锅炒饭,一个称量拌菜,最后并肩享用的甜蜜;

    大雨倾盆,驱使着自身不顾其他,辗转前往正阙县的那种内心力量;

    共同梦想着未来,规划着人生的笃定;

    都想着送对方戒指的默契,互许着终生的庄重与喜悦;

    酒店房间内,清晨醒来时,珂珂勾着自己脖子,索求着早餐的老夫老妻般隽永;

    百般忍耐的折磨,震劲按摩的疲惫,沉沉睡去后嘴上多了唇印的惊喜;

    微水湖畔,路灯之下,初吻时的那种激动,那种心脏剧烈跳跃的感受;

    惊喜于珂珂主动伸手,第一次互相牵着却迷失了方向的记忆;

    听着珂珂柔弱却坦白地说着害怕和忐忑时的怜惜加感动;告白之后的紧张不安,患得患失,以及目睹“先让我高兴五分钟……”回复的狂喜与灿烂;

    生日时接到珂珂祝福电话,恨不得嘶吼两声的兴奋;

    除夕夜晚,彼此听着对方呼吸声来到新年的温馨;

    小武圣擂台赛,第一声加油来自心爱女孩的满足,以及因此而迸发出的力量!

    由于正是热恋期间,每天都有期待,都有说不尽的话题,都有感受不完的喜悦,楼成虽然爱好收集,喜欢记下过往的痕迹,但一直没时间也没想法去回味,直到此时,回忆闪现,他才发现自己和严喆珂已经经历了那么多,心中的感受也有了很大的改变。

    这就像师父所说的武道意志的锤炼和升华,最开始,自己更多是知好色而慕少艾,暗恋的是珂珂的容貌,是她传说中的好性格,是自己幻想的完美姑娘,因此在表白的时候,没敢说爱,似乎没那个底气去说,只讲喜欢,特别喜欢。

    而现在,一点一滴融入了过往,融入了记忆,融入了血肉,融入了人生,楼成才霍然觉得自己真正爱上严喆珂,爱上了那个愿意沟通的姑娘,爱上了那个有时比较理智的女孩,爱上了那个外柔内刚喜欢害羞却绝不软弱的“严教练”。

    这个瞬间,他的胸膛内因那一幕幕场景迸发了一道道情绪,心灵被带来的种种感怀充塞,酝酿出了愿意为这份美好挑战一切的力量!

    由此及彼,潜藏于他记忆里的一点点感动尽数清晰:

    那是父亲放弃了清高,奔波劳累的白发;

    那是他无言而沉默的爱;

    那是老妈絮絮叨叨却充满了关心的话语;

    那是她摆着地摊,艰难维持的辛酸;

    那是他们“不爱吃肉”的谎言;

    那是他们一次又一次的付出,一次又一次的疼爱!

    楼成的眼眶忽地湿润,心灵满溢,力量自生,隐约明白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想做的是什么。

    守护!

    这是我想要付出一切去守护的人生!

    守护不是保护,是让自己越来越好,从而让自己爱的人也越来越好,让他们不受苦痛,不遇危难!

    楼成拿出了手机,登录了QQ,进入了收藏,点开了第一条语音。

    他的耳畔一下回荡起了那道柔细而清澈的熟悉嗓音:

    “楼成!楼成!楼成加油!”

    楼成加油……他听了一遍又一遍,嘴角一点点咧开,最后看了左手的那枚戒指一眼,摩挲了它一下,沉静闭上了双眼,感受着体内澎湃而汹涌的“力量”。

    为了他们,我愿意迎难而上,不惧危险!

    为了他们,我敢挑战危险,不顾自身!

    他收起手机,再次拉开了架势。

    砰砰砰,海底震,破山震,一招一式展开,这个过程里,他只觉心灵都被刚才的情绪刚才的感动刚才的力量所充满,似乎没有了其他杂念,明净而透彻,内外皆然。

    心一明,意就正,他的精神仿佛贯通了全身,抵达了每一个细微之处,隐约掌控住了它们,配合着内练法与药汤药力的影响,通透着劲力,让筋骨关节噼里啪啦作响。

    这就和入静大成的状态很像,但楼成只维持了几分钟就没有了那种“心有力量”的感觉。

    虽然他的武道意志是守护,来自于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来自于过往积累的种种感动和情绪,无需他求,无需经过什么刻苦的过程来明了,来发掘,但依旧要打磨,要锤炼,要将这个意志付诸实际,再通过实践的经历来壮大它,提高它,就像觉得自身爱父母爱家庭的人肯定很多,真正能做到能持之以恒做到的人却相当稀少。

    然而不管如何,楼成第一次拷问了内心,初步找到了自己的力量源泉,明白了自身的武道意志。

    谁敢伤害我爱的人们,谁敢破坏我的美好,我愿意不惜一切去抗争!

    他吐了口气,欣喜上涌,拿出手机,给老妈打了个电话。

    “喂,成子,怎么突然打电话?又不回来吃饭了?晚上又不回来睡?”齐芳的声音陡然拔高。

    楼成听得眼睛一热,哭笑不得说:“妈,你在想什么啊!我只是,只是……”

    他本来打算说突然想你了,想给你捶捶背,捏捏肩膀,但话到嘴边,又因为确信地知道老妈肯定会被吓到,会怀疑自己遇到了事情,所以,最终只轻描淡写地道了一句:“只是忽然想吃爆炒鳝段了。”

    “你这孩子,早说嘛,这个点,哎,我去市场看看吧!”齐芳没好气地回答,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挂断电话,楼成又给老爸打了过去。

    “喂,成子,怎么了?”楼志胜疑惑问道。

    楼成低着头,笑了笑:“老爸,我记得你的宁水大曲原度酒喝完了吧?”

    “是啊,你有门路?别太麻烦人家同学了,弄不到就算了。”楼志胜微笑道。

    他记起了过年时候弄原度酒的事情。

    楼成感觉得到老爸想要又不愿意自己浪费人情的犹豫,嘿嘿笑道:

    “放心,这个好弄!”

    以自己目前的人际关系圈,小小的宁水大曲原度酒再简单不过了!

    “那行。”楼志胜挂断了电话,忍不住哼起了小曲。

    儿子越来越孝顺了!

    楼成给父母打完,表情愈发温柔,嘴角含笑地给严喆珂拨了过去。

    严喆珂正在房间里接受宋璃等三位闺蜜的拷问,忽然听见了手机的铃声,拿起一看,又惊喜又诧异地接通:“橙子?”

    “珂珂,我大概找到自己的武道意志了……”楼成没有掩饰自身的喜悦。

    “真的?”严喆珂似乎比他还高兴,少见地激动,“是什么啊?”

    她的异常顿时引来了顾霜等人的注视,除了较为冷情的邢晶晶,剩下两个都挤眉弄眼,相信是楼成的来电。

    “守护。”楼成言简意赅。

    严喆珂眼眸往上看了看,若有所思地反问道:

    “守护?”

    楼成没解释守护的具体意思,看着外面的阳光,老脸微红地喊了一声:

    “珂珂……”

    “嗯?”严喆珂不明所以。

    楼成清了清喉咙,低笑了一声:

    “我爱你。”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