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帷幕将启

    “啊?”严喆珂猝不及防,一脸懵逼。

    她对楼成突如其来的表白毫无心理准备,没羞也没喜,更多是茫然,是惊吓。

    橙子怎么忽然就打个电话来说“我爱你”?

    楼成能预料得到女孩的反应,厚着脸皮,噙着笑意,语气温柔地说道:“练功练得有感而发。”

    “好吧……”严喆珂还是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气氛不对,即使是情侣之间,表白似的话语也会很尴尬!

    楼成微微一笑,眼前仿佛浮现出了女孩呆萌的表情,咳嗽两声后道:“我继续锤炼了,你和宋璃她们好好聊天。”

    “嗯。”严喆珂放下手机,看见了闺蜜们满是戏谑的目光。

    宋璃刚还在为楼成费尽心机千里迢迢给好友带秀山美食等事情而感动,而羡慕,而觉得自家杜力宇做得还不够好,此时当先开口,揶揄笑道:“是橙子吧?这才分开没多久,就忍不住给你打电话了?”

    严喆珂皱了皱鼻子,哼了一声:

    “就不许他找我有事?”

    橙子可是初步找到自身武道意志了呢!

    想到这点,她忽地愣了一下,刚才的短暂对话重现于耳畔。

    “……大概找到自己的武道意志了……”

    “守护。”

    “我爱你。”

    “练功练得有感而发。”

    刹那之后,严喆珂脑袋微抬,眼睛睁大,将前后语境联系了起来,霍然明白了“我爱你”这三个字的缘起,明白了它所代表的千言与万语。

    我爱你……

    守护……

    她心里像是有什么情绪在炸开,不由自主按紧了抱枕,恨不得立刻给楼成回个电话,告诉他有关自己心情的秘密,恨不得立刻冲去古山武馆,感受他的体温!

    此时此刻,看到她的眸光,看到她的神情,宋璃和顾霜等人忽然觉得什么也不必问了,答案已清清楚楚写了出来。

    过了一分多钟,邢晶晶突兀开口:

    “我打算参加月底的青年赛了。”

    “啊?”严喆珂回过神来,“晶晶姐,为什么啊?”

    邢晶晶淡淡点头:“我得看看他有没有能力保护你。”

    “……”严喆珂一时竟无言以对。

    那件事情后,晶晶姐不仅变得相当讨厌男性,而且还觉醒了一样可怕的异能,虽然她目前只是初入职九,但能在华海大学这种武道强校崭露头角,具体的实力可想而知!

    …………

    砰砰砰,楼成四周的气流不断炸开,体内筋骨关节时有迎合,噼里啪啦作响。

    等到又尝试了一次以金丹运转牵动的“收”,他才满意罢手,结束了下午的锤炼,往后的日子就是一步步淬炼提升自己的武道意志,将武功彻底练进细微处,让周身劲力近乎浑然如一。

    所有的意志,光靠说,那肯定都很虚,只有落到了实处,落到了日常里,才能真真切切成为力量的源泉。

    这不可能靠一下的明悟!

    楼成一边拿起准备的毛巾擦汗,一边掏出手机,查看内容,发现女友早就给自己发了一条消息:

    “笨蛋……”

    严喆珂只打了两个字,但配了一个羞红着脸微笑的表情,一切尽在不言中。

    楼成的嘴角油然翘起,心里有温馨与甜蜜在回荡。

    这就是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这就是我力量的源泉。

    他走出了练习场,前往更衣室,忽然看见一位眼熟的内弟子抢了过来。

    “成,楼哥,你有时间吗?”徐荣飞陪着笑道。

    楼成没正面回答,诧异反问:“什么事?”

    徐荣飞满是崇敬地解释:“我想约两个小时的单独指导,我刚才看秦锐的锤炼,发现他真有变化,真有提高!”

    “好啊,明天吧,明天下午。”楼成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明天太后回秀山,珂珂他们一家三口要在周边做个短期游,自己闲着也是闲着。

    至于单独指导费,那当然是不打折的!

    …………

    又满足了自身当师父的感觉,施老头美滋滋地喝起了小酒,忽然,他怔了一下,泛了嘀咕:

    “那臭小子不是要糅合修真的东西吗?这么快就问武道意志了?”

    “难道他放弃了尝试,走单纯的异能与武道结合的道路?”

    施老头一下就充满了好奇,挠心挠肺地想要知道自家徒弟究竟处在了什么状况,有了怎样的进度。

    可作为师父,哪有自降身份主动询问的道理?他咳嗽两声,决定等待楼成的报喜或者进一步询问,这一等,就等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

    …………

    傍晚时分,陪严开吃过晚餐,看了会电视,闲聊了一阵,严喆珂终于放下了心,收起了惴惴不安的感受。

    从老爸一如既往的表现看,他确实没有发现当时的异常,没有发现厨房里的橙子!

    呼,逃过一劫,以后得吸取教训,尽量让他就待我房间里。

    呃,如果污彤在这里,肯定会说我思维回路不对,正常人的想法不是应该“吸取教训,以后尽量不让橙子偷偷摸摸来我家”吗……

    严开看完新闻,进了书房,等到快十点的时候,才意犹未尽地出来,习惯性拿起手机,给纪明玉打了个电话,汇报一天的情况。

    说着说着,他欣喜地提道:“珂珂长大了,懂得学做菜来给我们惊喜了!”

    纪明玉一边用手在电脑触摸屏上滑动,一边诧异道:“学做菜?”

    我怎么没察觉有这方面的迹象?

    “呵呵,我也是意外发现的,今天早上路过庆元街的时候,我想着珂珂喜欢那家的老面馒头,就顺路给她带了几个回去,结果看到她做了蛋炒饭和凉拌三丝,别说,都还可以,凉拌三丝比较青涩,蛋炒饭是真好……”严开回味着早晨的惊喜,乐滋滋描述着。

    纪明玉怔了怔道:“你临时回去,意外撞见的?凉拌三丝很一般,蛋炒饭相当不错?”

    “对,要不是这样,我觉得以珂珂的性格,估摸得我生日的时候,才会暴露这事。”严开老怀安慰道。

    纪明玉伸手捂住了眼睛,差点被自家老公给蠢哭。

    你的小白菜快被人搬走了!

    …………

    严喆珂将腿搁在娃娃上,姿势悠闲地玩着手机,回复着楼成,嘴角一直翘着,满是笑意。

    就在这时,铃声响起,振动产生,她愕然看见了有来电。

    “太后……”她心里咯噔了一下。

    晚餐前不是才给太后请过安吗?

    接通电话,严喆珂努力让自己平静,以和往常差不多的语气道:“妈?”

    “珂珂,我听你爸讲,你今天自己在家尝试做菜,做了蛋炒饭和凉拌三丝?”纪明玉似笑非笑地问道。

    严喆珂顿时打了个机灵,念头百转千回。

    最终,她选择了坦白从宽,期期艾艾道:“妈,那,那是橙子,楼成做的,我做的凉拌三丝,他就来给我做了个饭,顺便洗了个澡,没做其他事情……”

    以太后的智慧和经验,以她知晓内情的优势,应该是察觉问题了!

    听见女儿坦白,纪明玉的心情好受了很多,叹气笑道:“你爸都快美上天了,觉得这是你为了给他惊喜做的,哎,回头你好好练练,真给他做一次,不能让他白高兴了一场。”

    自家的老公自家心疼!

    “我专门为他练了一上午的蛋炒饭!”严喆珂赶紧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对老爸,她是觉得挺愧疚的。

    纪明玉话归正传,笑了一声:“楼成没听我的,把我见过他的事情告诉你了?”

    否则珂珂刚才不会那么轻易坦白!

    那小子看来也是个妻管严啊……

    “嗯。”严喆珂小声回答,然后为楼成争辩了一句,“这是两个人之间最基本的坦诚。”

    “呵,还没结婚呢,这就胳膊肘往外拐了?”纪明玉好气又好笑道,“你说他今天来了一上午,就洗个澡,做个饭,什么也没做?”

    “妈!”严喆珂当然知道太后想问什么,一下羞红了脸蛋,“他在教我做蛋炒饭!我们知道分寸的!”

    “妈也不说你什么了,你比我当年还倔,也相信你有分寸,但他嘛,男人有几个能在这种事情上刹得住车的?他不断磨你求你,一步一步地来,你会不心软?不妥协?”纪明玉决定开诚布公和女儿谈谈那方面的事情,不能让她吃了见识少的亏。

    纪明玉不比一般的家长,作风较为开明,相对喜欢坦诚的沟通,这一点上,严喆珂随她。

    严喆珂大羞道:“妈,你怎么老说这个!而且,而且橙子才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只叮嘱你一句,爱护好自己,三思而后行。”纪明玉无奈说道。

    仅从刚才那几句话,就能听得出来,女儿情根深种了……

    …………

    七月二十二日清晨,楼成在人民公园湖畔进行着锤炼,这接近两周的时光里,他从过往的种种情绪和种种美好中汲取着力量,凝聚着意志,内练着震禅,配合药汤,逐渐将武功真正练进了细微处,只差水磨工夫便能周身劲力浑然如一了。

    这十几天里,严喆珂先是和父母做了个为期四天的周边短期游,又陪了前来秀山小住的爷爷奶奶一周,加上太后时不时的安排,她和楼成只能见缝插针地一起锤个练,约个会,见个面,两人内心的渴求完全没办法满足。

    当这种感觉越积越多时,她又不得不飞往了江南——她先天不足,家人担心修行内练法会出什么岔子,因此让她必须跟着外公和姥姥练,以渡过最初的困难阶段。

    这一去,至少是十天。

    楼成不得不将相思之苦融入了自己的拳脚之中,靠着QQ电话和视频等聊以化解,空闲的时光则上上网,刷刷论坛,和蒋飞秦锐程启力陶晓飞等人聚一聚。

    武馆这边,有了秦锐的良好示范作用,已经有五位内弟子接受了十二个小时的单独指导,吴婷等学员也红润了脸色,灵活了腿脚,健壮了身躯。

    而这个时候,青年赛即将拉开帷幕!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