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资格

    车窗外的风景飞快掠过,下午的阳光灼热而刺眼,古山武馆众人自动自觉地将窗帘解开拉拢,让车厢变得昏暗适睡。

    楼成晒着透过帘幕的少许温暖,享受着头顶空调的吹拂,闭上了眼睛,回想着练武以来的诸般历程,沉淀着种种情绪。

    直到最近,他才算彻底明白了师父所言那十个字的真正含义。

    “人体大丹”指周身力量浑然如一,形成了一个整体,“圆坨坨”的意思是劲力、气血和精神圆润而通透,“明灿灿”则是了悟为何而战,并付诸实践,一步步确信,从而让意志坚定,心灵澄清,有大光明生。

    炼体是肉身锤炼的某种极限,丹境则开始牵涉意志精神,以此突破桎梏!

    回味之中,他听见古山武馆众位内弟子在兴奋难耐地互相交流着。

    “希望不要太早遇到强手,争取闯进第三轮!”徐荣飞扭头对秦锐说道。

    秦锐又期待又忐忑地回答:“我们这些人里面,恐怕只有戴师兄才能稳进第三轮……”

    “难道你不想?”徐荣飞嘿嘿笑道。

    秦锐脱口而出:“怎么会不想,多有面子的事情啊!我还想闯进第四轮,得到更多关注呢!”

    青年赛创立的目的是激励本省青年武者奋发向上,与小武圣擂台赛等有所不同,所以最初三轮,职业级的全部轮空,让业余选手能充分发挥,互相砥砺。

    而对业余品阶的武者来说,这也是彼此间炫耀的资本,什么?你青年赛第二轮就被淘汰了?哎呀,我运气比较好,闯进了第四轮,遇到了职九!

    当大家品阶一致的时候,这些事情就是分出上下高低的本钱之一!

    听着这些话语,感受到那种渴望,闭目养神的楼成微微一笑。

    对于自己,最初的目的仅仅是多拿奖金,没别的想法,而现在,都已经推开了丹境的大门,有些事情便可以去畅想一下了!

    一时之间,他也有点踌躇满志!

    楚唯才同样闭着眼睛,“旁观”着这批内弟子的雀跃和激动,心里油然想道:

    “年轻真好……充满了希望,朝气蓬勃……”

    朝气蓬勃……他咀嚼着这四个字,突地感觉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念头电转,不断回闪,楚唯才的双手陡然握紧,眼睛一下睁开,目光锐利地看向了正前方的楼成。

    或许是时常接触,自己之前竟视若无睹,没有察觉到他身上的变化!

    他的气血原本旺盛到了极点,外泄为彪悍凌厉蓬勃强健等感觉,让他一看就属于很能打很厉害的那种,可现在,他沉稳而温润,气血内敛,归于了平常,平平常常!

    难道……楚唯才瞳孔一缩,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

    可眼前所见的变化,实实在在昭显着答案!

    这也太夸张了吧!他无声自语,又是震惊又是庆幸。

    …………

    古山武馆订的酒店叫做“天水大酒店”,距离高汾市武道场馆不远,环境清幽,闹中取静,而且价格也不算贵,四百多一晚。

    楼成也选择的是这里,住在十二楼,一间大床房。

    他放下行李,站到了落地窗边,拉开了帘幕,眺望着甲壳虫外形的比赛场馆,顿生登高望远,心旷神怡之感。

    刚给严喆珂拍了张照发过去,他便接到了秦锐的电话。

    “喂,橙子,一起去吃饭吗?我师父今天打算大出血,给大家摆个出征宴!”秦锐呵呵笑道。

    楼成屹立于窗边,单手插兜,微微笑道:“不用了,我爸我妈,还有蒋飞他们也来了,我得和他们一起。”

    “瞧我这记性!”秦锐一拍脑门,“那你们好好玩!”

    挂断这通电话后,楼成当即给蒋飞打了过去:

    “喂,蒋胖,等下请你们吃饭,别乱跑!”

    蒋胖他们住的也是好酒店,因为狗大户陶晓飞自告奋勇承包了这部分费用,但与自家爸妈并不在一家。

    蒋飞略感诧异道:“橙子,你什么时候这么客气,这么主动了?我还以为得我死皮赖脸提,你才会请客的!”

    “吃不吃?不吃拉动!废话个什么劲!”楼成没好气地笑道。

    陶晓飞和蒋胖开车送了自己爸妈表妹到高汾,而且也是来给自己加油的,不请吃个饭,简直说不过去,良心不安!

    当然,自己能有这样的社交觉悟,真多亏了严教练的熏陶!

    蒋飞哈哈笑道:“肯定得吃啊!你和严喆珂谈恋爱的那顿饭都还没请我们的!”

    他忘性大,已经不记得那份酸涩的怅然若失了。

    “行,回头我和珂珂一起请你们。”楼成想着女友要到高汾来,爽快地答应了。

    天高太后远!

    蒋飞满意点头:“那我们来接你去叔叔阿姨那边?”

    “不用了,我直接过去,你们算好时间,到那边会合。”楼成边打电话边出了门,短袖白T恤米色长裤和复古风的棕色皮鞋,一身的休闲味。

    前往“明祺国际大酒店”的路上,由于有经常来高汾的严教练指导,他轻松便确定了等下吃什么,附近的一家南云菜馆!

    还未晚高峰,他很快抵达了这家五星级酒店,由于得刷卡才能按动电梯,等待了一阵,蹭了别人的“顺风车”,终于到了十七层,敲响了老爸老妈的房门。

    “什么五星级嘛,和一般的酒店也没什么区别嘛,就是房间大了一点,东西新了一点……”齐芳还是心疼那份奖金,故作不屑地给儿子抱怨道。

    楼成踩着软软的地毯,附和着老妈道:“就是,环境干净一点,哪里不能睡?爸,妈,你们收拾一下,蒋胖陶晓飞他们快过来了,我打算请他们吃个饭。”

    楼志胜推了推眼镜,欣慰说道:“确实该请他们吃饭,成子,你是真成熟了。”

    等待片刻,在三个丫头磨蹭弄好后,一行六人进了电梯,前往一楼。

    叮!

    电梯门在一楼打开,迎面出现的却是几张熟悉的脸孔。

    郭珉正领着老婆万荣丽,女儿郭怀柔,儿子郭怀恩和保镖解同等待电梯。

    “老楼啊,一家子都来了?”郭珉眼睛一亮,认出了楼志胜和齐芳,笑呵呵打了声招呼,万荣丽和郭怀柔扬起了下巴,展现着矜持。

    就在这时,他们一家几口的目光突然凝固,看见楼志胜旁边站着温润含笑的楼成。

    刹那之间,郭怀柔等人的脑海内又闪过了“他来了”“他走了”的话语,以及眼前这位飘然离去的身影。

    楼成噙着笑意,轻轻点头致意,算是打过招呼。

    郭珉等人又惊又疑,下意识露出笑容,回以颔首。

    真是他!

    他怎么出现在这里?

    楼志胜矜持笑道:“郭总,我还以为你们明天才到的,这是犬子楼成,这是亲戚家孩子,来,叫郭叔叔。”

    楼成当即往前跨了一步,微微笑道:

    “郭叔叔好。”

    “好,好……”郭珉怔怔看着一身休闲风,笑容清澈温和的他,傻在了那里,喃喃回答。

    郭叔叔……

    郭怀柔等人亦是变成了泥雕木偶,呆呆回应着楼成的问好。

    “郭总,我们还有事,先走一步。”楼志胜帮他们按住了电梯。

    “好,好……”郭珉还是同样的回答。

    楼成什么也没说,双手插兜,悠闲跟在老爸身后,慢慢走向了侧门,从那边去南云菜馆最近。

    目送着他们一家远去,郭珉忽地吸了口气,活了过来。

    …………

    来到侧门,齐云菲陈筱晓和马汐顿时被这里的嘈杂和热闹给惊呆了。

    门口铺着红地毯,一直延伸到楼梯,两边架着长枪短炮,围有举着横幅标牌的男男女女。

    “这,这在做什么呀?”齐云菲茫然自语。

    楼成晃了一眼现场,也是不明所以,可就在这时,他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从门口走了进来,应该说,是自己熟悉他,而他肯定不熟悉自己。

    来者是此次青年赛的头号种子,二十三岁的七品丹境张祝同!

    兴省这一代暂时还没有彭乐云任莉这种级数的天才武者,差一档次的也没有,二十三岁能成为七品丹境,非人层次可期,外罡也不是毫无希望,张祝同真是集省内的目光与期盼于一身。

    张祝同的身高与楼成相仿,将一身白色武道服穿得异常英挺,眼神锐利内藏,幽深难言,嘴角噙着笑容,顾盼自豪。

    他携着艳光四射的女伴,走着红地毯,坦然承受着长枪短炮的闪烁。

    此时此刻,齐云菲旁边的一个小姑娘回答了她的疑问,兴奋说道:

    “晚宴啊!青年赛的晚宴啊!你们不知道?”

    “不知道……”齐云菲傻傻摇头。

    小姑娘随口解释了一句:“后天不就是青年赛了吗?组委会专门给种子选手举办了晚宴,很多强者还有名人都会来!”

    说着说着,她就举起横幅,尖叫了一声:

    “张祝同!”

    齐云菲恍然大悟,侧头看了自家表哥一眼,而陈筱晓懵懂地问道:

    “楼成哥哥,你怎么没受邀请啊?”

    楼成目送着张祝同拐向楼梯,笑着摇了摇头:

    “可能我还不够资格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